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渔网价格虚拟社区

山东与江苏的微山湖之争,历时百余年,死亡数十人!

滕州城事2019-06-22 08:05:52



山东和江苏一衣带水,很多滕州人的出门购物首选地都是江苏省徐州市,可是你知道山东和江苏之间在省界的划分上曾经出现过多次的纠纷吗?有些纠纷至今也还没有解决,微山湖之争更是因为械斗死亡了不少人。今天【滕州城事】就给大家带来了山东与江苏的微山湖之争,带大家一起了解一下这个就发生在我们身边不远的省界纠纷问题。


省界地带向来矛盾多发。苏鲁微山湖边界冲突更长达150多年,仅1953年至2003年,就爆发大规模械斗400多起,造成31人死亡、800多人受伤。


(一)微山湖地区自然和区划概况


苏鲁两省接壤处的微山湖,与南阳、独山、昭阳湖相连接,形成由西北向东南延伸的一个狭长串湖,通称南四湖。历史上是苏鲁两省共有的湖泊。是一个整体水系。其南北长约140公里,东西最宽约15公里,最窄处仅5公里,四湖总面积为1280平方公里。南阳、独山湖居上游,在山东省境内;昭阳、微山湖居下游,昭阳湖湖区的60%,微山湖湖区的90%分属江苏省沛县、丰县和铜山县。沛县北依昭阳湖,东临微山湖。微山湖向南伸入铜山县腹地约15公里,呈“U”字形,湖岸线长约61公里,其东、西两岸有铜山县辖地。


昭阳湖和微山湖西沿岸有大片可耕土地,通称湖田。清咸丰元年(1851年)、五年(1855年)黄河两次决口,洪水退后,微山湖沿湖地带形成湖滩淤地,鲁西南灾民进入沛境,分段开垦,设段董,持械自卫,称之为团,与沛籍当地群众为争种湖田发生多次械斗伤亡事件。同治五年(1866年)曾国藩奉旨查处。清末、民*国时期,苏鲁双方湖田纠纷没有停息。
湖田面积随年景旱涝时增时减。官府管理湖田,形成几种湖田类型:大粮地、新增地、升科地、学田和苗租地(又称乱段、老荒)等。1951年土改时,沛县将群众私有的新增地、升科地进行确权到户,颁发土地证,又将原属地主、富农所有的新增地、升科地以及公有性质的学田也分给群众,另有苗租地等25万余亩湖田只确定使用权,仍属国有。1951年沛县财税部门统计,是年确权发证湖田有9.3万亩,发土地证2.8万张。铜山县对群众私有湖田也进行确权,发土地证,对部分公有湖田分给群众耕种,签发了湖田登记证。

昭阳湖南部和微山湖北部及沿湖东岸的大片土地,历史上归属沛县。今微山县县城夏镇,古称广戚城,唐代即属沛县,明代改称夏镇,清代咸丰元年至十一年(1851一1861年)夏镇曾作为沛县县城。民*国元年(1912年)沛县设2市5乡,微山湖以东地区称为夏阳乡。民*国18年改乡为区,夏阳乡改称沛县第七区,民*国22年《沛县社会调查》记载,沛县第七区面积530平方公里(不包括湖面),辖23个乡镇,耕地约13万亩,人口8450户45567人。湖面管辖上,昭阳湖北起渡口、南阳镇,南至大捐、王楼,西起老湖堤,东至老运河。微山湖南起徐州北18公里处,北至王楼、大捐,两处约有60%~70%属沛县,铜山县在微山湖东西两岸有4个区24个乡200多个村庄,内辖湖面约156平方公里,湖田24万亩左右。


抗日战争期间,徐州所属各县(区)分别划入山东和安徽两省管辖。解放战争时期,由山东省管辖。解放后,民*国38年7月,以南四湖为基础建立湖区办事处,辖5区1镇(夏镇),隶属山东省台枣专署。1950年5月,又划归山东省滕县专署。1952年11月决定恢复江苏省建制时,徐州市及所属县(区)划回江苏省(沛县原湖东第七区没有划归)。


