天津渔网价格虚拟社区

【精华苑】现代诗第九期中国现代文化报•辽宁工作室

现代文化报2019-07-17 15:53:01

精华苑


本期诗临屏接龙活动共收到79首作品,诗评部从中遴选出8首作品做精华点评。在此辽宁工作室全体编辑感谢各位诗友的支持并祝贺上榜诗友。


•我灵魂里的白就会苏醒过来/刀客

•素描/绿树成荫

•小满/叶如钢

•溃退/穆高举

•黑夜/婉竹

•隐身术/兰茹

•暗火/鹤轩

•睁开另一只眼睛/海轻.琳



我灵魂里的白就会苏醒过来



文/ 刀客(内蒙古乌兰浩特市)


一瓣落英  泄露了风的

踪迹   比如鱼的眼泪

告诉我什么是水

 

无法打开清晨

让雨    过早地进入

倦怠和梦呓    仿佛

那是蝴蝶的翅膀

轻轻一扇    我灵魂里的白

就会苏醒过来

 

那些一队一队路过的

马群    从来都不肯

在杏花的季节留下

 

我有一杯重逢的酒

谁是那个久别的人

 

青儿格格点评:

                                                                     

     

       诗歌能叫诗歌,是因为诗意的呈现里有歌的节奏和韵律在里面。是起承转合之后的一个恰到好处的呼吸,是欲言又止,一切尽在不言中的美好。读一首诗,倘不能一遍遍成诵,在一遍又一遍的诵读里有一种暗香萦绕的不可言说的愉悦感的话,不能称为好诗。纵然,这个世界已千人万变,所谓的文字已光怪陆离,唯新奇特招人眼球,但我仍相信,大道至简,越是浮躁,那些真实的真挚的充满灵性的美好才是最珍贵的。读了这首诗,想起一段话:“天地有大美而不言,四时有明法而不议,万物有成理而不说”的感觉,一切自然本然地呈现。“一瓣落英/泄露了风的踪迹/比如/鱼的眼泪/告诉我什么是水”。这样的一幅画面该有多美。落英打着旋儿,是风在推动。一滴水,落入深潭,如一滴鱼的眼泪。有些人写诗,是毫无节奏和乐感的,而没有节奏乐感的诗,何来美感?词语的分行和堆积,就叫了诗。实在是对诗歌的一种牵强错爱。这首小诗,第一节就让人清凛,精神一振。而无法打开的清晨,让雨润物无声。“像蝴蝶的翅膀/轻轻一扇/我灵魂里的白/就会苏醒过来”,诗人有一颗纯善敏感的心,温柔纤细的爱的小情怀,在静动相宜的体贴里,灵魂深处的那片白一朵朵苏醒如花开!这几句,多么好!花开花谢,缘起缘落。那些马群,那些人,从不肯为盛放的一树树杏花停留,就像这杯重逢的酒,为谁醉为谁留?谁又是那个久别的人呢!所有的意象所有的感念都是为情而生的!纵然花绽放,纵然万事无常,依然在月色清朗的树影花下,等一个听雨看落花的人呐!情愫委婉,留白奇巧,诗歌隽永,很是喜欢。

 


素描


文/绿树成荫(山东郓城)


制造阴影,制造阴影的形体

洁白不是目的

要在洁白的内心

渲染黑暗

 

仿佛是在白昼,在日光

大面积的金块里

分割出小片的夜晚

有人走来,穿过明亮

再穿过黑影,再穿过明亮

不停变幻,不停地死亡或者复活

 

手,掌管着明暗和虚实

多么神奇!那些圆的方的尖的钝的

暴露在洁白的中心

就像中年囚徒,画地为牢又生根发芽

像那只铅笔不能脱离那只手

就像那只手,紧紧被攥着

四周,围满日光的栅栏。

�歌隽永,很是喜欢。


媛婕嫣点评:

                                                                        

 

       盘古创世后,世界逐渐演变成一副笼统且明暗昭彰的素描画。人类的画笔展开无穷的想象游走在白昼与黑夜间,在一块既平面又立体的画布上,各显其能地描摹出丰硕的情感、思想、态度等自发元素,从而构建了个体的命运五宫格。


