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渔网价格虚拟社区

燕归处,莫相逢 楚晏 君莫 小说全文阅读txt下载 已完结

秋彤的资源局2018-08-12 17:27:52

001 你想杀我?


烽火狼烟,烈日残阳。


近半月来的厮杀声在这一刻全被欢呼声淹没,举着云国大旗的士兵在呐喊,吹出胜利的号角。


梁国百年大业,终是在这一刻覆灭。


沾了血的银枪以极快的速度抵到他喉尖,就在他静待着鲜血从体内涌出的瞬间,枪尖却以极轻佻的动作挑起了他的下巴。


楚晏抬起沉重的眼帘朝马背上的人影看去,夕阳落下的光在女子背后熠熠生辉,和沙场上耀眼的火色混杂在一起,将她一身铁甲戎装映得刺眼。


“长得倒是好看。”女子朝他笑,眉梢弧度张扬而明媚,左脸上的刀疤却狰狞可怖,“来人,带回去给你们做将军夫人。”


还不待楚晏回过神来,银枪再次在空中划出弧度,只留下一道极悦耳的笑声在硝烟中缓缓回荡。


国历四十三年,云国第一大将军率军一举拿下梁国,皇室无一生还,敌军降者不杀,或为俘虏,或流放边疆。


他是前者。


军营,夜色如魅。


君莫刚脱下战装,门外就响起了敲门声,“将军,人带来了。”


她唇角一勾,“进来。”


紧接着门打开又关上的声音,身后略沉重的脚步声靠近。


一听就是武功底子不怎么好的,君莫正解着护腕的动作却顿住。


虽是云国第一大将军,但她好歹也是个女的,她的营帐里兴宁死活要给她放面铜镜,也因为是将军,她身边不出三丈总有护身武器。


君莫抬起头,看着从铜镜里倒映出身后男子的面容,此时她的那把护身剑正被他握在手中,抵在她心脏的位置。


“你想杀我?”


楚晏看到,镜面里的女人依旧在对他笑,似乎一点也不担心他会一剑刺下去。


他眸色蓦地沉下,有深刻的恨意在里面,“灭国之仇,杀你,本分。”


“看不出来,你一个小兵,还挺忠心耿耿的。”君莫将护腕解下放到衣栏上才转过身来,仔细打量着面前的男人,他还是穿的梁国士兵服,衣服上的鲜血已经干成暗红色。


就连那张脸生着气也是好看得紧,她指尖点了点剑尖,带着刀疤的脸上笑意盎然,“不过胜负兵家常事,成王败寇,你虽然在战场上不投降,但我还是大慈大悲的饶了你一命,这个时候你该做的是以身相许,而不是拿着一把冷冰冰的剑要杀我。”


说到最后,她指了指自己,傲然得与战场上的君大将军如出一辙。


她是连梁国都可以拿下的人,他不是她的对手,谁都清楚。


剑尖离君莫的肌肤只有一件衣裳的距离,楚晏嗤之以鼻,“你喜欢我?”


她也不否认,“你长得这么好看,我们云国还没有你这么好看的男子。”


是啊,她都这把年纪了,还是个手拿刀枪的女子,放云国肯定是没人愿意娶她的,倒不如自己给抢个长得好看的回去。


“也是,”突然,楚晏低笑出声,看向她的眼神却冷如寒霜,“呆在你身边,才有杀了你的机会。”


君莫眼睛因为前一句话亮了起来,毫不在意后面那个杀字。


铜灯台的烛光摇曳不定,将她脸上的刀疤呈现出些许妖冶,她说,“那么,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人了。”


她不会恨人,所以不能体会到他的恨。


这个时候她一直以为只要足够努力,总有一天能得到这个男人的心。


只是经年过后,直到那一柄冰凉的剑刃刺破血肉挑断她的手筋脚筋,她才知道他有多恨她。


002 作茧自缚


云梁二国持续七年的战争在这一刻终于落下帷幕,君将军旗开得胜凯旋归京的消息很快传到云王耳里,一旨下令给君莫追加了封赏,黄金白银数千,顺带送了她一座新的大将军宅子。


君莫直接带着楚晏住了进去。


期间兴宁担忧她,“将军,不管你再怎么喜欢那小白脸,但他曾经到底是梁国的人,这事如果被王上知道……”


闻言君莫却只盯着院子中正在习字的男子出神,“在梁国他充其量也不过一小兵卒,如今梁国覆灭,他翻不起大浪。”


她说得漫不经心,眉却微微蹙着,从她这个角度看过去,画面确实是极养人的。


她不会那些文绉绉的词,只知道他写字的模样不像是个拿刀棍子的,倒像极了那些文人雅士。


君莫趴在廊亭里,摸了摸自己的脸很失落,“兴宁,你说我长得也不算丑,他怎么就不喜欢我呢?”


