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渔网价格虚拟社区

256 战鼓之音

诸葛风行2018-12-15 07:28:15


加斯腾斯推开会议室的大门时,所有爱莲娜共运党的议事委员都已经就位。伊万和辛克站在一张巨大的沙盘前,手里拿着一堆红色、蓝色的小旗,正在布置沙盘。艾迪·沃伦手里拿着一个本子,正在报出爱莲娜已经掌握的情报。宾波·博布鲁夫坐在桌子的远端,看着沙盘发呆。托马斯·古拉科斯站在窗边,看着窗外的广场。查理哈里·沃伦凑在艾迪·沃伦身旁,似乎对那个本子上的信息很有兴趣。

“都知道了吧?”

加斯腾斯观察大家的神情,虽然紧张,但并无惊慌,就知道大家已经有了底气。他随手把外套挂在衣架上,走到了会议室的另一侧,站在了沙盘面前。

“保罗·吉布森的这一仗估计是一定要打的,我们想解放安肯瑞因也很久了,这次他既然要打,我们就顺势而为,彻底解放安肯瑞因。这个方向是不会变的,我们也没得选。各位在各自的领域对这场全面战争有什么问题,都说说吧。”

几位议事委员们互相看了看,把第一个发言的任务交给了伊万。伊万指了指沙盘,毫不犹豫的开始讲解。

“我的想法和头儿一样,估计也是在场各位里最简单直接的了。上次爱莲娜保卫战,最后靠了头的魔法救场,我心里这口气可是一直憋着呢。那次战争,爱莲娜赢了,可我们工农革命军,却是彻底输了,我一直等着一个翻本的机会,保罗那个老不死的不长眼,把这个机会给了我,我个人,是非常开心的。”

伊万说这些话的时候,脸上带着笑,还伸舌头舔了舔嘴唇,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加斯腾斯皱了皱眉头,纠正他的动作。

“从哪学的习惯?说正事。”

“哦,好的,头”,伊万摸摸头,伸手一指沙盘,“虽然很想打,但是现在的局势也不是很理想,我简单说一下大概的情况吧。爱莲娜工农革命军现在有两个满编军团,每个军团六万人,七成装备的是雷鸣一型蒸汽步枪和洛山一型蒸汽冲锋枪,三成装备的是改进后的雷鸣二型蒸汽步枪,所有部队的备弹基数是三倍,就是三周的作战用量。后续的弹药需要古拉科斯那边支持一下,前三周,我们在弹药、兵力、士气、和武器上,都没有什么问题。在我看来,最大的问题在于,爱莲娜的战略环境并不是十分理想,我们东有安肯瑞因、西有尼格鲁共和国,两个国家都被头儿的禁咒魔法教训过,怀恨在心,边界军备强大。据我们了解到的情报,尼格鲁共和国在赖林公国的驻军大概在四十万左右,全部装备“突刺”后装蒸汽步枪,战斗力大概比安肯瑞因的重剑高上几成,但是备弹量、射程和威力上,仍然不如我们。不过他们装备有超过三百门铁锤蒸汽大炮,是之前那种蒸汽大炮的改进型,据说威力很大。为了应对尼格鲁共和国在赖林公国的驻军,我们在西侧边境安置了四万人的军队,分别是第一军团第四师、第六师,和第二军团第四师、第六师,双方的军力对比大概在一比十。如果考虑我们的武器代差和防御工事、猎鹰特种部队的存在的话,基本能够实现边境防御。毕竟,在备弹充足、而且使用了加强工事的阵地战上,我们的部队应该可以阻止敌人的进攻。”

“四万打四十万,也行?”,宾波·博布鲁夫举手,脸上有些不解。

“战场的锋面是有限的,在有限的战场上,敌人是不可能投入十倍于我们的兵力的。他们的兵力优势更多的体现在后勤补充上,只要不被包围,我们的阵地一般需要面对的,大概也就是三到五倍的敌人。这点数量的敌人在我们的洛山一型蒸汽机枪的持续火力下,压力是可以承受的。”