1953年1月江苏省人民政府成立后,苏鲁两省办理交接时,山东省提出要求,把江苏省所属昭阳、微山湖及沛、铜两县所属湖西30个村庄(沛县王楼等15个,铜北县阎大庄等15个)划给山东,连同南阳、独山湖,建立微山县。两省于1953年4月19日和6月3日两次协商,江苏省提出铜北县阎大庄等15个村庄不能划给山东省,并要求山东省必须在保证沛、铜两县沿湖群众耕种湖田、经营湖产和水利排灌权益的基础上,同意将沛县所属湖面和湖西沿湖15个村庄划给山东。两省边界“基本上以湖田为界”。划归微山县的15个村庄,有突出于湖田以外者,则“以村庄为界”。对此,苏鲁双方取得一致意见,签订了协议。协议还规定:凡沿湖群众耕种的国有湖田允许其有使用权;属于已确权发证的农民私有土地,则以地随人走的原则,向其住地政府纳税;沿湖群众原以湖产(如采菱、藕,培植芦苇等)为副业生产者,仍维持其习惯不变;沛、铜如受水患,须向湖内排泄时,微山县得允许其排泄,如需浚河导水入湖时,必须一直将河道导入湖内;两省界址应由双方组织力量进行勘察后再具体确定。


1953年8月22日,中央人民政府政务院(53)政务邓字136号批复“同意山东省以微山、昭阳、独山、南阳四湖湖区为基础,将湖内纯渔村及沿湖半渔村划设为微山县”。沛县除湖东地区不再划回本县外,再划给微山县15个村庄(5个是微山湖中的纯渔村,10个是昭阳、微山湖西岸的半渔村),批复明确微山县管辖区不包括铜山县(即铜北县已撤)所属阎大庄等15个村庄。1953年10月沛县即将所属王楼、高楼、小闸子、刘楼、官庄、甄王庄、聂庄铺、东丁官屯、水圩子、东陶官屯、张楼、大孙庄、后程子庙、北丁官屯、小四段等15个村庄,计1965户8632人,10975亩大粮地,14318亩湖田划入微山县。


(二)纠纷的发生、发展与协商处理 

1953年划设微山县后,苏鲁两省微山湖地区原先比较稳定的传统边界,改为双方认识不一致的以“湖田为界”,后来又没有共同勘定明确界址,从此埋下了边界纠纷的隐患。1958年以前,两省沿湖群众尚能遵守两省协议和按照历史习惯,以卫河(微山湖内一条深水河道)为界,经营湖田湖产,基本上没有发生大的纠纷。1958年后,苏鲁双方纠纷械斗迭起。

 
1958年山东未经江苏协商同意,在微山湖拦湖兴建二级坝,把完整的水系分割成上、下级湖,从而改变了原来的水资源和湖田湖产的自然情况。现在所存在的微山湖纠纷,实际是指下级湖的湖田湖产和水资源的纠纷。


山东方面筑建二级坝后,把南四湖整个水资源的90%截留在上级湖,由山东超蓄,而下级湖经常蓄不到水,沛县10条通湖河道,有8条由山东控制,当沛、铜用水紧张时,上级湖不给放水,江苏沿湖地区缺水受旱;沛、铜不用水时,上级湖却开闸放水,使江苏沿湖地区工农业生产受到严重损失(据1984年统计,二级坝1960年建成后的24年中,上级湖蓄水至34米以上的有17年,下级湖蓄水达不到水利部规定水位标准32.5米的有18年)。上级湖超蓄水源后,淹没了沛县在昭阳湖的湖产7万余亩,同时下级湖过低水位,露出湖滩淤地,湖产受损严重。1958年微山县渔民在铜山县利国公社围湖围堤,筑坝兴建渔塘,并在利国公社厉湾大队强行建房陆居,由此,铜、微开始发生矛盾。


1959年大旱,湖西沛境内淤地约有18万亩,沛县群众翻耕8万余亩,到秋播种麦时,微山县派人到沛县宣布:不准沛县播种,已播种的由微山县群众收割,正在播种的要立即停止,并组织微山县湖东4个公社及湖西15个村庄的群众前来抢种,由此引发了双方纠纷和械斗。


