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渔网价格虚拟社区

情浓不语付海棠 白宇辰冉璎 全文阅读TXT下载 已完结

秋彤的资源局2018-10-14 13:47:36


  内容简介:


    结婚一年,老公从来不在床上……


    冉璎爱白宇辰爱的刻骨,白宇辰恨冉璎恨入骨髓,她流了孩子伤筋动骨,他挽着白月光幸福美满。


    冉璎经历了剜骨之痛,终于潇洒转身,白宇辰惊觉原来能深入骨髓不止恨,还有爱。


    只是,时光辗转,再见她已经成了别人宠在手里疼在心尖的太太。




第一章头上是青青草原


    白宇辰从后面把冉璎压在地板上。


    一手绕到她的身前扯下她的内衣落在她的柔软上,肆意的用力,另一只手,扯下她的内裤,毫无怜惜的挤了进去。


    冉璎疼的紧,咬着牙强忍着承受他的冲撞。


    她的脸被白宇辰压在地上,一边是冰冷,一边是火热。


    结婚一年,白宇辰的固定姿势,地板上,后入。


    新婚夜。


    白宇辰宣泄完,潇洒的起身,从包里拿出一沓纸币扔在冉璎仍在颤抖的身上。


    他说,地板后入,嫖客和妓.女的姿势,冉璎,你别以为占了我太太的名分就了不起,你不过是我们白家买回来给我发泄的妓.女而已。


    冉璎趴在地板上,起初,白宇辰扔下她离开的时候,她还会偷偷的哭,但,现在她已经不会哭了。


    房间里剩下冉璎一个人,她吃力的从地上爬起来清理了自己身体,倒在床上。


    一年了。


    整整一年了。


    她把自己困在这个牢笼里,忍受白宇辰无休止的羞辱,整整一年。


    *


    转天,阳光照常升起,依旧绚烂。


    冉璎换了一身工作装,去了公司。


    白氏集团,她任职企划部。


    刚到办公室,白宇辰一身怒火走了进来。


    冉璎抬眸。


    白宇辰心里莫名的震了一下,有多久,冉璎不敢看自己了?


    “白总,有事吗?”冉璎开口,一副公私分明的样子。


    “这就是你做的企划案。”白宇辰厌恶冉璎那副淡漠的样子,明明就是个卑鄙下贱的女人,偏偏有一张圣母的脸。


    他想撕碎她。


    白宇辰手里的企划案直接砸在冉璎的身上。


    冉璎指尖微微抖了一下,被纸划破了手指,涌出一个红色的小血珠,晕染的了白色的纸。


    白宇辰眸光顿了顿,“看不出来,你倒是娇贵的很。”


    “您不满意,我会改,改到您满意为止。”冉璎垂眸,她知道,但凡跟自己有关的事,白宇辰都厌恶。


    白宇辰冷冷的哼了一声,“改不完不许下班!”


    扔下一句狠话,白宇辰摔门离开。


    冉璎慢慢的坐在自己的座位上。


    她是白家的养女,当初白老爷子在孤儿院一眼看中自己,非要带回家养着,白夫人对自己也算是喜欢,从什么时候开始她被所有人瞧不上的?