宾波·博布鲁夫点点头,表示自己没有问题了。伊万拿起一根长杆,指着沙盘继续讲解。

“如果尼格鲁共和国按兵不动,我们最多能从西侧边境抽调的,也只有一万人左右,再少,可能就会出现风险。这就是西侧边境的情况,我再说说东侧边境,东侧边境的形势更加严峻,因为保罗·吉布森自始至终对我们的强烈敌意,我们面对的敌军正式部队规模超过八十万,编号序列是救国军第一军团至第十四军团,每个军团大概在六万人左右,这还不包括安肯瑞因习惯使用的农奴敢死队。虽然最近农奴运动激烈,农奴敢死队的人数少了,但是他们至少也有十万人的规模,所以,在东线,我们要面对的,是九十万的敌人,而我们手里的牌,则只有工农革命军两个军团、八个师,大概八万人的兵力。虽然最新的雷鸣二型大部分都在东线,但是这个兵力对比,也超过了十比一。”

伊万在介绍这些信息的时候,声音很低沉,带着些压力。在场的各位委员其实之前都知道这些情况,只不过在开战前再次听闻,心头还是一沉。超过十比一的兵力对比,就算爱莲娜有先进武器、更加旺盛的战斗力和更加强大的凝聚力,这场仗,也并不是那么好打的。

“兵力情况大概就是这样,民兵那边的情况,等会艾迪会介绍,我接下来介绍一下我们的战术思路。”

伊万似乎并没有注意到会场沉重的气氛,他拿起长杆,在沙盘上指指点点。

“按照头儿之前的想法,我们对安肯瑞因的防守策略和尼格鲁不同,考虑到保罗·吉布森的敌对意识更强,兵力也更强,我们在东线采用的是阶梯防守的策略,从边境到爱莲娜平原,我们构建了七道防线,每道防线使用的都是最高标准,现在前四道防线已经竣工,第五道防线还在施工,第六道、第七道防线还在图纸上,所以,诚实且客观的说,我们能用的就是前四道防线。根据我们和头儿之前商量的战术,在面对敌人的主动进攻时,我们不能一味死守,因为敌人必然会通过封锁来抑制我们的经济。而且,以两省之地对抗整个安肯瑞因,就算他们是落后而野蛮的农奴制国家,我们在战争的可持续力量上,也会弱上很多。所以,我们在和敌人作战的原则上,选择了集中力量打七寸的战术,简单说就是,保留少量兵力在几道防线上狙击敌人,拖延敌人进军速度。同时,集中大部分力量,打击敌人的主攻方向,一定要把敌人的主攻防线摁住。摁住了主攻,打败了主攻,我们的部队就运动起来,不断的寻找敌人的薄弱之处发起攻击,争取形成局部的兵力优势,做到一打就赢,打赢就跑,让敌人摸不着头脑。这个,就是头提出来的,运动战。”

“那四道防线能撑多久?我们运动的空间够么?如果敌人打到爱莲娜,怎么办?”

古拉科斯举手提问,“我们几乎所有的重要工厂全部在爱莲娜平原,外面的土地可以放弃,但是爱莲娜的不行。如果敌人突破了前四道防线,运动战还能打么?”

伊万看了看加斯腾斯,给出了答复。

“那就打不成了。到那个时候,就是战局真正艰难的时候,如果爱莲娜被包围,在外部游走的大部队就会失去供给。到时候战场的形势,就会变成爱莲娜保卫战之前,我们生产旅和游击旅遇到的情况。到那个时候,我们就只能迅速收缩,依托爱莲娜进行高密度防御,再看看有没有别的办法。”

“别的办法,是说头儿的魔法么?”

