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渔网价格虚拟社区

高原之上,谁在守护藏羚羊

正义网2019-07-11 16:59:30

文 | 付承堃 李世钰 徐盈雁

来源 | 国际在线 检察日报


嘎嘉达玛外表憨厚,身体有些臃肿,站在地上像一堵墙。 付承堃 摄

  

羌塘,在藏语中是“北方旷野”的意思,泛指跨越西藏那曲和阿里两个地区的北部草原,平均海拔超5000米。那里没有“风吹草低现牛羊”的诗情画意,羌塘草原的美丽在于空旷寂寥,在于雪山环绕,在于有藏羚羊、野牦牛、黑颈鹤、藏野驴等珍稀动物在此繁衍生息。


与11年前那部《可可西里》描绘的不同,如今藏羚羊的生活安逸了许多,疯狂的屠杀早已谢幕。而在这背后,除了可歌可泣的英雄人物之外,还有一个再普通不过的群体——牧民身份的野保员,他们同样为争取野生动物自由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

  

嘎嘉达玛家住尼玛县尼玛镇那热塘村,今年58岁,因为做过兽医,被聘为西藏羌塘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的野生动物保护员,至今已有15个年头。

  

这天早晨,嘎嘉达玛象往常那样,早早地跨上摩托车出门巡视。一辆摩托车、一架望远镜、一个小册子、一部手机、一把水壶、一袋干粮、一套被褥,是他移动办公的全部家当。

  

嘎嘉达玛巡逻的保护面积差不多有四百多平方公里,跟西藏两个县、两个乡的范围一样大。如果有汽车、摩托车开到保护区里面,他要上前询问,并告诫他们这是一片禁土,不能拍照和追赶藏羚羊。他还需要观测野生动物的种类、数量、性别、行动范围等,并将这些数据记录到小册子里。每隔一段时间,再把这些信息统一上报给当地林业部门。

  

羌塘草原是中国传统五大牧区之一,当地牧民的草场与保护区挨得非常近。教育本地牧民、普及保护野生动物的知识,是嘎嘉达玛巡查保护区的一项重要责任。由于政府对草原一些区域实施禁牧措施并拉上铁丝网,导致一些闯入禁牧区的野生动物被困,嘎嘉达玛就需要劝说牧民们不得在禁牧区内随便围网围栏,如果发现被困住的藏羚羊,要及早把藏羚羊放出去。

  

十几年来,在嘎嘉达玛和同村另外两个野保员的共同努力下,那热塘附近的野生动物数量从开始的60多头增长到如今的3000多头。这一切,他看在眼里,骄傲在心头。

  

“我离不开这些动物。只要身体能干动,我想一直做下去。我也有儿子,希望他将来也能做一名野保员。”当我们告别嘎嘉达玛时已近中午,他并不打算在家里休息,又准备动身出发了。


趁烧水的工夫,嘎嘉达玛从袍子里掏出一个小册子和油笔,记录下上午观测到的野生动物情况。 付承堃 摄


嘎嘉达玛的小册子。他每天都要在小册子上记录各种动物的详细情况,包括种类、数量、雌雄等。册子上的图标显示,保护区里有藏羚羊、藏原羚、藏野驴、狐狸、狼、盘羊、棕熊、黑颈鹤、秃鹫等多种野生保护动物。付承堃 摄


水烧热了,嘎嘉达玛沏了一碗酥油茶,就着糌粑和干饼一起吃。付承堃 摄


尽管在吃饭,嘎嘉达玛也不忘本职工作,不时注意着远处的风吹草动。吃饱喝足了,嘎嘉达玛把所有东西收好,并用石块把火压灭,不留隐患。付承堃 摄


通常,嘎嘉达玛每天下午六、七点钟回去,远处的小房子便是他的家。夏季的尼玛县,九、十点钟才会天黑。付承堃 摄


土坯的房子在牧区十分常见,屋顶上是太阳能发电,院中停着一辆面包车和几辆摩托车。有车并不是富裕的表现,很多牧民会借钱买车,因为没有车辆的话,交通会十分困难。付承堃 摄


