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渔网价格虚拟社区

尺寸越大越好?男人这几点才更吸引她!

唐山光物态弄春晖2018-09-30 17:55:21

第一章

  凤凰村到明阳镇的路上,有座无名的小荒山,山腰上藏着一个早就废弃的小破庙。就连村里年纪最长的老人,也说不清楚这庙里曾经供奉的是什么菩萨了。

  村里人都说这庙邪性,这说法带着故事一代代传下来。到了现在,怎么个邪性法,谁也没有见识过,因为大人小孩儿看到这庙,都会躲得远远儿的,谁也不想自个儿去试试这说法是真的还是传的。

  不过凡事总有个例外,张洋就是这个例外。

  张洋是个孤儿,一岁多的时候被人扔在凤凰村头儿,拾粪的张老头儿把他捡回家当孙子养。长到十二那年,张老头一头病倒就再没起来,张洋一下又变成了没人管的孤儿。好在这小子皮实,从十岁开始就啥都能干,倒是也没把自己饿死。

  对于这座野庙邪性的说法,张洋从来都没有信过。打从张老头儿去世到现在,几年里不说是进去,就算是在那过夜的次数,没有一百也有八十回了,从来都没有什么邪性的事儿出来过。

  但是这一次,他却信了,再让他说的话,他只能说,这庙,邪性,真他娘的邪性!

  那一天中午,天气有些阴,外面刮着小冷风,张洋从破庙塑像前的稻草窝儿里爬出来向外看了一眼,身上的暖和气儿被风一吹,不禁打了个哆嗦。消灭了两块烤红薯,接着就又摔了回去,反正今天他是不想出去了。

  眼珠子瞅着破败的房顶打转儿,看了一圈儿,最后落在身旁不远的塑像上。那东西全身都是黑乎乎,上面斑斑驳驳的好像全是铁锈,连模样儿都看不清了,头顶两个尖儿上还挂着蜘蛛网。

  “老黑,都说你邪,你咋就不邪邪给我看,连自个儿身上的蜘蛛网都不会扫扫,你邪个蛋啊!”张洋看着那座黑塑像,嘿嘿地笑了笑,“还是我来给你搞搞卫生吧,以后你要真邪了,可得罩着我点儿。”

  说着他从草窝里起身,身子向上一蹿,就到了塑像的后面,一手抱住塑像的脖子,另一只手已经抓到了塑像其中一个尖角上。

  “咝……”

  手指肚儿被这尖儿一刺,竟然还刺出血来了。

  张洋缩回手甩了两下,又在老黑身上抹了抹,正想要骂两声,忽然听到外面有人说话的声音。心想这平时没什么人来啊,什么时候这人也变胆儿肥了?

  “快点儿啊,我都等不及了,你这屁股是咋生的,看着就想摸一把……”

  “滚犊子,这大冷天儿的你把老娘拉这儿来干啥,这庙邪性,你想坑我是咋的?”

  “啥邪性啊,村长的婆娘都要让老子干了,老子还怕啥邪性!”

  哟嗬,想不到还能碰到这种“好事儿”,张洋顿时来了兴致。

  说话的俩人他听声音也能分辨出来,一个是村长的婆娘王淑芬,另一个是村里的电工李宝全,因为人长得又高又瘦,跟电杆儿似的,再加上他管电,所以别人都管他叫李电杆儿。

  这俩人大冷天儿竟然还跑到这小荒山上来搞洋事儿,这要是让村长赵瘸子知道了,那还不得把肠子气炸了啊。

  张洋忙把搂着塑像脖子的手缩了回来,小心地藏到了后面。这塑像坐在一米高的石台子上,本身又比常人大两圈儿,足够把他遮了个严严实实。

  刚刚藏好就听破庙的木头门被推开,两个人拉拉扯扯地走了进来。

  “滚你个死犊子,谁说老娘要跟你那啥了?”

  王淑芬话虽然说得硬,但是张洋瞄到那女人的表情,就知道她不是不愿意,就是还有点儿抹不开面儿。

  “行啦,别装了,你不想的话,这大冷天儿的去赶集干啥,我拽你你跟我来干啥?再说昨天不是你故意跟我说你今儿个要去赶集,让我在这儿等你的吗?”李电杆儿嘿嘿地笑着,一只手已经伸到了王淑芬的屁股下面,“现在秋裤都湿了吧,还说恁多干啥?”

  张洋在塑像后面吐了吐舌头,平常看不出来,村长这婆娘竟然骚成这样儿,今天可有好戏看了。

  偷偷从塑像的肩膀上探出个头来,小庙里没有窗户,关上门之后里面本来就黑,再加上塑像靠在最里头,不仔细看还真发现不了那里冒出个人头来。

  只见王淑芬被对方一通话说得也有点儿臊,再被那只手在关键的地方一摸,顿时就有点儿腿软。

  李电杆儿哪儿还不知道这是啥反应,往上一扑就把王淑芬按到了稻草里,慌不迭地去扒对方的裤子。

第二章

  “别……别忙,这儿咋会有稻草,咋这草还是热的?”

