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渔网价格虚拟社区

一卢所见-(九)

Sachi写字的地方2018-07-05 10:25:07

九、海绵里的午自习


思来想去,卢一认为应当舍弃中午的放松时间。


当她第一次听姚健说起下午上课的时间时,卢一心里由衷地感激槿林。十二点钟下课,下午两点半上课,如此大把的光阴只用来吃饭和休息,她只想专情地歌颂校领导的大手笔。毕竟卢一从没有什么良好的午休习惯,再累的时候,她也最多只趴课桌上眯十分钟,最后也往往是被缺少血液循环的胳膊给麻醒的。


所以,她一开始就想着妥善利用好宝贵的课余时间。除了浏览时事新闻,最近她还爱上了看日本漫画《东京食尸鬼》。这还是被唐小波给带的。


当初在一次偶然的聊天中,卢一无意间提到了自己初三时和好友热爱的《进击的巨人》,一说起女主人公三笠,她更是热血翻涌,眼神炯炯有神。唐小波一看到卢一对漫画的热爱,更觉得投机,强烈推荐起自己所爱的食尸鬼,而且还哼起了第一季的开场曲。


明明是日文歌,但唐小波却把头几句唱得极为熟练,那认真陶醉的样子仿佛换了一个人。不过刚要进入副歌的部分,他就卡了壳,立即见好就收。


不过卢一当然不会因此而吝啬自己的掌声,她觉得唐小波很厉害。即使自己微不足道的掌声被课间的嘈杂所淹没,但唐小波还是害羞地挠头,谦虚地推让着,只是嘴角笑得往上翘。


卢一直到这时才好好地看了看唐小波,其实他的小寸头里已经开始冒出了星星点点的白,虽然他说是遗传加上中考压力逼出来的,但是平时的他挺会跟自己干着急的。上回谭飞讲完例题后,唐小波可是哀声叹气了一个课间。


卢一当初觉得这有些搞笑,因为一开始乐观积极是他,如今怨声载道也是他。


可是现在自信满满唱起日文歌的是他,结束后害羞谦虚的还是眼前的这个男生。


没有人是单一的。卢一自己也不是。


她觉得平日里自己或许是狗眼看人低了,潮涌般的愧疚和顿时的反省让她决定要跟唐小波成为朋友,于是她欣然接受他的推荐,准备好好了解一下何为食尸鬼。


而这也确实开启了卢一用小小的苹果4s看黑白日漫的生涯。中午的时间她总会急匆匆地先吃完饭,再赶回自己的小房间里,锁好门,开好空调,借助着闪烁的E标识,趴在床上用流量看起漫画。


这不仅仅是为了唐小波。


还因为,《东京食尸鬼》真是太好看了。着实令人欲罢不能。

 

不过,在学习面前一切都可以舍弃,反正卢一已经利用有限的时间把大部分漫画都看完了,同时她和唐小波的友谊算比较牢靠了。


卢一权衡之后,毅然决然拿午休时间开刀,她决定每天中午一点钟就去学校。如此算下来,出去较特殊的周末,她一星期可就多了五个小时可以自由安排的学习时间。


去他的午休吧,姐姐我要逆袭了。


卢一这回是在物理课上笑了起来。


 

在正式地好好学习前,卢一要先回一趟省城的大姨家,因为中秋节要到了。2014年的中秋节,切切实实地给了卢一回家的希望,因为槿林全校放假一天。纵使卢一一开始知道放假的天数时,内心翻滚起的火焰瞬间就被无情的事实浇熄了,她万万没有料到学校敢如此无视国家法定假日,但她依旧无比珍惜这宝贵的一天。为了这可以完整休息的一天,她花尽了耐心来等待。


每个晚自习的课间,卢一都会逃出教室,站在走廊边上远眺对面的三教学楼,那里都是高二学长姐的教室。她特别享受看着对面的感觉,三十六个银白色的防盗网下是三十六个纷呈的世界。即便可以猜出的是,每个班都会有人会嬉笑玩闹,有人会始终静静呆在位子上苦算习题,但一切就是不一样的。