       诗人绿树成荫,先是在这首诗的切入点巧妙地运用素描的基本组成,也就是线条及透视,清晰挑开了诗的情感内核。意象的进进出出使他沿着自己沉郁的思想脉络,若明若暗地起伏于主题的意蕴之中。娴熟的表达技巧,通过言语引申的力量将客观喻体(素描画)虚实相间地投射在人性不可否认的特质上。独特的意象透过哲性的思考体现出命运及命运之外的生存厚重,从而赋予了诗性以丰富的内涵及神魂。


       他让我们看到,命运之笔穿行于受光与背光处不停变化,仿佛是一切生物的晴雨表,专制且蛮横地掌管着世间的明暗与虚实、死亡与复活。他在超现实主义者的潜意识心理中,没有过度宣泄自己的个人情感,他只是用手记录而勾勒了“人之初”后的野蛮变幻。那些被分割出的情绪总是画地为牢又生根发芽。自我束缚的基调深化了亘古不变的事实——光和影必相互依存,才符合道之根本。


       人生如画,落笔可观世界。诗人绿树成荫的《素描》通过绘摹明度的强弱,以体现本体与尘世存在的阴影面积。这等同于人类的普世情感,也等同于月的阴晴圆缺。尼采说,“我的内心就像树一样,树越是向往高处的光明,它的根就越要向下,向泥土,向黑暗的深处。”而诗人那句“要在洁白的内心,渲染出黑暗”的精彩描述,实则是高蹈地一种思想化用。


       诗人在这首诗中,运用素描的特点,不但深沟浅槽地刻画出主题的两大寓意,还不遗余力地调和了诗歌所存在的“共性”与“个性”。他用桎梏的部分,描绘了物体之外的幻影,站在自己的世界,他看到围满日光的栅栏已明艳绽放。



小满


文/叶如钢 (美国 加州)


新生的事物对雨水感觉敏锐

也特别生长出芒刺

 

一月到四月,放弃、更新,并且不断吃惊

 

五月里积累众多社会学、生物学概念

需要用芒刺扎出明亮小口子

 

正在成熟的,都是更有理由的事物

和更年青的女人

 

若不定义祖国,就是小满的较大花朵

 

安静而纯粹,就可以愉悦地想:

“她们并不在近距之外”

 

 

长笛手点评:

                                                                        

       

      正如诗人自然所言,这首诗表达的比较单纯。只是以我的阅读习惯,依然试图搜寻小满之外的信息符号,我相信往往成熟的诗人,在表达的物我之间,必然存在形而上的精神所指。


       小满是二十四节气之一,其含义是夏熟作物的籽粒开始灌浆饱满,但还未成熟,只是小满,还未大满。从气候特征来看,小满时节中国大部分地区已相继进入夏季,南北温差进一步缩小,降水进一步增多,自然界的植物都比较丰满和茂盛,这就不难理解“新生的事物对雨水感觉敏锐\也特别生长出芒刺”,一月到四月,放弃、更新,并且不断吃惊,诗人对小满之前的客观刻画简洁而准确,直到小满到来,五月里,人群的出场和世界万千绚烂的植物花朵让世界明亮起来。五月里积累众多社会学、生物学概念。


       正在成熟的,都是更有理由的事物

和更年青的女人

       若不定义祖国,就是小满的较大花朵


      其实我们形容年青的人为祖国的花朵,无意间就强加了国家政治意识形态,对于正在蓬勃生长的更年青的女人何尝不是世界的较大花朵?


      安静和纯粹,正是此时诗人的内心写照,“她们并不在近距之外”,我们深入这个节气,就像我们深入生命中面临“小满”的时段,面临自己生命中即将收获饱满的那一刻,毕竟,人类也是大地上的作物,对任何节气的感知都是一次并非纯自然的审视。


       全诗凝练简洁,节奏自然畅达。



溃退


文/穆高举


没有谁想把它拔出路基

街上,竹杆从队列中间通过

 

居所,挤压着

存放从前的事物

 

城堡,扑入死亡画布

我在寻找气流,水的路径

橱窗里摆满各式女鞋

 

低语消逝,被收割的

荒草,与词语合并

另一头保留些许造化的平庸

 

结果,像邮局里的信仰

它先躺在路上再陷进路基


 

王先生点评:

                                                                       

     

