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渔网价格虚拟社区

篮球场围网厂家@将军一战定天下,让皇帝让位给自己,皇帝居然同意:好,你当吧

体育围栏网2018-08-09 17:55:13

王世充本不姓王,他是西域胡人,只因爷爷死得早,奶奶带着他爹改嫁到王家。这并不能改变他的血统,所以尽管他爹给他找了个汉人妈,但他还是长了一头卷发。

不过,作为胡人的后代,王世充没有继承祖上的文盲传统与率真性格,而是自幼熟读经史、兵法、律令,而且性格狡诈,口齿伶俐。长大后,因为他爹对朝廷做出了重大贡献,所以他爹一死,他便凭官荫入朝做了官。有了诸多先天后天的条件,再加上隋末这个乱世,王世充可谓生逢其时。

老大的心思要猜透

王世充的智商真不是浪得虚名,时任江都丞的他居然猜中了隋炀帝的心思——负责营建江都宫的张衡曾帮助隋炀帝夺位,是其心腹,但张衡总把这事拿出来四处显摆,一次又一次揭他的伤疤,隋炀帝因此对其起了杀心。

王世充便打小报告揭发张衡,罪名是:“张衡监工不力,江都宫完全是个豆腐渣工程。”隋炀帝大喜,立即下令逮捕张衡,而王世充因为猜对领导心思有功,接了张衡的班。王世充仔细揣摩了一番后,将江都宫建得富丽堂皇,隋炀帝看后十分满意。王世充还时不时地搜集一些稀罕玩意儿献给隋炀帝及其亲信,渐渐成为隋炀帝的宠臣。

大业九年(613年),一个余杭人趁隋炀帝亲征高丽、叛军四起之机,占据吴郡,自称天子,任命百官。隋炀帝派了两员大将前去镇压,基本取得了胜利,却有人造谣说二将有不臣之心,隋炀帝大怒,将二人撤职法办,任命新宠王世充为总指挥,全权负责平叛事宜。王世充果然不负厚望,一个月内,连战连捷,杀死叛军头目,只有部分叛军散落四处,偶尔搞一些恐怖活动。

平乱到这种地步,王世充完全可以去邀功了。但他偏不,因为他想要更大的奖赏。他选了个黄道吉日,带着手下到通玄寺焚香立誓:“自动投降者不杀。”叛军余部听说后,纷纷前去投降,不料皆是有去无返,三万余人全被坑杀。

果然,经过这次堪称完美的镇压事件后,隋炀帝觉得王世充的确有才,便经常派他去各地平叛,而他也没让隋炀帝失望,多次为其妥善解决后顾之忧。大业十二年,隋炀帝任命王世充为江都军政一把手。

这个对手不好对付

常胜将军之所以常胜,是因为没有碰到更厉害的对手。大业十三年,李密率领瓦岗军多次击败洛阳守军,隋炀帝的求救文书雪片般飞向江都。王世充等各路援军齐聚洛阳,却三战三败,加上狼狈撤退时掉下桥淹死的和被大雪冻死的,最初的十余万大军只剩1000来人。

三次连败,且损失惨重,王世充自知死罪难逃,便上书请统帅越王处分自己。越王派使者前去安慰,并赐给他金银美女,他这才敢回到洛阳,勉强苦守孤城。

大业十四年五月,隋炀帝驾崩,越王被拥立为帝,史称皇泰主,王世充被封为郑国公。六月,宇文化及的叛军就打到了洛阳郊外。

皇泰主派使者前去招安李密,并许以高官厚禄,以共同对抗宇文化及,坐收渔翁之利。李密正担心受到内外夹攻,便欢天喜地地接受了,还自动请缨,要去消灭宇文化及以赎罪。七月,宇文化及兵败撤退。消息传来,举朝欢庆,王世充却声称一定要除掉李密这个心腹大患。其他人很不满,打算在王世充第二天上朝的路上做掉他。幸好有人告密,王世充当夜发动兵变,控制了军政大权,与李密重新开战。

眼看粮食所剩无几,王世充一方面让人散播“周公必将保护洛阳”的谣言,另一方面谎称已经捉到了李密,一时士气大增。加上此前李密因攻打宇文化及损失严重,瓦岗军的战斗力大不如从前,李密又轻敌,所以瓦岗军很快彻底瓦解,李密手下的大将纷纷率部投降了王世充。

真命天子非我莫属

王世充一战而定天下后,皇泰主封他为太尉,朝中大小事务均取决于他。王世充也摆出一副贤相的架势,在府门外张贴了三份布告:有学问的文职人员,有勇有谋有武艺的武职人员,有未洗雪冤屈的人,可随时入座陈述。从此每天上门的有数百人,王世充一概亲自接待,殷勤恳切备至。来者皆大欢喜,以为会得到什么反馈,不料王世充只是作秀而已,过后全部抛诸脑后。

随着秀场越做越足,不少人看出王世充的心思,便劝他称帝,这正中王世充的下怀。于是他趁机派人向皇泰主要求加九锡。皇泰主当然不愿意,说等以后立了新功再加不迟。可来人竟然赤裸裸地说:“太尉想要。”皇泰主目瞪口呆了半天,说:“随你们好了。”次日,王世充被封为相国、郑王,加九锡。

但加九锡就能填满王世充的欲壑吗?当然不能。王世充不愧是读过史书的,为了证明自己的确是天命所授,他派人抓了些鸟,在鸟脖子上系上写有“郑王当有天下”之类字样的布条,然后将鸟放飞,接着让人装作无意间捉到这些鸟,到处散播这个“预兆”。