1961年7月,微山县将卫河以西沛县群众历代耕种的7万多亩湖田(包括土改中已发证给群众的湖田)全部分给微山县所属社队、国营农场和机关学校耕种,双方矛盾进一步激化。8月,两省派出民政厅负责人协助两县处理,未果。10月,两省派出副省长在徐州协商处理(江苏省副省长韦永义,山东省副省长张竹生,后由省政府副秘书长马巨涛代表),历时一个多月,也未取得一致意见,后来按照中共中央华东局指示到济南继续会谈,由中共山东省委第一书记谭启龙作结论(受华东局魏文伯委托),后改由山东省委书记周兴代表谭启龙主持会议协商处理:1.两省边界(以湖田为界)是否变动,认为目前不变为好;2.湖西土地及湖田,90%仍按历史习惯主要由沛县群众耕种,划给微山县的原沛属15个村庄也种一点;10%分给渔民耕种;3.沛县群众搞湖产和水利方面,仍按1953年两省协议办理。


11月15日济南会议结束,双方各自通知本县种麦,11月18日沛县湖西农场大闸大队在小吴楼东韩坝河两侧自己土地上开犁秋播,微山县昭阳公社王楼大队大队长姜方赞带领群众前来阻挠,双方发生殴斗,姜方赞下令小队长姜方居开枪打死大闸大队群众刘大道,打伤2人(其中1人致残),徐州、济宁两市领导出面处理,由微山县法院判处姜方居有期徒刑5年,姜方赞有期徒刑2年。


1963年麦收时,沛、微两县群众在四段河两岸发生纠纷,国务院于7月25日通知苏鲁两省各派负责人协商处理,两省代表在徐州协商,未获结果。江苏省人民委员会于1964年5月16日向国务院呈送《关于我省沛县与山东省微山县1963年湖田收麦纠纷情况的报告》,提出“将原从沛县划给微山县的15个村庄划回沛县”的要求。 


1965年2月,微山县将湖西属于沛县的湖田向其所属社队发了土地使用证,而且不顾沛县群众经营湖产的历史习惯,把卫河以西的湖面及沿湖的芦苇、苦江草等湖产约20万亩,分给本县所属社队,发给了湖面使用证,组织湖东渔民到沛县群众经营的老芦苇地内栽植芦苇,搞乱了湖东、湖西群众经营湖产的习惯线,从而导致沛、微湖田湖产的全面纠纷。 

1965年4月30日,国务院函告华东局,尽快组织山东、江苏两省协商。7月初华东局组成工作组到沛、微两县调查。 

1966年,沛、微群众因湖田湖产纠纷,发生武斗20起,伤60余人。是年秋,微山县渔民又耕种铜山县马坡公社丁集、玉堂、双楼大队的湖田,铜、微湖田纠纷由此开始。 


1967年4月27日,周恩来总理批示南京军区政委杜平处理微山湖纠纷,杜平于5月12~30日在南京召开苏、鲁两省代表协商会议。江苏到会有:省军区军事管制委员会黄斗,民政厅陶逸飞、夏如山,水利厅陈志定、戴澄东,徐州军分区郑吉,徐州专区汤海南,沛县苏印华、张进、肖淑然,铜山县贾桂荣、薄发田。山东到会有:省革委会水利局张次宾、雷雨,民政厅侯书经,南四湖工程局程勉、邱宗章、马元骥,济宁军分区张子亮、张体娥、鞠世宾,济宁专区邱天乙、冯守坤,微山县邓树林、陈乐寅。


南京协商会议形成《关于处理微山湖地区纠纷会议纪要》,6月22日,国务院、中央军委批转了《纪要》。《纪要》对湖田、湖产及渔民陆居问题规定:32.5米高程(淮委废黄河口标高,下同)以上之湖内土地,由沛县、铜山、微山3县沿湖有关社队耕种。为照顾微山县渔民陆居,除1961年沛县已拨给渔民的部分土地外,再拨给渔民土地2000亩,渔民定居点由双方具体商定。铜、微两县商定在郑集河与戴海之间安置渔民5000人,该段土地(含32.5米高程上、下部分)由微山县渔民耕种,32.5米高程以下的土地,以微山县渔民使用为主,适当照顾铜山、沛县沿湖农民,由微山县统一分配,双方协商确定。铜山县象山附近之退水土地,由铜山县向下延伸耕种。


