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渔网价格虚拟社区

小说推荐 你是入骨心尖宠 沈若惜顾亦然 全文阅读TXT下载 已完结

秋彤的资源局2018-07-28 17:57:26

简介:沈若惜一个人苦苦守着十年前顾亦然给的承诺,永远将他留在了心上。可是给承诺的那个人,却早就忘了她……他们的婚姻,是她一个人的独角戏。眼睁睁地看着他深情地护着别的女人,她爱得太深,伤得太痛,到最后只剩下一颗破碎淋漓的心。在顾亦然眼中,沈若惜是那样心机深沉的女人,本以为不爱不在乎,可亲眼看着她失足摔下悬崖,那一刻,他的心自己痛了!深爱却不自知,可笑等他醒悟,一切却已经太迟……




第1章 你把我当做什么

    沈若惜将做好的牛排放在桌子上,边上放着顶级红酒,再点上蜡烛。等着顾亦然回来。


    今天是他们结婚三周年的纪念日,她准备了一份惊喜送给他。


    她从六点半等到十点半,整整四个小时。牛排早就凉了,蜡烛也燃了一半。可是顾亦然依旧没有回来。


    就在沈若惜心灰意冷地拿起手机。准备拨电话的时候,门口却传来了说话声。


    “顾总,你小心一点。这里是台阶。”


    “顾总,到家了,人家就不陪你进去了。免得顾太太看见了生气……”


    娇媚无比的声音在耳边响着。沈若惜快步走过去,猛地一把拉开大门,印入眼帘的那一幕却像一把锋利的刀一下子捅进了她的心口。


    她的丈夫。满身酒气。和一个画着浓妆。穿得妖艳的女人抱在一起耳鬓厮磨,好不亲密。


    “亦然……”


    沈若惜一双眼睛死死地盯着面前的男人。双腿却仿佛被钉在原地一样,根本无法动弹。


    “顾总。别闹了,你太太在呢……”


    女人伸手轻轻推了推顾亦然的肩膀,染着大红指甲的手看上去格外的扎眼。瞬间便刺红了沈若惜的双眼。


    顾亦然伸手狠狠掐了一把她的杨柳小腰,声音冷漠又讽刺,“我丧偶,哪里来的太太!小妖精,这么喜欢乱说话,看我不好好惩罚你!”


    他说着,性感的薄唇强势地压下,准确无误地吻上她的唇,旁若无人得仿佛沈若惜就是空气。


    他们吻得难舍难分,沈若惜站在原地,手指紧攥,指尖狠狠地陷进掌心的皮肉里,留下一串血红的指印。


    惨白没有血色的唇瓣被她死死咬着,斑驳的痕迹满布,伤口早就渗出了不少的血丝。


    下一秒,她神色猛地一变,拿起桌子上准备好的红酒瓶对准了他们身后的门就狠狠地砸了过去。


    “砰”的一声,酒瓶炸裂,紫红色的酒水淋了他们一身一脸。


    “啊……你神经病啊,我的衣服,我的头发!”


    女人尖叫着推开了顾亦然,慌乱地摸了一把头发,看着衣服上晕开的酒渍,气得跳脚。


    顾亦然面无表情地转身,黑眸冷漠地看着站在眼前的沈若惜,勾唇讥诮地笑了笑,笑得格外讽刺。


    “滚,再不滚,下一瓶酒砸的就是你的头了!”


    沈若惜赤红的双眸怒目瞪了那女人一眼,气势汹汹的样子,让人毫不怀疑她话里的真假。


    “哼!”


    女人狠狠跺了跺脚,看一眼顾亦然,见他没什么反应,转身没趣地走了。


    “顾亦然,你非要这样羞辱我吗,在外面玩女人还不够,还要带到家里来!”


    沈若惜气得浑身都在颤抖,一颗心仿佛被最冷的冰块包裹着,冻得她彻骨的疼。


    顾亦然看着她,忽然上前,伸手猛地扣上她的手腕,下一秒直接将她压在墙上。


    沾着酒气的吻铺天盖地的压下,带着陌生的脂粉气,味道浓郁到让人作呕。


    她眼底狠狠一窒,伸手用力去推他,可是任凭她怎么努力根本没法推动他半分。


    沈若惜把心一横,干脆用力猛地咬了下去。


    还没咬到他,顾亦然已经快速后撤,一双黑眸冷冷望着她。


    “沈若惜,赶走我带回来的人,你不就是想自己替嘛,何必一副自命清高的样子!”


