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渔网价格虚拟社区

【圣人传记】色巴德四十位圣人殉道、圣若望安其味……等3月10日

天主教灵修2019-01-15 14:47:12


【栏目说明】 在追念诸聖的同时,使我们稍微窥视到天上幸福的远景;也鼓励我们步武他们的芳踪,勇敢走上成聖之路。


 今日聖人聖女


色巴德四十位聖人殉道(The Forty Martyrs of Sebastea)


四世纪,李西纽皇帝疯狂迫害天主教,亚美尼亚总督奉旨颁令禁止信奉天主教。色巴德城(今土耳其境内)有四十位军人,拒绝向邪神献祭。


总督最初用甜言蜜语引诱他们背教,说背了教还可加官晋级。四十位烈士不为所动。总督改用强硬手段,下令拷打,但烈士们高唱聖咏,响彻云霄。


总督别出心裁,使用酷刑。亚美尼亚天气寒冷,滴水成冰,城墙旁有一水池,结成厚冰。让烈士们赤身卧在冰上,池旁放一只大火炉;如肯背教,即可烤火取暖。


烈士们昂然向冰池进发,彼此劝勉道:「暂时的痛苦,可以换得永远的荣福。」他们又祈求天主:「我们一共四十人,求主赐我们四十人都得致命荣冠,一个也不少。」


烈士们在冰上卧了三日三夜,熬受酷寒。其中有一人,到后来忍受不住,终于屈服。其余三十九人见他功亏一篑,不胜懊丧,可是他遗下的空位,很巧妙地有人补上。原来有一个看守的兵士,夜间得一奇梦。梦见天神从天降下,颁赐锦袍宝冠给卧冰的烈士。他一数,只有三十九人。他想起有一人中途变节,未获荣冠。他一觉醒来,决心皈依真教。于是他就脱去衣服,奔过去卧在冰上,向众人宣布自己也是基督徒。这样,他以血洗的方式,获得救恩,并赢取了第四十顶致命荣冠。


次日早晨,大部分烈士均已冻死,只剩少数奄奄一息尚未气绝。总督命刑吏打断他们手足的骨节,投入火窟焚死。未死的烈士中,最年轻的是米利都。刑吏看他年轻,故意把他放在最后一个,希望他能改变初衷,免处死刑。米利都的母亲是一位英勇的寡妇,她痛责刑吏这种妇人之仁的做法。她走近爱子身旁,米利都用微弱的目光注视母亲,他欲笑无力,勉强向母亲挥手示意。母亲将他抱起来,亲自放在囚车上。


烈士们的遗体烧成灰烬,投放河中。但一部分遗骨,由信友捞取珍藏,视如拱壁。


聖师巴西略的父母,保藏了一部分聖骨。巴西略的父母死后,儿女们将这些聖骨放在他们棺柩内。


聖若望安其味(St. John Ogilvie)


若望安其味的父亲是苏格兰的一位男爵,母亲也出身贵族。那时苏格兰很多家庭,一部分信天主教,一部分信新教。若望的父亲,虽然对天主教并不反对,却将新教的教义灌输给若望。十三岁时,若望往法国读书,那时法国宗教辩论的风气很流行,天主教徒和新教徒常举行公开辩论。若望听了双方陈述的理由,觉得自己必须重新考虑立场。他又去向许多著名的意、法、德国学者请教,更充分认识天主教的教义完全正确。若望的思想开始转变,他读了聖经上两段文字:「天主愿意众人都得救,都认识真理」;「你们那些受苦,负重担的人,都到我这里来,我要使你们获得舒畅。」他知道天主教的大门敞开着,人人都可以进去,于是他就在一五九六年,正式加入天主教,那时他只有十七岁。


之后,若望在欧洲大陆各学术中心读了三年半书,又在本笃会学校研究了六个月文学,转入耶稣会学校。其时,耶稣会成立还只有五十年,但已成为最著名的修会之一,很多学者都加入该会。若望正在申请入会时,当地耶稣会因疫病的缘故,被迫停办。可他毫不灰心,随院长前往维也纳,终于获准入会。他在耶稣会修会内,一面读书,一面充实自己的灵修生活。服从精神本是耶稣会的主要特征,若望全力修务的聖德,在任何事上,都牺牲己意。


