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渔网价格虚拟社区

武术与常州

逝去的河2018-08-09 14:48:07

     中华武术,旧称“功夫”,“国术”,其发展历史悠久,内涵丰富。中国武术是以技击为主要因素,以套路为基本形式的一种运动,它主要有拳术和器械二部分组成。它的发展和繁荣,在人类冷兵器时代,对于战争和国民强身健体起着不可磨灭的作用。它是我们中华民族对世界文明的创造和贡献。

     武术的发展历史,是和人类的生活和生产发展密不可分的。据现有的文字记载资料,我们可以知道:我国早在“北京人”时代就有使用“石斧”“石刀”等生产工具的历史。据古籍《山海经》、《吕氏春秋》记载:早在原始社会,我们的祖先就创造了“舞”“戏”等形式,他们为了强身健体和训练士兵,还创造了“猿猴舞”,“雀鸟舞”“干戚舞”“武舞”等形式,我们把这于时期的现象视为武术的起源和雏形。《山海经》载:“夏后氏”部落在“大东之野”进行训练,教战士“舞九伐”(伐:一击一刺为一伐)。“舞九伐”就是指不同姿势的九击九刺。

    我国进入奴隶社会(约公元前二十一世纪----476年),随着战事的频发,尤其到了春秋战国时期,(所谓春秋无义战),各类兵器被大量应用,促使武艺有了进一步发展的基础。这一时期的“角抵戏”“击剑术”相继产生和发展,成了武术发展的加油站。相传春秋战国时的赵文王处,练击剑的人数就达三千余人,一次击剑比赛就用了七天时间。《述异记》载:蚩尤部落用“角抵戏”训练军士。汉·“无封三年春”举行的“角抵戏”比赛,“三百里内”的人“皆来观”。

   中国的封建社会,(公元前475---公元1840年),是武术发展的全盛时期,其中到了汉、五国、隋唐时代,战争中出现了主将对垒的现象,致使许多掌握格斗技艺的人被推崇。武术中的“十八般武艺”就是这一时期的产物。我们现在看到的《三国演义》、《隋唐演义》里面,就有这一时代武术的鲜明写照。有文献记载,在唐宋时期就涌现了大量的武术名家,以后到了明清时期,武术的发展更趋完善,武术流派层出不穷。许多人以终身研究武术理论和技艺为荣,出现了许多别出心裁的武术流派和技艺。其中有:以佛教命名的:少林派,等,以道教命名的:峨眉派,太极门,等,以藏教命名的:禅宗派,等,以少数民族命名的:查拳派,等,以地域命名的:南拳,北腿等,以象形命名的:猴拳、虎拳、蛇拳、螳螂拳等等。各门派武术的发展,在明清时代风起云涌,其特点和技艺都得到了极大地发展和进步。在各流派百花齐放的时代,给武术的发展带来了空间。武术流派从本质上讲,是没有优劣之分的,各门各派都可以有名家高手产生,只是高深的功夫需要精深的修练而已。古籍《拳经》曾这样写道:“吾国技击之学,发端于战国,昌明于唐宋,盛极于明清。”根据现在考古学和对历史的记识,我们可以总结为:“吾国武术之学起源于夏商,昌明于汉唐,盛极于明清,创新于现代。”

    武术创新于现代。随着现代体育运动的发展,我国于1956年正式把武术运动列入竞赛项目。同年举办了全国武术表演大会。为了武术的发展和推广,创编了“简化太极拳”和“初级武术套路”。之后又为了方便更高层次的比赛和相适应的评判规则,在1958年,国家又新编了“甲组竞赛套路”和比赛规则。到了1959年和1960年武术运动会上,一个全新的武术形式——武术自选套路登上了历史舞台,我们现在关于传统套路和自选套路的分类就是这样开始的。武术的自选套路,增加了动作的难度和艺术观赏性,但是也要注意防止“体操化”,失去了武术本质的东西。现代武术主要是增加了腾空单脚和盘腿落地,以及腾空翻转等难度,使的增加了观赏性和艺术感。

    关于武术的分类,我们现在总体上分为拳术类和器械类。拳术类:我们现在习惯上把各种拳术统称为长拳(传统上称外架拳),其中有:少林拳、华拳、查拳、洪拳、翻子拳、戳拳、南拳,以及各种象形拳等等。内架拳有:太极拳、形意拳、八卦掌、通臂拳等等。关于外架拳和内架拳的说法一直有不同的看法,因为有些拳术很难区分,我这里不详细介绍。武术器械主要有:刀、枪、剑、棍、斧、钺,钩、叉等(俗称十八般武艺)。其中也可分为短兵:(刀、剑、匕首等),长兵:(枪、棍、大刀等),软兵:(九节鞭、绳标等),重兵:(锤、锏等),奇兵:(双钩、峨嵋刺、钩镰枪等)。武术对练主要是指:徒手对练、徒手与器械对练、器械与器械对练等。现在流行的太极推手、散手和搏击也可以属于此范畴。另外,还有集体性表演(可以配乐)。

