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渔网价格虚拟社区

日本一直想推翻的这件历史,中国要为它建纪念馆了

中国之声2018-10-10 16:33:53


“上海将建立东京审判纪念馆,或成为抗日教育基地。”


日本共同社发表“独家报道”,引述了上海交通大学东京审判研究中心主任程兆奇教授的采访称,上海市正在推进建设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审判(东京审判)纪念馆的计划。


关于建立东京审判纪念馆的计划,是唯一健在的曾见证东京审判的高文彬老先生去年提出的,目前正在积极筹备进行中,包括关于东京审判的历史资料,以及纪念馆的选址工作。




程兆奇教授接受国内媒体采访时表示,东京审判意义重大。和日本侵华战争中的个体事件不同,东京审判代表的是对日本整体战争行为的总结。承认以东京审判结果为代表的战后国际秩序,是日本从战争国家回归国际社会的前提,但近年来,日本政界高层不断出现否定东京审判的声音。



程兆奇还表示,虽然日本政府目前还没有改变在东京审判问题上的立场,但种种迹象显示,日本政府某一天可能突然拿出一个报告,以学术名义推翻东京审判,将这一页彻底翻篇。对此,我们必须加以警惕。


东京审判:正义的审判


东京审判


前后历时2年7个月,开庭818次

出庭证人达419名,书面证人779名

受理证据4336件

1946年5月3日至1948年11月12日,由中国、美国、苏联、英国、澳大利亚、加拿大、法国、荷兰、新西兰、菲律宾和印度等11国法官组成的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对日本二战首要战犯进行审判,将策划、准备、发动和指挥侵略战争者28人列为甲级战犯嫌疑人,这是全世界50多个审判日本战犯法庭中唯一的A级审判。检察官委员会向法庭提出公诉,控告28名被告犯有破坏和平罪、杀人罪、战争罪和违反人道罪等三大类共55条罪状。该审判因在东京举行,又称东京审判。


审判东条英机


1948年11月4日,东京审判宣布判决结果,判决书长达1213页,仅宣判就耗时七天。被告东条英机、土肥原贤二、板垣征四郎等7人被判处死刑,平沼骐一郎、小矶国昭、梅津美治郎等16人被判处无期徒刑,东乡茂德和重光葵分别被判处20年和7年徒刑。


正是在这个法庭上,惨无人道的“南京大屠杀”第一次被公之于世。东京审判是国际上对日本发动侵略战争和军国主义暴行进行的正义审判,是国际秩序政治基础的重要组成部分。


东京审判

日本一直想要推翻的审判


程兆奇曾表示,东京审判是日本人精神创伤的根源,而对于日本右翼而言,否定东京审判是翻案的最重要策略。


如果我们现在不维护(东京审判的成果),被推翻的话,就把压在日本头上的盖子颠覆了,如果东京审判颠覆了,那么日本就可以理直气壮地说,我们不是侵略国。


设立组织:自己的历史应由自己总结


2013年3月,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众院预算委员会上称,“作为对大战的总结,不是由日本人自己进行,所谓的东京审判,说起来其实是由联合国方面根据自己的胜者判断而做出的裁决”。


2015年6月,稻田朋美曾公开表示考虑设立“重新验证将日本领导人判为战犯的东京审判的组织”。同年8月,在参拜靖国神社后,稻田公开对外宣称:“对于东京审判认定的日本历史,将由我们自己进行总结。


稻田朋美与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资料图)


研究东京审判投入最多的是日本人


对于东京审判的研究,你一定想不到研究最深入的竟然是日本。青年学者龚志伟介绍,“日本对东京审判的研究一直是全世界数量最大的,除了极右立场的研究,也有不少从学术角度聚焦东京审判的细节和档案,在法学、历史学和国际关系领域都有建树。”


出版书籍否定东京审判


2006年,日本出版学者北冈俊明的《东京审判是捏造》一书中,称研究东京审判是为了否定东京审判。该书的第一节“为什么今天要研究东京审判”包括两个部分,一是“日本人自信心丧失的根本原因是东京审判的精神创伤”,二是“否定东京审判是日本一切政策中最优先的政策”。在日本以东京审判为主题的书籍中,约半数观点都与此书相似。


为顾虑中国,令人遗憾?


1978年靖国神社秘密地将东条英机等14名甲级战犯牌位移入正殿祭祀,此后多名日本首相以公职身份参拜靖国神社,遭到中韩等国强烈反对。



2005年5月,自民党众议院议员、时任厚生劳动省政务次官的森冈正弘说:“远东军事审判是单方面的审判,是占领当局随意判定针对和平与人道的罪行。甲级战犯的遗属一直在领取养老金,在日本国内,甲级战犯已不是罪犯了。为了顾虑中国而将甲级战犯当成十恶不赦的存在,这种处理方式,令人遗憾。因为中日关系、日韩关系很重要,就批评靖国神社祭祀甲级战犯是错误的,这种做法将给后世留下祸根。”


东京审判原址:大篇幅介绍日本无罪


东京审判原址目前位于日本防务省内,与70年前相比,不仅中国法官梅汝璈坐过的法官席不见踪影,而且在所有的展柜里,印度法官帕尔的照片最大,资料也最多帕尔就是当时唯一主张日本无罪判决的法官。


远东国际军事法庭的法官们,前排右二为中国法官梅汝璈,后排左一为印度法官帕尔。


在去年《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庭审记录:中国部分》的研讨会上,东京审判中国检察官向哲濬之子向隆万介绍,东京审判所在地里面关于东京审判的内容仅占一部分,更重要的是其中大篇幅章节都是在介绍日本无罪的观点。


东京审判是不能遗忘和忽视的历史


很长一段时间,除了在日本以外,东京审判被国内、西方社会所“遗忘”。它的影响力远没有纽伦堡审判巨大。(注:1945年11月21日--1946年10月1日,在德国纽伦堡举行的针对欧洲轴心国领袖进行的军事审判。


此外,程兆奇说:“在有限的西方出版东京审判的著作中,对东京审判是持质疑甚至是否定态度的。”因此,东京审判在西方被淡忘、被否定。东京审判还被法国一位律师称为“被忘却的纽伦堡”。


李斌绘制的《东京审判》草图局部,该作品将于2018年11月12日(即东京审判闭庭70周年纪念日)正式问世。


东京审判结束至今已经过去了70年,然而时间的流逝不应将历史的真相掩埋,甚至被扭曲。中国外交部对于日本不承认历史、扭曲历史的言论进行了多次批驳。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曾在例行记者会上表示:“历史不容翻案,正义不容挑战。历史已反复证明,只有尊重历史才能赢得未来。


作为中国人,我们更应铭记历史。程兆奇说,参与审判的独立国家当中,中国是唯一从近代以来的受害国,菲律宾和印度当时还是英美殖民地。“如果中国不维持,这个事情就过去了。


引用一句外交部部长王毅的话:“70年前,日本输掉了战争;70年后,日本不应再输掉良知。


编辑:郭玮瑾

来源:环球时报、东方网、人民日报、南方周末、澎湃新闻、《和解与民族主义》(若宫启文)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