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渔网价格虚拟社区

为了捕鱼 自贡男子在河里安了一张长约40米的巨网……

自贡晚报2018-11-07 19:31:34

报料有奖

微信平台发送“报料”,在线留言即可
TEL:0813-8218666

线索见报奖励30至500元


其按河面宽度定制,面积达上千平方米


28日,沿滩区渔政执法人员和本地志愿者(反电鱼协作中心)组织的禁渔期天然水域打击非法捕捞联合行动中,查获一张巨型拗子(学名罾网),该非法渔具穿越河道横跨两岸、面积超过1000平方米,下网起网动用电动卷扬机,不需人力,网具尺幅之大、配套设备之专业,之前闻所未闻。



靠水吃水 村民河中摆起“迷魂阵”



俗话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釜溪河沿滩区卫坪镇重滩村段至仙市镇象山村段,居住在沿河两岸的村民,有的下河打鱼成了副业渔民,有的在岸边支一个拗子种地捕鱼两不误,打牙祭之余往往还能补贴家用。



28日上午,记者跟随联合行动队现场目击,沿河两岸检查发现了大小拗子6个,在当地政府及村组配合下拆除行动得以顺利进行,多数村民经宣传教育后主动自行拆除。其中一位村民表示,架在河上的是他父亲(已去世十多年)在世时留下的“老拗子”,铁丝都生锈了,平常也没怎么用。由于最近河水水位下降后才架上,对执法人员下达的立即拆除处理意见,他“有些不满”。


执法人员现场向村民宣传解释下网捕鱼需要办捕捞许可证,要求网目尺寸必须大于六公分,罾网位列天然水域明确禁止使用渔具名单当中(还包括拖网、围网、滚钩、鱼桩、地笼网等)。每年3月1日到6月30日为禁渔期,全市天然水域禁止一切捕捞活动,包括钓鱼都不允许。



据了解,釜溪河该段拗子相对较多,其中的原因一个是此地较为偏僻、隐蔽,河道普遍远离道路,另一个原因是今年四月份以来,由于釜溪河上游涉河工程整治放水,造成河流水位较低,沿滩渔政唯一一艘渔政执法艇搁浅,无法通行,给日常看护巡查带来了不小难度。



巨型罾网 隐藏在河道深处的秘密



如果说拆除岸边大大小小6个拗子只是一碟“小菜”的话,联合行动队还期待着一顿意料当中的“大餐”,由头来自日前市区两级渔政执法人员和本地志愿者组织的一次联合夜查。



27日凌晨1点,巡查队有了意外发现:“当时橡皮艇马达坏了无法启动,从窑湾下水一路(沿长滩河)划了将近四公里,快接近釜溪河入口位置了。”突然出现在头顶的一张伸手可及的“天网”,让船上所有人都吓了一跳,尽管黑暗中无法窥其全貌,但每个人都惊讶于该网具尺幅之大,当即决定针对性地组织一次联合行动。


28日临近中午,橡皮艇在釜溪河上划出一条弧线,从两个已经废弃的拗子中间拐进长滩河,前行数百米便到达当晚发现“天网”位置。


此时,这幅巨网已经完全没入水中,穿越河道横跨两岸,露出水面的只有从四角拉出的绳索,以及因水位下降而晾在岸上的暂存鱼获物网架和横过上空的两根钢缆——钢缆一头连着河对岸两个挂着滑轮组件的钢架,另一头连着岸上一台电动卷扬机。


执法人员目测河面宽度超过30米,步测网具长度约40米左右,推算出网具面积超过了1000平方米。“其实就是一张放大了很多倍的拗子,也叫罾网,属非法渔具。”执法人员推测,该网具应该是按照河面宽度专门定制的,目前在市面上还没有发现如此规格的网具,尺幅之大配套设备之专业,全市渔政历年执法查处中均从未发现类似网具,甚至闻所未闻。



顺藤摸瓜 当事人称成本都没挣回



查找巨型罾网的主人并不难,顺藤摸瓜,跟着(连接河边电动卷扬机)电线前行约200米便是村民钟某某的家。


“网是去年买的,花了2000多元。”钟某某称,电动卷扬机买的是二手货,同样花了2000多元。他表示,捕到的基本上是鲫鱼,多数自己吃,很少拿去卖,“到现在卖鱼的钱也只有1000多元,连本钱都没找回来。”


钟某某称,自己很早就意识到这不是一笔划算的买卖,最近一段时间基本上没管(进行捕捞),把网下到水里是怕它在岸上会弄烂。他称是“整来耍的”,自己有十多亩塘,一半养虾一半养鱼,经常从河里抽水,闲着没事“脑壳一发热”就安了这张网。


当天下午两点,执法人员进行拍照取证、做完笔录后合上了电闸。随着卷扬机开始转动,一张大网徐徐升上水面,一条条来不及逃脱的鱼儿在网里拼命挣扎。“现在水位低,加上执法船(橡皮艇)在上面来来回回跑了好几趟,所以鱼获不多。”知情人称,涨水的时候一网起个十几二十斤应该不稀奇。


据悉,沿滩区渔政执法部门已对此立案调查。



协同作战 志愿者成重要补充力量


“虽然渔政执法船开不进来,但还有橡皮艇。”据渔政执法人员介绍,吃水浅、重量轻、移动迅速(可放汽车后备箱)、组装方便的橡皮艇如今已经成了日常巡查以及打击非法捕捞的一件利器。


但很多人不知道的是,这条频繁出现在沱江、釜溪河、旭水河、高洞河、长滩河,使用频率极高的橡皮艇其实是“两家人拼出来的”:艇身属自贡市农牧业局执法支队(志愿者提供的橡皮艇艇身较短),艇上原配的电推由于速度和续航均有不足,整套动力系统换成了志愿者提供的大马力油推,双方共同出巡协同作战。


除了装备技术以及人员支持外,志愿者另一大优势是“眼线众多”,为执法部门提供了大量有效线索。


据了解,自进入禁渔期以来,本地志愿者协助渔政执法人员现场蹲点、巡查已超过10次,自2016年反电鱼协作中心成立以来,双方合作更多不胜数,在打击非法捕捞、保护母亲河、维护流域生态平衡行动中,成为一支重要补充力量。



自贡晚报记者 张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