湖产问题,芦苇、苦江草等按照谁培植归谁收的原则处理,大片的划线定界继续经营,小片插花和有争执的地段,应本着互让互谅便于经营的原则,适当调整划定范围,湖产由微山县统一管理,发给使用证,并征收特产税。水利问题,就杨屯河、大沙河、姚楼河下游回水段复堤取土,鹿口河小闸子、排灌站建设、拆除圩埝和湖内蓄水用水等问题,有的达成具体协议,有的商定按国家水利部有关规定执行。为落实南京协议,由南京军区驻徐州6063部队和苏、鲁两省代表共同组成执行小组。由于当时处于“文化大革命”时期,各地党政机关瘫痪,双方认识分歧较大,问题没有解决,矛盾更加激化。


1967年9月,微山县高楼公社大捐大队几百名群众抢割沛县湖屯公社纪庄大队的芦苇,用鸭枪打伤纪庄大队护苇群众15名。


1968年10月7日,沛县李集公社店子大队在斜宅子东三道边西多年经营的苇地里收割芦苇,微山县大捐大队党支书段友光带领群众开枪射击,伤沛县群众10人,其中1人终身致残。 


1969年9月,微山县官庄、大捐、沿河3个大队,收割沛县湖屯公社纪庄大队芦苇,打伤纪庄大队看苇人员8人。 


1971年10月17日,微山县高楼公社利民大队干部段成法带领群众,抢割沛县胡寨公社鹿口大队中闸子芦苇,将中闸子群众刘林山打落水中闷死,打伤龚献平等7人,事后对肇事者未处理。 


1973年3月18日,铜山县马坡公社丁集大队秦庄生产队群众在湖田整地,微山县高楼公社永胜大队出动渔船,携带鸭枪,从郑集河、戴海河两面包抄,开枪打伤铜山县马坡公社丁集大队群众6人。 


1973年10月15日,微山县高楼公社大捐大队支部书记段友光带领群众,携带枪支,向正在收割芦苇的沛县湖屯公社店子大队群众围攻射击,打死白秀生、袁敬贤、刘法礼、黄在法4人,伤25人(其中16人重伤,6人致残),抢走船只7条及芦苇和生产工具等,死伤者家属赴济南到山东省政府上访。 


是年,山东方面在湖西进行扩大湖腰工程,挖压沛县土地2万多亩,造成沛县农民6000人失去土地,又在湖东围湖造田,缩小湖面。 


1976年,微山县渔民在铜山县戴海河以南、郑集河以北占地8000余亩,陆居渔民万人,并越过郑集河在铜山县沿湖农场的湖田开挖渔塘,越过戴海河抢种湖田,造成铜、微边界纠纷加剧。同年7月26日,铜山县马坡公社丁集大队群众火烧微山县渔民草棚,炸毁翻水站,烧毁貂场。事后铜山县公安机关依法逮捕丁集大队肇事人并判刑3年,由铜山县赔偿损失10万元给微山县。“七•二六”事件后,微山县渔民于当年抢种丁集大队土地2955亩,在戴海河以南、郑集河以北,筑起一、二、三道坝子,围垦铜山县沿湖社队耕种的湖田几千亩,建房510间,陆居渔民213户850人,收割铜山县社队经营的大量湖产。 


1980年4月24日,微山县高楼公社永胜大队群众,用鸭枪封住航道,耕种铜山县马坡公社丁集大队的苇地,打伤丁集大队群众5人,失踪2人。 

1980年8月12日~10月12日,微山县傅村公社等有关大队,先后出动船只1100多条,2100多人,拿走沛县沿湖群众培植的数千亩芦苇,炸毁和扒掉房屋40多间,开走船只50余条,拿取生产工具、生活用品千余件。期间,10月9日,微山县群众持械砍死沛县大屯公社曹庄大队群众赵永全1人,10日开枪打死李集公社赵庙大队群众王福宪、陶学信2人,打伤47人。江苏省政府闻讯后,指示省公安厅、民政厅、水利厅各派负责人到沛县调查。10月19日,苏鲁两省公安、民政、水利厅及徐州、济宁地区行署负责人会商。议定:双方做好工作,制止事态扩大,收缴双方沿湖民兵枪支弹药,严管鸭枪火器,争议地区暂停收割。两省分别向国务院报告,要求派人前来调处。


10月27日~11月2日,国家民政部、水利部联合调查组对沛、微纠纷进行调查,11月24日两部向国务院报告,认为1953年设置微山县时,提出“以湖田为界,采取水面与陆地分开的划界方法,隐藏了许多矛盾,当时划界原则不完全符合目前自然条件和经济发展规律,也不符合一般陆地与水面管辖范围的习惯。提出在下级湖上以湖中心划界,以西归江苏,以东归山东,对南四湖必须实行统一管理,以有利于水资源的合理分配使用,减少两省在防洪、排涝和用水方面的矛盾。


