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渔网价格虚拟社区

海洋 中国女鞋生产基地生态环境获巨大改善,考洲洋重现多年未见大鱼

惠州日报2018-12-05 15:59:17



吉隆镇位于惠东县东南部,全镇总面积125.3平方公里,海岸线长16.8公里,有“中国女装时尚鞋之乡”之誉,靠着沿海的优势,经过30多年发展,吉隆实现了从海角一隅到“鞋城”的逆袭。经济发展起来后,吉隆更加注重海洋生态环境保护。


惠州海洋行全媒体采访团日前来到吉隆镇,亲身感受海洋工业重镇生态环境改善的巨大变化。



吉隆镇生态环境优美,招贤村东阁村民小组村民在田里耕作,吸引大批白鹭鸟前来觅食,呈现出一幅“人耕作鸟伴舞”的乡村图景


一年后渔获比以往多出一倍

在夕阳映射下,捕虾渔民驾着渔船驶向内海更深处;近海有村民正在将吊养的生蚝放入海中……这样的场景正是大多数人印象中滨海渔村的生活场景。然而当地村民告诉记者,就在一年多以前,考洲洋沿岸简直糟糕透了。


考洲洋,位处惠东半岛南端,由当地吉隆镇、铁涌镇等半包围形成一个内港,是红海湾向内延伸的一个溺谷湾,口窄腹宽,海岸线长65.3公里,水域面积约29.7平方公里,水域资源丰富,自然环境独特。近年来,由于沿海养殖产业的无序发展,考洲洋海域逐渐暴露出围网拦网、养殖网箱、渔排数量过多,养殖设施乱围、乱占,水质污染恶化等问题,内港曾一度处于失控状态。


招贤村东阁村民小组组长周火金告诉记者,“一年前,如果你来到我们这个渔村,只能看到密布的渔网和养殖网箱,考洲洋一度成为一潭死水。”密布的围网拦网被当地村名称为 “迷魂阵”,“迷魂阵”对于野生鱼类来说是一张“只准进不给出”的死亡之网。过度捕捞使那时的考洲洋几乎面临野生鱼类绝迹的窘境。此外,密布的网箱、渔排让考洲洋里的渔船无法通行。


据了解,在盐洲边防官兵和当地政府的共同努力下,目前该镇考洲洋养殖和捕捞设施清理整治第一阶段工作已经完成,清拆围网3996.6亩、拦网833笼、迷魂阵网75笼;第二阶段的吊养蚝规范清理工作接近尾声,涉及清理面积1600亩。


随着清网拆围工作的展开,考洲洋的生态环境有了根本改变。记者在海边找到了几代以海为生的村民周永强,他因熟知海洋被村民称为“海龙王”。他告诉记者,清网拆围得到村民的支持,生活在海边的人最不忍将一潭死水留给子孙后代。清网拆围仅一年,渔获就比以往多出一倍,多年未见的大鱼,现在重新出现在考洲洋,大家很欣喜。


清拆围网有效地改善了海洋生态,但海洋水质的提升却需要对内河进行有效治理。沿着海岸线,采访团来到吉隆河(流入考洲洋)沿岸了解内河整治情况。


在河两岸,记者分别见到了两根沿河而行的排污管道,沿河居民的生活污水被排到这个管道里统一输送至污水处理厂进行处理。原来的直接排污口已被废弃多年。


据介绍,为加强吉隆河综合整治,该镇启动了吉隆河综合整治工程,该工程主要由景观工程、截污工程、河堤加固工程和清淤工程4部分组成,远期整治工程投资估算约2亿元,近期整治工程投资估算2986.08万元。


由民间筹资实施的拦河橡胶坝工程目现已启动,已完成工程量的70%。记者在现场看到,大坝已完成主体工程,已经截断河流。施工人员正在大坝底填料。据介绍,该工程完工后可调节吉隆河圩镇段水位,有效改善沿河景观和流域水环境,具有重要的经济、社会、环境效益。




清网拆围后,考洲洋的生态环境有了根本改变


吉隆考洲洋上的日落


高山山泉滴灌香瓜清脆香甜

吉隆是惠东的工业重镇,说起吉隆镇的生态旅游和生态农业,外界还知之甚少。当地镇政府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吉隆也有一块宝地,那里青山环绕,周边无工业污染,蔬菜瓜果用山泉灌溉,产品主要供应香港市场,也有销往北京、天津,以及省内的深圳、东莞、广州等地。


沿着蜿蜒的山路,记者来到位于吉隆镇轿岭村北合大山埔群山环绕的嘉隆有机农场。记者看到,几座造型巨大的大棚显得格外显眼。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大棚种植的蔬菜无论温度、湿度、光照的调节均有严禁控制。在维持最佳的自然种植条件下,有效隔绝了外界可能的污染,走进大棚,记者发现这里的蔬菜被整齐地安排在有一定间距的网格中,土壤也与众不同。原来,这里全程不使用原有土地的土壤,培养基质与原土壤完全隔绝,避免来自土壤的污染。


