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渔网价格虚拟社区

“帮女孩找干爹” APP,甜蜜定制的背后是明码标价的权色交易 | 怕怕精选 14

怕怕安全情报局2018-11-07 12:09:44

「怕怕安全情报局」

专注于女性身心安全话题

根据大部分真实案例分析

为女性自我保护提供解决方案



我是怕怕君。


上周我发现了一个好玩的APP,本来想再观察一段时间再分享给你们。


但是它上线仅四天就立刻被下架了。


今年“情感生意”注定流年不利。但我觉得有一半的原因可能是我方的?


毕竟上次给大家讲了Ayawawa的故事后,她微博被禁言了。刚想跟大家聊聊这款“甜蜜定制”APP,就被下架了。




充斥着荷尔蒙的社交软件



病毒般的传播速度


"爱情只是一个穷人发明的概念,虚无缥缈并且不会持久。“


甜蜜定制的创始人Brendon wade在接受CNN采访时说道,通过SA(甜蜜定制美国版)女性可以与有钱人达成包养的契约。这要比传统的伴侣关系中男女通过感情去索取和奉献要诚实、公开和透明的多。


是不是觉得这个想法跟某些爱情教主不约而谋?而wade之所以创建SA也是跟自己的切身经历有着很大的关系。


在他就读于美国麻省理工大学的时候,由于他的外貌不够出众,性格也有些木纳,异性缘非常不好。因此他总是郁郁寡欢。


CNN将这句名言引发了媒体的声讨


但他的母亲经常教导他:当你足够成功、足够有财富的时候,你就可以改变游戏规则。女孩子就会主动过来找你。


于是在他毕业那年,他创立了这个能够帮助高学历、高收入的男性寻找心仪异性的大型援交网站,网站全名:“Seeking Arrangement“。


在这里,女性称呼为Sugar Babies(甜心宝贝),男性用户为Sugar Daddy(甜心爸爸)。


所以我们可以通俗的理解这个网站做的事情就是:“帮女孩找干爹”。


网站建立后快速引来大批客户,其中40%的用户是在校学生,其中不乏名校生。


纽约大学注册人数占总用户数第一位;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位列第8;哈佛大学位列第9。