从军营回京之后,她已经将脸上的人皮面具褪了。


她是女子,本不该在战场上,更不用说是以这样面容,只会让那些男人小瞧她。


所以习了世上最精湛的易容术。


兴宁嘴角抽了抽,“将军,这感情的事,谁说是丑不丑来决断的呢,有些人不爱你,你就是长得再好看他也还是不爱。”


君莫长眉一拧,“放屁!老子就是因为他长得好看!像你这样不好看的活该找不到媳妇儿!”


说完用力朝他淬了一口,起身朝院子里走去。


她就不信,她驰骋沙场这么多年还怕征服不了一个男人?


兴宁擦了一脸的口水,嫌恶小声的抱怨,“得,您就长了一狐媚样不也还是没人娶!”


“不是想要杀我?”


长剑被用力的扔到桌上,君莫手里已经拿好了她的红缨枪。


楚晏扫过手边的剑,抬眸,看向她的眼神除了深处的恨意别无其他。


如兴宁所说,君莫是长了一张狐媚脸,连生气的质问都像极了那种天生勾引男人的娇媚。


如果不是他见过君莫杀伐果断的模样,怎么也不会把这张脸和那个久经沙场的女人联系在一起。


“女人就是女人,”楚晏唇边溢着冷笑,“自负得愚蠢。”


敢这么明目张胆的把敌人放在身边,敢这么堂而皇之的将剑递给他,不是自负是什么?


“自负也是我有资本,”君莫不是个有耐心的人,也没有那么多的花肠子,“楚晏,陪我练剑,凭你那点功夫还整天捣腾这些鬼玩意儿,别说要命,你连伤都伤不了我。”


她没喜欢过人,不知道该怎么追求一个人,唯一能和楚晏交流的方式,只能是日复一日的让他陪她练剑。


风迴常说日久生情,就算是练剑她也要让他们之间生出情来。


闻言楚晏却笑了出来,眸色讽刺,“君将军难道看不出来,我在等你多喜欢我一点吗?”


君莫没听懂他的意思。


他重新落笔在宣纸上,寥寥几笔成一字,君莫不识字,看过去就是密密麻麻一团。


嘴里说出的话残忍而冷酷,“兵不血刃,这样折磨起来才会更有意思。”


君莫握枪的手一紧。


他太坦荡,坦荡得不屑隐藏他对她的厌恶。


但这句话还是像把刀子一样刺进了她的心,细细密密的疼。


身体上的痛算什么?人心,才是最脆弱的地方。


君莫看着近在咫尺俊朗而熟悉的脸,淡淡的想,自己这应该就是所谓的作茧自缚了。


003 男人都是禽兽


这夜,她又做噩梦了。


梦里那双肮脏的手不断在她身上摸来摸去,恶心得让人想吐,就连唯一一件破烂的衣服也被大力撕成碎片。


看不见任何东西,更看不到任何的希望。


突然,好似有道光透了进来,她抬起头,只看到了眼前那只朝她伸出的大手,白皙又修长……


君莫猛地从床上惊醒,直到看清眼前是她熟悉的房间才惊魂未定的松了口气。

楚晏的房间就在隔壁。


刚推开门,一柄匕首就朝她面门飞了过来。


嗯,看来他功夫也不是差到家。


侧身躲过,就听到他的声音在背后响起,“不知廉耻。”


世人都以女子矜持为美,君莫自然是没有那个东西的,更别说什么男女有别的屁话。


将匕首收入袖中,她也当真不知廉耻的爬上了他的床,“楚晏,你说你这么忠贞不渝做什么,国家养我们这些做将士的,都是用来给他们卖命的,你拼了命的去维护那些上头的人,到了最后都是会把你拉到前面替他挡剑,况且梁国已亡,你如今只有跟了我才能活命。”


楚晏穿着亵衣坐着床沿,她便躺下拍了拍自己身旁的位置,笑脸盈盈的盯着他,“就算你想要报仇,你看,你连挨着我都不愿意,哪里来的机会?”


十八般武艺,她算是都用上了。


一声轻蔑的笑,楚晏这次轻而易举的将她推倒,“挑衅我?”