嘎嘉达玛家里的卧室兼客厅,中间一具烧粪的炉子,用来烧水和取暖,墙壁上贴满了红红绿绿的印刷画。付承堃 摄


墙上还贴着2012年的挂历,是藏汉双语的野生动物图谱。付承堃 摄


嘎嘉达玛一共有四个孩子,照片上的是大儿子边马扎瓦,他的身后是自家的羊圈,养了300只羊,现在羊不在家,说是亲戚正帮着放。付承堃 摄


每天早晨,嘎嘉达玛都要骑摩托车去巡逻那山、那水、那片草场。付承堃 摄

采访结束后,嘎嘉达玛一家人向记者告别,大儿子边马扎瓦很害羞,并没有露面。嘎嘉达玛并不打算在家里休息,他又准备动身出发了。付承堃 摄


这辆摩托车是嘎嘉达玛自己买的,看起来还很新,车座上绑着被褥、水壶、干粮等。付承堃 摄


看到了一大群藏羚羊,嘎嘉达玛放下摩托车,带着记者朝羊群方向走去。嘎嘉达玛说,平时监测的时候都能见到藏羚羊,特别是在10月、11月,他可以走近一点,藏羚羊也不会跑开。但现在是夏天,藏羚羊妈妈们带着刚出生的小羊崽,它们第一次看到人和车,我们不能走得太近。付承堃 摄


望远镜是野保员的重要工具,嘎嘉达玛能准确地观测到藏羚羊的数量、雌雄和行动范围。藏羚羊觉察到有生人靠近,开始四散奔逃。付承堃 摄


大批的藏羚羊产崽归来路过此地,向保护区腹地进发。它们都是母羊和幼崽,公藏羚羊则跑到山中养精蓄锐,准备迎接10月的交配期。付承堃 摄


除了藏羚羊,藏野驴、藏原羚、野牦牛等都是野保员要看护的对象。图为羌塘草原上的一只藏原羚,长着长长的睫毛和白色的屁股,被拍照时也不十分害怕,盯着记者的镜头。付承堃 摄


在巡山时,嘎嘉达玛发现一具老死的藏野驴尸体。据说,要是发现藏羚羊尸体,野保员要割掉羊头、剥掉羊皮,上交给森林公安,政府对交回一只藏羚羊羊头给予20元奖励,一张藏羚羊皮子奖励30元,以避免不法分子牟取暴利。付承堃 摄


中午,嘎嘉达玛不回家吃饭,他自带了干粮,找一处稍微避风的地方凑合一顿。野炊很简陋,用石头架起水壶,再捡些驴粪、牛粪做柴火,点不着了,他就从摩托车上滴点汽油。付承堃 摄



检察官助力打造野生动物乐园



今年是西藏自治区成立50周年。从今日起,本报推出“庆祝西藏自治区成立50周年特别报道”,通过记者在藏区的深入采访,全面展示西藏检察工作近年来的成绩,生动刻画西藏检察官艰苦奋斗、司法为民的良好形象,集中报道全国各级检察机关援藏工作成效和对口援藏检察干部奉献精神。


在西藏阿里,有国家重点保护动物19种,其中国家一级保护动物7种,二级保护动物12种。这里是藏羚羊、西藏野驴、雪豹、野牦牛、黑颈鹤等珍稀野生动物的乐园;这里同时也是不法分子为牟取暴利铤而走险,进行非法猎捕、收购、运输珍贵濒危野生动物及其制品的觊觎地。


数据显示,2010年至今,阿里地区检察机关共办理破坏野生动物资源犯罪案件32件61人,涉案野生动物包括藏羚羊、西藏野驴、雪豹等。西藏自治区检察院检察长张培中表示,西藏检察机关将进一步加大对破坏生态环境犯罪的预防和打击力度,强化西藏生态环境司法保护。


