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渔网价格虚拟社区

河间要建大剧院啦!!!名字已起好

河间周报2019-11-18 07:48:16



为纪念中国京剧艺术大师

李多奎先生

(河间人)

拟今年在河间电影院原址

建成一座大剧院

李多奎大剧院

 


网图(还在设计中)

了解李多奎

先听大师的一段唱

再看大师的碑铭

(翁偶虹撰)

 



君讳万选,字子青,河北河间人氏。一九零九年入庆寿和科班工老旦,艺名多奎,宗法龚云甫,师事罗福山。龚开创于前,世称龚派;君建树于后,博采众长,获钟球高悬之誉,迥异前贤,始创李派,妙艺驰名遐迩,习老旦者无不学君,故桃李芬芳。弟子中李盛泉、李金泉为佼佼者。君演出代表剧目尤以《钓金龟》、《打龙袍》最脍炙人口,历与梨园诸家合作焕然,有珠之辉。君对京剧事业贡献尤巨。君生于一八九八年十一月二十日,殁于一九七四年七月二十五日。当代老旦泰斗永逝刊石,纪德乃为铭。

金玉其声 菊坛君子其人永保德馨。





以下为赵华英撰写

发表在河间周报的文章

《李多奎:回望一个时代的背影》



1962年1月中旬,正在给学生们说戏的李多奎突患高血压中风,住进宣武医院治疗。李多奎休养一年多,于1963年基本康复。李多奎由夫人陪同,随长春电影制片厂拍摄京剧影片《铡美案》,前后共耗时三个月。这是他此生唯一的影像资料,并从此告别了他半个多世纪的舞台生涯。“文革”时期,李多奎遭受批斗,生活艰难,却依然惦记着他的戏,他用一双已不太灵活的手,给徒弟们操琴练戏。此时的他已无法登台唱戏,但让后辈们有所进益,成了他最后的人生追求。


1970年以后,李多奎病情加重。于1974年元旦后,住进友谊医院,7月底病逝于北京。李多奎夫妇共育有三子两女。长女李维茵酷爱老旦艺术,嗓音也与父亲相似,但因父亲不许她置身梨园,只能当成业余爱好。的确,在旧社会,梨园艺人地位不高,很受歧视,很多名角如程砚秋,都曾下决心禁止子女学戏。然而,那种潜移默化的家庭熏陶,又怎能阻挡得了呢?

  执著的李维茵一直偷偷学京剧,直到1957年辞去工作,正式向父亲的入室弟子姚秉维先生学戏;上世纪六十年代两次参加专业演出;2001年病逝,尽管没有像父亲那样辉煌,但她对待京剧那种执著,还是让人看到了家风的强烈影响。李多奎的长子李宗华专注小旦行当,艺术颇有建树。次子李世麟师从著名画家王雪涛,后成为中国画家协会会员。次女李世英入读中国戏曲学校,成为中国京剧院琴师。除三子十岁时因病夭折外,其余子女都走上艺术道路,也都各有建树。人都说“好家风影响三四代”,即使李多奎并没有刻意传授,子女们也定不会辜负长辈的期望。

  更为可贵的是,李多奎之后,“李派”艺术仍熠熠生辉,“李派”弟子更是遍地开花。正如著名戏曲理论家翁偶虹评价的,李多奎“妙艺驰名遐迩,习老旦者无不学君”,是当之无愧的“老旦泰斗”。的确,在京剧老旦行当,李多奎是承前启后、继往开来的扛鼎者。他在吸收龚云甫、罗福山、谢宝云等前辈风格的基础上,创造性地加以融合,开创了自上世纪二十年代以来流传至广、影响最大、特色独具、风靡全国的“李派”老旦艺术,后学者无不以“李派”为学习对象。

  让我们不妨回顾李多奎戏剧百年的几个瞬间。

1935年夏天,北平吉祥戏院,雄踞坤伶老生宝座的孟小冬正在上演《四郎探母》。此时的李多奎已是老旦头牌,成了众多戏班争相邀请的对象。戏演过半,李多奎上演的佘太君上场,观众席突然响起一阵雷鸣般的掌声。当杨四郎跪于佘太君面前,佘太君深情唱道:“一见娇儿泪满腮,点点珠泪洒下来……我的儿你和八弟就失落番邦,一十五载未曾回来……娘只说我的儿今何在?延辉,我的儿啊!哪阵风将儿你吹回来?”宽厚宏亮的嗓音,酣畅醇美的唱腔,一时间,台下观众无不眼眶润湿,拍手叫好!

1961年除夕,北京工人俱乐部。北京京剧团举行春节联欢晚会,团里的名角儿倾巢出动,联袂演出反串京剧《大八蜡庙》,老旦演员李多奎反串老生。当时,李多奎已经63岁,身体不比从前。在戏中,他突然来了一个离台板一尺多高的“吊毛”。“吊毛”是戏曲中表演跌跤的动作,一旦出错,有可能终身瘫痪,连年轻演员都很慎重。此时,李多奎已年过六旬,突然表演这一出,很多观众都替他捏了一把汗。演员裘盛戎半开玩笑地慰问说:“您今晚怎么玩儿上老命了?是不是不打算过年啦?”李多奎面带笑容地说:“别看我岁数大,可腰腿还算灵活,说真的,我没有两手绝活,也不敢应今儿晚上这个场!”这话看似轻松幽默的背后,不知李多奎为此下了多大决心、做了多少准备!

2008年4月,辽宁鞍山。“纪念李多奎诞辰110年暨李派艺术研讨会”在此举行,李多奎先生的家人、李派弟子、再传弟子及票友戏迷100多人参加纪念,李多奎长子李宗华、次女李世英都登台献艺。

2013年11月,河北河间。这里是李多奎的家乡,修葺一新的光明剧院里,纪念李多奎诞辰115周年京剧演唱会正在举行。尤为可贵的是,李多奎先生的五代宗亲都来到现场,李世英先生还现场教唱《钓金龟》选段。“叫张义我的儿啊,听娘教训,待为娘对娇儿细说分明,儿的父他遭不幸丧了性命……”一句句高亢苍劲的唱腔激荡回响,台上精彩纷呈、高潮迭起,台下座无虚席、掌声不断。

身处这有着80多年历史的光明戏院,此时此刻,距离李多奎从河间进京,已是一个多世纪的光阴。回望李多奎的一生,我们看到的,是一个时代的背影、一个小城的嬗变,更是中华戏曲文化生生不息的传承。



让我们共同期待

在不久的将来

李多奎大剧院

展现在世人面前

古城河间

又增加一道靓丽的风景

人民群众增添一个

提升文化品味

滋养心灵的好去处

编  辑:大    海

■校 对:王建梅

■编 审:冯裕海  


0


读者大礼包:

关注河间周报公众号,点击下方“活动赢奖”——“文明城市”菜单,答题领红包。

由国欣康养园提供赞助:


河间未来更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