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渔网价格虚拟社区

往事有你(于国建《退思闲想》)

城市生活2018-05-15 13:31:02

(关注后,输入 于国建 可看到更多佳作)


此文收录在 于国建 老师《退思闲想》中。


初阳, 于国建 老师在“望海楼论坛”的一位网友







往  事  有  你

——致于国建老师

 

初 阳

 

 

    在我们行走的途中,往事就是曾在你手中拂过的小花,是凉亭里的一杯水,是路人的一次遥指,是绊脚的石块,是被风沙迷出的眼泪……往事一直在那里,旧模样,就看你回首不回首。人生由无数个往事堆积。

    又是一年感恩节。感恩总是让我们忆及往事,感恩往事。感恩挫折给我们的历练,更感恩温暖过我们的人。

    夜里看书至两点,凌晨五点多又起。中午小休时,望窗外初冬的阳光,觉天地好大,而我独坐一隅,似一草芥被遗忘。“海坛”久已没有上去了,那些曾经的热闹,于我来说,就是往事。到空间里看了下。空间从不打理,兀自荒芜,但那是属于我的一块地儿。我想,倘若“海坛”还有人记得我,那就是于部长了。我看到,他果然来过了。就在那一刻,我惦记他的时候,他同时念及我,这来往甚少的忘年交。没来由的,眼眶一阵濡湿,也许,它早该流出来,生命中的有些沉重、孤单、委屈,有些不可言,是该藉着泪水,趁着这样一个被人偶尔念起的辰光,流出来……

    小时候练字,知道字和人一样,该有风骨的,好的字再柔也有骨力撑着,骨气森然的时候,其硬度如凿子砍碑。字也有品,最高为“神品”,次为“妙品”。但由字品识一个人,还是有难度的。好在有文,它是如此透彻,又如此无孔不入,把人的感知清晰明了地呈现出来。还有个价值就是,让我逐步以文识人。向来认为,为文之道,也是为人之道吧。

    “海坛”我来得少,源于天性里是喜静的人,又兼常有琐事缠身,每每神思分散,难以专注某一物事。不过一个说着家乡话的网络平台,真不能再用虚拟来注解了。

    他们都喊于部长、于总。我想了想,这篇文中,还是喊老师吧。生怕这职位的尊称多了公事的客气,少了私人的亲近。而老师毕竟是以心灵意会传授知识道理的,感觉上不至太生疏。

    之前看于老师的散文,有个特点,就是自然。没有一点人工雕琢的痕迹,仿佛顺势而流的水,清澈透亮地潺潺而过,不疾不徐,这多像缓缓的叙述。又如流动的光影,变换着旧年的景象,有种晕黄时光的温暖和亲切在里面。于是,我们看到了黛瓦白墙里的徽州人家,看到多年前雨中帮助撬锁的恩人,这一切的一切,都自带着人间的烟火味,你又何尝没有感觉似乎也曾看到过、亲历过?只是,他帮我们说了出来。

    杂文还是占了大多数,针砭浮华,调侃时尚,耐咀嚼,令人顿悟。时评的意义是分析、说服,引向思考,需要深刻的思想、辽阔的阅历以及批判的勇气。这些都是必须具备底气和厚重的,所幸,我认为他有!古人说,文似看山不喜平,他的杂谈就貌似井田方石,实则峰峦起伏。一粒纽扣,一块炭火,一个花盆,一口古井,都暗藏机锋,小物事阐出大道理,读到最后方才恍然。

    我以为,这就是为文的妙处。妙处在哪?说不出这文章哪里好,可就是熨帖到人的心里去,遣词造句也不觉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但系统地整体看下来,就有朴素贴己的美感。

    仅仅这些,还不足以打动我。

    最重要的是,我从文字中看出他的人品。他的直,他的真,他的善。我只能说,他是个有“识”之“士”!“识”是知识、见识,有锐利的眼光,以及能洞察自己的内心和世界。“士”为君子,持正直和责任道义的人。“识”是才,“士”是德。而我,只欣赏德才相侔的人。因为他有忠实于内心的君子心性,又有关注底层、关注弱势的悲悯情怀,同时更理性地看世界。

    还有他的宽容,我能感受。我相信,宽容的时候,他的胸怀应该很开阔,装得下高山大河。这时候,呼吸顺畅,气定神闲,是最安详的。先安己心,才能祥瑞。这是个何等智慧的人。

    更有他对草木山水的热爱。试想,该怀着一颗怎样的锦绣之心,才能悦这自然?

    正如好多职业不是以赚钱为目的,而是创造社会价值。于老师写文字,也不是博取眼球,不为权势折腰,一辈子说真话,对得起自己的良知、道德。我想,将来垂暮的时候,他会感此生无憾,当开怀大笑之!

    有时候,一个人让人喜欢很容易,可让人敬重却很难。他做到了。这是一种殊荣,他当之无愧!