君莫放在袖中的匕首又被他拿到手中,锋刃挨着她精致狐媚的脸蛋,眼里尽是冷意,“君莫,在床上的男人都是禽兽,把你先奸后杀好像也不错。”

君莫无畏的笑,甚至还有点雀雀欲试,“来啊,你睡了我,或者我睡了你,杀你是杀不了的,咱们倒是可以明儿个就成亲。”


“成亲?”他的低笑声充满了讽刺,“将我囚禁成你的禁脔,逼我爱上你,这就是你的诚意?”


君莫这才意识到,原来她所做的这一切,在他眼里都是逼。


但她也不在意,面对楚晏毫不掩饰的厌恶,除了胸口有些闷闷的之外也没什么,毕竟她亲手领军灭了梁国,他恨她很正常。


于是他想要她喜欢他多一点,她就喜欢他多一点,他不喜欢被她关在府邸,她就撤了那些守卫,他想要什么她都将最好的捧到他面前,她只想要讨他的欢心。


更不再逼他。


就连跟随她多年的兴宁都感到诧异,对于楚晏,那个外表柔弱却五大三粗的君莫真是前所未有的有耐心。


很快,君莫就观察到,楚晏虽然是士兵出身,但是比起那些舞刀动枪的他更喜欢习字。


听说好的笔是狼毫,她知道云国与卫国边界有一处狼山,最好最稀有的品种那里都有。


她为了给他一个惊喜,以体现自己对他的诚意,独自一人去了狼山。


但此行比她想象的要凶险。


深入狼窝取了狼王性命,引得群狼攻击,饶是她自负武功盖世,但还是在这一战中受了不轻的伤,从右肩到左肋的半个背部,三道狼爪印嵌进肉里。


004 林姑娘


出行月余时间,她到底担心楚晏会趁她不在的日子离开,遂半点休养也没有,剥下狼皮,下山随意包扎了下,即刻启程快马加鞭的赶回云都。


这些年在战场上大大小小的伤她都受过,现在身上这点,咬咬牙就过去了。


她甚至都想好了,找个笔匠来给他做一只独一无二的狼毫,然后再给他提成亲的事,算是聘礼的一部分。


这日,城中热闹,天上烈日艳阳,君莫一下马就让府上小厮去寻最好的笔匠,却没看到小厮眼底划过的神情。


正是午后,按照之前楚晏的习惯,这个时候他总是会在院落中提笔写字,当下拿着狼皮火急火燎的朝院子中去。


迎面却冒出了个老嬷嬷拦住了她,“哪里来的狐媚妖子?”


“闪开。”


是个面生的嬷嬷,君莫只以为是她不在的这段时间府上又招了仆人,绕过她就欲离开。


她想要快点见楚晏,以前不觉得,现在才知道那什么隔秋是什么意思,光这一个多月她都觉得过了好多个秋。


“不知道现在我们将军正和林姑娘在院子里休憩,旁人不得打扰吗!”


一看就是往院落去的路,嬷嬷再次挡到她面前,满脸的凶神恶煞。


这次君莫终于停了下来,双眸微微眯起。


一看就是把楚晏当做是她的,不过一般老百姓确实都不会把君莫这个名字和女人联系在一起。


嗯,认错人也算正常。


可是……


她唇边勾出弧度,“林姑娘?”


只要不是在战场,君莫笑起来总跟个狐狸精似的。


老嬷嬷在风月场见多了这样的女人,脸上立即扬出得意,“哟,看来你还不知道,”嬷嬷打量着她,“大将军花了重金将我家姑娘从楼里赎了出来,如今可是放手心宠爱得紧,看你一脸狐骚样,识趣的就赶紧离开将军府!”


那模样,好似在朝她炫耀着什么。


她想起来了,出行前她确实再三嘱咐府里的人,楚晏要什么就给他什么,她都舍不得惹他生气,这府上确实没谁敢反着他来。


只是从青楼赎出来……看来分量确实不轻,呵,重金,花的还是她的银子。


君莫手里还抱着她亲手剥下的狼皮,她挑眉,笑容冷艳如寒冬腊雪,“本将军倒是想看看,值得他上心的青楼女子长个什么模样。”


什么模样,大抵就是说书人口中的那种眉清目秀,如花似玉的形容。


院落中是她刻意找人打造的石桌案,立在梧桐树下。


君莫才知道原来他不仅字写得好,画也不错,画中女子拿着长剑轻舞的姿态,但都是些花把势。


突然,一道轻呼声响起,林烟霏拿着的剑不小心划破了手指,血色沿着剑刃滴到地上。


“伤到了没有?”楚晏立马放下纸笔走过去,握着她的手指查看,林烟霏见他紧张的模样咯咯笑了出来,“一道口子而已,不疼。”


下一瞬,男人的脸色立即沉了下来,直接将长剑扔到一旁,厉声叱喝,“我说了多少次,少碰这些刀剑,你想这双抚琴的手废了不成!”


