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渔网价格虚拟社区

我写影评:图片的“刺点”在哪里?

秦镜界2019-10-21 07:18:27

——

——盘点那些年我给《人民摄影报》写过的图片评论


写评论是件很痛苦的事,特别熬人。


写新闻影像评论更是折磨人,图片本身就是用形象完成视觉信息传达的,视觉符号一目了然,如何找到评论切口更是困惑。


我的第一篇新闻影像评论撰写于2013年。当时受《人民摄影报》资深图片编辑崔维之邀,斗胆为纪实专题《无手环卫工》拙笔写成《白天不懂夜的黑》。首篇点评刊发后也曾沾沾自喜,现在看来只是一篇以文字堆积起来的叙事流水帐。


后来,《人民摄影报》给了我一次又一次撰稿机会,点评图片新闻和摄影专题,慢慢开始渐入佳境,每一次我都认真完成作业。有一天,崔维给我传过来一张照片,原来是人民摄影总编李涛在版样上的批注:国良评论写得不错。


几年下来,借助人民摄影这个平台,自己有了学习、成长和成熟的机会,相继发表了数十篇点评和影评。


进入高校从事新闻摄影教学工作后,再次有了理论修养的充电良机。


符号学家索绪尔(瑞士)、罗兰·巴特(法国)将符号学原理总结出了四对概念:语言和言语、能指和所指、组合与系统、外延与内涵。所以,受众在见识视觉讯息时,评论应抓住“能指与所指”结合之后的“意指”,剖析和解读图片的“外延与内涵”。这是我对影像符号解读的最新认知。


盘点过往的评论,感觉自己又到了枯竭的地步,今日梳理,找寻未来营养。


罗兰·巴特(法):那些好的照片,都有一个令人心悸的“刺点”,某些细节可以“刺痛”我,如果不能,那么大概是因为那些细节是摄影师刻意安排的。


苏姗·桑塔格 (美)照片是一种观看世界的语法,更重要的,是一种观看的伦理学。


尤金· 史密斯(美):文字说明应当给读者带来想象。 


摄影评论,学无止境。                                                                                                                                           

▲ 2017年10月18日《人民摄影》报道版样


为劳动者造像

——评郭立亮作品《隧道“穿山甲”》


这组专题切口很小,透过视窗,我们窥见了劳动者平凡而伟大的身躯,他们身后是国家巨资投入建设的重点惠民工程,功在当代,泽被子孙。

    

作品中最具感染力的是环境人物肖像和群像,犹如一尊尊塑像,鲜活而又充满力量,脸上的汗珠、衣帽上的泥浆、作业面的粉尘,还有那一道道执着的目光。他们是中国现代化进程中极为普通的劳动者一农民工的缩影。这是作者讨巧之处,重点建设项目中没有去捕捉工程的设计者、指挥者和技术人员,而是选择了普通的农民工,为劳动者群体造像。


透过镜头,作者呈现出来的是现场复杂艰苦的工作环境,将建设者们比作“穿山甲”,夜以继日地奋战在隧道深处,大作业场面中再次以小见大,一个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蓄集着建设者的大能量,在重点工程中释放。看着他们作业时的专注神情和收工后的疲惫身影,更是让人感叹不已。镜头里的中景场面白描式地一一交待,身临其境的场景同样富有感染力。

 

组照中,作者还通过农民工洗澡、吃饭、休息等的生活细节,来丰富报道、服务报道,以此凸显辛苦、枯燥、单调环境中建设者全天候劳作生存状态,刻画出一群有血有肉的鲜活群体形象。这也是作者细微观察、亲情和人情之所在,以小致胜。

    

问渠哪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

    

在重点工程竣工之时,受到恩泽的当地百姓众生,在感谢国家投入带来的红利福祉时,更应该为这些默默无闻的农民工点个大大的赞。正是这些普普通通和平平凡凡的无名英雄,书写了中国复兴进程中的不凡与伟大。


摄影大师布勒松反复强调:“一个人必须用心和眼去摄影”。


《湖南日报》的摄影记者郭立亮在执着践行着。



▲ 2017年7月19日《人民摄影》报道版样

 