    冉璎唇角勾起一个苦涩的弧度。


    她想起来了,是白宇辰带着自己女朋友回家见父母的那天。


    那天,他不知道怎么了冲进自己的房间……


    冉璎呼吸微微发滞,那是她的第一次,很无情的被白宇辰夺走,第二天被白老爷子捉奸在床,白老爷子逼着白宇辰娶了自己。


    白宇辰是多骄傲的人,他认定是冉璎为了永远留在白家享受安稳的生活算计了他。


    最初,白宇辰还有丁点的顾忌,后来,白老爷子病逝,他便越发肆无忌惮。


    明星、嫩模、网红,绯闻满天飞。


    冉璎的头上是青青草原。


    冉璎忽然就笑了,笑着笑着眼泪就掉了下来,她答应养父的一年时间到了,她承诺自己的一年时间也到了……


第二章 他们的终止


    白老爷子临死前拉着冉璎的手,跟她说,你们相处一定满一年,如果宇辰还是不能看到你的好,你们再分开。


    冉璎哭着答应。


    她会答应,不只因为那是白老爷子的临终遗言,也因为她不知道从多大开始,就偷偷的爱上了白宇辰。


    白宇辰阳光、聪明、英俊,他身上有一切冉璎幻想的白马王子该有的优点。


    她知道他是她的哥哥,她知道恪守本分,但,本分这种东西,只能在行动上规矩人,管不住人心。


    冉璎抬手擦了一把自己的眼泪。


    白宇辰每个月五号,固定会给自己扔下一封他签了字的离婚协议书。


    从新婚那天开始,到现在正好十二封。


    冉璎还记得自己签字的时候,手都在微微颤抖,她找不到合适的词形容自己集齐十二封离婚协议书的心情。


    第十二封,他们的终止。


    晚上八点。


    冉璎一手拿着笔一手轻轻的敲着桌面,这会是她在白氏的最后一个企划案,她想把它做好,做到完美。


    晚上八点。


    白宅灯火通明,主餐桌上盘盘碟碟摆的满满的,样样精致。


    沙发上,坐着许多人。


    中间位置的中年女人是今晚的主人公,白夫人,今天是她的生日。


    白宇辰有些烦闷的扯了扯自己的领带,该死的冉璎,这个时间竟然还不到!


    “宇辰。”沈清露缓步走到白宇辰面前。


    白宇辰身体微僵,沈清露,他的前女友,当初他跟冉璎被捉奸在床的时候,她也在,沈清露哭着说,宇辰我相信你,你一定是被陷害的。


    白宇辰那时候心里说不出的感动,他发誓一定会对沈清露好一辈子,但,最后他还是不得不在高压之下跟沈清露分开,娶了冉璎。


    后来,沈清露出国,老爷子去世之后,才回国,她一直孑然一身。


    白宇辰知道,她在等自己跟冉璎离婚。


    “坐一会,很快开席。”白宇辰开口,语气从未有过的温柔。


    “你太太,还没到吗?”沈清露小声的问道。


    “清露,这么好的时候,提她做什么!”白夫人不耐的开口。


    所有人都知道,白夫人心中最理想的儿媳妇是沈清露,沈清露的母亲跟白夫人关系匪浅,盛传,白宇辰和沈清露从小就定了娃娃亲的。


    只是后来被那个不要脸的养女给……


    “伯母,您别这样,小璎是宇辰的妻子。”沈清露小声的说道,她的声音淡淡的,但,任谁都能听出其中的苦涩。


    白宇辰心里说不出的滋味,他想伸手去握一下沈清露的手,手刚刚抬起,就听见白夫人的声音。


    “她已经不是了。”


    白宇辰猛地收回手,惊愕的看着白夫人,她不是了?


    “今年生日我收到最好的贺礼就是这个。”白夫人拿出一份文件。


    白宇辰大步上前,一把扯过文件,打开,手指收紧。


    离婚协议书,他翻到最后,上面是他的签名,旁边还有,‘冉璎’两个字,备注上写着,冉璎自愿净身出户……


第三章 早干什么去了


    “宇辰,小璎真的,真的愿意成全我们了。”沈清露走过去看着上面的签字,喜极而泣,伸手环住白宇辰的胳膊。


    白夫人看着眼前的一对璧人,笑的灿烂,“算她识趣,也不来碍我的眼。”


    “算起来,今天算是三喜临门,白夫人心想事成。”有会说话的宾客笑着说道。


    在所有人眼中,冉璎跟白宇辰离婚都是大好事一件。


    白宇辰捏着离婚协议书的手不断的收紧!


    冉璎竟然签了字,她竟然真的签了字,净身出户,他不信!当初那么辛苦爬上自己的床不就是为了白家的财产吗?


    她绝对不可能净身出户,她一定有阴谋。


    白宇辰拎着离婚协议大步走了出去。


    “宇辰……”沈清露看着失魂落魄的白宇辰,心猛地收紧,白宇辰不会是爱上冉璎了吧?