国务院副总理万里指示:“先将此方案和两省负责同志先谈一下,看有什么不同意见,最后我再参加。”12月1日,江苏省副省长陈克天和省民政厅、水利厅、公安厅负责人到北京向国务院副总理杨静仁及民政部、水利部负责人汇报江苏省对微山湖纠纷问题的情况和意见。12月4日,江苏省人民政府向国务院呈送《关于尽快解决苏鲁南四湖地区边界纠纷的报告》,基本同意民政部、水利部解决微山湖边界纠纷的方案,并提出上段以湖中心为界改为以卫河为界,下段向东南方向适当调整的修正意见,同时提出恢复沛县旧制,湖区仍归两省共有的方案。 


1981年9月7日至11日,国务院副总理杨静仁来徐州召开苏鲁两省会议,讨论民政部、水利部提出的微山湖划界方案。参加会议的有国务院副秘书长王伏林、民政部副部长李金德、水利部副部长张季农、水利部治淮委员会主任李苏波、副主任姜国亭;江苏省委书记、副省长周泽、副省长陈克天、水利厅副厅长高鉴、民政厅副处长夏如山、徐州地区行署副专员朱群、沛县县委书记徐振东、铜山县委副书记潘少龙、丰县县委书记鲁少时;山东省委书记、副省长李振、水利厅副厅长段锦洲、民政厅副厅长李文、济宁地区行署副专员师恒先、微山县副县长陈乐寅。对两部方案,江苏表示可以作为讨论的基础,但要作适当的调整。山东表示不能接受,因而微山湖划界问题讨论没有结果。为防止本年度收芦苇期间发生纠纷械斗,仅达成三项临时协议。


徐州会议后9月18日,沛县李集公社赵庙、大屯、曹庄大队湖区看苇人员,遭到微山县民兵枪支伏击,李集公社两名群众被打伤,并接连不断发生烧芦苇事件,烧芦苇的火势越来越大,沛县不得已要求国务院派军队灭火,江苏省指派副省长陈克天前往现场处理,并电告山东省委,27日民政部副部长李金德来湖区了解火烧芦苇现场。国庆节后,江苏省政府电报国务院提出意见,要求公安部牵头协同两省及地、县公安机关查明火因,惩办放火犯和去年今年打死打伤沛县群众的凶手,为从根本上解决纠纷,要求从速调整区划。

 
1983年是沛、微两县湖产纠纷最多最激烈的一年。9月14日微山县傅村乡大卜湾村群众伏击沛县群众。沛县湖屯乡侣楼村周长增、赵光同,大屯乡丰乐村杜继生在本乡的苇地上被枪杀,4人被枪伤,沛县的5500亩芦苇,1600余亩瓜菜、绿豆被收割一空,经山东方面市、县公安部门检尸验伤,死、伤者是步枪射击所致。10月23日,国务院派出的赴微山湖工作组在济宁市召集苏鲁两省商谈解决边界纠纷问题,要求收缴武器,严惩凶手。 


1984年2月10日,国务院办公厅批转国务院工作组《关于解决微山湖争议的意见》,《意见》中提出把湖西大堤作为两省实际上的分界线;把两省有争议的湖产连同经营这些湖产的陆上村庄一并划给山东,把江苏杨官屯河口的一块土地(此处为江苏从上级湖引水口门)也划给山东,江苏省接国务院通知,派副省长凌启鸿和原副省长陈克天、水利厅副厅长戴澄东、民政厅副厅长冯嘉友等人赴京,国务院副秘书长吴庆彤会同民政部、水电部负责人接谈,宣读了国务院办公厅《要事摘报》,传达了国务院副总理万里的指示:“为了彻底解决好这个问题,现在看从各方面权衡利弊,还是把双方打架闹事多的村庄划归山东省统一管理比较好。”


江苏省赴京汇报小组对此汇报了实际情况和不同意见,提出补充方案。1984年3月3日,江苏省委、省政府向中共中央、国务院递呈《关于苏鲁边界南四湖地区问题处理意见的报告》,提出:为了使这一地区的问题尽快解决,我们将继续教育群众,顾全大局,维护安定团结,在湖田湖产分配上再作适当考虑,但江苏在南四湖的水资源利用和湖西大堤的管理上不能再让,南四湖的资源两省共有分享的状况不能改变,并进一步陈述了理由和处理意见。 