如今,我们都被手机绑架了

——评《人民摄影》佳作栏目作品


坦白地说,我已中枪。本人每天消耗在手机上的时间约占全天的20%,成为名符其实的手机奴隶。况且,我是个手机拍照狂,一年下来两部手机共拍摄照片4万多幅。

    

这个幽灵般的附属品,成为我们正常人的第“207块骨骼”,365天与我们朝夕相处,不离不弃。

    

如今现实,假如你有一回不带手机出门,一定是精神恍惚、六神无主。

    

如今生活,出门可以不带钱包、现金、行卡、信用卡……但是,只要带上智能手机,大到购物消费、买房买车,小到在街头吃个凉皮、肉夹馍、方便面,买块豆腐、葱姜蒜,叫个嘀嘀打个车、扫码骑行共享单车,可谓一机在手,“码上成功”。

    

如今购物,你的手机如果有淘宝、京东、美团、饿了吗……食住行、吃喝玩乐,一键搞定。

    

如今休闲,你的手机里如果没有微信朋友圈、QQ、微博、手游,那就绝对OUT 了。


如今出行,航班铁路公交信息、天气预报、位置百度,更是尽在掌握。


如今每个中国人的时光都被手机捆绑至牢,无法摆脱。

   

工业和信息化部发布通告称:截至2016年第三季度末,全国电话用户总数达到15.32亿户,其中移动电话用户13.16亿户;固定宽带接人用户达到2.92亿户,其中移动宽带用户达到8.85亿户,占比达67.3%,其中4G用户维持高速增长,1至9月净增2.56亿户,总数达到6.86亿户。


而资料显示:17年前的1999年,只依靠一台电脑生存72小时还是轰动全国的新闻。而现在,仅靠一部手机就可以完成包括生存、交流、娱乐在内的一切所需,微信、QQ、爱奇艺和手机淘宝四大应用,已经基本承包了中国人的生活。根据艾瑞网络用户行为监测显示:2016年10月,中国活跃移动设备数量达到10.5亿台,每部设备每天使用时间达到163分钟,约2.7小时。考虑到部分用户所持有设备不止台,单个用户每天使用手机的时间还将高于2.7小时,接近3小时。


中国人均一部手机已成现实,中国亳无疑问地成为了世界手机用户量最大的国度。时下,手机用户几乎都被手机黏上了,“手机&守机”态势随处可见。每时每刻,人不离机、机不离手,已成标准状态;低头族、手机控、点赞党,是现实手机用户的真实写照。


手机不仅绑架了我们的灵魂,还有肉体。自2011年始,本人开始用相机、手机记录这一与人们日常生活息息相关的社会现象。6年来围绕“手机上的中国人”这一主题,拍摄万余张作品。


对于这个题材,我个人的拍摄心得有三:一要眼疾手快,发现自然状态下的场景采用跟拍和抓拍,瞬间摄取;二是不要拍摄和干涉被摄对象的隐私,不要摆布导演,唯求真实记录,在对方允许和知晓的前提下进行简单采访,获取一些未知信息,比如: 年龄、职业、所在城市等;三是本人拍摄多采用高感光度、大光圈、变焦镜头,图片数据格式为JPG 和RAW,以保证正常像素和质量。


2017年,我在坚持手机随手拍“每日一图”,力争年终岁末编辑成册,把日子拍成一本书。此乃本人今年手机摄影的终极愿望。


亲,面对眼前司空见惯,习以为常的手机现象,你拿起相机和手机记录了吗?



▲ 2017年5月17日《人民摄影》报道版样


“围栏之争”谁能解

——评蒲晓旭作品《普氏原羚与草原围栏之争》


《普氏原羚与草原围栏之争》是道简单的数学题,易解但又无解。


此组专题,镜头语言平实,拍摄手法简洁,事件主题清晰,矛盾主体明了。作者运用白描手法,置身事件当中,以第三者的身份且用第三只眼旁观,将事件矛盾娓娓道来,勾勒出脆弱生态环境下“牧民放牧”与“保护珍稀动物”之囧。透过表象,新闻刺点直抵受众痛点:“围栏”之争背后其实是“利益”之争。