辛克举手发言,毫不掩饰自己的想法。加斯腾斯冲他点点头,“应该不会到那一步,真到了那一步,我也没有魔法了。到时候大家上山打游击,保存革命火种吧。”

“对,应该不会到那一步”,伊万点点头,语气带着些过分的肯定,“这就是我们初步的战术,在西线不出问题的情况下,投入八万人的兵力,攥成拳头,打敌人的主攻部位,和敌人硬碰硬,挫败他们的锐气。其他的进攻点,我们稍作阻挡就放弃,用空间换时间。只要能打上那么两三仗,把敌人给打怕了,我们这盘棋,就活了。”

“那要是西线出问题了呢?”,查理哈里·沃伦插话,“我们没有理由认为尼格鲁共和国会袖手旁观。”

“在他们确认头儿不能释放魔法,在安肯瑞因取得战场优势之前,他们是不会动的。”

辛克回答了查理哈里的问题,“尼格鲁共和国的新政府刚成立两年,而且国内工人党在议会占据第二席位,对我们开战需要通过议会同意,很难。除非我们战场遭遇重大失利,他们又确认了头儿不能收释放魔法,否则他们是不会发动进攻的。”

“所以关键还在于和安肯瑞因的仗,特别是前三仗,只能赢,不能输,只要不露出疲态,只要保持我们的强势,就能吓退其他的潜在敌人!”

伊万做了个小小的总结,又问,“各位还有问题么?”

几位委员互相看看,保持沉默,他们倒是有问题,但是很多信息还没有汇总,到也不着急提问。

“先不提了”,加斯腾斯看大家犹豫,也知道是为什么,“各位把各自领域的工作谈一谈,然后我们集中讨论,艾迪,你继续。”

“好的,头儿”,民兵部队的负责人艾迪·沃伦点点头,“伊万那里有正规军十二万,我这里也有二线部队。两个省的军垦兵团还有十二万人,这些军垦兵团设立的时候,就是为了应对现在的情况,军民两用,和平的时候种地施工,打仗的时候上前线。这十二万人,我们可以在一周内调动六万人,全部装备雷鸣一型和洛山一型,只是洛山一型的配备密度低一些。在第二周到第三周的时间内,如果必要,我们可以动员剩下的六万人,不过武器上供应就不足了,只能部分使用老式步枪,战斗力可能差一些。”

“抱歉,头儿,工厂已经全力生产了,可是——”,古拉科斯起身想要解释,两年时间生产十八万杆蒸汽步枪,他已经尽了全力。就算现在军工厂的产能已经非常强大,但是要在一个月内生产装备六万人的武器,仍然是不可能的。

“十八万够了”,加斯腾斯示意古拉科斯坐下,“我们现在生产步枪的军工厂有十五座,全部是流水线生产,每个工厂的战时负荷日产量都超过八十只,剩下的六万,如果需要,两个月内也可以生产出来,问题不大。剩下的六万人,做好兵员补充,战场上的武器注意回收,省着点用,问题应该不大。艾迪,你继续。”

“好的”,艾迪点点头,“按照我们的备战计划,一旦战争开始,军垦军团将放下现有的基建和农业工作,全力投入战争。到时候,我们需要征召民兵,补充军垦兵团的兵力,这些民兵主要用来保持军垦兵团在农业和基础设施建设上的计划,不需要直接上战场。考虑到现在时间紧迫,我已经启动了民兵招募计划,估计一周时间能到位四万人左右,从第二周到第四周,还能到位六万人左右。”

“这个是对的,还有边境城市的战备,也通知下去了,还有两天就打仗了,分秒必争,有什么成形的决策,可以直接推进。”

加斯腾斯肯定了艾迪的建议,用眼神示意他继续。

“如果一切顺利,民兵补充军垦兵团的兵力,军垦兵团投入战场,我们就能有大概十万人的二线兵力,加上伊万的十万人,我们能用来作战的人数超过二十万。”

“军垦的十万人主要用做阵地防御,运动战让伊万的人来打”,加斯腾斯补充道,“这是之前就确认好的,大家没有意见的话,就这么执行。”

没有人对此有有意见,于是艾迪继续介绍。

“基本上就这么多了,军垦兵团在东侧第一道、第二道防线之前的资产主要是土地,估计要受到一些影响,今年的粮食产量可能会下降。这一块还请查理哈里做介绍,我这边的基本情况就是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