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渔网价格虚拟社区

【百年集大 · 白楼夜话】风过留痕——校史上飘过的那些民国“大老”

影居2018-08-18 07:47:31

          1918年,校主陈嘉庚先生在家乡集美创办了师范教育,由此奠定了今日集大的第一块基石。

          百年历程,风雨沧桑。许多事随着时间流逝消失在历史长河,有些事在校史上留下片鳞半爪,比如那些大人物,总能风过留痕。


          今天说说校史上飘过的民国“大咖”——


         黄炎培,最敬佩的朋友是陈嘉庚


      黄炎培是陈嘉庚的挚友,100年前的1917年,黄炎培创办中华职业教育社时陈嘉庚捐赠了一万块大洋,这在当时是个不小的数目。集美师范创办后,陈嘉庚多次向黄炎培请教办学事宜并委托黄炎培物色校长和师资。

      1919626,黄炎培应陈嘉庚的电报邀约来校,两人共商集美学校的教育问题,一起设计筹建厦门大学,一起去南普陀选定校址,并组织了厦门大学筹备委员会,黄炎培被推举为筹备委员,而陈嘉庚也被推为中华职业教育社理事,并一直担任理事达四十多年。

         19197月,黄炎培在《教育杂志》《东方杂志》上发表《陈嘉庚毁家兴学记》的文章,赞扬陈嘉庚的倾资兴学精神。19451118日,黄炎培参加了在重庆举行的“陈嘉庚安全庆祝大会”,在会上致辞指出“发了财的人,而肯全拿出来的,只有陈先生。”解放战争时期,陈嘉庚在海外与民盟组织关系密切,政治主张与黄炎培相近。新中国成立后,黄炎培与陈嘉庚一起参政议政、共商国是,交谊深厚。1961812日陈嘉庚去世,黄炎培是治丧委员会成员,并发表了《我所敬佩的陈嘉庚先生》的悼文,文中说“我所认识的不少资本家,尽管是民族资本家,很少像陈嘉庚先生那样尽其所入归公,一点不留私有。我愿再说一遍陈嘉庚先生是我几十年间最敬佩的朋友中间的一个。”


 

           汪兆铭,你咋不听陈嘉庚的劝呢?


        汪兆铭,也就是后来臭名昭著的大汉奸汪精卫,1920年1月3日,汪精卫来校参观,并在大礼堂演说,即晚赴厦。


      汪精卫早年投身革命,曾谋刺清摄政王载沣未遂,袁世凯统治时期到法国留学。回国后于1919年在孙中山领导下,驻上海创办《建设》杂志。

      那个时侯,陈嘉庚很欣赏汪精卫的才华,邀请他来校参观,甚至想说服他投身教育,不要去搞“政治”。汪精卫似乎被说动了,同意参加厦门大学的筹备会,并有意出任厦门大学校长。只是后来情况发生变化,汪精卫回广东办的“政治”去了。后来发生的事大家就都知道了,陈嘉庚为了民族大义不顾私谊,与汪精卫彻底决裂了。

前排中为汪精卫,右一为陈嘉庚


       胡汉民、吴稚晖、李石曾、朱执信冒雨来访


        胡汉民、吴稚晖、李石曾、朱执信诸先生,1920年3月13日冒雨来访,在大礼堂开欢迎会,诸先生均有演讲。

胡汉民


    马寅初先生自香港来校演讲


1926年10月马寅初先生自香港来校演讲:

16日,讲【中国财政与金融】。

17日,参观农林部,讲【农村信用合作社】。

18日,讲【不平等条约外之不平等】。

19日,讲【中国经济状况】。

马寅初


鲁迅林语堂二先生来校演讲


1926年11月27日,鲁迅应邀到集美学校作题为《生活的意义与价值》的演讲,认为学生“也应该留心世事”,说“聪明人”不能做事,“世界是靠傻子来支持,是靠傻子去推动,终究是属于傻子的”,在师生中产生了极大的影响。