    “清露,宇辰只是太激动了,情绪宣泄一下,没事的,很快会回来。”白夫人笑着安抚道,他们离婚,冉璎便再也不能留在白家!


    *


    白氏办公楼,只有企划部冉璎办公室的灯还亮着。


    她刚刚修改完最后一个字,保存之后,发到了白宇辰的邮箱,正准备起身活动一下,小腹猛地坠痛,疼的她措手不及,跌倒在地上。


    冉璎吃力的伸手想去抓电话,没抓到电话,桌上的多肉花盆落了下来,直接砸到了她的太阳穴上,冉璎疼的直蹙眉。


    真是够倒霉的。


    “痛。”


    剧烈的痛让冉璎身体蜷缩起来。


    办公室的门猛地被人推开,“冉璎!”


    白宇辰一身怒火的冲了进来,看见冉璎倒在地上,俊眉紧蹙,冷冷的出声,“你又想怎么样!”


    冉璎疼的冷汗直流,小腹的坠痛越来越清晰,有什么东西从她的身体里涌了出来,像是要将她的灵魂抽离一样。


    冉璎看着高高在上的白宇辰,唇角勾起一个好看的弧度,失去了意识。


    “冉璎!你给我起来!”白宇辰大步上前,冉璎的裤子已经被鲜血染红,“冉璎!”


    白宇辰扔下离婚协议书,抱起冉璎就往外走。


    “冉璎!”


    一路冲到医院,白宇辰被拦在急救室外。


    他的衣服上,手上都是冉璎的血,红色的,很刺目。


    白宇辰看着自己的双手,心里涌上许多恐惧,冉璎,会不会死了?


    急救室里冲出一个护士,“你是患者什么人?”


    “我是她丈夫。”白宇辰话冲口而出。


    护士不善的看了他一眼,“签字,你太太疲劳过度流产了。”


    白宇辰看着手术同意书,呼吸像是被掐住。


    “签字啊。”护士催促道,眸底满是鄙夷,“等着手术呢?现在知道心疼了,一个孕妇,被硬生生累到流产,你早干什么去了!”


    白宇辰颤抖的接过笔,签了字,护士转身进了手术室。


    他早干什么去了?


    他让冉璎去加班,他让冉璎不断的修改已经无可挑剔的企划案,他……


    白宇辰看着自己鲜红的双手,那是他的孩子,胸口有什么东西炸裂了一般,疼的厉害。


第四章 我怀孕了,宇辰的


    冉璎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上午。


    白宇辰一直守在她身边。


    冉璎看见白宇辰愣了一下,闭上眼睛,又睁开,白宇辰还在,“你……”


    她开口声音有些沙哑。


    “你怀孕了自己不知道吗?冉璎你是存心累到流产,想让我对你心存内疚是不是!”白宇辰冷冷的开口,每一个字都很锋利,刺在冉璎的心上。


    冉璎手移动到小腹上,她甚至不知道那里曾经孕育过一个小生命。


    “流掉也好,离婚了有个孩子总是累赘。”冉璎的声音轻飘飘的响起,像是她不痛一样。


    白宇辰刷的起身,“冉璎,你够狠!有了下一个金主了,迫不及待跟我撇清关系,你杀了我的孩子!”


    冉璎侧眸看着白宇辰,他说话的时候声音很大,他在很用力的指责自己,是的,指责,所有的错都是你冉璎的,从来都是你的,他是白宇辰,所以他从来没错过。


    被他强暴也是你没关好门,冉璎,你活该承受这一切,都是你的错。


    冉璎忽然笑起来,笑的薄凉,笑的自己心都疼了。


    “对啊,你都说了我是妓.女,妓找个金主能有多难,辞职申请已经定时发到你的邮箱,白宇辰,再见。”


    冉璎看着白宇辰,缓缓的说道。


    每个字都淡淡的,却狠狠地砸在白宇辰的心上。


    白宇辰想继续骂下去,但,声音却像是哽在嗓子里一样,转身大步出门,狠狠地砸门。


    砰!