1984年4月30日,《中共中央、国务院批转国务院赴微山湖工作组“关于解决微山湖争议问题的报告”的通知》(中发[1984]11号文件)下达,文件规定:“关于湖田问题。湖西大堤两侧的湖田,不论现在由哪一方群众耕种的,均承认其使用权,并按照《中共中央关于1984年农村工作的通知》精神,确定承包责任制,保护群众的切身利益,并以1983年的耕种情况为准,确定边界。其中位于湖西大堤西侧的湖田,由沛县群众耕种的归沛县管辖;由微山县群众耕种的归微山县管辖。位于湖西大堤东侧的湖田,由沛县群众耕种的,可继续耕种,其管辖权划给微山县”;“关于湖产问题。凡近三年来,由沛县群众收获芦苇、苦江草,没有发生争议的地段,仍由沛县群众继续收获,但在行政区划上仍属微山县管辖,微山县须保障这部分群众的经营利益,不得侵犯;沛县也不得再扩大收获范围。


凡近三年来,发生争议和械斗地段的群众,以其居住的自然村为单位,连同以湖产为生或以湖产为主要生活来源的群众和土地一并划归微山县管辖。其中有的自然村的群众不是以湖产为主要生活来源的,又不愿划归微山县管辖的也可不划,但这部分群众不准再进入湖区经营湖产。对调整中出现的插花地,由两县协商划定边界走向”;“关于水利管理问题。仍按照1981年《国务院批转水利部关于对南四湖和沂沭河水利工程进行统一管理的请示的通知》规定执行,凡尚未移交的水利工程,必须无条件地于1984年第二季度内交接完毕”。“今后如再发生湖田、湖产或水利纠纷,由于当地政府不及时解决而影响群众的生产、生活,以至造成群众生命、财产的损失,要追究有关省、市、县人民政府主要领导人的责任。” 


1984年5月7日,苏鲁两省及有关市、县负责人在民政部部长崔乃夫的指导下,先后在徐州、济南协商,研究贯彻中央《通知》的具体办法,苏鲁两省于6月份在南京也协商过一次,为了解决微山湖地区的争议,江苏作了让步,再一次将沛县沿湖的14个村庄连同土地和湖田湖产及另6个沿湖村庄的湖产划给山东,但江苏要求在20个村庄以外的地段,明确双方群众在湖区经营湖产的范围,确定一条生产线。 


1984年8月27日,《国务院批转国务院赴微山湖工作组关于解决微山湖争议问题的第二次报告的通知》(国发[1984]109号文件)下发,文件规定,关于湖田问题,湖西大堤东侧的湖田,无论是集体或国营单位耕种的,均按中共中央[1984]11号文件规定,“以1983年实际耕种情况(包括春播秋播作物、蔬菜、浅水藕、成片林)为准,承认其使用权”,“在明确各村庄的湖田经营范围后,如出现插花地段,经双方协商,可适当调整,并树立湖田经营范围的标志”。


关于湖产问题,在湖产问题上有争议的江苏省沛县所属的杨堂、孙庄、东明村、西平村、六营、曹庄、王庄、大挖工庄、赵楼、赵庙、张庄、侣楼、庞孟庄、中挖工庄等14个村庄划给山东省微山县管辖,但其地下煤炭资源的开采权仍属江苏省。沛县所属的前丰乐、后丰乐、安庄、店子、彭楼、马庄等6个村庄仍属沛县管辖,但这6个村庄的群众不再进入湖区经营湖产,原经营湖产的地段全部无偿交给微山县。沛县在微山湖经营湖产的其他村庄,应根据近三年经营湖产的实际情况,明确其经营湖产地段的范围。在明确各村庄的经营湖产地段后,如出现插花地段,经双方协商,可适当调整,并树立经营湖产地段范围的标志”。关于渔政管理问题,“微山湖的渔政由微山县统一管理。沛县渔民队可以下湖捕鱼,渔船定为200只,其他人员不得进湖用网、箔等渔具捕鱼。微山县应根据国家有关规定,制订湖区渔政管理办法,对各方渔民队应一视同仁,同等对待。今后各方增加渔船的数量要按比例发展”。


