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渔网价格虚拟社区

总有一天,我要炸平柏林

秦小兽2019-12-19 09:22:44

点击蓝色文字关注我们吧!


图/网络

文/于筱筑

如果有一天,你早勃兰登堡门,巴歌特歌剧院,或者宪兵广场,菩提树下大街,见到我蓝眼睛高鼻子的JET,告诉他,只要他一个拥抱,已炸平我心中整个柏林。

 


1


2006年6月20日晚10点。世界杯东道主德国队开始与厄瓜多尔争夺A组第一。10点04分,比赛过去4分钟,克洛斯一脚抽射命中。德国队完美开场。

 

2006年6月20日晚10点31分。柏林国际机场控制区自动报警系统突然发出警报。在机场控制区东南面警戒区,一名年约二十多岁,身材魁梧,身手敏捷的男子,正企图翻越机场防护围栏进入控制区。

 

工作人员从该名男子的神态判断,他应该是初次爬机场控制区域的警网,警报声响起,他仍旧继续往上爬,但被锋利的钢刺网挡住去路,被钢刺网刺伤的男子重重地摔在地上。这名男子似乎并不气馁,再次攀上警网。警报声依然在空中鸣响:“你已进入机场警报区,请立即离开”。该名男子连续爬了三次,每次都被锋利的钢刺网卡住。每次都以失败告终。最后,恼羞成怒的男子爬起来,拼命用脚踢围栏。

 

时间过去4分钟,柏林4广州7220航班准点起飞。杜任弛,我们的爱情,就这样不算完美地结束了。

 

机长请不要紧张。社工请不要紧张。球员请不要紧张。牧师请不要紧张。善待我的爱情,是我擅长。

 


2


2003年10月23日,杜任弛,我们坐同一趟航班飞往柏林。你所在城市在汉堡,即使坐轻轨,距离柏林也要4个小时时间。

 

那段时间你常来看我。因为我们都举目无亲,像两个流落他乡的小孤儿。你告诉我,你每天只能吃土豆面包,还有烤鸡腿。你说你想念北京的豆浆油条快想疯了。

 

我没有告诉你,其实我也是。你周末的时候来看我,我去唐人街买了面粉和食用油,我和好面,做成油条的形状,然后放进沸腾的油锅里。油条太湿,油锅飞溅,大滴油朵沾到我的腿上,我赶紧用手抹,那么大一块黑色的疤痕让我在德国佬的厨房里哭得稀里哗啦。

 

你从客厅跑出来,看到我腿上吊坠般大小的疤痕,问我药店在哪里。我根本没有听到你说什么。只记得你把我抱到沙发上,用嘴亲吻我的伤口。

 

我哭得更加厉害。那一刻,你让我特别想念我妈。

 

一个星期后,我和啤酒肚房东吵架,准备搬家。打电话给你,你说你就在我的楼下。你说,我要到柏林来。我要和你一起。我跑下去,看到你提一个大包,带着你这所有行李。

 

隔着轻轨,隔着悬浮列车,隔着莱茵西街穿梭不停的车来车往,我承认,杜任弛,我彻底被你感动了。那一刻我忽略了所有困难,想着只有和你在一起,我什么都不怕。

 

2003年11月10日。我们团聚了。你说,如同柏林墙被推倒,从此不再有东西柏林之分。从此不再有我和你之分。

 


3


其实你是个无比性感的天才。

 

你会修补窗户,换锁,你会装网络,你还湖二百秒 电视天线加长,拉到房间里。这样我们就可以躺在床上看电视。柏林的三月有雾,五月有雨,八月酷暑,十二月白雪倾盆。这一年四季里,我觉得你光着汗涔涔的膀子,牛仔裤后袋里别两把工具钳的样子最性感。性感得几乎让我恨不得想扑上去咬你一口。

 

柏林的冬天是真冷。那种可以浸到人骨头里的冷。我们在勃兰登堡市场买到二手暖气机没有那么管用,你就自制了一只可爱的壁炉。每天晚上就着壁炉微熏的光,我喝半杯咖啡,吃两小块巧克力,看一本书。我早早把你赶到床上去。等你快睡着,我就悄悄爬上床。我很费力地把你从睡暖了的地方挪开。你总是懵懂地睁眼看我,然后乖乖地躺到冰冷的地方去。你醒过来的话就会抱我在你的胸膛里,小声说亲爱的你折磨我。如果你不醒来,我就把手搭到你稍微有点薄肚皮的小肚子上。抱紧你,像抱紧属于我一只巨大的婴。

 

这是我们无比幸福的瞬间。不只是在这浪漫的城市里,莱茵河微微翻滚的波浪,绚丽的夜色。不只是跟你在古老的德皇威廉一世纪念堂旁边的新教堂里跟大家一起听圣经的诵读,无比羡慕地看着牧师祝福一对我们不认识的新人,回来的时候看着天边夕阳飞鸟斜斜。不只是在60米宽的的菩提树下大街偷走一朵黑色水仙,拖起手飞跑。不只是在高达365米的电视塔200多米处高的腹部球形旋转餐厅里俯瞰柏林全市的风光。