    冉璎听过很多次白宇辰砸门,每次砸门之后他都会再自己打开,家吗,他终究是回来折磨她的,她的办公室,他终究是要再进来找茬的。


    但这次,最后一次,他不会再回来,他们结束了。


    冉璎撑着胳膊起身,靠在床头,手落在自己的小腹上,眼泪慢慢的涌了上来,“宝贝,对不起,妈妈不知道你在。”


    她最初怀疑过自己怀孕,去了医院,但,还没拿到结果的时候,遇见了白夫人和沈清露。


    白夫人一脸欣喜的扶着沈清露,她说,清露,这是我们宇辰的第一个孩子,你辛苦了。


    当时她正准备去看结果。


    她们相遇在医院的走廊里。


    多可笑的画面。


    自己的婆婆扶着怀着自己丈夫孩子的女人,说着你辛苦了……


    是啊,怀孕确实挺辛苦的。


    冉璎还记得当时沈清露缓步上前的神情,她高贵优雅,她说,小璎,我怀孕了,宇辰的。


    之后,白夫人开始咒骂,最后冉璎落荒而逃,她最终也没回去看检查结果。


    如果她回去,她会知道自己怀孕,不管白宇辰要不要她的孩子,她都要。


    从小她就没有亲人,冉璎眼泪不断的往下落,小的时候,她就跟自己说,总有一天她会有一个自己的孩子,孩子就是自己的亲人,不管别人爱不爱她,孩子都会爱她,她也会爱孩子……


    但现在她连自己的孩子都没照顾好。


    冉璎从无声的抽泣到嚎啕大哭。


    白宇辰站在门口,心里堵得厉害,他迟疑了许久,正准备推门,手机响起。


第五章 走的干干净净


    “清露。”


    “宇辰,你在哪?我肚子有点疼。”沈清露小声的说道。


    “我马上过去找你。”白宇辰急忙应声,他脑子里忽然闪现出冉璎浑身是血倒在地上的模样。


    白宇辰一路疾驰到了沈清露的公寓,急吼吼的抱着她去了医院。


    冉璎哭过之后整理好自己的情绪,办了出院手续,她缓步往外走,看见白宇辰抱着沈清露一脸的紧张,四处找医生。


    很多人一脸羡慕的看着白宇辰。


    ‘好男人,那女的都没怎么样就这么紧张。’


    ‘一看就是真爱。’


    白宇辰的真爱,是沈清露。


    冉璎脚步顿了顿转身出了医院。


    沈清露看着冉璎一步一步走远,唇角勾起一个得意的弧度,她有白宇辰的心,冉璎注定是要败的,现在离开,算她聪明。


    沈清露检查之后,并没什么问题,只是饮食上有些挑剔才会如此。


    白宇辰这才算是松了一口气,把沈清露送回家,回了医院。


    他和沈清露只有过一次,那天他喝多了酒,没什么意识,第二天醒过来,他们赤着身体睡在一起,成年男人女人在一起,做了什么都很正常,何况白宇辰一直那么喜欢沈清露,看着床上的落红,他当即保证自己会跟冉璎离婚。


    后来,沈清露跟他说自己怀孕了。


    白宇辰说不清自己是什么想法,就是觉得自己应该跟沈清露结婚,睡了人家就要负责。


    冉璎没签字之前,白宇辰觉得她很烦,她真的签了字净身出户,他觉得更烦。


    白宇辰扯了扯自己的领带,进了冉璎的病房。


    病房里空无一人,整整齐齐。


    “护士,冉璎呢?”


    “已经出院了,自己办的出院手续。”护士淡漠的说道,每天在医院,见惯了世态炎凉。


    白宇辰的心猛地收紧。


    他大步冲出医院,一路飙车回到海棠湾。


    海棠湾,他们的婚房。


    婚房是当初冉璎选的,她说这里有一片海棠花海,花开的时候很美,把家放在这,一定会幸福。


    白宇辰进门的时候,房间里所有的摆设都如常,只是属于冉璎的个人物品不见了!