那些教室网不住的是高中的青春。


缤纷的,独自的青春。


然而每当卢一在夜色中欣赏这如同上帝视角般的画面时,总会不自觉地失落,眼角湿润润的,不知是不是被远方的白炽灯灼伤了一丝感怀。


 

盼着盼着中秋节回家,于是就这样到了临近放假的下午,卢一分秒必争,一下课就抓起包,跑向出租屋楼下,张老师的父亲在那里等着她。那位眼角鼻尖都皱起的老大爷是一个三轮摩的司机。


按照卢一的理解来说,那些摩的常年活跃于F市各处,明明早就该被淘汰的交通方式却成为了槿林学生的首选。每当摩的驶近时,红艳的外壳闪耀着金属光泽奔驰而来,卢一总会有从安全隐患上的担忧。然而现在,出发在即,停在院子里的红皮摩的如同滚热的血液带着新生降临。


卢一招呼着跳上车,在一丝悠长的吱呀声下赶忙坐正。


“爷爷好,在这里久等了,辛苦您了!”卢一向着前面穿白背心的老大爷问好,一边把包抱在腿上。


“嗯,是啊,确实辛苦了。”老大爷哼哼了一声,发动车子,电动马达立马开始作响。


卢一分不清这是不满还是耿直,不免愣了愣。可是回家的好心情丝毫不受影响,她双臂紧紧捆住书包,脑袋忍不住朝外瞧。


今天晴空万里,适逢好天气。阳光倾洒而至,正好把槿林的教学楼衬得伟岸。校门口只剩下了几个学生向外走着,路上一片空旷,连小摊贩也没了影子。


大家都去好好享受假期了吧。


卢一晒着太阳,欣赏着窗外交叠的绿树,心情大好。虽然和老大爷完全没有共同语言,但卢一很愉悦地享受这份只有风击车身的嘈杂,请老大爷扳开了点窗,风摩擦着玻璃沿嘶嘶响。F市不乏宽大的马路,但绵延的柏油马路却只有这架小摩的。


这时,手机响了,原本闹铃还有着的刺耳此时徒留几丝微弱的回响。卢一欣喜地扯开书包拉链,只见屏幕上显示着“熊猫小白”。


所谓熊猫小白,其实源远流长。她姓熊,是卢一姐姐的发小,年龄差了整整二十岁。自从见过了时年十一岁的卢一后,十分一厢情愿地认她作干女儿,只为让自己大一个辈分。美其名曰:“扭转乾坤。”


这个带“妈”字的称谓让卢一别扭了好几年,她只会在有事相求的时候才会甜甜地叫声“干妈”,其余的时候都是叫“姐姐”——这一叫经常可以让熊女士翻白眼。


至于小白,那是介于以上两个正式称谓的常用名。初一时历史课开始讲春秋战国,老师一时兴起讲起了名人八卦,说齐桓公原名姜小白。台下的同学们听了纷纷大笑,而卢一果断地决定套取霸主名字的宏伟寓意,直接开始把熊女士唤作小白。熊女士起初十分抵触,但叫的时日多了也就习惯了。


卢一此时盯着自己搞怪取的备注名“熊猫%@嗷呜”,轻轻划下屏幕,接听。


“喂,小一啊,你出发了没?”对面的小白扯着嗓子问道,“你这里怎么这么吵啊?听得见吗?喂!”


听见她的声音,卢一的心里更放松了些,不过她还是随便搪塞道:“出发了,哎呀,别担心啊,到了再回你电话!车里吵!”然后等着对方似是非是地答复一句后,卢一摁下了挂断健。


卢一抠着玻璃缝儿,伸进手指挤出大一点的空隙来,接着双臂用力将窗户都打开。风呼呼地灌进车里,老大爷的白背心被吹得膨胀了起来。说来也奇怪,卢一特别喜欢这种吹风的感觉,狂野的气流带着温度涌进身体,好似在洗涤灵魂。


她不在乎头发早被吹乱,不在乎耳畔已经嗡嗡作响,不在乎乱入的尘灰刺得眼睛流了泪。


这无非是自由的代价罢了,她何必斤斤计较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