    佩服老师的勤奋,坚持写博,几乎每天更新。写博长了,无疑是种文字的练笔,能增进对问题的思考,加强对文化的记忆。遣情抒怀,记录一份心情。我常想,一个人的世界里的悲喜、感叹、顿悟,才是最真实的,值得镌刻在自己的生命石上。而跟帖评论呢,呵,就好比一个在清朗的月下吟诵的人,突然听到有人接了下句一般。回首望去,花丛外,柳荫下,似有影影绰绰。当下遥遥一抱拳,谢君子相和,是谁已不重要。用心评论是一种重视,哪怕意见相左,多听方家之言,也是写博的收获。当然,对方的肯定,对博主来说,更是一种击掌之快!惭愧的是,大多时候,我只是个看客,悄悄地来,看一会就走,不言语。与其说是低调,不如说惰性作祟。

    看到他在博海里欢快地游浮,伸展自如,真的为他高兴。对一个人的亲近和好感,有时并不以认识时间长短或相处日久来衡量,这是一种天性里的神之契合。

    以为此生无缘得见,不过我并不遗憾。因为他对我而言,早已亲切熟悉得像一位父亲、兄长、老师、朋友。没想到在一个偶然的场合见到,我把这无预料的会晤暂且称为机缘巧合。可见,人与人之间的缘分是刻在三生石上的。

    人群中第一眼就认出了他,和照片上一模一样。至今仍记得,于老师的手很大,很暖,紧紧握住了我的手。那瞬间,胸腔似有千言,却是讷讷地吐不出,他了然地微笑着说:“初阳,一切尽在不言中……”于是,心生安慰,相信认识这么久以来,虽未交流许多,他是懂我的。

    朋友对我的评价:有时感觉你很柔软,有时又感觉你很强势。我觉得,我柔软,是因为我心里有爱,面对美好,没有人能够做到坚硬。我强势,是因为我心里的良知还不曾泯灭,面对不公、丑恶的时候,无法做到沉默、屈服。我们落泪,总是源于美。我们愤怒,总是源于恶。

    窗外有寒星点点,闪着清亮的光辉,似我殷殷的衷情。在听一首歌《星》。用耳机,世界就只剩下这袅袅的轻唱,婉转的低回。星光灿烂,伴我夜行。星光引路,风之语,轻轻听。

    常想起于老师,他生在这俗世中,却不愿热衷经纶世务。而我,也只愿玲珑的生,从容的死,坚持着小小的固执。这可能就是我们彼此心意相通的地方吧。

    冬日沉潜,厚积薄发,为的就是来年的春花锦簇,夏风蛙鼓,秋实银霜。人生的美就是这样,有多深重的艰难和隐忍,就有多华丽的惊喜和幸福。而我们所遇到的一些善良的人、一些知己,就是为了让我们在人生的跋涉中不至于很苦、很孤单。

    对一豆青灯,四周静谧,方记起已是凌晨,今天是感恩节。我是个传统的人,之前一直不肯过洋节的。可是感恩,是人类最美好的品质之一,又怎么分国界呢?所有的今天都会成为昨天,成为往事。往事组成了我们的人生,往事里啊,藏着一个个故人。

    感恩节,感恩往事丰盈我们的生命,感恩于老师对我曾有的关怀,你细致如斯,那样不留痕迹,可初阳,全明白。

    在以后的岁月里,仍要感恩往事有你,于国建老师,我视如父辈的一位仁者。


201111月)


(注:初阳,“望海楼论坛”的一位网友)








  于国建1946I 2月生于河北省定州市一个偏僻小村,祖辈农民。1965年因品学兼优被保送南京解放军外国语学院(现为解放军国际关系学院),其后获得大学本科学历并有23年的军人生涯。1987年从部队副团职岗位转业地方后,一直从事新闻宣传工作至退休,历任《扬州日报》编辑、编务部主任、扬州市委宣传部副部长、《泰州日报》总编辑(兼社科联主席)、泰州市委宣传部副部长。著有《燃烧集〉《脚下碎片〉等。







作者授权发表,版权归作者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退思闲想》
【附录】
退职感言

【山西行札记】
我们应给后人留下什么
山西做文化值得我们借鉴
中国三大古民居流派之比较
一道丰盛的“三头宴”
常家庄园的建筑艺术
常家庄园书香浓
大院之最数“常家”
解州关帝庙——中国最大的武庙
炒红了的乔家大院
在平遥阅读沧桑
云冈石窟魅力千古
“东方画廊”永乐宫
洗礼心灵的壶口瀑布
应县木塔:世界木结构建筑的典范
悬空寺:在危安虚实中求平衡的建筑奇迹
悠长隽永的晋祠
5000年文明看三晋
【游记】
两度触摸桃花潭

桃花潭水深几许
到过 看过 错过
旅游陷阱何其多


点击下角“阅读原文”进入  服务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