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渔网价格虚拟社区

敬儿诈败刺休范(资治通鉴卷一三三之九)

德昌2018-12-04 12:09:50

  桂阳王刘休范能力平庸,口舌木讷,他的兄弟们都瞧不起他,社会上也没有人称赞他。正是因为他过于平凡,所以在宋明帝为保住自己儿子的帝位而屠杀刘宋宗室重臣之时,他得以幸免。太子刘昱即位之时年纪还很小,按照刘彧的遗命由寒门平民出身的官员辅理朝政,左右亲近掌握大权。刘休范自认为无论是从地位尊贵还是皇家血统都没有人能超过他,他应该到朝廷担任宰相。他的意愿没有得到实现,于是就异常怨恨以至于不能自制。

  刘休范的典签、新蔡人许公舆当时是他的主要谋主,他教刘休范礼贤下士,广交朋友,给他们优厚的待遇。周围就有许多人慕名前来投奔,一年之中集结的人就数以万计。刘休范于是收养勇士,制造武器,开始积聚力量。朝廷很快察觉到刘休范的行为异常,认为他一定是怀有二心,因此也暗中戒备。此时,正赶上夏口无人镇守,朝廷认为那里位居寻阳的上游,打算派信得过的人去镇守。

  苍梧王元徽元年二月乙亥(二十八日),朝廷任命晋熙王刘燮为郢州刺史。刘燮当时年仅四岁,于是朝廷同时任命王太后的侄儿、黄门郎王奂为长史,代理府州事。为钳制寻阳,朝廷为晋熙王配备雄厚的军事物资和兵力。考虑到如果刘燮从寻阳走会被刘休范劫留,所以朝廷让他们绕过寻阳,从太洑小路前往。刘休范得知后勃然大怒,他和许公舆密谋要袭击建康。同时,刘休范上疏朝廷,以要整修城池为名,储备了很多筑城用的木板等物资。

  冬十二月乙巳,朝廷升江州刺史桂阳王刘休范为太尉。

  元徽二年夏五月壬午,桂阳王刘休范终于起兵造。他们掠夺百姓船只,让各军各队根据实力申报所需数量,发给他们木板,依照规格装配船只,数日之间就办理完毕。丙戌(十六日),刘休范率军两万人、骑兵五百人,从寻阳出发昼夜不停地向帝都前进。同时,刘休范还写信给朝廷各位辅政官员,宣称:“杨运长、王道隆蛊惑蒙蔽先帝,使建安、巴陵二位诸侯王无罪被杀。请朝廷立即逮捕这两个奸臣,以此向冤魂谢罪。(杨运长、王道隆蛊惑先帝,使建安、巴陵二王无罪被戮。望执录二竖,以谢冤魂。)”

  庚寅(二十日),大雷戍主杜道欣飞驰东下,向朝廷报告刘休范叛乱的情况,朝廷得知后惶恐震惊。护军褚渊、征北将军张永、领军刘勔、仆射刘秉、右卫将军萧道成、游击将军戴明宝、骁骑将军阮佃夫、右军将军王道隆、中书舍人孙千龄、员外郎杨运长在中书省紧急开会商讨对策。然而在大敌当前之时却没有人肯先表态。萧道成说:“过去,凡是从长江上游发起的叛乱,都因为行动迟缓而失败,刘休范此次一定会吸取前人的教训,率轻装部队顺流东下,乘我们没有防备来一个突然袭击。当今应变的策略是不派军迎战;因为只要有一支军队被击败,军心就会大受影响。咱们应该防守新亭、白下,坚守宫城、东府、石头等地等贼寇前来。他们一支孤军,千里而来,粮秣一定供应不上,到时求战不得自然就会瓦解。我请求驻防新亭,抵挡叛军的前锋,请让张永驻守白下,刘勔驻扎宣阳门,分别指挥各军。其他重臣可安坐殿中,不必争着出来,我一定能够击破贼寇。(昔上流谋逆,皆因淹缓致败。休范必远惩前失,轻兵急下,乘我无备。今应变之术,不宜远出;若偏师失律,则大沮众心。宜顿新亭、白下,坚守宫城、东府、石头,以待贼至。千里孤军,后无委积,求战不得,自然瓦解。我请顿新亭以当其锋。征北守白下,领军屯宣阳门为诸军节度;诸贵安坐殿中,不须竞出,我自破贼必矣!)”于是,萧道成索取笔墨,把自己的意见写下来让大家签署意见,大家全都签注“同意”。孙千龄因为和刘休范通谋,所以只有他反对这个策略,他说:“应该按照过去的办法派军据守梁山。(宜依旧遣军据梁山。)”萧道成严肃地说:“贼寇已逼近梁山,咱们怎么能赶到!新亭是必争之地,我打算在那里以死报效国家。平时我可以委曲求全听你的意见,今天不行!(贼今已近,梁山岂可得至!新亭既是兵冲,所欲以死报国耳。常时乃可屈曲相从,今不得也!)”于是大家散会离座,萧道成回头看一眼刘勔,对他说:“刘领军已经完全同意我的意见,不可变更!(领军已同鄙议,不可改易!)”

