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渔网价格虚拟社区

一个小村庄建了个馆,让自己火了起来

老青年凳子2018-08-27 16:08:08

水背小村

水背,一个小小的村子,人也少,才三十几户,一百三十多人。尽管望山傍水,但因村太小,一直默默无闻,毫不起眼。

可是,今年春节期间,这里却热闹了起来,专程到这里走访参观的人不少,原由是村里建了个农耕博物馆,人们慕名来此猎奇。

水背村,新干沂江乡的一个村民组,面西背东。站在村头,远眺东山,青黛延绵,临瞰沂江,绿水轻潺。

沂江水,曾是能通小船的,它源头在东山深处的老虎石山,流经新干城上、潭丘乡,入峡江后,再入新干沂江、塘头乡,终汇入赣江,蜿蜒曲折,先西后北,一百多公里。许多的村落,临江而居,傍受泽润,繁衍生息,怡养代续,孕育了丰富的历史、人文,如著名的湖洲古村、沂溪古村等,其中,习氏后裔,沿沂水定居建村的不少,像湖洲古村,建村近千年,是远近著名的习氏子孙集聚地,现仍有四千多习氏后裔;还有新干县城南的习家村,走出了不少名人。

水背小村,村户也都是习姓,名副其实的习家村落。沂水,在村前流淌,还似乎对村子有特别的眷恋,不舍地在村北拐了座椅湾,由北折东,围村绕约一公里,才依依回拐北流。这一拐,漫不经心,自然上给村子多了点水路,多润了几亩水田,人文上好似给了村子一把椅背,水背村的名字,是不是与此有点关系?无论如何,沂水与水背是关系密切的。尽管山只能远眺,但紧紧依了水,背了水,水泽千秋润,这小小水背村,实际上是藏了些名堂的。

节后春雨初霁,有同学带引,请乡文广站的陶站长陪同,我也专程来这里瞧了瞧。

过沂江桥,站在村头,映入眼帘的是新农村建设的标志,由三扇白底青瓦墙组成的村屏,书“印象水背”,正面介绍村子历史,背面铭记习氏家训,看上去,古雅又清新,耳目一新。

村口一棵古樟,应与村同史,至今仍枝叶葱茂,尤其主干不高,孩童均可攀上,分三粗枝,向外展开,干枝分处,形如太师椅,不仅使古樟浓荫泽广,且让人有所遐想。我猜,水背先人精心修剪,应该是有其特别意味的。

据说,傍沂水的水背村,傍沂水的湖洲村分居而来的。沂江曾经可通船到上游的曾家陂,湖洲也在水背上游十来公里,都是沂江的中下游。这里是船只休靠的主要地,而这棵大樟树下,浓阴风凉,是商政人等休闲品茶言欢的场所。南来北往的商政,也给水背人带来南北的消息,水背人也就跟着去走南闯北,以至于习氏后人,经商从政者不少。

曾今的水背村,房屋大多是连排的土墙瓦房,已经老旧破损了,如今,新农村建设,这里是重点村,拆除了全部老房,平整出数排规平的宅基地,有望年后就将分到各家各户,统一建设新宅。不远的将来,这些规划的新宅,加上已经入住的几十栋楼房,一个崭新的水背村即将呈现。

家庭的房子可以旧,家族的祠堂不能差。水背习氏子孙,遵“重祠田以妥祖灵”的家训,也是将家族的祠堂建得最气派。祠堂也面向,位于村南侧,四棵樟树护佑,堂前一汪清塘,一轮水车,四处红笼高挂。门柱楹:“水润蓝田,耕心种德生良玉;背依黎庶,敦族言欢叙家伦”,说是来自家谱,可知习氏先人对族人修身立德之厚望,安居乐业之敦诲。

祠堂是展示家族历史、敬奉祖宗的地方。可一进入水背村的祠堂,迎面的不是祖荣族耀,而是一排书刊柜,四张读书桌,这祭祖祠堂的前厅,竟是一个小小的阅读厅,与众不同,不由暗自点赞。

祠堂的正厅,是家族最庄重的地方,恭奉逝者排位,长者居尊议事,可水背祠堂的正厅,却是另一番景象。厅堂里,摆的尽是大大小小、分门别类的老物件,有日用的花床、厨灶、水桶、竹篮等,有手工作坊的石磨、独轮车、织布机、榨糖机等,有农耕的犁、耙、水车、锄头、打谷机、风车等,多数已经失用失传,满满三百多件,这就是新干唯一的农耕文化展馆。

陶站长是水背村的挂职干部,展馆建设的负责人,他对每一件物品如数家珍,村里人不仅跟他熟,而且很亲切。件件物品,都有它们自己的故事,这故事是物件本身的农耕历史与功用,有其所承载和传承的农耕文化,这故事里,也有郭站长他们辛勤收集的经历。一个乡干部,带队骑车走村串户,收购老物件,犹如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货郎。很多物件得来不容易,甚至十分艰辛,虽然他只是一言轻描,但可以体会到,为了挖掘农耕历史内涵,传承农耕文化精神,他们付出了艰辛与汗水。有的物件,老表舍不得买,或舍不得全买,只得反反复复做工作,讨价还价,如那个榨糖机,第一次只收购到了一个盖子,其他的部分老表舍不得,可是,如果不完整,就没有意义,所以他们只得反复拜访讨价,才最后完璧归赵。这些老物件,成了展馆的主角,它们代表了过去的时代,记忆着老旧的时光,传承着传统农耕的历史与荣光。

记住历史,就是敬重过去,珍惜现在,砥砺未来。水背村的这个祠堂农耕文化展馆,最宝贵的,是让人留住了乡愁,为今人,为后人保存了农耕的记忆,留下一片梦里老家。

        沐浴了第一场春雨后的水背村,樟叶磷光,沃土滋润,地里的油菜花开了,田里的青草嫩芽了,无论苍茫的远山,还是不息的沂水,都在为新水背作证,见证水背习氏的新貌。 
                            写于2018.2.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