  女人到底是心细,再加上这偷汉子的事儿本来就十分敏感,立刻就察觉到了不对。

  可是李电杆儿这时候哪儿还能等得了,一边儿扒裤子一边儿嚷嚷道:“啥热的,老子这儿都要喷出火来了,能不热吗?”

  王淑芬被那大手一揉,立刻就哼叽一声,再也说不出来别的,只任由对方去扒她的衣裳。

  什么稻草凉的热的,早就被抛到脑子后面去了。

  三两下的功夫,就看王淑芬的裤子到了腿弯儿,李电杆儿又慌忙去解自己的裤腰带。

  爬在塑像后面的张洋顿时看傻了,白拉拉的大腿,中间儿还有一小片儿看不太清的黑草。活了十七八年,这可是他第一次看到女人身上这风景。

  嗓子眼儿有些发干,两个眼珠子想挪也挪不开,脑子里不由控制地想像着,要是上去摸一把该是啥感觉。

  这时候儿李电杆儿已经迫不及待地掏出了东西,就想要往王淑芬的身上扑。

  “嘟——”

  一个响亮还带着三道弯儿的屁,把三个人都给吓了一跳。

  张洋连忙把头缩了回来,暗骂自己是红薯吃多了,刚才看得又太下神,怎么一不小心就给崩出来了。

  他这里暗恨的时候,另外两个人更是被吓坏了。

  老辈子相传都知道这个庙里邪性,现在两个人正要搞事儿的时候竟然从塑像上崩出个屁声儿来,能不吓人吗?

  “娘啊……”李电杆儿吓得叫了一声,那玩意儿也软下来,提上裤子就跑了。

  “你个死犊子……”看李电杆儿把她一个人扔在这儿就自个跑了,王淑芬更吓得两腿发软,想站起来跟着跑也不能了。

  虽然已经小四十,但是却保养得还不错的小脸儿,显得更白了几分,心里头惊慌之下,连裤子也没想起来提,就这么直愣愣地坐在那儿,大气儿都不敢出一声儿。

  小心脏扑通扑通狂跳了半晌,塑像里也没蹦出来个青面獠牙的妖怪把她叼走,这时她才大着胆子把头转过去,朝那黑乎乎的塑像瞥一眼。

  “嗯……阿嚏……”

  张洋也等着对方赶紧走呢,这喷嚏憋了好大功夫,刚刚好这一下子没忍住,酣畅淋漓地打了出来。

  王淑芬刚刚一转过头来,就听到塑像里又出声儿了,这回差点儿没把魂儿给吓跑了。

  “老天爷,过往的各路神仙,我以后再也不敢了,都怪我们家男人不顶用……不不不,都怪我……”王淑芬也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爬起来连向着黑塑像磕头,生怕这里的神仙咳嗽一声,让雷把她这个不守妇道的女人给霹了。

  张洋心里一喜,看来村长婆娘竟然没想到塑像后面有人,兴许磕几个头就该走了,他也省得尴尬。

  刚想松口气儿,塑像上的灰尘被他喷得扬起来,一口吸到鼻子眼儿里,登时就感觉鼻子一痒。

  “阿嚏阿嚏阿嚏……”

  伴随着无敌连环大喷嚏,张洋手一滑,整个儿从塑像后面滑了下去,一屁股坐在地上。

  玛勒戈壁!这他娘的再说啥也晚了!

  王淑芬抬起头来,两个人大眼儿瞪小眼儿。

  村儿里总共就这百十户人家,就算是这屋里的光线暗,王淑芬也一下子就认出张洋来。

  不过这一下,王淑芬倒是先松了一口气,好歹比遇到一个凶神恶煞要强得多。但是随即想到自己跟李电杆儿的事儿被这小子都看到了,虽然还没成,终归是个丢人的事儿,万一被说出去了,她家里那口子还指不定会怎么收拾她呢。

  “嘿……嘿嘿……”张洋看也没地儿可躲了,只好嘿嘿傻笑了一声,挠了挠头,“其实吧……我啥也没看着……”

  嘴上说着,眼珠子却是转不过来,还是直勾勾地盯着王淑芬裤腰子的地方。

  “啊……”

  这一下王淑芬才反应过来,到现在她的裤子都还没有提上呢。惊叫一声,忙不迭地往上拽裤子,脸上要多不自在有多不自在。

  裤子拽上去之后,王淑芬倒是平静了下来,虎着眼睛问:“原来是铁蛋你个不老实的小东西,说吧,你都看到啥了?”

