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渔网价格虚拟社区

博白男子帮人建房意外摔伤,向屋主索赔却被要求写借条!

博白网2019-06-23 13:06:08



施工不慎受伤住院,因医疗费纠纷闹上法院,此前曾有不少类似案例的报道,近日,博白的何女士也遭遇这样的烦心事,其丈夫帮人建房时从三楼摔下,目前仍在医院治疗。


  何女士说,屋主一家不愿担责丈夫的治疗,让写借条才肯拿钱出来,丈夫的治疗费成难题。而屋主方则认为,伤者是由工头找来,受伤也因施工不专业导致,若要赔偿也要依责赔偿。



家属:
建房摔伤住院,屋主让写借条才给钱

  何女士述说,她的丈夫姓阮,今年隔壁村谢先生家盖房,请她丈夫去拉砖。7月19日上午,丈夫拉砖时因木板断裂不幸从三楼摔下受伤,附近村民赶紧帮忙送去进行包扎,当时,谢家的亲属送来了2000元治疗费。

 


  后因伤势过重,阮先生转到了玉林治疗,但因转院走得匆忙没有带够钱,医院称没有押金不能办理住院,何女士无奈之下致电谢家沟通很久,谢妻才又汇来2000元钱。


  阮先生入院后经医生检查诊断为骨折、骨粉碎、脑淤血,需立即进行手术。

 

  何女士称,丈夫术后连续高烧不退,未见好转。然而作为屋主,谢先生事后既没有来探望,也没有主动支付医药费,何女士的亲属只好去派出所报了案,还请政府人员帮忙联系谢先生回来处理。

 

  7月29日,谢妻及其儿子回来协商,但不愿担责,认为事发谢家没人在场,不愿对此次意外负责,若治疗急需用钱他们可以先出2万元,但要阮先生或其家人写借条才肯拿出来,因此,协商不欢而散。

 


  何女士称,现在她丈夫病情稍微稳定,医生称需再次进行手术,手术费用至少要3万元,然而丈夫之前的治疗已花费了十来万,对并不富裕的他们来说,已经无法继续承担更多的治疗费用。何女士现在只希望该负责的人负起责任,挽救痛苦中的丈夫。


屋主:
对方施工不规范,全推责任不合理
  同日,记者联系了谢先生的妻子林女士,林女士称,自己一家早已不在当地居住,建房属于修葺老家旧屋,建房前,已经把工程发包给工头,由工头全权负责建房,阮先生是由工头请来,他们一家都不认识。

 

  而据工头讲述,建房期间因为经常下雨,他们在屋子和后一栋房屋(谢家亲戚家)间横搭了一块木板,方便工人走过。但在建第三层时,阮先生欲拉一车砖头从简单的木板经过,当时一同拉砖的2名工人及工头都劝阻,但阮先生执意要拉砖过去,才导致了事故的发生。

 


  事发后林女士曾致电称周末去探望,但何女士接电话时称汇钱即可,为此,林女士就没有回去探望。之后,阮先生的亲属也曾致电要钱,林女士回应称一时无法拿出更多钱来,7月29日,他们便找来了村干部帮忙协调。

 

  林女士回忆,当时村干部一开口就让自己拿出5万元医疗费,但对方并没有提供医院消费单据凭证,交谈中村干部称5万元只是前期治疗,后续还需要更多治疗费用。


  林女士认为,自己家已将工程全权交由工头,事发时他们的家人也并不在现场,发生意外属于施工不规范,不应将责任全推到他们谢家。如今事情尚未处理,责任未明的情况下,对方若需用钱,自己可以先以借款的形式借给对方,待责任分清再依据各自责任负担治疗费用。


  因此,林女士才提出对方写一份借条的要求,若没有借条,法院判决他们对事件没有责任,这笔钱款恐怕拿不回来了。对于林女士的要求,何女士没有接受,双方协商还是没有结果。


  之后,当地司法部门也曾致电帮忙调解,但依旧因赔偿数额无法达成协议。


  林女士认为,谢家没有逃避责任,但责任未明的情况下,不应把全部责任推到谢家,即使需要赔偿,也要待法院判决各方责任后依据担责多少进行赔偿。


  对此,双方各有说法,事故中屋主是否应为伤者担责?何女士如何能拿到赔偿?且听听律师的看法。


律师:
担责视证据定,治疗可先垫付再追索

  对于此事,梁军律师事务所的梁承勇律师认为,因目前已知事件均属双方口头陈述,无法据此认定双方是否担责及担责比例。


  若所述属实,据以往案例,承建人(包工头)聘请阮先生到其承包的工地上做工,承建人与阮先生间形成劳务关系,事件属于劳务一方受到损害的责任纠纷,承建人作为房屋承建方,是否取得建设资质,在建设过程中是否对相关工作人员进行安全生产培训,决定其是否对此次事件担责。

 

  若如上所述,承建人搭建木桥若未达到安全标准、未履行对施工人员的培训、监督、制止等其他相应职责,那么其对伤者应承担过错责任。

 

  屋主一方将工程全权交由承建人,应当对承建人的资质进行把关,应当将工程交由具有相关资质及安全生产条件的承建人,若屋主明知承建人无资质仍将房屋发包给其承建,那么,屋主在选任方面存在一定的过失,对事件有一定过错责任。

 

  伤者在建设过程中若未遵照相关建设规范,又不采取相应的安全防范措施,不注意安全,擅自行事导致意外的,那么伤者本身也对事件承担部分责任。

 

  而是否担责需视各方提供的证据情况,因目前双方未提供相应证据,无法考量担责比例。若伤者急需费用接受治疗,建议三方协商处理,可商议先行垫资,待分清责任后再凭票据追索赔偿;若无法协商,伤者可在确定所受到的经济损失后向法院起诉维权。

 

  目前我国尚无明确法律强制规定需为伤者先行支付医疗费用的条例,若一方坚决不先行支付医疗费用,现实中也难追索,考虑到伤者病情,建议何女士协商先行垫付方式,待日后责任分清,再一并追索损失赔偿。


来源:法在玉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