    “顾亦然,你混蛋,你把我当做什么!”


    他的话再一次刺痛了她的心,沈若惜眼眶瞬间一热,迅速地蒙上了一层水汽。


    “把你当做什么?呵……”顾亦然居高临下地看着她,眼神极度的轻蔑,低声冷笑,“当然是不要钱的妓了!”


第2章 顾太太三个字,你不配

    “顾亦然,你混蛋!”


    眼角的泪夺眶而出,沈若惜咬牙切齿地瞪着他。抬手就甩了一巴掌过去。


    手腕轻轻巧巧地便被抓住,顾亦然看着她的眼神平淡到几乎没什么起伏,除了轻蔑只有轻蔑。


    “怎么。我说得不对?沈若惜,你以为你是什么!”


    “啊……”


    沈若惜心底怒气翻涌正要出声。却冷不防被他俯身下来狠狠咬了一口。瞬间便痛得尖叫出声。


    肩胛处一个绯色的齿印,咬得很深,仿佛恨不得没咬下一块皮来。


    顾亦然伸手一把掐住她的下颚。指腹极重地碾去她脸颊上的泪痕,一字一顿地开口,“沈若惜。记住你的身份。不要妄图管我的事情。你对于我而言,不过就是一个维持集团利益的工具,不要挂着顾太太的名分给我招摇过市。我的太太。从来不是你!”


    沈若惜的心徒然一紧。三年了。他竟还是忘不掉那个女人吗?


    她抬眸,唇边凉凉地笑了笑。“顾亦然,我不是你的太太。谁是?沈思晴吗?你别忘了,她三年前就死了,就死在你的怀里!”


    话音刚落下。她就感到压制着她的男人周身温度忽然骤降了好几度,紧接着下颚剧烈的一疼,冰冷森寒的嗓音在耳边慢慢响起。


    “沈若惜,不要再让我从你的嘴里听到思晴的名字,你不配!”


    伴随着他的声音而来的是“嘶拉”一声,她身上穿着的连衣裙忽然被他用力扯开。


    下一秒,顾亦然掐着她的腰一把将她推到在地,身子快速地覆了上去。


    身下一凉,沈若惜还没来得及反应,便被一股撕心裂肺的疼痛一下子击中了心房。


    惨叫声生生地掐在喉咙口,她瞪大了双眼,痛得几乎快失去呼吸。


    沉重的呼吸声响在耳后,沈若惜以一种极其屈辱的姿势半趴在地上,强忍着这非人的折磨。


    她死死地咬住唇瓣,咬到嘴唇破裂,鲜血直流,才勉强阻止了所有差点脱口而出的痛哼。


    “沈若惜,痛就叫出来,我喜欢听你喊痛,我要你痛不欲生!”


    顾亦然的动作毫不留情,狠狠地在她身体里冲撞着,变着法子折腾她,就像是发疯的野兽那般。


    沈若惜咬着唇,眼泪一滴一滴地落在地板上,身体上的疼痛根本比不上心里的。


    沈思晴死了三年,他就恨了她三年,哪怕她的死根本就是一个意外!


    她的手轻轻按上小腹的位置,原本以为这个三周年的惊喜会缓和他们之间的关系,可是到头来,换来的却是更深更重的屈辱。


    他强迫她摆出各种各样难堪的姿势,要的就是她受尽屈辱和折磨,尊严被狠狠地践踏。


    “哗啦”一声,桌上沈若惜精心准备的一切,被顾亦然无情地扫落在地。


    “烛光晚餐……”他重重地冷哼一声,“沈若惜,三年前的今天,思晴被你们沈家人害死了,你居然还有心情在她的忌日摆弄这些东西!我告诉你,顾太太这三个字你永远不配,你就只配像个妓一样被我*!”