  铁蛋是张洋的小名儿,张洋小时候身子骨弱,张老头儿怕他不好养活,就给他起了个硬梆梆的名字。

  “嘿嘿,我刚刚不是说了么,真是啥都没看着,淑芬婶子是上山拜神来的吧。”张洋扫了一眼对方被丢在一边儿的竹篮子,里面好像装着什么东西,替她圆着话儿。

第三章

  “嗯……”王淑芬模棱两可地答应了一声。

  “那你接着拜,我还有事儿,我先走了。”张洋嘿嘿一笑,就要向外跑。

  “站住,”王淑芬两手一张,跟母鸡护雏一样挡住门,“你没看见?糊弄鬼呢?”

  小庙就这么大一点儿,要硬说没看见,这他娘的就算是糊弄鬼,鬼也不信啊!

  “就算是碰巧看着了那么一丁点儿,我也肯定不往外说,这总成了吧?”张洋耸耸肩,心想这也不是我想看的啊,你们非要在我眼皮底下搞。

  不过话说回来,女人那里看着就是过瘾……

  “你说不说,我就能信你啦?”王淑芬一掐腰,指着张洋鼻子道。

  “那你要咋着吧,我都看着了,你总不能把我眼珠子剜下来,舌头割掉吧?”张洋这下也来气了,这可是他抓着对方的把柄呢,怎么搞得跟自己把柄被别人抓着似的,舌头吐出来指了指,“这不,舌头在这儿呢,你来割,来割!”

  王淑芬愣了一下,也知道自己用错法子了。凤凰村谁不知道张洋打小放驴,脾气上来连村儿里最倔的叫驴都别不过他,想要吓唬他啥,他还真不怕。

  “咯咯咯……”这么一想她立刻就笑了起来。

  “咋?不割了?”张洋看她笑得胸口一颤一颤,眼神也被笑乱了几分,却还是没好气地说道。

  “割啥割,婶子跟你逗笑呢,”王淑芬说着把竹篮子提过来,“看婶子给你拿的啥?闻闻香不香?”

  “香!”张洋伸头过去闻了闻,肚子里的馋虫都被引得直流口水。

  “赶快吃吧,我裹了好几层布,现在还有热乎气儿呢。”淑芬婶子突然变得慈眉善目起来。

  这是刚从集上买来的卤肉,本来是给她老公打牙祭,也是给自己偷情打幌子的,现在都便宜了张洋了。

  张洋也不客气,好长时间都没有尝过肉味儿了,抓起来跟狼一样啃起来。

  “慢点儿吃,又没人跟你抢!”淑芬婶就在旁边儿看着他,时不时还给他拍背,眼神儿不断在张洋的身上扫来扫去。

  不过十分钟,一斤多卤肉就彻底地进了张洋的肚子里,拍拍肚皮:“还是肉顶事儿,虽然没吃饱,也能顶两天了!”

  “咋样儿,婶儿对你好不好?”

  “好,好得没边儿了。”张洋抹抹嘴,心想要不是我看到你跟李电杆儿了,你能对我好?

  “这算啥,还有更好的呢,”王淑芬神秘地笑了笑,眼神里带着点贼光,“你跟婶儿说,刚才是不是看到婶子那里了?”

  “呃……”

  “到底看到没,怎么一说这个你就没种了?”

  “看……看着一点儿吧……”

  “那,你想不想再看得清楚点儿?”

  “啊?”

  “不光是看,婶子还能让你摸几把,”淑芬婶手一伸,在张洋的裤裆上揉了揉,“你可不是毛头小子了,就不想尝尝女人是啥滋味儿?”

  “啊?!!”

  张洋心想不是吧?这村长的婆娘真骚成了这样儿,李电杆儿跑了,这是想让自己顶上去?

  其实王淑芬这么说有她的打算,张洋就算是胸脯拍得再响,她还是不放心对方会说出去。但是如果自己跟张洋有了那事儿,这小子的嘴肯定不会乱说。等于是用自己下面那张嘴,把他上面那张嘴给封住了。

  再说这张洋虽然才十八,但是身子骨却生得壮壮实实,模样儿不是电视里的那种帅哥儿,也很有男人味儿,比起李电杆儿那种柴货可强多了。

  本来就是出来找男人,又是这么一举两得的事儿,她怎么会放过好机会。

  “啊啥啊,还不凑近点儿?过了这个村儿,可就没有这个店儿了!”淑芬婶白了张洋一眼,示意他来脱自己的衣服。

  “淑芬婶你就别再跟我逗笑了,我真还有事儿呢。”说着就站起来又想往外走。

  开玩笑啊!真要把村长的婆娘给睡了,赵瘸子还不得跟自己拼命啊!

  “那不成,天大的事儿你现在也不能走!”淑芬婶可不依了,两手一乍,鼓囊囊的胸脯一挺,把张洋挡住。

  “我保证不往外说还不成吗?”

  “不成!”

  “那咋着才成呢?”

  淑芬婶献媚似的白了张洋一眼,两手向下一扒,刚刚拽上来的裤子又到了腿弯子。

  “咕噜……”张洋的嘴唇动了动,狠狠咽了一口唾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