总会长召若望来法国,在巴黎晋升铎品。有两位耶稣会神父,曾往苏格兰传教,不幸遭当局逮捕,其中一位在狱中监禁了三年。两人很失望,回到法国。若望获悉此事,就自动请缨,打算冒险往苏格兰传教,即使牺牲生命,也在所不惜。最初,会方不准他前去,两年后,他奉派到苏格兰担任劝化新教徒的工作。


当时英国法律严禁天主教神父入境。若望化名「华生」,有时乔装商人,有时乔装兵士,混入英国国境。到了那里,他发觉很多贵族至少在表面上,都遵从国教(即新教);中产阶级的人士,也只有极少数肯收容神父在家。


最初六个月,他奔波各地,成绩平平。后来,他到爱登堡,居所主人是一个很热心的天主教徒,名叫辛格莱。他遇到一个方济各会士,两人共同展开传教工作。籍着若望的热心工作,很多人都皈依天主教。辛格莱的儿子,后来也成了耶稣会会士。


若望见工作顺利,进一步往监狱内探访天主教徒。这件事本身是很危险的,因为来监狱采访的客人都受到严密的监视。


一六一四年八月,他往格兰斯哥。该地有一位热心女教徒,招待流亡神父在家里举行弥撒和听告解(后来这位女教徒被捕,死在监狱里)。


过了一个时期,有一个人自称要进教,嘱他在当天下午四时在市场会面,这人与若望会晤后,就向当局密告,当天下午,若望到了市场,就遭逮捕。人们将他衣服剥去,飨以老拳。第二日,他被解往衙门受审。法官问他:「有没有在英国国境内举行过弥撒?」若望知道,依照当时法律,举行弥撒的神父,应处死刑,所以对这问题避免做正面答复。他说道:「你们既然用这罪名控告我,应当提出证人。」法官反复审问,找不到可以证明他犯罪的证据。他一连廿四小时,未获饮食;那时又在发寒热,所以浑身战栗。到了监狱里,人们用铁镣缚在他脚上,他因体弱不堪,不能行走,就躺在地上。


官方威胁利诱,无法从他口中探出秘密信奉天主教者的姓名,就采用疲劳审问的方法,不准他睡眠,一连八日八夜,人们用尖的锥子刺他,拉他的头发,在他耳旁高呼,把他的身体扔在地上,用种种方法让他无法睡眠。到后来,医生警告说,再过三小时,若望的生命可能不保。人们才准他休息一夜。第二天,他又被解往法庭。表面上,他的罪名是叛国罪,非法举行弥撒,不承认国王在宗教事务上的最高领导权;但实际上,官方企图从若望口中获悉秘密信奉天主教的苏格兰人的姓名,以便一网打尽,可是若望熬受苦刑,始终不肯招供。


若望的英豪精神,受到苏格兰人普遍的赞誉。他在狱期间,占姆王提出五个问题,均关于国家与教会的关系,命他提供答案。若望提出的答案,完全根据教会正统教义,与占姆王所持的见解完全不同。他在狱中所受的待遇很苦,可是设法将自己牢狱生活情形,写成纪录交给来访的客人带出。


若望第三次解往法院,人们嘱他撤销上次对国王提出的答案。他答道:「关于世俗的事务,我愿为国王舍生流血,万死不辞。可是有关信德的问题,我不愿服从他。」他被判死刑,上绞台时,人们还劝他作最后考虑,只要他肯背弃宗教。当他的身体在绞台上荡漾时,旁观者都痛骂这次的裁判是不公道的。


若望安其味遇难时,为一六一五年。一九七六年列入聖品。


聖高特莱杜及其他殉道者(SS. Codratus and other Martyrs)