牧民要生存,官方要生态。生存与生态其间的“小我”与“大我”矛盾凸显,如何让地球上的生命和谐、平衡、共存,时刻考验着人们的大智慧。在大自然馈赠的有限资源面前,生存与生活成为一道障碍。


常言道:退一步,海阔天空。那么,当今环境成为“易碎品”的时候,面对生存与发展,面对今天与明天,面对子孙与未来,我们如何以退为进?组照的内涵和外延,正是新闻事件的思考之处。


苏姗•桑塔格在《论摄影》里有言:“照片是一种观看语法,更重要的,是一种观看伦理学”。


《普氏原羚与草原围栏之争》也像试纸一般,考量着“小我”与“大我”如何保护环境的伦理道德行为。


                                                 

▲ 2016年3月23日《人民摄影》报道版样



莫让农村文化“景象”渐行渐远

——评白石作品《最后的山村高跷秧歌队》


东北大地,白山黑水间的农村,农闲时的农民时间特别富裕。饱和的冬季,让很多民俗文化在这方神奇的土地上得以萃取。东北二人传、东北大秧歌、东北方言小品等娱乐形式,曾以一股股强劲的“东北风”风行华夏,开怀神州。


此组“雪地高跷”图片即是东北乡村民俗娱乐节目中的一个细小小切片,那些喜庆的大红大绿,让灰度的冬季有了生机。


通过作者文图记录和还原,也难免让人心生忧虑: 这种原汁原味、土里土气的民间娱乐形式传承和表演者大都是农村的中老年人,娱乐的时间和空间也变得越来越局限,只是每年正月的“昙花一现”。


细想一起也不足为奇。随着农村城镇化的进程中,进城务工的人员越来越多,老人、妇女和孩子成为农村留守“VIP”,原有生活方式正受到泊来和引进时尚的洗人员的礼和拷贝;原先文化匮乏时代的衍生的乡村娱乐形势又正网络、移动终电视、在受到新生娱乐方式的撞击,广播、端和互联网+ 等新的信息获取渠道和娱乐消遣方式,正迅猛地替代和颠覆着传统的文化基因,致使农村的农民已不再OUT了。


因此,原生态的文化民俗传承受到了前所未有挑战,原先很多民间艺人被比作“活化石”,如不珍惜,这些“骨灰级”活化石会渐渐地淡出时代的视野,不要等将来留下来的资料也是影像资料了。


民间民俗是民族的,更是中国的和世界的。


在农村现代化城镇进程步伐加快和新型娱乐形式风靡之际,更应重视和加强古老的文化、文明的传承和保护,让农村的古老更久远与文明共生根,齐发芽,同灿烂,更久远。



▲ 2016年3月16日《人民摄影》报道版样


“包浆”的照片包不住的痛

——评胡国庆作品《农民工进城》


离开报社的胡国庆比在报社还要忙,他个人“官微”《草根》推送的频次密集了许多。很多“包浆”的老照片被整理出来,灰度的影像泛着黑白灰的光亮,主线很清晰,把一个个有关农民工的故事娓娓道来,瞬间定格的影像沉重而又弥足珍贵,刺点含蓄又有锋芒。

    

进城打工,话题沉重,令人心塞。

   

这组专题时间跨度不长也不短,时间坐标从上九十年代至今,二十年间他的镜头始终关注着一个焦点一农民工。农民工进城的辛酸窘相跃然纸上,但是透过现象看本质,他们还有很多酸楚在肩膀上吃力地扛着。


中国现代化都市建设的步伐加速,离不开那些抛家舍业,背井离乡的农民工的辛劳付出,让中国的城镇变得日新月异。但是他们背后许多难以克服的问题却成为了当今社会的典型矛盾。


留守儿童,成为农民工心中的痛点。


在当今农村,青壮年劳力为了脱贫致富,故土已无法满足他们致富奔小康的夙愿,进城打工成为众多农民兄弟的选择。留下的只有老人、妇女和儿童。留在山村的孩子成了“留守儿童”,在孩子幼年的生活、成长和学习期间,父母陪伴和亲情基本缺席,家长、孩子聚少离多,心间都有遗憾。