    白宇辰用力的扯下自己的领带砸在地上,他怎么特么这么呼吸不畅!冉璎走了好,她早该走,早该走的干干净净的,永远不要再出现才好。


    她走,就是给他和沈清露腾地方,他们会很快结婚,婚房就在这!


    不,他不,清露是最好的女人,凭什么住冉璎住过的地方,不住,换!他要重新盖一个别墅,不,盖庄园!


    种满海棠花!


    去他的海棠花!


    白宇辰莫名的抓狂,大步出了海棠湾,开车回了公司,刚一进门,助理莫李欲言又止。


    “放!”


    “白总,冉总刚刚在办公室……”


    白宇辰大步朝冉璎的办公室走去,猛地推开门,办公室里空空的,所有属于冉璎的个人物品都不见了,只剩下她的气息,微弱的存在。


    白宇辰蹙眉,心里某个位置像是被掏空了一样。


    冉璎真的走了,走的干干净净。


第六章 风轻云淡


    冉璎离开第七天。


    白宅。


    “宇辰,你跟冉璎都离婚了,清露又大着肚子,你们的婚事不能再拖了,趁清露还能穿婚纱,快点把婚礼办了,总不能抱着儿子办婚礼吧。”白夫人握着沈清露的手,对白宇辰说道。


    白宇辰眸光顿了顿,莫名的排斥结婚这两个字,但,他得结婚,清露怀着他的孩子呢。


    想到孩子,白宇辰想到冉璎流掉的那个孩子,想到她脸色惨白的躺在地上,想到她之前被自己压着趴在地上。


    “结婚。我让人从法国把婚纱设计师裁剪师都请过来,明天就去试婚纱。”白宇辰大声说道,好似声音越大,他就越有底气。


    “太好了,太好了,清露一定是最美的新娘子。”白夫人笑着说道。


    “伯母……”沈清露小脸微红。


    “还叫伯母,都要结婚了,这声妈我担得起。”白夫人拍着沈清露的小手说道。


    沈清露抬眸看着白宇辰,含情脉脉。


    白宇辰莫名想起当初冉璎被带回家的时候,白老爷子让冉璎喊白夫人妈妈,她也是看着自己,眸光怯怯的。


    “让你叫你就叫。”


    “妈。”沈清露展颜一笑,白宇辰是她的。


    第二天,风轻云淡。


    六月的N市,温度最宜人,花儿草儿长得都好。


    白宇辰带着沈清露去了影楼。


    助理们帮着沈清露试婚纱,每个款式的都有,沈清露一脸的兴奋。


    白宇辰淡漠的看着窗外,不知道怎么又想起冉璎,那个时候,她是一个人来试的婚纱,谁让他烦她!


    白宇辰烦躁的厉害,为什么又是冉璎,他着魔了,他就是内疚了,那个孩子,对,就是因为那个孩子,他应该补偿冉璎,给她钱,她拿了钱,他就不会再想她,但是她去哪了?


    他首先要知道她去哪了。


    白宇辰终于给了自己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找冉璎。


    在N市,他要找一个人太简单!


    沈清露刚刚选好婚纱,莫李已经回了白宇辰信息。


    “我送你回去休息。”白宇辰应付的说了几句,把沈清露送回了家。


    沈清露一把抱住白宇辰,“宇辰,晚上留下吧。”


    “我还有事。”


    “宇辰,我,我问过医生,我们可以的……”沈清露小脸绯红,低声在白宇辰胸前说道。


    “乖,我的体力你知道,伤到孩子就不好了,等孩子生出来,我会满足你。”白宇辰尽量压制住自己的躁动的心说道。


    沈清露小脸红的厉害,这是她能对白宇辰说的最露骨的话,她在他心里一直是淑女。


    白宇辰出门。


    一路飙车到了冉璎的住处。


    郊区的一个小院子。


    白宇辰过去的时候,冉璎正在院子里种裁剪绿萝,她白净的手指利落的把多余的枝叶剪掉,又把剪掉的枝叶整理了一下,修剪好插在一旁的水瓶里,她的动作很温柔,很慢,像是在享受其中的乐趣一样。


    白宇辰呼吸放缓。


    冉璎听见脚步声抬眸,看见白宇辰,仅仅有片刻的错愕,“白先生,有事吗?”