    我们常州是历史悠久的文化古城。常州人的崇武精神源远流长。关于:南侠展昭,唐荆川和白泰官的故事流传很广,简直可以说是家喻户晓。关于展昭,大家都知道是包拯身边的那个侠士,他擅长剑术,轻功和暗器,可惜的是他只是文学作品中的人物,没有文字记载说明确有其人,所以也谈不上什么武术传承。白泰官是清朝“江南八侠“之一,晚年定居常州,他也是民间传说中的侠客形象,也没有什么文献记载可考。唐荆川是明朝著名的散文家,同时也是著名的军事家。有《荆川文集》和《武编》传世。《武编》有上下两集,共十二卷,其中有关于刀、枪的选择和使用的记载,主要是部队的排阵布兵,唐荆川精于兵法和战法,但资料并没有证明他跟武术有直接的联系,否则在其洋洋文海中不可能没有记载。当然,在常州民间武术的流传应该从未间断过,我这里向大家介绍和我们常州有直接关系的武术传承情况。

    二十年代末,著名查拳大师马金镖先生,南下先后移居南京和常州。马金镖,(1861—1973),山东济南人,回族,精通查拳、洪拳、华拳和各式兵器百余种套路。素有“百人百拳,千人千刀”之美誉。在1928年杭州擂台赛,1936年战胜美国人麦克鲁以后,名声大振。马金镖先后在山东和上海成立“群英武术社”。当时,中央国术馆馆长张之江,及王子平、佟忠义等武术大师均出席致贺。在上海,马金镖一直和王子平(王子平,解放后曾任中国武协副主席)以师兄弟相称,交往甚密。19287月出版发行的《六路查拳》一书,就是由张之江、马金镖、于振声作为校阅,并附有他们的照片。马金镖一生热衷于武术教学,先后在中央国术馆、南京中央大学、金陵大学、金陵女子大学任武术教授。

    193311月,常州名人缪省飞在编撰国术教本《六路查拳》时曾在自序中有过这样一段描述:“济南查拳名家马金镖先生南来,遂请益于马先生门下,从先生游者约四年,马先生技术精纯,而为人诚恳,教授热心。承以六路短打授余,并为余详解其击守之用法,练习年余,略能领会。至此,始知今日之是,而日前所学之非也。其后就食四方,多交海内拳术专家,更加研究之功,乃知各种拳术之用法,大都集中于此短打。神而明之,无往不利。精熟此拳,虽大敌当前,亦不患不能应用。”这一记载,证明了马金骠和我们常州人有着深厚的不解之缘。他在常州长期居住,直至1952年才移居上海。马金骠在常武地区一直有着很高的声望,以后他的门徒:李和生、杜惠堂、朱香桂等人都为常州武术的传承和发展作出了很大的贡献。笔者在六十年代和七十年代初,多次赴上海马老师的武场(中山公园)和天山新村宅中请教,印象深刻。并习练过一至十路查拳、二十四式,黄莺架,八极拳、弹腿、六路拳短打、十路埋伏拳对打、单刀进枪、双锏进枪、大刀进枪,对辊、二路查钩、子母钩、九节鞭、三节棍等套路,受益匪浅。马金骠老师于1973年在上海因病去世。

    五十年代开始,常州的武术流传还主要是民间的口传身授,(除了少体校的少年武术以外),主要代表有:李和生、杜惠堂、朱香桂(查拳,洪拳、少林拳)杨霖甫(太极,形意,六合)、沈全大(南拳)。练武场所主要集中在市中心人民公园和一些公共场所,这样的状态延续了许多年。

    八十年代开始,常州的武术教学逐步走向规模化、组织化。1982828《人民日报》刊登了常州文化宫举办武术培训班的消息,标志着武术教学发展的新模式。1983年,随着《少林寺》电影的热播,掀起了全国性的“武术热”高潮,我们常州的武术运动也迎来了新的发展机遇。                                                                          

武术古籍参考:

  《庄子·说剑》   

    《汉书·艺文志手博六篇》  

    《纪效新书》

    《剑经》

  《武编》

    《拳经》

    《古今刀剑录》

    《射经》


后记 

     余自幼习武。八十年代初,为武术教学,曾撰《武术讲义》,尘封再阅,感慨系之。近年闻“阳湖拳”乃展昭传“常州南拳”一说,甚为惊愕。武术传承,岂可作假。此乃少数人杜撰之传说而已,不可当真。关于常州留传的南拳,确系沈全大授传,沈全大,常州东青人。据本人亲口称,其师傅是上海青浦人。关于南拳的传承,史料有两种说法:一是源于福建南少林寺;二是宋朝陕西大侠:铁臂膀周侗(约1040~1119年)所传。史料载:“周侗有门徒:林冲、史文恭、卢俊义、武松、岳飞等著名历史人物”。所创“五步十三枪戳脚”、“翻子”等武术门派,使其成为赫赫有名的武术大家。观沈全大所传,“灵观手”“杨家手”、“前五虎”、“后五虎”“金台手”“武松独臂”“武松脱铐”“武十回”等拳术和器械的架势和名称观察,我们相信对应与周侗所传南拳,应该是比较符合历史真实的。否则,难道展昭身前就知道后世有武松其人?把常州的南拳和其他地区的南拳无端的区别开来,这无疑是别有用心的,如果再戴上顶“阳湖拳”的帽子,就更加滑稽可笑了。一言蔽之;常州流传的南拳和展昭,唐荆川无关,鉴于现在的现实,我认为:应该改正宣传中不符合历史的内容,改名《新编阳湖拳》比较妥当。若想易名,沈全大如果在世,也会嗤之以鼻的。为尊重历史,杜绝少数人沽名钓誉,故为此正名,今与余前所撰《讲义》一并发表,以示同好,以正视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