       穆高举先生《溃退》这是一首意象诗,他所有的指向都可以成立,也可以全盘否定。我就以一个读者的身份代入吧。

    第一节“没有谁想把它拔出路基/街上,竹杆从队列里通过”这里的竹杆不是真正的竹杆而是时间。时间在人群中穿梭,人们最终会被时间收割。

    “居所,挤压着/存放从前的事物”居所,居无定所。每个人都是这个星球短暂的居民,这里只能存放旧事物,记忆,爱情,亲情等等,别人在,我心里的短暂停留和我在别人记忆中渐渐模糊的样子。

 

       第三节这里的城堡,可以是建筑,也可以是指人的身体。眼睛所见到的,或者内心的原乡,高层建筑,大楼,互相倾轧后变形。

     第四节和结尾描述的是城市化进程,乡村的消失,诗人内心的挣扎,结果也不得不接受现实。

     

      整首诗格调低沉冷静,气势恢宏。他所说的溃退,村庄的消失,城市吞噬农村,时代和历史的车轮飞速前进。作者站在时代和历史的高度,去抒写他对时下经济,科技的迅猛发展,和对年少时村庄给他宁静和谐回忆的怀恋。正对应了他的诗歌观念“用第三只眼探寻前世今生”

     

      评诗最高境界在于点拨思想,文学的生命力在于精神传播。如下是我的一些自己的建议:

     一:诗歌跳跃性过大,中间缺少粘的东西去连贯上下文,易造成隐晦和过度深奥。

     二:过意呈现意象而失去思想性的挖掘,也是作者忽略的部分,这样会造成读完后啥也没有留下。

      三:就是“邮局”“黑猫”这些意象在多首诗歌中出现过,容易形成审美疲劳,建议作者换一下这些词语。

     四:过度呈现意象而忽略了节奏感的锤炼,可能是跟作者平时的阅读习惯和阅读方向有关。

      


黑夜



文/婉竹


素描光线,由浅入深

黑羽毛从远处飞来,藏起森林,于夜空坠落

一座空旷的黑房子,钥匙抛入大海

这里谎言密谋

 

镜子,藏起一簇白发

覆盖雨水轨迹。将面具摘下,浅色皱纹种植夕颜

三更时分,生出暗香

听黑世界的梵语

 

时钟有回声,将其入药

治疗一生的宿命。剥开不为人知的秘密

敷于整个黑夜,一个失去软体的空壳

挂在树干

一个巨大的空房子

倾倒有念旧味道的墨汁

 

没有声音直呼我的名字

没有声音评判一幕幕剧情的主演者

黑幕缓缓拉开

舞台寂静,呈现家的旧址,最终失去光线

一支铅笔搁在桌上,几页白纸

随风,一动一动



范君点评:

                                                                        

 

       这期主题是绽放,应该围绕主题去创作,否则再好的诗作也失去意义。关于绽放可以放前,放中和放后这样几个时段。也可以盛开,开放,以凋谢凋零进入主题,其对象包括花朵,自然,人,心境等等状态的抒写。

        

       婉竹的《黑夜》,从题目第一感觉我觉得应该写黑夜的绽放,但到结尾是黎明之光的绽放,确实像一台戏,无论是开启大幕还是闭幕都和绽放有关,这就是我之前说的。很多人画画,或者你欣赏画作,在构图上分多种构图,其中有满构图。满构图给人厚重,给人繁复,思考空间相对少了,不透气不通气。那么诗歌作品也是,往往总是怕说不够,说不完,说不到位,当你写得满了,没有更多思考空间,就显得不精炼了,所以要在构思和炼句上需要更多的去琢磨。其实我自己也是犯这样毛病,尤其在诗歌语言营造上更是直白,显得无能为力,所以诗是折磨人的。

      

      单就这首诗我更喜欢其切入和结尾的方式,作者就像导演,一场大戏也好小戏也罢,从开场到落幕有板有眼,而结尾更给人留下深思的余地。其中场略显啰嗦,所以有人总说,让你加东西容易,减东西难。就像我们的生活,中年以前使劲加码,多多益善,待中年后才觉得需要减负,卸掉身上的负担,逐渐淡出……

 


 隐身术



文/兰茹(辽宁阜新)


被湖水摇撼的日潮

抵落春天的衰变,一切开始复活

 

这仅有的解封后的巢穴

死亡的佐证,加速时间

没有人可以阻挡,春风在薄暮里

生出翅膀

 