朝中大臣都是人精,自然清楚是怎么回事,就联名上书,请为王世充加殊礼,皇泰主无奈,只好答应。王世充若马上就答应,则会显得自己太没分量,也显得自己太迫不及待,所以他连上三次表章推辞,可皇泰主和众百官执意如此。王世充见“盛情难却”,就“勉为其难”地接受了。

没多久,王世充又派人去劝皇泰主让位给他。皇泰主这回真急眼了,将来人痛骂一阵,但早已成为傀儡的他又能怎样呢?要么答应,要么死,最后活下去的欲望还是占了上风,让王世充当皇帝。于是王世充照例在谦让了三次之后,终于当上了皇帝,国号为郑。这一年是武德二年(619年)。

可笑的是,王世充在禅让仪式上竟郑重宣誓:“如今天下大乱,皇泰主年纪小,担不了这个责任,待扫除叛党后,我一定将皇位还给他。”不承想,没过多久,一些忠于皇泰主的大臣密谋除掉王世充,结果事情败露,全部被杀。为了彻底断绝其他人复辟的念头,王世充干脆派人毒杀了皇泰主。

王世充即位初期,还算是个好皇帝,每次接见群臣,他都要情真意切地指教一番,只是每次都搞得群臣疲惫不堪。他经常轻车简从到洛阳城内视察,也不要求清道,老百姓只要让开路就行,他还一边拉紧缰绳慢走,一边发表演讲:“以前的皇帝都是身居内宫,不知民间疾苦,但我绝对不会这么做。”

为了表示他的确与众不同,王世充让人在宫门前设了两个临时办公场所,一个接待上访者,一个收集谏言,他自己则来往于两处,亲自办公。这招收效不错,每天献策上书的多达数百人,但或许是因为效果太好,让王世充感到太累,于是他后来也开始身居内宫不再外出了。至于那两个办公场所,自然也就取消了。

之后,为了巩固自己的统治地位,王世充就用酷刑来控制百姓。如家中有一人逃跑,全家被诛;如有人主动举报,则举报者可以免除死罪。又令五家为一保,互相监视,如有一家逃跑,剩下四家会全部被处死。越控制,叛逃的百姓越多,结果连上山砍柴回家都有了时间限制。

发展至后来,只要觉得谁有叛逃的嫌疑,王世充就把谁及其家属捆起来关到宫里。对百姓如此,对出外作战的将领就更不用说了,一旦有了作战任务,立马将其家属扣在宫里。结果,被扣押在宫里的人多达上万,因为缺粮,每天都有几十人饿死。

除了对内要维稳,对外,王世充也没闲着,他趁唐军主力无暇顾及自己之时,在半年内基本消灭了大唐在河南的势力。

苦难的日子开始了

有哪个帝王会容许他人在自己的地盘上胡作非为呢?武德三年,当时还是皇子的李世民终于腾出手来,奉命率军大举进攻洛阳。虽然王世充早已料到此结果,且做好了准备,又觉得是在本土作战战果不应太惨。不料,才一开战,各地守将就纷纷不战而降。不到三个月,洛阳就成了一座孤城。见局势不利,王世充主动求和,不成,只好派使者向窦建德求援。窦建德回信表示同意,但一直隔岸观火。

不久,粮食又快吃完了,城内尸体相枕于道。王世充决定全力一搏,希望能重现之前击败李密的奇迹。但唐军不是瓦岗军,李世民也不是李密,王世充在战死7000人后不得不撤回洛阳。他一边咬牙死撑,一边望眼欲穿地盼望援军。可城内的形势一天比一天严峻,密谋开城投降的数不胜数,只是由于王世充小心防范,都没有成功。

李世民也不轻松。洛阳久攻不下,将士疲惫思归,李渊也发来密信,要他撤兵。但他认为如此一来则前功尽弃,因此抗命不撤。

就在双方互拼耐力之时,武德四年三月,窦建德率领30万大军浩浩荡荡到达虎牢关。唐军将领大为恐慌,纷纷请求李世民暂时撤兵。李世民却认为这正是各个击破的好时机,于是留一半兵力继续围城,自己率另一半兵力赶去虎牢关迎敌。

王世充明知援军已到,却没有能力出城接应,而是梦想着援军能顺利为他解围。但两个月后,当站在城头上看到被俘的窦建德时,他彻底绝望了,只好开城投降。

受降仪式上,李世民嘲弄王世充:“想当初,你认为我不过是个毛头小子,成不了大器,现在为啥对我这么恭敬呢?”王世充无言可对,只有磕头如捣蒜,求李世民放过他的家人。

武德四年七月,李世民带着两大俘虏王世充、窦建德凯旋。窦建德被处斩,王世充则因主动投降,逃过一劫,被贬为庶民,全家发配四川。由于押运人员还没准备好,王世充一家暂时被关押在长安附近的雍州。某日,忽然有几人声称奉旨而来,王世充急忙出迎,不料被乱刀砍死,一代名将的人生就此落幕。

后来查明,那几人中带头人的父亲是王世充的部下,因要降唐被王世充处死。为父报仇在那个年代本也正常,奇怪的是,皇帝都已经免了他的死罪,谁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去公然杀害他?更奇怪的是,竟没有人追究杀人者的责任。而且不久李渊就下旨将王世充全家处死,罪名是“谋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