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渔网价格虚拟社区

新刺客列传之二十:王晓峰刺郑汝成

夏双刃的桃花源2018-12-05 15:24:29


钟明光刺龙济光之后四个月,有王晓峰刺上海镇守使郑汝成之事。

 

孙中山最信任的人是陈其美,陈其美对革命的态度是坚定不移的,但他最习惯也最擅长的手段是暗杀。从民国元年开始,几件大案都是陈其美做的。诱杀陶骏保,暗杀陶成章、徐宝山、夏瑞芳,谋刺林述庆、李燮和,以及对宋教仁之死他也身负嫌疑。陈其美被刺杀前策划的最后一个大案,是派刺客在外白渡桥刺杀了袁世凯的爱将上海镇守使郑汝成。

 

“二次革命”失败后,孙中山流亡日本,组建中华革命党。由于革命屡战屡败,孙中山认为是同盟会过于涣散所致,因此此次组党,借鉴了很多江湖会道门的做法,规定要绝对效忠孙中山,无论资格多老,都要重新宣誓并按手印。黄兴、李烈钧、陈炯明等人觉得这些做法既不平等,又侮辱人格,故拒绝加入,宁可分道扬镳,流亡欧美和东南亚。

 

当时宣誓效忠孙中山的同志,除了陈其美、张静江等铁杆之外,表现最抢眼的当属原《民立报》主笔范鸿仙。范鸿仙在辛亥革命中变为军政人物,招募5000人的铁血军并自任总司令。南北议和后,放弃当官机会,重回上海办报。如今继续追随孙中山,在日本成为中华革命党首批党员,并于2014年初奉命回上海起事。他准备率200人的敢死队,夺取郑汝成的上海镇守使公署。结果被郑汝成反击,由徐宝山生前的部下米占元,组织刺客潜入法租界葛罗路33号(现嵩山路39号)上海中华革命党总机关,将范鸿仙刺杀。米占元和应夔丞一样是青帮大佬,他杀掉范鸿仙这个革命党健将,也算是为旧主徐宝山报仇了。

 

孙中山对范鸿仙之死极为痛惜,表示待革命成功后,定举行国葬1934年,由蒋介石亲自主持国葬仪式,将范的遗体迁葬于南京中山陵东侧。国民党享受如此殊荣的,只有范鸿仙和韩恢、廖仲恺、谭延闿四人,可见他在孙中山心中的份量。因此,陈其美乃至孙中山,都有强烈的为范鸿仙复仇的意志,如此一来,郑汝成不死何为。

 

郑汝成出生于1862年,25岁时从天津水师学堂选派英国格林威治皇家海军学院留学,主修枪炮及铁甲舰,成绩优异,曾在英国地中海舰队额格士塞兰德号军舰实习。皇家海军学院堪称中国海军的“母校”,严复、萨镇冰、方伯谦、林永升等都在此留学。郑汝成回国后,先在水师服役,甲午海战后水师惨淡经营,他投奔在天津小站督练新式陆军的袁世凯,曾担任冯国璋的副职,成为北洋的健将。1907年清廷重建海军,他重回老本行,曾随筹划海军大臣载洵、萨镇冰访问欧洲后烟台海军学堂发生汉族学生和皇满贵胄学生的冲突,郑汝成代表海军部彻查此事,因偏袒贵胄得任该学堂监督,并授海军协都统衔。武昌起义后,他被学生驱逐出校。

 

民国初年,郑汝成被袁世凯派往江浙一带办理军队善后裁汰、整饬、发饷事宜,之后又赴上海统辖驻沪海陆各军及江南制造局。同盟会搞“二次革命”给了他机会,他因守江南制造局,两次击退革命党的武装进攻,又被任命为上海镇守使,成为上海的军政长官,但同时也成为上海革命党尤其是原沪军都督陈其美的眼中钉肉中刺

 

陈其美与孙祥夫、杨虎、周淡游等人商议锄杀郑汝成。由周淡游打听到日本大正天皇近日举行登基典礼郑汝成前往日本驻上海领事馆祝贺的情报行动由孙祥夫负责,在郑汝成的行车路线安排了上百人,由孙祥夫自己和周淡游、尹神武王晓峰明山在外白渡桥埋伏。19151111上午郑汝成穿礼服前往日本领事馆汽车行至公共租界外白渡桥附近的礼查饭店门前时,突然有人从一旁跃出,汽车投掷两枚炸弹,此王明山也。汽车被炸停,又有一人烟中冲到车旁开车门,,连发十余枪,此王晓峰也。郑汝成的脑袋被打得如蜂窝一般,惨不忍睹。此时两位刺客并未离去,而是对围观群众慷慨演说,直到被捕。法庭上二王反复只说:“郑汝成助袁世凯叛反民国,余等为民除贼,使天下咸知吾人讨贼之义,且知民贼之不可为。”于是于127日被处决。孙中山闻讯评价道:“此等气魄,真足令人生敬,沪去此贼,事大可为。”缅怀同志之余,终于额手相庆。不知道梁启超听说此事后,会不会又批评孙中山自己躲在海外却唆使别人送死,是“远距离革命家”。

 

袁世凯闻讯,大为震惊和悲痛,即在北京为郑汝成设祭,追封其为一等彰威侯。当时袁尚未称帝,却封追封别人为侯,可谓不伦不类。袁还亲笔题写挽联“出师竟丧岑彭,衔悲千古;愿天再生吉甫,佐治四方”,将郑汝成比作西周尹吉甫和东汉岑彭,都是帝王思维。虽然有可能是幕僚捉刀的,但由此可见老袁的心里早已做好了当皇帝的准备。与此同时,袁世凯下令通缉案犯。警方掌握的嫌疑犯姓名为陈其美的另一干将孙祥夫,孙也确实参与了刺郑,但根据线索却捕获了尹神武。是辽宁营口的回民,出身富商家庭,正经八百的日本明治大学法政系留学生。孙中山在日本组建中华革命党,他被吸收为成员,为陈所器重。尹神武毕业后来到上海,年方25岁,即被陈其美安排在中华革命党上海总部实行。他被捕后,关押两年余,终于还是被处决。周淡游1919年病逝。至于孙祥夫,此次逃脱,后来由于和蒋介石关系不睦,逐渐淡出政坛,跟黄金荣、杜月笙等混在一起。抗日时却投靠了汪精卫,晚节不保,最终死在解放后的监狱里。

 

常有人惋惜严复作为英国皇家海军学院的留学生,未能大展其才,沦为一介翻译,以此指责清朝糟蹋人才。实际上严复曾长期担任北洋水师学堂总教习,只能说不够受重视罢了,还算不上糟蹋。严复在北洋水师学堂培养了不少人才,包括黎元洪、张伯苓等,做到了学有所用。反观北洋水师那些优秀的留英生如林永升、刘步蟾、方伯谦等,一战成灰,价值就真比严复高很多吗?时局变幻,殃及池鱼,至于郑汝成,本来是学成归国的稀缺人才,却不能为国所用,沦为国人内讧的牺牲品。革命党为什么不能像《水浒传》中那样,多些耐心和雅量,把朝廷悍将如关胜、呼延灼、董平、张清收归己用呢?说起来,郑汝成也曾经是同盟会员,可是他这段历史,却没有人能说清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