第七章 我做你的金主


    “我和清露要结婚了。”白宇辰开口。


    冉璎长睫轻轻的颤了颤,“哦,恭喜你。”


    “你想要多少钱?”白宇辰有些恼火,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一开口会说出那句话。


    “为什么给我钱,你已经不睡我了,我需要钱,会找我的新金主。”冉璎压着自己心尖上的刺痛,说道。


    “冉璎,你怎么那么贱!”白宇辰话冲口而出,火气腾地一下冲了上来,大步进了院子,一把钳住冉璎的手腕,直接把她拉上了车子。


    “白宇辰,你做什么!”


    “你不是要个金主吗?我做你的金主。”


    “我不要你,白宇辰,我们已经离婚了,你放开我!”冉璎尖叫着想要从车子上下去,车门被白宇辰反锁。


    “白宇辰,你不是爱你的沈清露吗?她不是怀孕了吗?你们不是要结婚了吗?你缠着我,对得起谁!”冉璎气恼的说道。


    白宇辰不理会冉璎,一路飙车回到海棠湾。


    冉璎被他扯着胳膊从车子上拉了下来,一路连抱带拽进了卧室。


    “白宇辰!”冉璎尖叫着被白宇辰扔在了床上。


    “闭嘴!”白宇辰狠狠地喊道,整个人扑了上去。


    冉璎再怎么挣扎,最后都被白宇辰狠狠地钉在床上,她眼神空洞的看着天花板,被白宇辰各种折腾。


    终于,白宇辰发泄完,他起身,胸口的闷气舒缓了不少。


    “当初费尽心思爬上我的床,不就是为了让我睡你,现在,我身边缺一个能睡的人,冉璎,你就得给我待在这,按次数算钱,我不会少你的。”


    “白宇辰,你混账!”冉璎气的全身颤抖。


    “如果不是你,我会跟清露分开吗?如果不是你,我的孩子会死吗?冉璎,你欠我的不是一星半点,你欠我全部,你想也好不想也好,现在开始你就是我白宇辰养着的金丝雀,老子想什么上你,就什么时候上!你,负责张开腿。”白宇辰一把钳住冉璎的喉咙,对,他该做的就是这些。


    她冉璎凭什么,签了离婚协议就走的干脆利落,享受她安逸幸福的生活,他们之间的欠债呢?她欠了他那么多,她没资格离开他。


    她必须做他的专属妓.女,连个情妇她都没资格做!


    冉璎呼吸吃力,一双手用力的想推开白宇辰。


    白宇辰松开手,手机响起。


    沈清露打过来的,白宇辰接通,“清露。”


    “宇辰,你晚上过来陪我吃饭吗?”


    “他没空!”冉璎大声喊道。


    “宇辰……”沈清露全身的血液迅速凝固,是,冉璎!


    啪!白宇辰回手一巴掌打在冉璎的脸上,冉璎被他打的摔在床上。


    “我回头再跟你解释。”白宇辰挂断了电话。


    “冉璎你找死!”


    “怎么敢做不敢认!白宇辰你真让人恶心!”冉璎恨恨的说道。


    “你找死!”白宇辰上前,抬起手。


    冉璎抬头看着白宇辰,半边脸红肿不堪,白宇辰的手僵在半空中。


    “我回头再跟你算账!”白宇辰扔下一句话,快步出门,有种仓皇而逃的感觉。


第八章 白宇辰,恶劣到让她发寒


    白宇辰出了门,气恼的坐在自己的车子上,用力的砸着方向盘,尖锐的声音在寂静的环境里异常的刺耳。


    冉璎刚刚看他的眼神像根刺一样,狠狠地扎在他的心尖上,难受的厉害!


    厌恶,那眼神是厌恶,她冉璎凭什么厌恶他!她没资格,她没有!