  “性福生活”,同样又成为农民工难以启齿的心病。

    

很多进城打工者,夫妻两地分居,正常的夫妻生活成为奢望。胡国庆一组视觉专题《农民工的“性福”》曾经做过深度报道,引起不同反响。有媒体报道,一些外出务工的农民工铤而走险,偷偷组成“临时家庭”临时解决生理需求,这种现象也不容回避。

  

  “医疗保险”、“社会统筹”等很多问题也是农民工的心忧。

    

农民工在外最怕有意外闪失,一般的头疼脑热吃吃药、打打针,还好解决:如再有个大病、急病或意外事故,那可算是摊上大事了,因病致贫屡见不鲜。因此,亟待相关部门出台法规、新政配套解决新问题。


总之,在中国城镇化、现代化、都市化进程中,成千上万的农民工是功不可没的建设基石,但是他们特定的生存情境、生态情境及现实情境中的心痛、心病和心忧也应该引起全社会的关注。


胡国庆擅长用黑白影像记录民生话题,特别是沉重的社会现象。因为他心中也承载着这个时代,他在力争用镜头语言传达他的视界观点。


他的眼里,今天和明天会成为昨天的历史。当下必须记录。



▲ 2015年度《人民摄影》“金镜头”自然及环保新闻类组照金奖


环保缘何成了“易碎品”

——评蒲晓旭作品《“熊猫走廊”反盗猎》

环境在当今是“易碎品”,环境保护只有用觉悟力量去捍卫“易碎品”。

蒲晓旭的摄影作品《羌族反盗猎巡山队》还原的就是人与自然、自然与人角力的真实境遇。用作者的话讲:新闻绝不仅是要记录历史,而是要影响今天。

品味此组视觉专题,获奖理由有三个方面:

一是选题。20 年前这些羌族巡山队员也曾是猎人,觉醒后他们放下猎枪成为了保护动物的志愿者,出于对大自然的敬畏,寒来暑往,跋涉高山,他们无惧盗猎者的枪口,收缴了9万余条猎套,用持之以恒的大爱呵护家园的生灵。这是生命对生命的尊重。

二是题材。环境保护始终是社会热点,受众的关注度超过以往任何一个时期,公众知晓只有一个地球家园,地球村的每个生命都值得尊重和敬畏。作者抓住队员用汗水与心血,赢得了生命对生命的尊重。

三是扣题。作者以纪实影像的手法拍摄,真实记录、还原、传播,客观的报道感染了受众,这就是影像的影响力量,其用心之作达成了视觉传达的效果,从而感染着公众对环保的重视、重视、再重视。这是生命对生命尊重的最高境界。

借用“环保大使”姚明的一句广告语: 没有买卖就没有杀戮!

愿环境不再“易碎”!


▲ 2015年8月19日《人民摄影》报道版样


幸遇恩师  感谢机缘

——评葛新德作品《经典永驻》


 “国良好!葛老师今晨去世,医院的事已处理完毕,赵老师(注:《陕西日报》原摄影部主任赵康)在他菊花园家里,方便联系他。”

   

 2015年7月9日8:48,我收到的第一条微信是《陕西日报》杨小兵老师发的。我仍不敢相信,再次电话求证,结果如初。


前辈葛新德走了! 我看着手机,泪水滑落,满是伤怀,顿感失魂落魄。


既往,我与葛老未曾谋面,只是在《陕西日报》上常见其摄影作品。


1995年,我上新闻走读班时,有幸成为了葛老的学生。葛老给我们讲授《新

闻摄影学概论》,每次葛老讲课都带着一大摞报样和贴着照片的卡纸,鲜活的案例和照片背后的故事特别有吸引力。讲台上的葛老给人的感觉是特别有素养的职业新闻摄影人。

  

1997年我进人华商报新闻摄影部工作后,没想到又与葛老成为“同事”,从陕西日报退休的他被华商报聘请为业务指导,从此报社里多了位“葛老爷子”。无论是当时的摄影组还是后来的摄影部,兄弟们都是烧高香遇上“贵人"了。

    