关于微山湖二级坝以下西侧两省的行政区划走向问题,“湖西大堤西侧有微山县管辖的村庄和湖田的地段(包括这次由沛县划给微山县的村庄),应以村庄和湖田作为划定两省行政区划走向的界线,湖西大堤西侧没有微山县管辖的村庄和湖田的地段,以湖西大堤东堤脚起向东延伸60米处,作为划定两省的行政区划走向的界线”。关于湖西大堤的维护问题,“湖西大堤的维护工作,由水利电力部治淮委员会统一领导和管理。湖西大堤两侧堤脚外各划出60米作为护堤地。在防汛、抢险期间,由淮委组织沿湖两省群众护堤抢险。经常性的维护工作,湖西大堤西侧有微山县管辖村庄的地段由山东省负责,湖西大堤西侧没有微山县管辖村庄的地段由江苏省负责”。


为了防止大规模械斗的发生,1990年6月初,在麦收即将开始之际,两地村领导喝酒谈判,商定共同行动,谁种的谁收割,村干部在边界处维持秩序。在当年协商的一些细节上,现在双方仍存在不同的说法。丰乐村原村主任蔡体夫说,双方商定6月5日共同收割,但大卜湾村村干部并未如约前来。大卜湾村原村支书卜庆堂说,当时双方还未确定具体时间,6月5日,丰乐村村干部单方带人前往纠纷地抢割大卜湾村的麦田。大卜湾村百余人就带着“家伙”赶到了现场。
  

在这场冲突中,丰乐村共有3人被枪击致死,其中1人是副支书王道伦,还有1名妇女孙西春。另有没来得及上船逃跑的十余名丰乐村村民,也被打伤。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微山县政府部门途经丰乐村的车辆经常被村民扣留,有关人员受到殴打。3名死者的尸体冷冻在殡仪馆中,一直到3年后才火化,死者家属数次前往北京上访,并曾酝酿抬尸进京。

公安部派人前往微山县调查此案,并和民政部研究重新划定湖界,但未能如愿。据微山县傅村乡原党委书记王洪彦介绍,江苏省公安厅和山东省公安厅两名副厅长带队在大卜湾乡住了一个多月,最终也没调查出确凿的凶手,后来有3位嫌疑大的村民被判两年有期徒刑。此后,丰乐村在湖田上建了一座了望塔,日夜有人在上面持枪巡逻。每到耕种和收获季节,两村村民都生活在恐惧中。


2000年,一场酝酿很久的报复行动开始了。这年春天的一个晚上,大卜湾村雇来挖鱼塘的一台价值100万元的挖掘机被丰乐村村民烧毁,司机被枪击受伤。8月30日上午,63岁的村民卜庆元在湖田上自家的豆地里被人开枪打死。更惨烈的杀戮发生在10月15日,大卜湾村的卜昭峰被枪击致死,来自滕州的一对父子因受雇使用拖拉机在湖田里播种,也被拖到一边打死。死去的少年不满18岁,子弹从他头顶射入,脑浆涂地。
  

(三)2003年的危机与转折
  

积怨要化解,生活要安定,经济要发展。2003年4月,刚刚从省城到任不久的徐州市委书记徐鸣,在了解湖区矛盾后大为感慨:“徐州、济宁是近邻、是一家人,有什么深仇大恨不能消除,有什么问题不能协商解决?”这一年,徐州、济宁两市各自组织的友好互访团,两市主要领导都向对方发出携手共建和谐社会的信号。继而,两市签订了《关于联防联调共同维护边界地区社会稳定的协议》,着手建立维护接边地区稳定的长效机制。

官方接触为两地友好交流洞开了一扇门。2004年8月,沛县与微山县缔结为友好县,双方约定,两县党政主要领导定期会晤。两市的政法委则牵头成立了由双方司法局主要领导轮流担任组长的领导小组,落实两市共同建立的稳定协议。

领导之间的友好往来就能保证群众不出问题?多年的积怨都能在瞬间化解?微山县委书记孔维民说:“谁也不能保证不出问题,关键是如何解决。过去出了问题就与边界挂钩、与政府挂钩、与政治挂钩,把简单问题复杂化了。”沛县大屯镇丰乐村与微山县付村镇大卜湾村隔湖相望,湖田相连,是湖区发生纠纷最多、死伤群众最多的村。在丰乐村党支部书记、50多岁的张基生的记忆里,两村村民除了打架从没有往来。2003年的麦收前,张基生得到消息,有迹象表明今年小麦收割时双方会发生争斗。