聖高特莱杜是格林多人,他的父母原籍希腊,都是基督教徒。那时罗马政权疯狂迫害天主教,高特莱杜的母亲逃往旷野避难,产了一子,就是高特莱杜。他母亲不久就去世,所以高特莱杜自幼乏人照顾;相传天主使天上堕下食物,供他充饥。幼年时他母亲缝制的衣服,自然地随着他的身材长大,所以他无须添制新衣。


高特莱杜长大成人,研究医学,收录了一批门徒,共度隐修生活。


总督将高特莱杜和他的五位门徒,一并逮捕,命他们向邪神献祭。高特莱杜对总督发表了一篇有关天主教历史的演说,由天主创造人类讲起,至吾主耶稣降生受难、救赎世人的经过详情。总督见他不肯屈服,下令笞打他。


高特莱杜有一个门徒很年青,总督试图说服他,可是这位门徒不但自己不背教,并劝他的同门坚持到底。


总督无计可施,将高特莱杜和他的五位门徒,投给野兽吞噬。但是野兽见了他们就退避,不肯上前扑杀他们。五位烈士最终斩首致命。


聖麦加利沃斯(St. Macarius)耶路撒冷主教


麦加利沃斯是一位极有聖德的人。三一四年起,任耶路撒冷主教。聖希肋纳皇太后寻获吾主殉难的地点后,君士坦丁皇帝托麦加利沃斯在该地营建大堂一座,以作纪念。


当时亚略派异端猖獗,聖麦加利沃斯全力抵抗,维持正统教义,他出席尼赛大公会议,投票拥护大会决议。


聖希肋纳皇太后掘取吾主遇难的聖架时,在土中同时发现十字架三具,何者为吾主聖身所钉的十字架,一时颇难辨明。麦加利沃斯想出一个办法,测验十字架的真伪。城里有一个女人,身患重病,快将气绝。麦加利沃斯命人将三具十字架一并抬来,他跪下祈祷,求上主显神迹指示哪一个是真的聖架;接着,他将三个十字架,依次放在病人身上,病人的身体触及第一个十字架时,毫无反应;触及第二个十字架时,也毫无反应。那女病人一触及第三个十字架,即一跃而起,疾病完全痊愈。


君士坦丁大帝委托聖麦加利沃斯建造的聖堂于三三五年工竣。聖麦加利沃斯于同年逝世,他死前亲眼见到自己设计监制的聖堂,全部落成。


聖新庇爵(St. Simplicius)教宗


聖新庇爵于四六八年继聖希拉路任教宗。当时国家多难,民不聊生。意大利西部仍为教外人和亚略派异端徒占据。罗马亦沦陷敌手,聖新庇爵一面设法解除人民的困苦,一面对入侵的异族撒播信德种子。


东方教区饱受「基督一意派」异端的滋扰。聖新庇爵全力予以扑灭,并坚决维持加山东大公会议的决议。


聖新庇爵于四八三年逝世。


聖凯沙(St. Kessog)主教殉道


聖凯沙是卡塞王的儿子。少年时,与邻国两个王子出外游览,三人同时堕水。只得凯沙一人脱险,其余两个王子都溺毙。邻国国王大怒,扬言要将卡塞的房屋烧去。凯沙哀求上主援助,那两个王子均复活过来。


凯沙往苏格兰传教,后升任主教。他因卫护聖道,而流血致命。


苏格兰人很尊敬凯沙。过去,当聖安德肋尚未奉为苏格兰主保持,苏格兰人出征,常呼求凯沙的聖名。在苏格兰的画像上,凯沙手里拿着一张弓,形状如一个弓手。


聖女亚纳大西亚巴弟西亚(St. Anastasia Patricia)童贞


聖女亚纳大西亚是埃及一位贵族的女儿。少女时,在君士坦丁堡皇宫作女臣。儒斯蒂宁皇帝很垂涎她的美色,她便逃出君士坦丁堡,往亚历山大利亚,入女修院修道。可是儒斯蒂宁皇帝对她仍未忘怀;皇后死后,他派人去寻访亚纳大西亚,拟册封她为皇后。亚纳大西亚闻讯后,即逃往旷野,后来投奔隐修院,向但尼尔院长求助。但尼尔劝她扮男装,穿隐修士的衣服,以免被人认出。接着,他指定一间在远处的地室,供她闭门独居隐修,不接见任何外人。吩咐毕,但尼尔院长自己往别处云游,但他的门徒常送食物清水到亚纳大西亚的地室。他们将食物和水放在门外,从来不进去,他们也不知道室内的隐士是一位巾帼佳人。