那时候我们摄影部还是胶片时代。每天我们采访回来先进暗室冲放照片,然后将照片贴在稿纸上再写图片说明,最后交给葛老把关。从葛老手头通过的照片张张“见红”。


老爷子修改图片说明总是字句标点认真斟酌,问题与差错并用红笔圈点出来。把关照片时更是宽进严出,那是每一张见报的图片的剪裁、二次构图、以及照片的横竖画幅格式,都由葛老亲自定夺。

    

改版后的华商报影像质量迅速提升。一年又一年,葛老与华商报社的年青人其乐融融一处就是9年间,严谨认真,乐观豁达的老爷子,与所有华商小伙们结下了忘年之交,华商从幼苗长成大树的时光里,老爷子曾鼎立相助。

    

2006年,老爷子70大寿时“二次退休”。退出的葛老,还时不时被我们经常“骚扰”。

    

2007年,华商报改版10周年。当时要编撰出版系列书籍,其中《影像影响》是关于图片和版式的内容,对华商报10年间影像进行的首次系统梳理。初稿完成后,葛老“三度”出山,成为此书的资深顾问和把关人,因为这10年间葛老陪伴我们走过了9个年头,其间影像脉络,葛老了如指掌。该书从初稿、二稿、三稿,直到五稿终结,每个环节都是葛老逐一把关。

    

此后,我与老爷子交往甚密,老爷子带着我五年间又连续为华商传媒集团出版了《新闻摄影图片剪裁50例》、《摄影记者“摄外功夫”50例》、《新闻摄影瞬间美50 例》新闻摄影理论专著。

    

这三本“50 例”新闻摄影理论概念的提出,葛老系统地将新闻摄影拍摄、镜头语言运用和后期的图片剪裁进行了系统的归纳和总结,三本理论书籍的出版,被当代新闻摄影人称之为新闻摄影实战实用“宝典”。


2015年6月10日,《人民摄影》整版刊发《华商传媒集团“亮剑”新闻摄影实战“三部曲”》专题介绍了三本“50例”的编纂前后。


此间,葛老还作为特邀顾问,帮助华商传媒集团出版了2008-2011新闻摄影年鉴。

    

印象最深刻的是我们爷俩2011年就完成了《新闻摄影瞬间美50例》初稿。然而,因为个人工作原因,我带着初稿和样书,从西安到咸阳,再从咸阳到长春、沈阳,最终回到西安,直至2014年底出版,最终完成了葛老夙愿。

    

葛老,对不起!我迟到了。

    

其实,我心里最为清楚,与老爷子编书相处的日子里,本人受益匪浅,受用终身。我从一个新闻摄影理论贫瘠站始发,搭上营养快车,一路恶补,全程小灶,收获满满。

    

在为葛老料理后事时,看到老人家书房书架上的华商系列出版物时,每本书籍都印证了葛老的付出和心血。葛老孜孜以求的敬业精神,令人钦佩不已。从古稀到耄耋,葛老从未让自己落伍过,一位传统老报人,虚心向年青人请教,先后学会了使用电脑、上网、发短信、写博客、发微信、搭上了新媒体交流互动的社交平台。

       

葛老一生,著作等身,荣誉等身,他的作品必为经典,流传一世。

    

感谢机缘,幸遇恩师,永生怀念。



▲ 2015年7月22日《人民摄影》报道版样


黄土生金  厚德载物

——评邓海作品《老南和他的皮影》


邓海的镜头里“皮影戏”拍得很上瘾。4年来怎么也割舍不下,这还不算以往的用胶片拍摄的照片。一次,家里招贼,老邓家里的“长枪短炮”被 洗劫一 空, 这场意外也没有“浇灭”他的摄影信念,重置“武器”,从头再来。


“我是辽宁人,但我出生在陕西,生活在陕西,成长在陕西,工作在陕西,我的个人履历表‘籍贯’一栏都填写的是陕西,我就是地道的‘秦人'! 关中的黄天厚土养育了我,我的镜头里就是应该拍秦土、秦地、秦人、秦事、秦风、秦情。”邓海说。