    沈若惜无力地仰面躺在桌子上,看着他眼底的狠厉和无穷无尽的恨意,心一抽一抽地痛,痛到几乎麻木。


    眼前一阵天旋地转,她再也忍不住,头一歪,便失去了意识。


第3章 如果卿卿有什么事,我要你偿命

    “若惜,我怀孕了,是亦然的孩子。”


    慕卿卿将孕检报告放在沈若惜面前。看着她一瞬间寡白的脸色,眼底快速地闪过一抹精光。


    沈若惜坐在位置上,大脑一片空白。双眼紧紧地盯着桌上的报告单,却没有勇气拿起来看一眼。


    “孩子已经四个月大了。医生说已经成型了。去照彩超的时候还能看到他的小手小脚……”


    慕卿卿自顾自地说着,眉眼弯弯,脸上洋溢着隐隐的幸福。


    沈若惜放在桌下的手死死攥紧了。指尖全部扣进掌心,皮肉的疼痛却比不上此刻心里刀割一般的痛。


    “慕卿卿!”她死死地咬着唇,视线却落在对面那张和沈思晴有几分相似的脸庞上。“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天下男人那么多。你为什么偏偏要跟顾亦然在一起?你是我最好的朋友啊……你怎么能这样对我?”


    “若惜,我知道我这样做是对不起你,可是我也没有办法……”慕卿卿声音微微一顿。慢慢变得哽咽。眼眶瞬间就红了。“我们家是什么样的情况你很清楚,我不比你要家世有家世。要美貌有美貌,我什么都没有。亦然给我钱。让我做沈思晴的替身,没有他的钱,我妈的手术费我都凑不起来。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她口口声声的“对不起”听在沈若惜耳里,却只觉得讽刺无比。


    “你要钱,我也可以给你,你为什么偏偏要跟亦然在一起?”


    被深爱的人和最好的朋友双重背叛是什么滋味,这之前沈若惜不知道。


    但是此刻,她的心就像被锋利的刀刃凌迟着,一刀又一刀,痛得她连呼吸都变成奢侈。


    慕卿卿看着她,眼角慢慢滑下两行清泪,一只手捂着嘴嘤嘤哭了起来。


    “我……我也爱他啊,爱了他很多年很多年……若惜,对不起……都是我的错……”她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声音更是哑得不成样子,“若惜,你要打我骂我都可以,可是孩子是无辜的……求求你……你让我留下这个孩子,好不好?”


    沈若惜看着她脸上哭花了的妆容,听着她沙哑哽咽的声音,心痛得有些麻木。


    她起身从位置上站了起来,铁青着一张脸看着慕卿卿,“慕卿卿,我没那么圣母,我这辈子都不可能原谅你!”


    “若惜!”慕卿卿见她要走,马上站起身,一把拽住她的袖子,“若惜,这件事都是我的错。如果你真的不原谅我也没有关系,我只求你不要怪亦然。我告诉你这件事,就是因为愧对你,觉得良心不安,亦然他不知道的……”


    沈若惜脚步一顿,回身冷漠地看了她一眼,怒道:“放手!”


    她猛地一把甩开她的手,正要往前走,却听到身后传来“啊”的一声惨叫。


    慕卿卿被她那一甩,微微隆起的小腹猛地一下撞到桌角,整个人瞬间便摔在地上。


    沈若惜回头看了一眼,却看到慕卿卿惨白了一张脸躺在地上,鲜红的血液顺着她的大腿内侧蜿蜒而下,地上很快便积了一小滩的血水。


    那赤目的红色,一下子刺红了她的双眼。


    “救命……救救我的孩子……”


    慕卿卿惊恐地睁大了双眼,手捂着小腹蜷缩着,嘴里断断续续地叫着救命。


    沈若惜呆呆地看着那一片血色,还没来得及反应,就听到一道低沉又满含怒意的吼声。


    “让开!”


    她被一把推开,脚下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幸好堪堪扶住一旁的桌子,才不至于太狼狈。


    “亦然……救命……救救我们的孩子……”


    顾亦然俯身将慕卿卿从地上打横抱了起来,一双黑眸冷厉地扫了沈若惜一眼,眸底的阴鸷仿佛能将人吞噬。


    “沈若惜,如果卿卿有什么事,我要你偿命!”


第4章 他真的想杀了她

    “顾先生抱歉,孩子保不住了。慕小姐这次的流产损伤了子宫,恐怕……恐怕以后再难怀孕了!”


    医生重重叹了一口气。语气似有些惋惜。


    沈若惜站在不远处,听到这番话,心底重重一沉。


    她还没来得及反应。顾亦然面容冷峻的一张脸就迅速在她眼前放大。


    他快速伸手,猛地一把掐住了她的脖子。黑眸寒芒湛湛地盯着她。凶狠的模样仿佛恨不得一把将她撕碎。


    喉间一疼,窒息的感觉快速将她包围,沈若惜震惊地睁大了双眼。双手不停地拍打着他的手臂。


    “亦然……放手……你要……掐死我吗?”