而男性用户年龄层普遍在40岁以上,在2014年就已经有超过140万的学生注册成为Sugar Babies,到了2015年,这个人数上升至260万。


而这几年它的用户不断扩充到全球范围,覆盖全球139个国家,有千万活跃用户。其中Sugar Babies数量高达800万,Sugar Daddy接近200万人。


用户增长速度如病毒般飞速传播

越来越多的女孩加入进来


而它也早在四年前化身“SA甜蜜定制“进入了中国市场。



每个人都戴着面具


上周怕怕君看到这个APP的时候,处于好奇下载并尝试注册了一个账号。


做为一款特殊“交友”软件,它有着比同类软件更强的私密性。网站上看不到个人用户的邮箱,能看到的只有你自己填写的信息。


注册成功后,开始填写资料。首先是性别的选择,中国版的SA把露骨的“干爹”、“干女儿”换成了“成功人士”和“魅力甜心”,可以说是求生欲很强了。


并且还有三种性向的选择,可以说这个APP考虑的非常周全,不带歧视的物化全人类。


接着要填写基本信息和交友目标。


资料全部自己填写

可信度可想而知

再上传张照片就完成了,然后就可以开始寻找目标或者等着被当成目标了。


大部分男性用户的自我介绍已经露骨的不能再明显了,居然还有人拿百度总裁李彦宏的头像当照片。


仿佛隔着屏幕

都能想象到对方叼着烟翘着腿说这句话的样子


百度的公关部可有的忙了


每个人都像带了一层面具,躲在屏幕背后敲打着算盘。而就是这样的私密性,才更吸引用户。



不光为钱,还有其他


在这里要升级会员才能发起聊天,一个星期的试用要163块钱,一个月499块钱。


交流方式和一些婚礼网站相似


在注册成为高级会员后,两个小时里就有20多个男用户和我聊天。关键我连头像都没有设置,所以每个人跟我打招呼后五秒内全都要加微信爆照。


不同意加微信后

就再也没有消息发来


了SA外,wade还创造了另一个交友网站“what your price”,在这个网站上,会员可以直接在线“拍卖”自己。


互联网形式的卖淫


很多姑娘一开始是抱着“玩一玩”的态度去验证自身魅力的,但当她发现,这些男人都非常大方,轻而易举就能满足她们的物质需求,能实际减轻她们的经济负担。


在美国有超过4400万美国大学生被巨额贷款压得透不过气,人均负债高达23万人民币。


所以她们期望透过网站结识能够资助自己完成学业的成功人士。


需求明确


在这里交易不仅停留在钱上,还有别的。


例如ID为Finny的姑娘在自我介绍里写道:“我有四分之一的瓦尔纳血统,来自高知家庭,祖母是一名旅行记者,想进击一流大学研究生让家人开心,希望找到能提供帮助的男士。“


ID为sunny的姑娘希望能找到帮助她在上海落户的成功人士,特备注称可以随便玩,不懂的可以学习。


还有ID为小妮儿的姑娘希望伴侣是个Sadist,这个英文单词在性领域有着特殊的含义,性施虐者



明码标价的谈判


在这里糖爹们可以省去中间环节, 上来开门见山:“身材怎么样?是不是处?要多少钱?”


在这里糖爹只需要确认甜心要多少金钱回报,甜心也只需要确认糖爹在性生活上的要求。


然后再确定细节,按次收费还是按月收费,一次时长多少,几种姿势,一周几次还是一夜几次,有没有特殊的性癖好。


糖爹有任何附加条件都可以直接了当的谈,比如之前一个姑娘的糖爹是一个将近50的商人,身价过亿。不但包揽了那个姑娘所有的学费和生活费,还让她开着保时捷911,在当地买了别墅送她,还有无限透支的黑卡。


糖爹当时跟她说过为什么选她:“网站上一般的女孩我是看不上的,你会说上海话,长得也好看。日语和德语说得又流利,带出去客户也喜欢。”


这个富商前后让秘书见了20多个女孩,要求”研究生学历以上,气质优雅,要会两门外语,要有金融背景优先。“


富商说:“我喜欢这种明码标价的方式。就跟公司招聘人一样,你有我要的能力,我有你要的”薪资“。都是互助互利的事,也没必要深入了解浪费时间。”



 切中需求痛点


目前的传统社交软件,例如陌陌、探探等,面对的用户都是年轻男性群体。被用颜值和爱好区分定义。


但中年男性不太擅长利用拍照软件美化自己,也没有时间情话绵绵上演悲欢离合。在这些社交软件上直接跟姑娘明码标价的”谈判“又会被diss。


而SA恰好切中了他们的需求痛点,还有什么比一个能直接展示资产总额和年收入的社交软件更让他们心动的呢?


这并不是一场荷尔蒙的角逐较量,而是赤裸裸的炫富。来这里注册的姑娘目标本就不是恋爱或结婚,她有需求,他提供资金和权利。不用再费心地追姑娘,说情话。




披着社交外衣的“援交”网站



一段并不安全的关系


SA甜蜜定制一直发表声明称自己是绿色交友平台,绝不涉嫌非法交易。会员私下里做的一切和它没有任何关系。


网站上的弹窗声明


有一名男性在平台上问我“多少钱约一次”,我立即选择“使用本站进行违法性交易”的理由举报了这个用户。但平台并没有作出任何反应。


你可以投诉,但没有人受理


注册这个平台不需要任何的身份审核,即使我选择做“糖爹”,选择资产过亿也没有人核实我身份的真伪。


前一阵某网约车平台出事,大家高呼是平台审核不严格导致出现问题。像SA这样连身份信息都不用上传的平台,它酿成的悲剧也不在少数。


2011年,前国会议员在Twitter上发了一张具有性暗示的照片。经过警察调查发现,六名女性通过SA和他进行性接触(交易)。


2013年11月,一名谷歌的管理层人员被发现死在了他自己的游艇上,死因是毒品注射过量,凶手是通过SA认识的,见面后对其进行海洛,最后因注射导致死亡。


CNN调查记者报道,一名女性通过SA认识了一名男性,两人约定线下见面。男性没有赴约。女性向平台投诉调查后发现,这名男性有犯罪背景



年轻女孩被物化


明明是在道德的边境打擦边球,却偏要拿找另一半做挡箭牌。用“高端交友”的旗号为挑选“性伴侣”打掩护。


曾说过“年轻女孩被包养是给了她们自信”、“援交赋予女性追求幸福生活的可能”的韦德,在APP遭遇中国政府抵制封杀后,求生欲迅速上涨,在采访中不断打脸、不断洗白自己。