工作人员摘下刚刚成熟的香瓜告诉记者,由于完全不使用化肥、农药,因此不用担心农残。刚摘下的香瓜只需简单擦拭就可食用,口感清脆香甜。香瓜的灌溉是采用1084米高山山泉水滴灌到根部。


据介绍,该农场将建成休闲、旅游、观光一体化的度假村。目前正在建设中,不久后,惠州市民便可在这里品尝到自己采摘的新鲜无公害蔬菜。


鹭鸟觅食

大棚种植的蔬菜长势喜人


海边一隅逆袭为“鞋城”

当你走进惠东吉隆镇,马路两侧延绵几公里一家挨着一家的鞋革材料商铺,都在提醒着你已经来到中国的女鞋生产基地。从最初的家庭手工生产到鞋企抱团经营,从最开始的贴牌生产到自创品牌,吉隆鞋业创造了令人瞩目的辉煌。


上世纪80年代,沐浴着改革开放的春风,吉隆镇的鞋厂如雨后春笋般一家接一家地涌现。当时鞋厂是家庭式手工作坊,工人大多数是“洗脚上岸”的农民,学徒带学徒,亲戚带朋友,工艺简单。“一把钳子、一把锤子、一把剪刀、一桶胶水,就这么干。”惠东县鞋革行业总会会长陈镜波表示,从那以后,制鞋工业开始在吉隆逐渐兴旺起来。


后来引进先进设备,大规模地进行加工生产,借着低廉的劳动力成本和毗邻港澳的区位优势,1991年开始,吉隆鞋业进入发展的黄金期,内销和出口代工等全面铺开,吉隆逐渐形成一个完整的女鞋制造产业链条。


“当时看中吉隆是沿海地区,出口很方便,恰逢鞋行业缓慢起步,我们看到了机会和希望,就决定来这边发展。”惠州龙源鞋业有限公司总经理易飞介绍,龙源鞋业是贵州的一家国有企业改制的公司,专门生产出口美国、欧洲的时尚女鞋,1995年落户惠东吉隆,尽管当时整个公司只有员工60人,但订单不断。


2009年,龙源鞋业创立自己的品牌,主推女童鞋,既做国外市场,也做国内市场,“两条腿走路”。“近年来,随着经济环境的变化,国外市场的低迷,国内人工成本的提高,很多鞋企要么选择放弃,要么迁移到了东南亚国家。”易飞表示,龙源鞋业依旧选择留守吉隆,但改革势在必行。


鞋企的每一次改革,都在摸索中进行。早在上世纪90年代末,吉隆的鞋企就已意识到,利用现有技术和条件,提升自身的工艺水平,从中低档制造向高档精品加工升级,才是鞋企进步、提高利润空间最便利的一条途径。同时,松散的企业形象也需要包装升级。2010年6月,吉隆鞋业开发了自主品牌香恋。


30多年来,吉隆实现了从海角一隅到“鞋城”的逆袭。经历了市场竞争的大浪淘沙,现在,吉隆全镇有制鞋企业及鞋材配套企业3329多家,其中制鞋企业2264家,鞋材配套厂474家,鞋料店591家。“中国女鞋生产基地”这块金字招牌,在鞋企们的努力下,依旧闪闪发亮。


吉隆鞋业开发了自主品牌

女鞋生产车间


元宵舞龙参与面广
说起吉隆最具特色的民俗文化,莫过于元宵舞龙。据2003年版《惠东县志》记载,吉隆镇民间自明末清初以来就有舞龙闹元宵的习俗。在吉隆先民的信仰中,龙可保风调雨顺、百姓平安,舞龙是他们的一种祈祷方式。

在吉隆镇政府会议室,记者看到“民族民间特色(舞龙)之乡”、“广东省舞龙之乡”等牌匾挂满一面墙。据吉隆镇文化站站长张锦辉介绍,舞龙有诸多环节和细节。每到农历正月十五、十六两晚,吉隆都要以隆重的仪式舞龙,以村为单位,村村舞龙。


“吉隆舞龙这种风俗在丰富人民群众节日文化生活的同时,也起到了联系乡情的重要作用。”张锦辉介绍,吉隆舞龙最大的特点是参与面广,人数众多。每逢元宵节,吉隆人要置办丰盛的菜肴宴请亲朋好友,出门在外甚至移居港澳的乡亲也要回来看舞龙表演或参加舞龙,许多在吉隆打工的外地人也参与其中,和当地人一道舞龙欢度元宵。

吉隆镇现有舞龙队23支,表演骨干1000多人,舞龙闹元宵作为一项传统民俗活动,各村都有一个理事班子。其传承可以分为两部分:制作工艺和舞龙技艺。原来全镇有十余个扎龙、扎景的民间艺人,但现在仅有两人。舞龙的民间艺人则较多,各村都有舞龙骨干。


为更好地保护和弘扬这一地方特色的文化品牌,吉隆镇政府加强了对舞龙的传承和保护,对“惠州市民间艺术师”和传承人进行重点保护,对承传人(继承人)及青少年进行“传习”培养。


统筹 本报记者张 晨采写 本报记者张 晨 雷钦健本版图片 本报记者黄俊琦 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