说是叱喝,眼底却是掩不住的心疼和宠溺。


四五月的天,阳光下君莫的脸色苍白,兴许是背后的伤口裂开,有些疼。


005 不让她伤她


也是,在马背上颠簸半个月的时间足够让她伤势加重,更何况想早点见到他,本就没有好生包扎。


楚晏不是没陪她练过剑,不过那是真的练剑,且他对她的,眉眼尽处风霜凛冽,袭向她的招招致命。


哪里会因为这么一道小刀口子而心疼。


原来,他眼里的不是只有冷漠,还有柔情似水。


冷漠于她,柔情,于他怀中的女子。


兴宁听闻她回来的消息匆匆赶到时,一切还没来得及解释,君莫就慢条斯理的将狼皮扔给了他。


“将军……”刚要说话,君莫已经走上前,顺手捡起了那把被扔在地上的长剑。


“一道小口子自然不疼,”三步距离,君莫看着相依的二人漫不经心的笑,“但若是划在胸口上,指不定就疼了。”


“君莫。”


没想到她会突然出现,楚晏脸色蓦地沉下,动作有意无意,半个身子挡到林烟霏身前。


这个细节落到君莫眼里,莫名有些刺眼。


“住着我的将军府,花着我的银子,还这么光明正大的赎了个青楼女子回来,”她微眯着眼,眸里尽是讽刺,“楚晏,我不大认为你这是在故意惹我生气,还是说你想看到她死在我手里?”


抬剑,像是在端详该从哪个地方下手。


却听他冷然道,“我不会让你伤她一分。”


她勾唇,“在我手里,你连自保都不能。”


“你就是君将军?”


突然,清冷的声音响起,林烟霏从楚晏身后上前,无畏的看着君莫。


君莫是将士,手持长剑的气势就压了女子一截,“嗯哼?”


她轻佻得云淡风轻,原来是知道她的,看来刚才那嬷嬷也不是单纯的认错了人。


女子看向她的眼神有同样的怨恨在里面,“你灭了梁国,杀了他的家人战友,如今你还将他囚在你身边强求他接受你,这样折磨一个人,你就不会良心不安吗!”


林烟霏虽出身青楼,身上却并未沾有风尘之气,连说出的话都足够清傲,是与她这种血煞之气浓重的人不同。


“良心?”


君莫轻笑,“我在战场上杀敌无数,要是有这个东西,早抹脖子了。”


林烟霏被她一句话堵住,“所以哪怕他心里有别的女人,你也还是不肯放过他?”


这句话,真是怎么听怎么刺耳,她眸底温度骤降而下,“怎么,仗着他护着你,以为我不敢对你动手?”


“世上女子何其多,你得不到他,就算杀了我你也还是得不到!”


就算是杀了她,她也不能看着君莫再困着楚晏,却不想君莫一眼识出她的意图,“激将法?”她挑眉轻笑,“很遗憾,对本将军没用!”


最后一个字落下,君莫眼中杀意浮现,挽出剑式,一击刺出!


素来青楼女子皆有两种,一是沦落风尘媚骨求生,一是自命清高宁死不屈。


林烟霏是其二。


这种人通常都是聪明的,所以她断定君莫不会杀她,没有任何女人可以忍受爱人的憎恨和厌恶,这点君莫也不例外。


她只是想要以此来威胁君莫能够放过楚晏。


可是她忘了,既然已经是不能挽回的仇恨,那么对于君莫来说,杀不杀她都没有区别。


刀剑刺入血肉,一下子染红了玄色衣衫。


阳光斑驳的院落有片刻死寂,紧接着的是林烟霏惊慌失措的哭声,“楚晏!”

欢迎您与我们联系获取全文,资源整理不易,2.99元/本的辛苦费是我们坚持的动力,客服微信3314735862(伸手党和秒删党 勿扰 勿扰 勿扰)

声明:本文源于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扫描下方↓↓二维码,快速添加客服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