    白宇辰的手机响起,他一把抓过,“说!”


    “宇辰,你快来医院,清露出事了……”电话那边白夫人带着哭腔的声音。


    “我马上过去!”白宇辰来不及多想,发动车子离开。


    *


    海棠湾,冉璎安静的躺在海棠湾的大床上。


    结婚一年,白言琛从来不会在床上要她,倒是离了婚,体会了一把床上做的感受。


    冉璎忽然笑起来,笑着笑着眼泪就掉下来,她吃力的从床上爬起来,她就算卑贱如尘埃,也不会再留在白宇辰身边。


    如果说离婚的时候,她心里存了一丝幻想,盼着白宇辰偶尔哪怕只是一次会想起她的好……


    现在,她是绝望了,深入骨髓的绝望。


    白宇辰的话剜心刺耳,他的冲撞生猛刺骨。


    她在他身上其实从没体会过快乐。


    快乐,好奢侈的东西。


    冉璎捡起地上的衣服,破烂成布……唇角勾起,疼的自己一呲牙,回身找了一件白言琛的衬衫套上,她得走。


    冉璎快步朝门口走去,手用力的去拧把手,门没动,冉璎一惊,怎么会!


    她再用力,门仍旧没有任何动静。


    她被白宇辰锁在了海棠湾!


    冉璎大步朝窗户走去,窗户也被反锁,海棠湾是智能安保,进门需要密码,出门的时候,所有的出入口都能被锁上,玻璃是防撞玻璃,根本砸不碎。


    冉璎跌坐在地上,大口的喘着粗气,白宇辰,恶劣到让她发寒。


    一连七天,白言琛没出现。


    海棠湾除了半袋米没有其他食物。


    冉璎一日三餐,白水煮粥。


    第八天。


    白宇辰一身怒火的回到海棠湾。


    他进门的时候,冉璎正坐在阳台上的藤椅上闭目养神,白宇辰的一身怒火,顷刻凝结,眸光定住。


    冉璎的脸色很白,不健康的白,唇瓣是淡粉色,瘦瘦小小的整个人缩在藤椅,该死的,那种病态怎么那么美!


    冉璎长睫颤了颤,睁开眼睛,眸光顿住,吃力的从藤椅上下来,身体晃了晃,瘦弱的像是一阵风就能吹走一样。


    白宇辰本能的抬手,手停在半空中,狠狠地收回,他在做什么!他为什么要同情她!


    她是个恶毒下贱的女人。


    白宇辰大步上前,一把钳住冉璎的胳膊,直接往卧室的方向拉。


    “白宇辰!”冉璎尖叫出声,声音沙哑的让白宇辰身体震了一下。


    “放开我,你放开我,我要回家!”


    回家!


    白宇辰眸底的光冷的渗人,“家,你也配有家!”


    你不配!


    冉璎你不配!


    你什么都不配。


    冉璎不知道自己费了多大的力气才把眼眶的泪憋回去,任由白宇辰把她扔在床上,肆意的折磨。


    时间像是凝注了一样,冉璎眼前一片白茫茫……


第九章 我回来再跟你算账


    “冉璎!”白宇辰骂了一声刷的起身,迅速的穿好衣服,给冉璎整理了一下,套上衣服抱着她出门,上了车子。


    冉璎安静的靠在副驾驶上,气若游丝……


    巴掌大的小脸是不健康的白。


    “该死!”白宇辰狠狠地砸了一下方向盘,心跟着抽搐了一下,急速发动车子朝医院驶去。


    医院,急诊。


    白宇辰抱着冉璎冲了进去。


    医生和护士七手八脚的把冉璎推进了抢救室。


    半个小时候,医生冷着脸出门,“你是她什么人?”


    “我……”白宇辰顿了,“丈夫。”

欢迎您与我们联系获取全文,资源整理不易,2.99元/本的辛苦费是我们坚持的动力,客服微信3314735862(伸手党和秒删党 勿扰 勿扰 勿扰)

声明:本文源于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扫描下方↓↓二维码,快速添加客服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