 

你拿着古典相机拍下我们无数的时光。

 

你拍下我的鹿皮小靴子;“多么可爱的宠物。”

 

你拍下我们的床:“是非法建筑。”

 

你拍下你送我的黑色眼镜:“挡住了我的思念。”

 

你拍下了我的脸:“这是杜任弛。”

 


4


2004年10月。我们来柏林一年了。你的转学手续迟迟没有办下来。你开始无聊,开始无所事事。你认识了一群当地的小混混。你折磨我。

 

每天你都玩到很晚回来。你去酒吧鬼混。我有时候等你到凌晨两点,第二天早上6点赶去上课。德国佬的德国话讲的噼里啪啦,砸得黑眼圈的我头晕脑胀。我想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回到家我赌气不理你,你又像个小孩一样粘着我。你最会扮可怜。你说以后一定不出去玩了,在家里好好看书。

 

你没有出去玩了,你开始打游戏。每天打到半夜。18平米的小房子,客厅巴掌大,电脑在房间里。我怎么睡得着呢。

你的眼里还有我吗?

 

你第一次发脾气了。你胡子拉茬,脸黑漆漆。我的心里怎么没有你呢。你要我每天在家干什么呢。我这么一点自由都没有!你可以安安心心地去学校,可是你想过我吗?

 

我用头蒙住被子不说话。我觉得对不起你。真的。你这么需要我的时候,我不能帮助你。我安静地上着我的学,你那么聪明,却呆在家里。你是为了我来柏林的。你做出的牺牲比我每天给你做两顿饭的牺牲要大多了。

 

我不再管你。我希望你快乐。

 

可是我没有想到你会赌博。你去酒吧赌球。买如火如荼的德甲哪只球队的赢哪只球队的输。你下巨大的赌注。到你需要窘迫到问我拿钱的时候,我才知道你在做什么。

 

我骂你,我恨年不争气。我们恶语相向。我们开始打仗。你终于还手了。你终于原形毕露了。你赠我半巴掌。你赠我透心凉。

 


5


我最早认识JET是为了你转学的事。他是我所在柏林自由大学大众传媒学院院长的儿子。我去拜访他。他的眼睛蓝得很澄澈,嘴巴跟你很像。说话的声音很好听。说实话,我对他的印象挺好的。我花去我半年的积蓄请他去贵得吓人的柏林VIRTUM餐厅吃MOZZARELLA奶酪烹制的海鲈鱼。结帐的时候他抢先给了钱。这在于精明的德国人来说简直是不可能的事。

 

他的蓝眼睛里透露着他喜欢我。

 

其实,这个德国少年对任何我这样年纪的女人都是有吸引力的。出身名门,五官英俊,深情款款。他比你高,比你好看,比你有气质,德语讲得比你好。但是我不知道为什么坐在餐厅里那一刻我脑海里想的都是你。你不知道我有那么想念你。我想念你的大肚子,我想念你沉睡时候的脸,想念你突然醒转的懵懂,想念你亲吻我,你撅起嘴唇,你受伤的脚指甲,你大腿侧面攀山涉水的血管。

 

还有你说,你要和我玩儿。

 

JET送我回来的时候在勃兰登堡门第5个入口处希腊胜利女神维克托里亚乘坐战车的雕像下跟我拥抱。我很感激这个德国少年的绅士。我已经告诉他我有了你。

 

他说,没关系。

 

可是让我尴尬的是回家的路上我看到了你。你跟一个金法波霸美女在欧式直柱下接吻。那一个瞬间,我有一种想吐的感觉。我实在他恶心了。

 

我回到家大哭一场。一看到抽屉上放着你新买的避孕套。我跑到卫生间对着马桶干呕了半天。我想好了回来怎么骂你。我想好了要怎么收拾你。我想狠狠跟你发脾气。我想扔东西,我想要杀了你。

你没有回来,你两天两夜没有回来。这样也好,我就当你死了。我就当你已精尽人亡飞来横祸了。

 

你真的死了吗?

 


6


你被关起来了。你因为在酒吧打架斗殴被关进了警察局。

 

关键时刻,去救你的还只有我。我先去警察局看你,给你送被子和食物,然后我得去找保释金救你出来。

 

下那么大的雪,柏林的1月只有零下十度。我在雪地里走得歪歪斜斜,我的鹿皮靴子果满了雪花。我的大黑呢长衣被风呼呼往里灌。我多么想不管你啊。我多么想这一刻我突然消失掉,我就不会这么痛苦。

 

我在从银行出来不久的小巷子里被三个黑衣人跟踪了。这穷人区,经常有黑人行凶抢劫亚裔。夜晚11点,街上的风雪那么大,行让恩那么稀少。杜任弛,那一刻你知道我的心里有多么害怕吗?我牢牢捂住我的绣花小钱袋。这些钱是你跟我的命,我不能让他们拿走。不管我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

我对自己说我必须勇敢。我拼命地往后跑。跑着跑着有人拉住我。我尖叫,你放开我!放开我!那个人说,是我。

 