鲁迅在《华盖集续编•海上通讯》一文中谈到了他在集美学校的演讲,他写道:新近还听到我的一件罪案,是关于集美学校的。厦门大学和集美学校,都是秘密世界,外人大抵不大知道。现在因为反对校长,闹了风潮了。先前,那校长叶渊定要请国学院里的人们去演说,于是分为六组,每星期一组,凡两人。第一次是我和语堂。那招待法也很隆重,前一夜就有秘书来迎接。此公和我谈起,校长的意思是以为学生应该专门埋头读书的。我就说,那么我却以为也应该留心世事,和校长的尊意正相反,不如不去的好罢。他却道不妨,也可以说说。于是第二天去了,校长实在沉鸷得很,殷勤劝我吃饭。我却一面吃,一面愁。心里想,先给我演说就好了,听得讨厌,就可以不请我吃饭;现在饭已下肚,倘使说话有背谬之处,适足以加重罪孽,如何是好呢。午后讲演,我说的是照例的聪明人不能做事,因为他想来想去,终于什么也做不成等类的话。那时校长坐在我背后,我看不见。直到前几天,才听说这位叶渊校长也说集美学校的闹风潮,都是我不好,对青年人说话,那里可以说人是不必想来想去的呢。当我说到这里的时候,他还在后面摇摇头。

 我的处世,自以为退让得尽够了,人家在办报,我决不自行去投稿;人家在开会,我决不自己去演说。硬要我去,自然也可以的,但须任凭我说一点我所要说的话,否则,我宁可一声不响,算是死尸。但这里却必须我开口说话,而话又须合于校长之意。我不是别人,哪知道别人的意思呢?先意承志的妙法,又未曾学过。其被摇头,实活该也。


鲁迅


         至于林语堂演讲讲了什么,没见到校史有记录。加之后来发生的“南洋大学风波”,校主对他的人品评价很负面,这里就不去“挖掘”了。


            蔡元培、马叙伦来校调解学潮


    

        1927年2月,国民政府大学院院长蔡元培和著名教育家马叙伦奉命来集美学校协助调解。蔡元培和马叙伦提出解决学潮办法,电劝陈嘉庚续办。

     集美学校派“集美二号”渔轮,专送他俩回浙江,自温州登岸。蔡元培与马叙伦为此赋诗一首,蔡元培的《赠集美第二》写道:民国十六年二月十八日,承集美第二送我等回浙,口占志谢,并请采真校长、君一船长教正。诗云:“见惯风潮了不奇,要将实习养新知;渔权海外新开展,记取青天白日旗。断发操舟古越民,浙东渔户尚精勤。要将闽士雄强气,随着银涛到海门。”马叙伦的《赠集美第二》写道:十六年二月,乘集美第二渔舟抵永嘉,率占断句。诗云:“谢君相送到温州,谢客岩前认旧游;他日西湖双屐过,鱼羹纯菜一尊浮。无边烟雨迷前路,不畏风波争上游;此去江南好风景,鲈鱼美酒胜封侯。”

集美2号实习船


                国民政府主席林森来校


        1932年10月19日,国民政府主席林森来校,在科学馆前面手植樟树一株,并对学生训话,傍晚返厦。

        林森主席在科学馆前手植的樟树经过了80多年的生长,如今已经是需要两个人才能合围的大树了。科学馆前有三株樟树,初步判断是中间那株(下图)。

       林森来访时, 适逢集美商业学校(也就是今天的财经学院啦)第十组学生毕业,他们就请林森主席题词,并把题词印在毕业纪念刊扉页。80多年后,陈嘉庚纪念馆陈馆长在旧书店发现此纪念刊,如获至宝。


           1934年1月25日,蒋鼎文总司令同官佐数人,莅校参观。


          1936年4月28日,省政府陈仪主席南巡莅校,出席大礼堂欢迎会并训话。陈仪是陈嘉庚很不喜欢的人,抗战期间曾上书老蒋,状告“陈仪祸闽”,这是后话,暂且按下不表。


          挂一漏万,暂此搁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