了解邓海的人都知道,他的的确确把自己融入了八百里秦川,以往痴迷沙龙摄影的他,陶醉在了自己的“光与影”的风光视界里。


“陕西是纪实摄影大省,也出了不少名家名作,受陕西纪实摄影影响,后来我开始调转方向,逐渐改变自己的拍摄风格,开始向纪实靠拢。” 老邓一吐心声。


于是,邓海镜头里有了“边走边唱”、“木轮车记忆”、“唐十八陵、”等等作品,这些“土里土气、土生土长”的人文纪实摄影,而“皮影戏”只是他“秦”字号代表作品的其中之一,但他却拍的特别“痴狂”。


几年间,这个选题已拍摄了四五万张。


镜头里的“老南"15 岁学艺表演皮影,如今已是古稀老人,表演了一辈子皮影的老人,苦于没人后人继承,只能孤独地行走在乡间村头,“老南”的皮影会不会渐行渐远? 会不会有一天,乡亲们再也听不到、看不到那面部青筋暴涨的“老南”,灯光下、幕布后、吼秦腔、舞皮影的场景?


这也正是邓海拍摄“皮影”专题的初衷和根本,以至于“老南”每年仅有的两三场演出他都要全程跟拍,哪怕在外地也要赶回来,唯恐落下那少的可怜的精彩演出。


邓海想用自己的镜头,把土的掉渣的、纯朴的关中皮影表演民俗用影像留存下来,不为别的,只为引起有关部门的重视,使之能够在黄土地上“生根、发芽、结果和传承”。


原来陕西兴平表演皮影有十几家,现在仅剩一根“独苗”。皮影历史悠久,假如这充满民族气息的文化符号在未来的时空里“断代”和“消失”,那是多么大的遗憾啊。邓海和老南都真心希望能让子孙后代也能领略到黄土地上传承久远的文化魅力。


越是古老的、土气的、纯朴的,越是民族的和传统的。邓海作为一名基层摄影人,却一直在坚持和坚守,他说基层的摄影人就是应该把触角和目光对准底层,拍摄纪实人文摄影就是从身边人、身边事入手。


邓海的这组“皮影”纪实专题并非完美无瑕,无论光影、构图和镜头语言都还可以精打细磨,再上台阶,但作为一个基层业余摄影人能够执着地沉下去、拍下去、并在为民族文化传承贡献着自己的力量,我们应该竖起拇指为邓海点赞。


黄土生金,厚德载物。



▲ 2015年2月11日《人民摄影》报道版样


是谁“绑架”了孩子?

——评白石作品《被“星路”捆绑的童年》


专题《被“星路”捆绑的童年》看后令人心塞,图片给人留下的沉重的思考。


先看看与童星“二嘎子”相关的大数据吧:4 岁出道,5岁已演出近百场,其中2014年录制37场演出,平均每年50场演出,拥有100 多套演出服,一个月的艺校学费8000元,几近没有演出收入……


大数据传递的信息,这就是一个职业“明星演员”,但现实中却是一个孩童,天南海北的“走穴”出场费近零。


再看看图片:大舞台上弱小身躯和背影的添添;演出后台休息区减压的添添;动车上、餐桌旁、学习时困倦的添添; 父亲肩头泪流满面的不情愿上艺校的添添……


添添被动的日子,成了主动的“常态”生活。


最后浏览一下网友评论:几家门户网站推送此组专题后几乎是一边倒的声音——添添的童年很沉重,谴责家长“绑架"孩子的童年和童真更是压倒一片。网民的声音代表了一种共性观点。


是谁“绑架”了孩子 ?


毋庸置疑,全民娱乐时代是一个“造星”的井喷时代,仿佛整个中国的娱乐神经都在疯狂!选秀节目层出不穷,娱乐形式迭代更新;国人的娱乐DNA出现了前所未有的激活。既往有“教育从娃娃抓起”、“足球从娃娃抓起”、“计算机从娃娃抓起”……“XX从娃娃抓起”成了格式造句公式。


人之初,性本善。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不能因为孩子小,是张白纸,就误谬地什么都从娃娃抓起。


发现和培新孩子的特长无可厚非,但是拔苗助长往往会适得其反,家长、学校和社会更不应该过度消费和透支孩子的童年和童真。


减负!减负!再减负!减负喊了N年了,孩子们的书包轻了吗?孩子们的户外运动时间多了吗?孩子们到底减负几何?


