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渔网价格虚拟社区

2018春节管理随笔之二 ----平台大热,然而设计院究竟怎样才算是建平台(二)

华汇融知管理咨询2019-01-10 20:30:51

平台大热,然而设计院究竟怎样才算是建平台(二)

 

上篇对设计院的平台概念,进行了大白菜式的解读。可能有许多“平台控”要抗议了,觉得我这分析得也太扯了吧,与心目中的高大上形象完全不符嘛,是天使被我扯落了凡间?

NO!NO!NO!平台真的没那么神圣。虽然这样少了些光环,但不也更加接地气了吗,至少我们这等凡夫俗子,也可以撸起袖子干一干了。

但是且慢(一般地,领导对我这样先扬后抑时,我就知道自己没戏了,但我在这里只是分析分析,不会让您绝望的),设计院要建成平台,确实需要考虑设计院之所以为设计院、而不是杂货铺的特殊性(家有杂货铺的不要骂我,我丝毫没有褒贬之意,其实杂货铺做得好的,还真不一定看得上设计院累死累活赚的那点利润)。那么,设计院较一般企业而言,有什么特殊性呢?

这个特殊性嘛,要让设计院长来说,那是很多的啦,十条八条的不在话下,不过在我看来,要说最能跟平台扯上关系的,就数设计院提供的产品不同于一般的企业,无论是传统型的设计院、还是平台型设计咨询企业,我们提供的产品,都是建设工程的设计咨询,当然做工程总承包的就直接提供最终建成的建设工程了,这些所提供的产品,其价值中都寓含了复杂的责任,不是一般消费品的简单责任。

这就决定了,我们在建平台时,要充分考虑到我们这个建好的平台,它所产出的产品,是这样一类特殊的产品,设计院建设的平台,要体现这种特质。

那么,设计院到底做到怎么样,才算是建了平台呢?我觉得,至少要具备以下几个要素(全选),才可以说是初步具备了真正意义上的设计咨询平台了:

第一、平台文化初步形成。平台文化的内核是基于共同规则的开放、共享。其主导价值观是“开放、共享”,所以,要建设平台的设计院要摒弃传统的“内外”概念,也不要再狭隘地区分“自己人”与“别人”了。凡是愿意遵守平台基本规则的,都是平台用户,都是平台的一部分。平台之上,平台各方主体之间是多赢的,不应该有零和博弈,因此,平台倡导合作而不是竞争,提供分享而不是独占,平台的生命是开放而不是封闭,这是最重要的。所以看一个设计院是否建成了平台,首要的是看他的这个东东是不是开放的,如果是不开放的,别的都不用说了,这个东东绝不是平台,甭管宣传得多好,至多是个伪平台。

第二、平台必须具有一定的规模。这里的规模包括两个方面:

一是业绩规模。毫无疑问,既然称之为平台,总是应当有一定的规模的,一年营收一二千万的,怎么算也不能称为平台吧。那么,什么样的规模算呢,我觉得,这个要因平台涵盖专业、区域范围的不同,有不同的考量。

一是专业范围。不同的专业(细分行业)的平台,因市场容量与业务体量不同,有很大差异,比如交通工程设计、市政工程设计、信息工程设计、水利工程设计、电力工程设计、建筑工程设计等等,不同的专业,其平台的规模门槛都是不一样的,还有可能相差悬殊

二是区域范围,比如,按照覆盖市场区域的范围大小,平台有全国型平台和区域型平台(这个区域一般指省级或省内的一定范围的片区,太小的区域也就谈不上平台了),按我自己的个人估算,就建筑工程设计这个专业范围而言,全国型平台总要至少有个五六亿的年营收吧,省级区域型平台总要至少有个五六千万的年营收吧。

二是平台用户中业务主体的丰富度。作为一个平台,无论是全国型的还是区域型的,平台用户的丰富是重要的指标。我这里并不过于强调单个平台用户要有多大规模,而是要强调平台用户的丰富,这个丰富既是指数量上的多,更是指形态上的丰。如果平台用户仅仅是传统设计院原来自身的业务部门,那也只是自娱自乐。平台用户的丰富,要求在平台上,应当具有不同形态的平台用户,就设计院而言,包括生产所、分公司、子公司、工作室、事业部、办事处、合作方等等,还可以是项目部、项目组,乃至个体设计师等等。平台用户的类型是否丰富,很大程度上反映出一个平台的活力高低。用户形态单一的平台,其张力是不够的,其生存与发展是存疑的。用户丰富度越高,平台越成熟。

第三、平台必须有扎实的基础层。这里的基础层也有两个方面,一是软件、二是硬件。

软件,在我看来就是指需要平台构建者与平台用户共同遵守的平台规则,这里的规则我觉得应当是一套系统,比如进入与退出规则、生存与发展规则、合作与共享规则、产品服务共同规则、品牌与文化共同规则等等。这里,设计咨询行业与其它行业相比较,不同的主要就是产品服务的共同规则,这个规则要以技术质量管理法规、规范与规程为基础,相应制定,共同遵守。这个共同规则对设计院平台十分重要。

硬件,在我看来就是指平台基础管理服务,或者说,管理平台。平台的运营,需要有一个能面向全平台提供管理支持与服务的基本体系,我把这个体系叫做管理平台。这个管理平台,面向全平台提供包括人力资源、市场运营、财务资金、技术质量、行政后勤、文化关怀等相应的统一管理与统一服务。在我看来,这是构成平台的重要要件,作为平台是否建成的标志,管理平台的标识性意义,甚至比平台的业务规模都要重要。一个平台若不具有管理平台,是无论如何够不上称为平台的。管理平台如果是初建,可以不健全,但对于平台而言,必须要有。

这其中,面向全平台的技术质量管理十分重要,这也是设计咨询平台的特殊性所决定的。为了支撑这一块,平台必须具有提供技术质量管理的基础力量,同时设计行业的特性也决定了,设计咨询平台的构建者,应当对一些具有平台意义的技术开发、提升进行主导,而不是被动地以平台用户自己的选择而选择。

那么,平台对技术研发与质量管理的主导力量从何而来,我想不是另起炉灶,可能比较可行的做法是,依靠比较成熟的平台用户来做,赋予其一些基础服务功能,适用部分管理平台机制。这方面我们也还在思考与探索,有更多的心得了,再与大家分享。

总之,设计院的平台要初步建成,我觉得平台文化、平台规模、平台管理与服务三者缺一不可,或者可以说,这三个方面是衡量设计咨询平台的三个标识。,具备了这三个方面,我想,这个设计院是初步建成了平台。

哦,还有一点,我这里通篇没有提到信息化、大数据,不是说不重要,而是我觉得信息化、大数据,包括现在的云计算、今后的端计算等等,都是平台的运营环境,是和空气、水一样不可或缺的存在,这么基础的东西,也就不用说了。

平时在与院长朋友们的沟通中,好多院长都将平台化与集团化当做一回事,下一篇,我们就来简单梳理一下平台化与集团化,究竟是不是一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