虔诚的肉身

裹挟一次冰裂,安静,破碎

潜进陌生人的歌唱

像极了落日之网的人们

 

月光般的目光

仿若砧骨撞击危岩。自由,溺毙,盘旋

我曾喂养过的落日,一声轻呵

 

不说死亡的一尾鱼,一棵树

根植于体内的明丽

让这残骸的真凶,隐身术以及其他

都无处可逃

 

颂词自田畴开始,没有一刻停留

陈述银色的记忆

在湖水的花朵中,流入四月

 

扫地僧读诗:

                                                                        

 

       所谓的隐身术充满了一场沉潜的、以视觉碎片化为牵引的后现代隐喻。诗人用典型的词语符号统摄了春隐夏显的场景,湖水、巢穴、肉身、月光、落日、田畴等,春天开始衰变、枯竭。而我似乎就要击溃春天的囚禁,我的灵肉要同大地一起、携万物而复苏!其过程隐含了极致的破碎、抛弃、甚至死亡,昭示所有新生之物的底色都是痛苦的嬗变。颂词已经唱响,时序如洪流不可停滞,一切显得那么顺理成章、且顺畅自如。诗人试图归从万物,寄情天地,隐身于自然中感知一切生命流程。这是道法自然的心性与当下诗歌语言的共振、契合。诗人拋弃了传统表达的负累,把所有隐身的企愿带到平等众生眼前:  让我们逃无可逃的四月无可停留、不如绽放!


暗火


文/鹤轩(河南焦作)


让我感觉并抛弃我长久以来的冷漠、无常

让我忽略背后的主宰

让我看到以前的时间和以后的时间

让我感到羞辱与可耻

让我看到绝望的黑色燃烧成灰烬,风

也带走了枯萎的空气

让我继续向往星星的眼睛

和一朵花的嘴唇

让我触摸到早上的初阳,透明的晨露

和爱人云霞般的羞涩

让我能够再次欢喜,并产生

绽放般的美好


原野点评:


       我参加这一期以"绽放"为主题的写作和点评,说句实话不太敢,小学生怎敢点评大家的作品。绽放是一个多意象的主题,有的可以表述一种激动人心繁华的场景,有的可以绽放自己内心极端干旱蔓延着的世界,极度的失望中喷诵而出的那朵浪花。于是,内心沮丧与渴望同时呈现。此刻笔下所展示的就有了明和暗的交锋,开放自己的灵魂世界,在启盼的暗火中升腾,怒放。我们也就看到了后几节希望中诗句的玛瑙和珍珠。

      

       这组诗名为《暗火》所谓的"暗火"并不是指时间与空间,还包括感觉上的火焰,其中最重要的是绽放这个题材,怎样释放自己这把火,让它放出火花来,这首诗在同类的诗中,构思之妙出人意外。诗一开始,并不表明暗火,只是写到"让我的感觉拋弃我长久以来的泠漠,无常/这就表明诗人心态的不确定,而生怒火/让我怱略背后的主宰/让我看到以前的时间和以后的时间/这样的暗火在诗中出现,便带有强烈的感情色彩。诗中接着写到,让我感到羞辱和可耻的/都要让它化为灰烬。

      

       诗人笔锋一转继续写到,风/带走了空气

使我并向,,,,,。

       

       诗人用不同的词语去完成暗火的维度/让我看到绝望燃烧的灰烬/让我继续看星星和眼晴/让我触摸早上的阳光和曦露。特别用了一句,让我能够再次欢喜/并产生/绽放般的美好。

 

      作者没说我多苦有多累,透过诗句的表达,我们能从中悟到诗人内心的波阑起伏与展望,一个有过深思考的人,才有这样值得一读的好诗。

       

       我想,诗歌的孕育和产生,大致如此都在阵痛之后所绽放的花朵,才更鲜更艳。




睁开另一只眼睛


文/海轻.琳(河北秦皇岛)

 

复又回到塔中。白更加细腻。

原来,青春没有枉逝

龙爪槐遮蔽昨日女学生头顶的强光

星辰落入荷塘

照亮迷途。

塔的倒影有着柔软的弧度。子夜

尘世被慢慢还原

初生白发的人,把自己放生在纸船上

抽走,波纹里的疼痛

时光渐渐安恬。陈藕萌出新芽

一些忏悔与渴盼

最终,将被一朵莲加持


自然点评:


      诗的感觉,有时是人化了的自然。比如在这首作品里:作者用另一只眼让我们看到了心灵内部与自然之外的诗意的展示。其实,有时它们和诗人是合而为一的,互相为对方代言,也就是我们所说的物我两融的意境。所以,有时诗的感觉出现时,的确是一种荒诞的错觉或者是夸张的变形。五官五觉,皆可错乱的地去感觉。这让俺想到了通感,正因为有了五官的错觉,才能有通感的诗歌写作技法,才能在诗歌中自然地出现。

这首作品,我们初读时,的确有些迷茫与错乱,因为作者并没有明显的在诗句里把寓意展现出来,而是通过睁开了的另一只眼睛来观察和叙述诗意,这正是诗歌通感技法的巧妙之处。而当我们把这些错乱了的意象通过通感加工以后,我们分明可以看到一个新生的魂灵的面貌!它是一朵圣洁的白莲,出淤泥而不染。这就是我们另一只眼睛的底蕴!光明之眼,命运之眼:用心去看,用生命去感悟!这就是通感的诗意。


       读海轻.琳的作品已经很久了,她的作品前期多以意象的叙述为主,后来逐步以意象诗步入自己的风格,但其作品需要有主题的规整来支撑,否则,不知以后是否还能读懂。谢谢!





密封线

    中国现代文化报辽宁工作室组织机构

中华现代文学艺术促进会、北京写作学会文化艺术促进会、中国现代文化报辽宁工作室成立于2018年1月1日。本工作室致力于打造一支高质量高规格高素质的精品团队,下设辽宁工作室现代诗编辑部、旧体诗编辑部、散文书画编辑部、总诗评部、推广部和外联部六大部,成员由来自海内外的优秀诗人作家组成。

顾    问:贺敬之 萨仁图娅 林雪 宋晓杰 蔡福金 周春民 赵大年
名誉会长:肖复兴 王强 谭云明
会    长:石英
执行主席:林膑
名誉总编:林膑
总    编:兰    茹
总    监:高鹏飞
副总监:白    奕

        本工作室下设栏目

一:【诗临屏】主持人:  刀    客
二:【点诗台】主持人:  扫地僧
三:【精华苑】主持人:  叶归尘
四:【诗即评】主持人:  叶如钢
五:【古韵弹】主持人:曲日光
六:【沸    点】主持人:田   法
七:【星专栏】主持人:高鹏飞
八:【书画廊】主持人:范    君
九:【会员榜】主持人:马踏飞燕
十:【名人堂】主持人:兰    茹


【现代诗编辑部】

主编:苏英梅  高鹏飞 刀客 扫地僧
副主编: 马踏飞燕   依美    木剑   白奕  田法  锐 林燕如 黄药师
编辑:莫予子  宏程  青衣   海·轻琳  雪鹰  苏海霞 暖暖 黄蜂 李延春 刘佳欣  依依 茉莉花语 王光景  张奎山
责编主任: 青青  剑无尘
群管主任:诗音
群管副主任:冷松

【旧体诗编辑部】

主编:曲日光   宁静书屋主人
副主编:晚秋   宫学大  尹诺  张志河  萧萧 艳 梁环宇
编辑:于德新  李树春   黎明  相思雨  逍遥
旧体诗诗评:曲日光  客终南
责任编辑 : 李彦 杨延瑛
群管主任:艳

【微刊制作部】

主   任: 其木格   
副主任:永军  白奕  高鹏飞 杨北北 

【总诗评部】
旧体诗主任:曲日光
现代诗主任:叶归尘  木剑 范君
副主任:高鹏飞   栗伟  顺其自然 长笛手 扫地僧
诗评员:风行  围围   叶如钢   马踏飞燕    陈海洲 媛婕嫣 青青 王先生 原野  张奎山  邵勋 

田法 黄药师
协调员:高鹏飞

【推广部】

主任:叶如钢
副主任:木剑  
成员 :张志河  莫予子  顺其自然  剑无尘

【外联部】
主任:田法  冰洁
特约编辑: 李治  黄药师  乌鸦丁 白奕 高鹏飞


诗歌投稿请加主编微信:15241855151

书画投稿邮箱747590562@qq.com

编辑/高鹏飞  审核/兰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