在采访中主持人问他为什么考虑在中国建公司,是否考虑过中西文化不同导致的差异时。他的回答是:毕竟中国是很大的市场,在美国可能要有争议一些,越有争议,才会有新闻。


在中国,要保守和低调一些。我们不会在中国谈交易、金钱这类东西。而在国外,这些争议会帮助我们。


但在美国,CNN、《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等多家主流媒体都将SA描述为“拉皮条”和“物化女性“的下流网站。


《纽约时报》报道称:这是一个披着社交外衣的”援交“网站。


现在可否认为在美国市场开发的差不多了,看到中国土地很肥沃,想来开疆辟土了?


AI财经社:具体来说,你的产品被评价为“高端约炮”、“援交”网站、招嫖平台,你是怎么看的?


兰顿·韦德:这在国外也受到一些人的非议。 首先,我是不认同招嫖这一说法,我们也不允许招嫖。我建立网站的目的是为了给大家提供一个寻找成功伴侣的平台。


因为女孩子可能会天然地想要有一个成功的伴侣来维持家庭生活。我们不只是关注金钱,但是我不知道为什么大家都在讨论金钱交易之类的。这是很有趣的。


这个网站,给女孩一个结识成功男士的机会,大家相互寻找匹配的生活方式,有什么错的呢?人们看待这个网站的眼光是错的,以为只是金钱和性的平台。


AI财经社:但是你的网站的确增加了犯罪的可能性,在你的网站上聊天的时候,主题都是约炮或者寻找包养的内容。


兰顿·韦德:其他的一些社交网站也给了犯罪的可能性。这是无法避免的。这是他们用户之间的交流。我们尽可能去阻止这类行为。


但一方面,也需要用户的警戒和常识去辨别。所以,我们专门成立一些教育平台,教育用户如何正确使用,在youtube、Facebook等都可以找到。只是我们网站上的男生更有钱,更慷慨,所以增加了犯罪的可能性。我觉得这是很奇怪的讨论。


AI财经社:如果你有女儿,你会让她用她自己父亲开发的这个网站吗?


兰顿·韦德:我的妹妹也曾经用这个网站,所以,如果我有女儿,我也同意她用,因为我想让她们找到成功的、有魅力、有钱的男士。


AI财经社:在审核方面,会有已婚和未婚的筛选机制么?


文森:我们暂时没有。一方面,我们也没办法证明这个人的身份。如果一些人撒谎了,女孩子就会上当。



两性关系被重新定义


事实证明,“糖爹”们并没有那么傻,在很多甜心宝贝的反馈里,本来说好维持长期关系,但一次两次后就没有音讯了。


他们既给不了你什么人生希望,更不可能托付终身。可能连最早谈好的“条件”都没办法完全兑现。


如果说Ayawawa是男权社会的诞生品,那SA更偏向于市场经济的产物。将两性关系重新定义,一切都可以拿来交易。


但这类产品有多高效同样就有多危险,而这样的市场经济正在重新定义两性关系。


李银河曾说过:性是两个成年人之间自愿的一种交易行为。不管有没有钱参加进来,我们不认为它有罪,但是我们从道德的角度要谴责它。


这段话前半段我并不赞同,性从来不应该是一种交易,无论有没有钱参加进来。但中国人的性自由发展如果按照这样走下去,必定会造成不小的影响。


在监管部门雷厉风行的打击“社交毒瘤”后,在96小时内就把这个外来网络皮条客赶下了榜单,但韦德在采访中给大家留下了一句:“I'll come back“


真正防备毒瘤的方法,只有自己启动免疫系统,才能百毒不侵。



参考资料:


1.引用《甜蜜定制创始人:如果我有女儿,我也同意她用》

2.引用《刚刚援交软件SA甜蜜定制下架了》



本文编辑:魏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