添添错了吗?添添父母错了吗?我们的教育模式和理念错了吗?


到底是谁错了?这个问题期待破解的答案,期待理性回归教育之本质。



▲ 2014年11月12日《人民摄影》报道版样


镜头耍对准“刺点”

——评白石作品《60岁的职业拳手》


汗水,力量,健美,搏击.....

    

《60 岁的职业拳手》这组视觉的光影唯美,镜头语言亦富有一定张力和感染力,从训练场到赛台再到日常生活间,一个普通人的角度转换,使得新闻主体更为亲近、鲜活、自然和真实。


这是一组比较接地气的都市报视觉新闻,传递着都市气息和生活正能量,生命在于运动, 人生就是一场搏击。


如果不是记者用心观察,大隐芸芸众生的民间拳击手依然“匿身”; 如果不是记者拍摄记录,难以想像花甲老人整日以拳为伍,搏得人生精彩。纪实专题《60岁的职业拳击手》为受众真实还原了一位有血有肉的典型而又普通 人物一陈铭, 原来人生如此精彩。


其实,现实中每个人都是有故事的,关键是记者特别是摄影记者更要会发现故事,记录故事,叙述故事,传播故事。这一点白石经过努力做到了。摄影记者就是要善于发现,身边人、身边事、小题材、好故事同样大有作为,日常生活一样可以拍出大片、好片和美片。


法国文学批评家、文学家、社会学家、哲学家和符号学家罗兰·巴特说:那些好的照片,都有一个令人心悸的“刺点”,某些细节可以‘刺痛”我,如果不能,那么大概是因为那些细节是摄影师刻意安排的。


好图在你眼里,精彩瞬间就应该在相机里。

    

相由心生,镜随心转。



▲ 2014年10月8日《人民摄影》报道版样


缘来如此

——评石立飞作品《短期出家》


石立飞拍摄的《短期出家》,将受众视界一下带入佛门庙宇的静谧空间。


“出家”者在寺庙里剃发、染衣、打坐、念经、吃斋、静心,清原结缘,守持戒律。

    

曾几何时,一拨又一拨的善男信女“逃离”城市森林,远离喧嚣,皈依佛门,披剃为僧,看破放下,短期出家,修行修道。


作者拍摄此选题,缘由有三。


其一,作者一度也曾与佛门结缘,出家度日,后又还俗,重回媒体;其二,作者本人对佛教文化一心崇拜,一路修行;其三、身体受伤,疗伤其间,重皈佛门,二度“出家”,修心养性,拍摄、记录、养病,一举三得。


几个月下来,呈现《短期出家》专题不再是浮光掠影,而是文字入目,视觉入心,故事入情。


记者基于抓住社会热点,客观记录还原。佛教认为,人的精神和身体以及生存的这个无限广大的世界,都是活泼泼的生命此时此刻的表现形式而已,每一个生命都是无限广大的。出家修行是对生命境界回归,乃至出家一天的功德都是非常殊胜的。


对于“短期出家”,辽宁社会科学院张思宁研究员认为,除了有宗教信仰的人到寺院去进行短时间的宗教活动外,其余的“短期出家”行为可以看成是一种特殊形式的旅游,其本质是人们出于对宗教文化的好奇,到寺院去深度了解宗教文化,体验生活。也有人出于缓解压力寻求清净的目的参与短期出家活动。


专家认为:随着社会的发展,人们的交往方式逐渐增加,想找到一个人,除了打电话,还有发邮件、发微信、微博等多种方法。这样的环境下,人们更容易产生独处的心理需要,如果这种心理需要长期得不到满足,人们就会产生烦躁和抑郁。而寺院大多远离城市喧嚣,从空间上正好可以使人们的这种需求得到满足。但是,满足独处心理需要的方法有很多,可以通过自我调节来实现内心的清净,宗教里所说的清净也是指内心的清净而不是环境的清净。除了有宗教信仰的人以外,其余人不要过度热衷于以“出家”的方式到寺院里去寻求清净,毕竟宗教信仰是一件很严肃的事。