张基生不敢怠慢,立即向大屯镇报告,镇长带上副书记、派出所所长赶赴付村镇通报情况、商议对策。双方商定:今年麦收实行错时收割,避免双方农民正面接触。由微山县付村镇大卜湾村先行收割,两天后沛县大屯镇丰乐村再开镰。麦子收割了,沛县的50多名公安干警和20多名保安把守着丰乐村的所有渡口,不允许一位农民提前介入湖区。连续7天,两镇的党政领导披星戴月守在第一线,村民没到,干部先到;村民撤了,干部才离开。就这样人盯人,硬是避免了一场可能发生的纠纷。而大卜湾村割麦时误割了丰乐村的一部分麦子,也由付村镇补偿1万元予以解决。这是双方几十年来第一次不用械斗解决经济利益问题。

为了实现长治久安,2003年6月,大屯镇与付村镇决定在微山湖二道围堰西侧开挖一条1500米长、6米宽、2米深的生产界沟,划定丰乐村和大卜湾村的生产界线。两年多来,两村群众遵循双方约定,再也没有发生越界的生产行为和经济纠纷。稳定的日子一天天增长,可在湖区两岸各级党政领导的心头还有一块阴影挥之不去,那就是双方都有因纠纷死亡多年的尸体没有火化,这不仅是湖区稳定的隐患,也是消除隔阂的关键。

在1995年以来的4次纠纷中,共造成6人死亡。双方受害人亲属都以缉拿凶手为由,不同意火化尸体。每到事件发生的“敏感日”和重大节假日,死者亲属就闹着要抬尸上访。2005年初,徐州、济宁两市召开第五次苏鲁接边地区维护稳定会议,专门就多年湖区纠纷死亡人员尸体处理进行协商,最终确定,互不追究对方,2005年5月底前各自火化遗留尸体,并由各自县乡财政出资抚恤死者亲属。

微山县成立了60多人的工作组,并拨出50万元专款用于火化尸体和抚恤死者家属。沛县县委书记邹徐文,亲自部署,及时调度,安排专款,并要求公安及有关部门驻村处理。2005年5月底前,双方均在协议规定的期限内,彻底解决了遗留尸体的火化问题。

纷争牵扯了干部的精力,耽误了群众的生产,还得不时地接待上级调处矛盾的工作组。几十年的争斗没分出高低,财力、精力都花在了处理纠纷上。基层干部形象地总结为:“管吃、管住、挨批评”。如今,在微山湖接边地区,小事不出村、大事不发生,双方都铆足劲发展经济。

沛县把精力放在加大招商引资力度上,投资8亿元的协鑫坑口电厂落户沛县,投资30亿元的天成氯碱一期工程已经投产,投资20亿元的60万吨甲醇项目开工建设。2004年,全县GDP实现106亿元,财政收入6.36亿元,农民人均收入达4598元。同时积极引导沿湖农民减少对湖田湖产的过于依赖,利用池塘、围网养殖鱼、虾、蟹等优质水产品和深加工。

稳定也使微山县的经济呈现跨越发展的势头,连续3年实现GDP每年增幅20%以上、财政总收入增幅50%以上。在微山县,村村通上柏油路、自来水,通上电视、电话和班车。农业税全免,县、乡、村干部和机关工作人员、教师工资全由县财政统筹,仅此一项就走在了济宁市12个县(市)、区的前列。过去微山县以穷乱出名,外出读书的大学生很少返乡。从2003年起,大学生们看到家乡的希望,纷纷回乡发展,仅2004年,返回微山县工作的本科生就达150余人。

对抗变对话,冤家成兄弟。2004年,沛县在连接微山县的重要通道──沛县16K至二级坝地段,投资近千万元进行了拓宽改造、桥梁修复工程,双方的往来通行更加便利。双方共同建立的边界地区的47个卡点、53支农村治安巡逻队也活跃在地区稳定的前沿。2003年以来,徐州、济宁已互通维护稳定的情报信息200余条,串并案58起,破案46起,湖区社会治安大为好转。


国事 家事 天下事 滕州事

【滕州城事】

微信号:tz_c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