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渔网价格虚拟社区

换个姿势,看看历史长河中的徐州是咋“奔跑”的!

徐州名片2018-12-15 16:07:14


2018“徐马”开跑在即,

“奔跑”再次成为市民的热议话题。


一场全民体育运动彰显着一座城的精神和气度,而回溯漫漫历史长河中大彭氏国的彭祖气功、汉代流行的蹴鞠武术及环城长跑等等,亦可管窥古城徐州奔腾的体育基因与风尚。


来,今天咱们换个姿势,

看看历史长河中的徐州是咋“奔跑”的~

↓↓↓


彭祖导引术,中国武术的雏形


徐州是中国武术文化的发祥地之一。《庄子•刻意》记载,“吹呴呼吸,吐故纳新,熊经鸟伸,为寿而已矣。此导引之士养形之人也,彭祖寿考者之所好者”。《彭城武林》的编著者于学强认为,这是迄今发现的最早的具体记载彭祖导引行气的文字资料,彭祖发明的导引术是中华武术形态的最早雏形,开我国气功之始。


▲淮海文博园彭祖导引术浮雕。


据《彭城武林》记载,彭祖的气功导引术把静功(呼吸运动)与动功(躯体运动)有机结合,被佛道医儒及武学家所引用,并迅速得到发展,徐州地区历来有练引导气功的传统,以此祛病延年、强身健体。


“三尺取天下”引领尚武风


徐州自古为兵家必争之地,刘邦自泗水亭长起事开创两汉400年基业,曾言“吾以布衣提三尺(剑)取天下”,自认以武艺夺取天下。


汉画像石是汉代墓室、墓地祠堂等建筑上雕刻画像的建筑构石,因生动记录了大量汉时人们生活场景而被著名历史学家翦伯赞称为雕刻在石头上的“绣像的汉代史”。


▲铜山县出土的汉画像石《看比武图》。(翻拍于《汉代体育》)


刘秉果、赵明奇所著《汉代体育》认为,从徐州铜山出土的《比武图》、《看比武图》这两组汉画像石可知,汉代的兵器击刺从军事练武走向了娱乐表演,这正是武艺演变为武术的质的变化,一方面反映了汉代军事武艺的提高,另一方面也反映出汉代民众尚勇练武、积极进取的风貌。


蹴鞠曾为“治国习武”之道


 “蹴鞠”传言为黄帝时代为了练兵而创造的游戏,汉代人把蹴鞠视为“治国习武”之道。《汉书•艺文志》即把当时的蹴鞠专业书列入“兵伎巧”类,据此书记载,汉代的蹴鞠踢法繁多,已有了完善的规则和方法。


《西京杂记》记载了这样一个小插曲:刘邦当了皇帝之后,把父亲刘太公从彭城接到长安的未央宫,吃穿用度极尽豪华,终日伴有歌舞伎乐,但刘太公却闷闷不乐。原来刘太公想念家乡那些与之朝夕相伴的贩夫走卒、屠狗杀牛之辈,生活娱乐离不开斗鸡、蹴鞠。于是,刘邦下旨在长安城东百里之处,仿照老家丰邑的规模造了一座新丰城,把原来丰邑的居民迁往新城,刘太公又可以“斗鸡、蹴鞠为欢”,这才心满意足。


汴泗交流处的马球热


马球是骑在马上用马球杆击球入门的一种体育活动。据说这马球和足球一样有中国基因,在古代叫“击鞠”,始于汉代,风行于唐代。


据《徐州体育文史》刘秉果文章,唐贞元四年(788),张建封被任命为徐、泗、濠节度使兼徐州刺使,驻军徐州。张建封在徐州操练兵马时,经常利用马球运动提高军士的身体素质。


唐贞元十五年(799),韩愈到张建封的幕中做校书,韩愈在徐期间所写的《汴泗交流赠张仆射》等诗,写明了当时徐州马球场的位置在“汴泗交流郡城角”,场地规格为“筑场千步平如削”,面积宽阔,平坦如镜,且“短垣三面缭逶迤”,三面筑起矮墙,一面有阅兵台,规模如同一座小城。


张建封在徐州做了12年节度使,在他的提倡下,徐州马球运动异常活跃,韩愈诗中“打球筑场一千步,阅马列厮三万匹”,生动描绘出当时徐州马球场之大、马球运动之热。


用奔跑的方式迎接新年


跑,是人类初期追禽捕兽的一种生存能力,在冷兵器时代则是一种军事能力。1957年铜山洪楼出土的汉画像石《车马出行图》中有轺车三辆,前有导骑一人,后有骑吏四人。导骑前有二人持杖开道,车后随从二人徒步奔跑,四位普通的士卒必须跟得上主人车马行进的速度,可以想见他们都是长跑的能手。


善跑者在尚武的徐州,代不乏人。明朝徐复祚所撰《借月山房汇抄•花当阁丛谈》中记有“张成,徐州人,短小精悍,善走,日可行五百里”。《徐州体育志》载,民国期间,一些市民晨练时习惯围绕旧城墙长跑,一圈9华里18步。


▲元旦长跑。


1952年12月20日,为响应毛泽东主席“发展体育运动,增强人民体质”的号召,徐州市举行了全市冬季越野长跑比赛,参赛的男子组159人,女子组75人。这是《徐州体育志》记载的徐州解放后最早的一次长跑比赛。


自上世纪50年代起,每年冬季,徐州市的工人、机关干部、中小学生都会组织集体长跑,全市性的元旦环城长跑、春节迎春长跑、“二七”职工长跑、“三八”妇女长跑、“五四”新长征青年长跑等活动频频,其中坚持至今的元旦环城长跑,用奔跑的方式迎接新年第一天,已成徐州一道亮丽的风景。


在“徐马”中拥抱新时代


开了20多年出租车的徐州“的哥”盖立军自2007年开始冬泳、羽毛球、爬山运动,去年的“徐马”让他又爱上了跑步。今年,为了挑战自己,他报名了“全马”,每天早晨5点半准时起床,在自己住处附近的子房山跑上10公里。同行们笑他为了运动耽误了许多生意,儿子也不放心父亲55岁的年龄还要去挑战“全马”。可对盖立军来说,身为一个热爱运动的徐州人,在家乡参加“全马”是他的梦想,跑不下来走下来也行。


这是2018“徐马”开赛的前几天,大徐在一次打车过程中,与司机师傅闲聊出来的内容。他说,无论挣多挣少,健康和快乐才是最大的财富。


▲云龙湖健步走。


三月的春风,将“徐马”的赛道装扮得如诗如画。


伴随着赛道的延伸,“一城青山半城湖”的大美徐州又将迎来世人的关注。


无论对于城市还是跑者,

未来宛如一场看不见的长跑,


千百万跑在徐州的人们

正在用笃实坚定的脚步

绘就城市美丽风景,

拥抱幸福安康生活。


▲体校的学生在练习跨栏。

来源:徐州发布



徐州
名片

徐州名片



徐州欢迎您

楚风汉韵古彭城

商贾云集新徐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