亚纳大西亚度了廿四年的隐修生活,从未与一个人会面。每日念经祈祷,勤修苦行,后来她预知死期已至,托人去请但尼尔院长来。但尼尔带了一个门徒来到地室,那时亚纳大西亚已快将气绝,但尼尔送聖体给她领。聖女死后,仍穿隐修士会衣殓葬。


聖杜德(St. Droctoveus)院长


聖杜德自幼在聖日曼诺斯的修院读书;年稍长,入该院修道。


修院的规章甚严,但聖杜德的苦行尤高人一等。聖日曼诺斯升任巴黎主教,另建修院一座,由聖杜德任院长。


杜德的聖德,深为众人器重。聖人于五八零年逝世。


聖亚德拉(St. Attalas)院长


聖亚德拉是法国人,初入雷冷修院,后因有意度更克苦的生活,转往聖高隆庞创立的修院。聖高隆庞很赏识亚德拉,尽力训练他修务纯全的聖德。聖高隆庞因谴责国王而遭放逐,他带了亚德拉同往隆巴弟,在该地创建修院。一年后,高隆庞逝世,由亚德拉继任院长。这座修院不久迅速发展,声誉日隆,大部分应归功于亚德拉治理有方。


其时米兰一带亚略派异端很猖獗,亚德拉全力予以攻斥。


六二七年,亚德拉身患重病,自知死期已至,命人将他抬往卧室门外,旁边放一个苦像。临终前,他嘱众人退出,仅留聖比里蒙一人在旁。亚德拉双目含泪,求天主以慈悲的态度对待他。突然间,他看见天国的门大开,他瞻视了数小时,命人将他再抬往室内。第二天,去世升天,死后葬在聖高隆庞墓旁边。


聖希慕林(St. Himelin)


聖希慕林是爱尔兰人。某年他往罗马朝聖归来,途经巴本,突然患上重病,正躺卧道旁休息时,口渴难忍,恰巧当地本堂司铎的女仆汲了一桶水回来,希慕林求女仆给他一些水解渴。那时候,瘟疫很流行,人们都怕传染,不敢随便让病人接触盛水的器具。女仆说:「我不能给你水喝。你如能站起来行走,到了堂里,神父一定会招待你,给你食物和饮料的。」希慕林苦苦哀求,说道:「你的主人若知道此事,一定不会责怪你,他一定赞成你的行为。」于是女仆就给他一些水喝了。回到堂里,神父一尝了水,察觉那不是水,而是上等的美酒。他追问女仆一切经过详情,就亲自去接希慕林到屋里,照顾他的病。不久,希慕林死了,就葬在当地。当他的棺柩经过聖堂时,堂里的钟自动大鸣起来,至今他的聖龛是一个很著名的朝聖处所。


真福安德肋斯多米(Bl. Andrew of Strumi)院长


十一世纪,米兰有一批热心的教友,其中最著名的是安德肋斯多米。这批教友的首领是一位六品副祭,名叫亚利多。亚利多被仇党剜去双目,死于非命。安德肋冒了生命的危险,潜入仇党境内,拟将亚利多的尸体取回。那时亚利多的尸体已投入河中,不知所踪。可是安德肋到了河边,尸体突然浮起,而且距亚利多遇难,已有十月之久,尸体仍未腐烂。安德肋将亚利多的尸体运往米兰,盛礼殓葬。事毕,他即弃俗修道,入华隆巴萨修院,后升任院长。