  按计划,萧道成率领前锋军进驻新亭,张永进驻白下,前南兖州刺史沈怀明戍守石头,袁粲、褚渊进驻宫城加强防卫。当时由于时间紧迫,各军来不及点发武器,只好打开南北两个大军械库,由将士自己随意挑选。

  萧道成抵达新亭后立即开始修筑工事。在工事还没有完成之时,刘休范前锋军已到新林。萧道成脱衣大睡以安定军心,然而从容不迫地拿出白虎幡登上西城墙,同时派出宁朔将军高道庆、羽林监陈显达、员外郎王敬则率舰队迎战刘休范,获得相当大的战果。五月壬辰(二十二日),刘休范自新林登岸,他的部将丁文豪建议直接攻打台城,刘休范不同意,他另派丁文豪手下其他将领攻打台城,而自己率大军攻击新亭萧道成的营垒。萧道成率军拼全力抵抗,从上午巳时苦战到午时,叛军攻势越来越猛,官军渐难支持,部众全都惊骇失色。萧道成说:“贼寇虽然多,可是杂乱无章,不久我们就会把他们击败。(贼虽多而乱,寻当破矣。)”

  刘休范身穿白色便服坐着两人抬的轻便小轿,亲自登上新亭南面的临沧观,只带几十名卫士。官军屯骑校尉黄回和越骑校尉张敬儿商量向刘休范诈降,以便寻机偷袭他。黄回对张敬儿说:“你可以取刘休范的性命,我曾发誓绝不杀亲王!(卿可取之,我誓不杀诸王!)”张敬儿把他们的计划报告给萧道成,萧道成说:“如果你能够成功,就把本州赏赐给你。(卿能力事,当以本州相赏。)”张敬儿于是跟黄回出城南下,一边放下武器,一边跑着大喊“投降”。刘休范见状大喜,就把两人叫到轿旁,黄回假装萧道成有话要说,刘休范信以为真,就把两个儿子刘德宣、刘德嗣送给萧道成作为人质。两个儿子一到,萧道成立即把他们斩首。刘休范则把黄回、张敬儿留在身边,他的亲信李恒、钟爽劝他不要把这两个人留在身边,刘休范不听。

  黄回、张敬儿两人就成了刘休范的亲随。一天,乘刘休范饮酒之时,黄回看刘休范没有防备,便向张敬儿使一个眼色,张敬儿赶上前来,抽出刘休范的防身佩刀,一刀砍下刘休范的人头,他的侍卫人员惊慌之下四处逃窜。张敬儿则上马飞奔,带着刘休范的人头一路跑回新亭。

  刘彧觉得刘休范这个兄弟比较弱智,所以饶了他一条性命。他的这个判断还真不差。刘休范接受了朝廷官军的两名将领的投诚也就罢了,他竟然把这两个危险人物放在了他自己的身边,结果自己的脑袋莫名其妙地被砍了下来,做了一个稀里糊涂的冤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