是JET。我抱住我的救星大声嚎哭起来。

 

JET和那帮黑人动了手。最后抢劫者见JET势同拼命,即将有行人围过来帮忙便跑掉了。我哭得更加凶。我看着JET头上的血迹抱住他那么不知所措。

 

他轻声安慰我说,没事的没事的。

 

我突然很想报答他。报答这个蓝眼睛高鼻子的德国人。这个心地善良重情义我非亲非故的陌生人。可是我拿什么报答他呢。在他之前我就遇到了你。在我最需要你的时候你就不在。我最脆弱的时候你不在。JET为了我和别人动手,而你在酒吧为了另外一个德国波霸女打架斗殴被抓起来。

 


7


我和JET去警察局救你。我还没有来得及告诉你JET帮你把学籍从汉堡转了过来,你可以不再这样堕落了。你出来的时候就已经一直在狠狠瞪着JET。

 

你粗暴地把我扯上车就走了。一句感谢的话都没有说。在车上你问我,你是不是和那德国佬那个什么了?不然他怎么肯那么帮你!我没有做声,我狠狠地瞪你。这是你说的话吗?这是那个我曾经那么深爱过的人说的话吗?你真让我发指。

 

什么时候,你变成了这样一个人。你自私!你龌龊!你狼心狗肺!

我叫停车,狠狠摔门,而你心安理得坐着TAXI呼啸而去。

 

我听到自己的心在雪地里一点点彻底死掉,声音细如昆虫濒死的呼吸。我混身发抖,可是你已没得救了。难道我们真的只是如那两只寂寞猪猡,在大雪封山的时候需要一起依偎取暖吗?可是我们明明是有爱的啊。

 

就像没有套了你还要做爱,你那么坚持,你丝毫不管我的痛苦。

 

你知道吗?杜任弛。在柏林,我辛苦积攒的这点钱,可以用来请人吃一顿饭,可以用来保释一个人,也可以只用来完成一场小小的手术。

 

这三见事,都由JET来陪我。

 

错遇你这样的人,我还配和JET那个什么吗?

 


8


我下定决心要彻底离开你。你纠缠我。你哀求我。你说你一定改。

 

你说,你前些日子还在我的身上睡觉,还在抚摸我的肚子,还在担心有一天为我怀孕了怎么安。可是现在你为什么要离开我。你不要走,我不要一个人吃饭,一个人住,我不要你不来半夜挪开我。我不会再让你痛苦,你不要走。

 

我不看你,我收拾东西。

 

你恶狠狠地说,如果你要去和那个德国佬生活的话,我是不会让你如愿的。我会让他死得很难看。

 

我瞪着你,你试试看?

 

我知道此刻的我如同每一个恶人一样,外强中干。

 

我离开的冬天早晨,整个柏林都很安静。有人的街道都是风景,没有人的街道有鬼魂在游荡。我迷失了。我丢掉了。没有方向感,就往东走。虽然柏林墙已死。但它的魔法还有一定的效果。

 

后来,JET在菩提树大街的拐角捡到我。街道的角落里开满黑色水仙。远处莱茵河雾霭密布。我把头埋进JET的脖子下面,仿佛这样就能埋葬掉我的部分生命。我很轻很轻地说,JET,麻烦你给我租个小房子。若有那么一天,我要炸平柏林。

 

我没有力气了。其实我只不过吃了太多退烧药和感冒咬。我那么想,有那么一天,我要炸平柏林。这样他就不能拿着刀去找你。这样我就没有过去。这样就让我的灵魂死去。这样我就能再有力气好好爱你。

 

让我好好照顾你,让我跟你那个。让你幸福。让我们好好地生活。

JET,再让我把欠你的通通还你。把我能给你的通通给你。

 


9


你知道,我不能和JET在一起。不是害怕你会去找他。不是害怕我们没有未来。这些都不是。我只是怕我再没有余力来好好对待他,我怕我辜负他,怕爱情的不可预料,怕天长日久,怕柴米油盐,怕过去,怕未来,怕有一天,我离开他。

 

我得善待我的爱情。

 

2006年6月20日晚9点45分,我即将登机。我发了一条短信给你:好好地死。这个时候,你一定在看球。你看球的时候是什么都不管的。

 

你即使要来追回我,也已经来不及。

 

这一年,我知道你改了很多。其实我从来不曾后悔与你那段爱恋的时光。我只是后悔,没有早点遇到JET。

 

我也没有通知JET。如果要通知,请告诉他,他一个拥抱,柏林已炸毁。

多家杂志撰稿人,

写悬疑恐怖、写都市爱情,写少儿文学

本身却是个逗比单身狗

养狗,因本人智商不高,经常被欺负

你想看的故事,这里都有


Hello,伙伴们

长按二维码就可以关注我们啦!

往期回顾

听说,爱情不再回来了

我的梦里没有长沙【下】

我的梦里没有长沙【上】

年华老去,你曾是我的谁

许你一场春暖花开

宾得KX配不得三公主

维多利亚公主今年大婚

没关系,做一个花瓶就够了

尼泊尔,像情人一样永不分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