城市依然脉动,寺庙已然清静。



▲ 2014年6月18日《人民摄影》报道版样


管窥中国“游走部落”

——评张诗尧作品《车在哪 家在哪》


看到摄影专题《车在哪家是哪》,视界就回放出上个世纪80年代风靡中国的印度电影《大篷车》。《大篷车》情节曲折,构思巧妙,讲述了吉普赛一个流浪部落的顽强、勇敢、乐观、助人,给中国观众留下深刻印象。


时光向后,生活向前。


2014年,一群结队行走的杂技“大篷车”来到东北,在沈阳市城郊结合部,每晚进行气功杂耍、歌舞演艺和兜售物件。他们来自河南周口的“杂技村”,以家族为演出单位,四海为家,行走八方。


整组报道,以一个游走家庭为标本,做采访背景和切口管窥其中味道。记者采取接近后再靠近再贴近的方式步步渗透,点点融入,圆满地完成了采访。


专题的多数场景摄取于夜色中。夜幕下的环境淡化了城市的边际,突出拍摄主体。夜幕中的演出现场、演出后的会合, 路边的风餐露宿、车厢内隔出的“家室”等场景都通过镜头语言予以表现出来,从各个侧面再现了“游走部落”的生活片断。


专题的两位作者,一位入职几年光景,一位从业近20年,整个采访报道中一老一新,以老带新,配合默契,相互交流,用镜头后的头脑思考完成报道。


这是都市报道值得关注和记录的题材,以影像的形式记录了“游走部落”的基因片断。


人在远方,家在路上,心在故乡。


这就“游走部落”留给我们的生活印象。



▲ 2013年1月30日《人民摄影》报道版样


白天不懂夜的黑

——评孙立国作品《无手环卫工》


 34年前,王忠信一次意外事故中失去了双手,眼前的生活一抹“黑色”。

   

 “不改变怎么办? 如果什么都不做,先会被别人嫌弃,然后被别人笑死。”曾经想到死的王忠信,后来开始调整心态,他那漆黑的内心世界透进了一缕强光。

    

特制的餐具、特制的工具,王忠信重新开始了“特制”的新生活。

    

起初接到采访任务,缘于王忠信入围“2012 感动吉林”候选人物,文字记者需要摄影记者拍张新闻人物配图。了解到王忠信的现实后,这个新闻人物的确有故事,可拍摄新闻专题。

    

于是摄影部当机立断“截和”,调整原采访计划,安排摄影记者及时补位,用影像还原王忠信的原生态。

    

摄影记者沉了下去。早晨下午,黑夜黎明,洗漱用餐,家里外面,单个群体,几乎是贴身采访,形影不离。

   

 “大景、中景、特写、白天、晚上、工作、休息……几乎全程记录。”记者前方采访,我们后方坐阵。72小时后记者还在前方,但是组图已提交入库。这组纪实图片,基本表现上用镜头语言和光影效果原汁原味地表现出了新闻人物镜像。

   

凌晨老王出门,桔色工装格外显眼,既交待了环境,又突出了主体;劳作休息的场景,既有大景,又有中景,通过镜头老王的身体特质都被表现出来,老王和身旁工友们开心的表情,都衬托出老王自强自信与乐观。

   

再有,炕头餐桌前老王和妻子吃饭的画面更是富有冲击力。妻子使筷子,老王套勺子,一个操筷自如,一个套在残臂,一女一男,一筷一勺,一手一臂, 特别是老王还双臂紧合,夹着酒杯,津津有味,画面里正常人非正常方式使用餐具的进餐瞬间中,镜头语言对比非常强烈,一顿简单的家常饭,仿佛眼前,饭香扑鼻。

    

期间,记者又透过老王家的窗框,透视取景,将一个普通平常而又特殊温馨的家庭生活场景呈现在读者眼前。


其实,这组图片也有瑕疵,比如相机的感光度控制、画面里动静虚实拍摄技巧运用等,还有待摄影记者在今后的拍摄中不断熟练和提升。


好的“大片”关键在于发现,有意思的“大片”关键在于记录。

    

发现“大片”的眼睛是相机镜头后面思考的眼睛。


【本期封面图片:搜自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