那时意大利常发生内战,安德肋全力奔走,劝人息争议和。他的著作很丰富,但在一五三零年战事期内,修院失火,安德肋的著作,大部分均遭毁灭。


安德肋于一零九七年逝世。


真福若望华隆巴萨(Bl. John of Vallombrosa)


若望华隆巴萨是意大利佛罗伦斯人。入修院后,日夜读书,不久误入歧途,醉心巫术,事为华隆巴萨院长所闻,组织调查委员会,传讯若望。


若望最初不肯承认,但因罪证确凿,只好俯首认罪,被幽禁了一段时期。恢复自由后,修院方面仍打算收纳他,可是他说道:「我在幽禁期内,获得了一个很宝贵的教训:独居是修德最好的方法。我一人独居,可以经常默想超性的事,不受俗务分心。」他征得院长的许可,一人独居,度隐修生活。不久他的才德,深为众人赞赏。他的著作,文体优美,理论精深。


若望的聖德,颇为聖女加大利纳栖亚那所器重。聖女加大利纳死后,曾显现给若望,报告她自己已升天享福的喜讯。


若望于一三八零年逝世。


真福伯多禄日肋米(Bl. Peter Geremia)


真福伯多禄日肋米的父亲是一位法学家;伯多禄年十八岁,入波罗诺大学攻读法学,有时教师缺席,即由伯多禄代课。


伯多禄快要毕业时,有一天正在房内用功读书,突然听到有人在敲窗,他觉得很奇怪,因为这扇窗是在三层楼的。他问道:「谁在敲窗?」外面有声音答道:「我是你的表兄。我毕业后,执行律师业务,在社会上很有地位,你是知道的。为了获取金钱和名誉,我不择手段,违反良心,接受违反公义的案件。如今我死了,到了天主台前,被判堕入永火的地狱。我未到地狱去以前,奉天主派遣,来警告你,切勿蹈我的覆辙。」


伯多禄如梦初醒,立即发誓终身守贞。第二天,买了一根铁链,束在身上。这根铁链,深深扣入肉里,一共五十一年。他死后,殓葬时,人们还看见铁链扣入肉里。


伯多禄不久就入多明我会修道。他父亲闻讯大怒,亲自赶到波罗诺,想强迫儿子离院,继续研究法学。伯多禄求上主赐他既能完成修道的志愿,同时也能获得父亲的谅解。父子两人会面了,父亲回心转意,给伯多禄祝福。


伯多禄晋铎后,成为一个有名的讲道家,劝化了许多人回头改过。聖味增爵斐勒略到了波罗诺,对伯多禄的工作成绩非常钦佩,劝他继续为主多多服务。


伯多禄以神学家的身分出席佛罗伦斯会议。他的学识受到教宗欧日尼五世的重视。教宗计划擢升他担任重要聖职,但伯多禄一再谦辞,后来勉强担任西西里监牧的职位,但声明他的职务只限于重整修院规律。伯多禄在西西里的任务,结果很圆满。他的讲道,也备受众人欢迎。


当伯多禄在巴来马任修院院长时,有一天,院内缺乏食物,那天恰巧是星期五。伯多禄知道附近有一只渔船,船上有许多鱼,他就乘坐一只小舟,去乞讨几尾小鱼,但渔夫厉声拒绝,于是伯多禄悄然引退。就在那时候,船上的鱼网突然破裂,鱼获纷纷跃入海中,渔夫大惊,向伯多禄求恕。伯多禄划了一个十字,那些漏网的鱼,又自动跃入网中。


伯多禄于一四五二年逝世,一七八四年荣列真福品。




温馨提示:

教会【聖人\节日】汇总

请点击左下“阅读原文”



My Brothers and Sisters in Jesus Christ, Hello, everyone! This is H.S.M.C. ( Hortus Spiritualis Montis Carmeli ), We follow the spiritual path of Saint Teresa of Avila and Saint John of Cross. Here we Will Pray for You. Please tell us what you want in Jesus Christ. Press the "message" button to send us your prayer intentions. give thanks to God! Halleluja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