    被掐住的地方像灼烧一样的疼,她很艰难才能吐出几个字,声音就像从喉底硬挤出来的一样。


    “我……不是故意的……是她非拽着我……不放的……”


    沈若惜试图解释。可是顾亦然却像完全没听到她的话一样。手指不断收紧。


    喉间的空气越来越稀薄,她睁大了双眼,一瞬不瞬地看着眼前满脸阴鸷的男人。


    当触及他眼底清晰的杀意时。她的心就像炸裂了一样疼。


    他真的想杀了她?!


    顾亦然英俊的脸庞阴鸷而冷厉。仿佛可以滴出水来。“沈若惜,你这个恶毒的女人!卿卿不是你最好的朋友吗。她还怀孕了,对一个孕妇你都能下这么狠的手。还有什么是你不会做的!”


    沈若惜看着他,拍打他的手慢慢停了下来,直接放弃了挣扎。


    眼角的泪瞬间从发红的眼眶落下。滴在他的手背上,莫名的发烫。


    “顾亦然,我恶毒,你怎么不说你恶心,连我最好的朋友都要搞!你不是口口声声只有沈思晴配做你的太太嘛,你说要是她知道你特意找了一个女人整成她的样子日日陪在你身边,会不会气得从地下爬出来找你!”


    她声嘶力竭地怒吼着,几乎用尽了所有的力气,声音更是直接哑得只剩下“嘶嘶”的破碎声。


    顾亦然的神色一下子变了,面沉如水,周身的温度瞬间骤降好几度。


    他看着她,声音暗得好似来自地狱,“沈若惜,你找死!”


第5章 我要你的孩子偿命

    沈若惜再一次醒来的时候,入目一片雪白。


    “你醒了?”


    旁边传来一道微凉的声音,慕卿卿坐在床边的凳子上。手上拿着一张报告单,低头神色莫名地看着她。


    沈若惜看着她,不自觉地便蹙了眉。眼神异常的冰冷,“出去。我不想看见你!”


    “呵。”慕卿卿对她的冷漠的态度好似根本不在意,她伸手直接将报告单扔到沈若惜脸上,声音压得很低。“沈若惜,没想到你也怀了亦然的孩子。你是不是知道自己怀孕了,所以千方百计想弄死我的孩子?沈若惜。就算你容不下我。你凭什么容不下亦然的孩子?”


    她说话间整张脸剧烈地扭曲了一下,忽然从位置上起身,半个身子扑到沈若惜身上。


    “你害死了我的孩子。我要你的孩子偿命!”


    还没等沈若惜反应过来。慕卿卿就对着她的肚子猛地一拳砸了下去。


    沈若惜整个人一颤。下意识地往边上一躲,动作很大。一个不小心就直接从床上跌了下去。


    “沈若惜,把我的孩子还给我!”


    见她跌到地上。慕卿卿快速地从另一边绕了过来,眼底跃起一丝疯狂,双手握紧了拳头直接冲了上去。


    她的目的很简单。绝不能留下沈若惜肚子里的孩子。


    沈若惜刚从昏迷中醒来,身子都是软的,她两只手紧紧护着小腹,不断地往后退,想避开她发疯挥过来的拳头。


    她一直退到后背抵着墙,看着无论是身体还是精神都远比她好上很多的慕卿卿,心底徒生一丝异常。


    慕卿卿不是刚流产,又损伤了子宫吗,她怎么跟没事人一样?


    然而还没等她细想,慕卿卿又再一次冲上来,想捶打她的小腹。


    沈若惜咬紧了牙关,忽然用力狠狠地朝着她胸前猛地一推,几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一把就将慕卿卿推到在地。


    慕卿卿倒在地上,伸手用力在大腿上拧了一把。


    剧烈的疼痛直冲大脑,眼泪哗得一下滴落下来,她半个身子俯在地上,好半晌都没动。


    而沈若惜见她跌倒,第一反应就是赶紧从病房里出去,免得她又发疯。


    刚走了几步,就看到门口大步流星走来的顾亦然,她心里重重地咯噔了一声,忽然明白为什么刚才还生龙活虎的慕卿卿被她那么一推,就倒地不动了。


    顾亦然刚走到门口,一眼就看到伏在地上身子微微战栗着的慕卿卿,脸色瞬间一变。


    冷厉的目光狠狠刮了沈若惜一眼,他快步上前,直接将慕卿卿从地上扶了起来。


    “亦然……”慕卿卿双手紧紧抱着他的腰,脸色苍白,脸颊上全是泪痕,“若惜不肯原谅我,怎么办?我知道都是我的错,我不该贪心地跟你在一起,更不该怀上你的孩子。对不起……对不起……呜……”