积极查办破坏野生动物资源犯罪


2014年8月11日,一张“变态男血腥藏野驴”的图片在微信、微博上广泛转发,广大网民纷纷对该男子表示谴责,要求有关部门对其采取措施。


西藏自治区检察院阿里分院发现案件线索后,迅速开展提前介入引导取证工作。2014年10月9日,阿里地区札达县检察院以被告人陈某、李某犯非法猎捕、杀害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向札达县法院提起公诉。两名被告人最终被绳之以法。


阿里分院检察长扎西多吉介绍,为确保破坏野生动物资源犯罪案件查办质量,阿里地区检察机关积极做好“一前一后”工作,即加强与森林公安部门和当地审判机关工作联系。他们与侦查部门建立联席会议,在具体案件中做好提前介入侦查、引导取证工作;通过检法联席会议平台,定期对前期所办案件进行综合评析,尤其在证据标准方面注意征求审判机关的意见等。


破坏野生动物资源犯罪有四方面特点


通过对近年来所办案件的样本分析,阿里分院发现,破坏野生动物资源犯罪主要具有四方面特点——


从作案地点来看,多集中于阿里东部,猎捕对象多为藏羚羊。同时也存在猎捕西藏野驴的现象。


从作案手段来看,多为团伙作案,且多数为外来人员与本地人员相互配合。作案分工一般有两种模式,一是由外来人员负责提供车辆、枪支等作案工具,并负责收购,由当地牧民实施具体的猎捕、杀害行为。二是部分外来人员利用阿里牧区距离乡镇较远、生活用品不便购买等现状,先行向牧民群众赊账高价出售商品,发放高利贷等,而后引诱其用藏羚羊皮等野生动物制品进行抵账。


从犯罪主体来看,多数为30岁至40岁左右的青年人。由于有较大的利益诱惑,加上法律意识比较淡薄,重复犯罪率较高。


从犯罪动因来看,“卖方市场”成为驱使犯罪的原动力。检察官分析,犯罪分子所获取的藏羚羊绒应该是走私到了国外,但很少听到有海关部门查扣藏羚羊绒的信息。


查办破坏野生动物资源犯罪难题亟须破解


采访中,扎西多吉坦言,阿里地区检察机关查办破坏野生动物资源犯罪,亦面临一些亟须破解的难题。


“幕后犯罪分子难以查办。”扎西多吉表示,目前抓捕到的基本上是进行直接猎杀、运输的犯罪分子,而幕后指使、收购的犯罪分子难以抓捕归案。


破坏野生动物资源犯罪涉案物品多为野生动物及其制品,需要由专门的司法鉴定机构对涉案物品的所属物种、涉案价值进行鉴定。然而,阿里地区过于偏远,距离拉萨约1600多公里,将大宗涉案物品运送至拉萨进行鉴定,存在无法保证安全、办案期限等问题。同时由于阿里地区海拔高、自然环境恶劣,鉴定人员前往阿里进行现场鉴定也存在身体无法适应、大型设备无法携带、鉴定成本高等问题,扎西多吉说。


而关于立法缺陷导致对犯罪分子打击力度不够的问题,扎西多吉呼吁,“量刑偏轻,对犯罪分子的震慑作用有限。”他认为,刑法规定非法猎捕、杀害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的法定刑最高为十五年。而最高人民法院司法解释规定,非法猎捕、杀害藏羚羊的数量标准为1只入刑、2只为情节严重、3只为情节特别严重。“杀害3只藏羚羊与杀害30只量刑幅度相差仅有5年,反而会刺激犯罪分子铤而走险,去捕杀更多数量的野生动物。”


“罪名设定也存在漏洞”,扎西多吉说,实践中经常出现有人持有大量野生动物制品的情况,但他们拒不承认这些野生动物制品的来源、用途,根据目前的法律规定,持有野生动物制品并不属于犯罪行为,所以这给案件办理带来很大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