    哽咽的声音渐渐被低低的呜咽声取代,她埋头在他怀里,哭得好不伤心。


    沈若惜站在原地,眼底一片冷意,扬起的唇角布满了讥诮。


    顾亦然抱着慕卿卿,听着她满是歉疚的话,再想到刚才进来时看到的那一幕,眸色瞬间一沉。


    他抬眸眼神森冷地盯着沈若惜,怒道:“沈若惜,你再敢伤害她,别怪我翻脸无情弄死你!”


第6章 你把孩子生下来给卿卿

    绝望冷漠的声音在耳边落下,沈若惜看着顾亦然小心翼翼地将慕卿卿打横抱起,快步走出病房。


    看着他们的背影。她的手无意识地搭在小腹上,垂眸,唇边尽是苦涩。


    她走到床边捡起刚才慕卿卿看过的那张报告单。用力直接将它撕毁了。


    沈若惜早就知道自己怀孕了,甚至想把这个事情当做一个惊喜在三周年纪念日那天告诉顾亦然的。


    可是当她精心准备了一切。得到的却是他的奚落和羞辱。


    既然他不在乎。那孩子的存在就更没必要让他知道了!


    沈若惜出院回家,刚走进家门,正要上楼。身后却传来顾亦然淡漠凉薄的声音。


    “沈若惜,你怀孕了!”


    他的语气不是疑问,而是肯定。显然已经知道了一切。


    沈若惜指尖紧攥了一下。一颗心瞬间跌入谷底。


    “你把孩子生下来吧。”


    她诧异地转身看他,眼底溢出星星点点的希翼。


    然而下一秒,顾亦然说出口的话却瞬间将她从天堂打入了地狱。


    “你害死了卿卿的孩子。害得她再也无法生育。你把孩子生下来给卿卿。就当赎你的罪了!”


    他的声音很淡很凉,语气更是云清风淡得仿佛他嘴里的孩子就是个物品一样。他想怎么安排就怎么安排。


    绝望就像一只无形的大手狠狠地掐住了沈若惜的脖子,她痛得几乎无法呼吸。脸上却扬起讽刺的笑。


    “慕卿卿算什么东西,她连自己好朋友的老公都要*,就算流产不能生育也是她活该。我告诉你。我绝对不会把孩子给她,这是我的孩子!”


    她赤红了一双眼,怒目瞪着顾亦然,眼底燃起浓烈的恨意。


    顾亦然冷蔑地看她一眼,猛地上前一步,伸手一把扣住了她的下颚,逼迫她抬眸跟他对视。


    “沈若惜,我只是通知你,不是征求你的意见!如果你不想生这个孩子,就给我马上去打掉,如果你想生,这个孩子只能给卿卿!你只有两条路可以选,绝没有第三条!”


    手腕上火辣辣的疼,却根本比不上心口疼痛的万分之一。


    沈若惜的一颗心,凉到了极点,她从来不知道,一个人真的可以绝情到这样的程度。


    “顾亦然,你到底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这是你的孩子,你叫我去打掉?”


    顾亦然冷峻的脸上覆满寒霜,抿唇残酷地讽刺道:“如果不是为了卿卿,你怀的孩子,我根本不想要!沈若惜,想生我的孩子,你不配!”


    他的话字字冰冷,一下子粉碎了沈若惜心底最后的希望。


    她抬头怒目跟他对视,“顾亦然,我也告诉你,我绝不可能打胎,也不会把孩子生下来给慕卿卿!我沈若惜不答应的事情,从没有人可以强迫我!”


    “好,好,沈若惜你好样的!”顾亦然眼底怒火燃烧着,猛地一把将她甩开,怒道:“管家,给我把太太关起来,没有我的允许,绝不许她踏出房门半步!”

欢迎您与我们联系获取全文,资源整理不易,2.99元/本的辛苦费是我们坚持的动力,客服微信3314735862(伸手党和秒删党 勿扰 勿扰 勿扰)

声明:本文源于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扫描下方↓↓二维码,快速添加客服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