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渔网价格虚拟社区

【经典回顾】重返琼江-崇刊段

重钓网渔游天下服务云平台2018-12-05 17:02:36


首先,我有罪,我不对,我坦白,我交代,向广大的,已经义愤填膺的重庆钓友们交代,在那个中秋佳节,我顶风作案的详细地点:
  

话说来就有点长了,我县境内有两条大河,一为琼江,在铜梁县境内汇入涪江;另一条是涪江,在合川区境内汇入嘉陵江。在这里,我想给大家介绍的就琼江。琼江的发源地有两支,右支为四川省遂宁市安居区的跑马滩水库流域,左支为四川省安岳县书房坝水库流域,这两条支流就在我县崇刊镇琼江大坝前合二为一,形成了官方命名的:崇刊水库,其实,就是一条河,一条大河,在这里,我们姑且就暂把它称为:琼江崇刊段。这一段河流情况如下,水质良好,今年的我县搞得沸沸扬扬的菜花节就是沿这一段河举办的,水流大多数时候很平缓,河床三米深之内就长满了“鸭舌草”,因此,在此段钓鱼,竿不长不行,我们一般就是7.2米的竿,十米以上的线使劲的往外扔,钓四米以上的水。如果说这一段是大树的树冠,那么下面就是主干了。主干分三段:崇刊镇往下,经柏梓镇,到太安镇琼江大桥下面一点点的大坝为一段,称为琼江太安段,这一段我去的时间少,但是据了解,也不错,太安镇那个“Y”牌太安鱼的老板:宋大娃算得上这一段的高手。再下面就是从太安往下,到高滕电站为一段,称为琼江高滕段,这一段就是我的最爱了,在冬季,钓七八米深,鲫鱼大得不得了,肥得遭不住,安逸!最后就是我中秋节钓的那一段了,从电站往下,到铜梁县的中和镇,称为琼江中和段,我的钓点就在大坝前面一点点,这一段涨水时还不错,平时就算了,累计有七八条的电船用电网在天天扫荡。好了,我是坦白了的哈,要是还有疑问,私下交流,私下交流。
  

言归正传:
中秋节前的那一整夜大暴雨,基本就把琼江崇刊段的树冠层浇了个透彻,突如其来的洪水瞬间就涨了四、五米高,而琼江四川境内几乎超过半数网箱养殖户都哭了个痛快,网箱不见了,破了的大有人在,还有很多的养殖塘、库,溃坝,琼江鱼满为患。洪水两天后开始消退,钓鱼人开始蜂涌出动,闪亮登场。一时间,洛阳纸贵,满城你找不到一条蚯蚓卖,而找到一条,就相当于抓到条鲤鱼,只是大小待定而已。凌晨四点开始,街上、路边站着的全是长枪党们的身影,摩托、汽车,排成队的跑,连崇刊镇卖早点的几家店铺都说,比啥子时候都忙。琼江的上面两段,任何钓点,就跟去年的股票行情一样,全线飘红。而当时,我在岳父家,基本就相当于坐在树疙兜底下,看上面的麻雀在翻了天的喳闹,只有抓耳挠腮干着急。
  

节后回来,情况淡了许多,但还是有个中翘楚一日搞个几十斤的号外。与是,我约上两位早已熬不住性子的师兄,早早前往,争取搭上这最后的末班车。钓点,右支流吴家渡口,听说海竿开始发挥作用,摸出一支带上,权当一试。
  

钓点下游,由二师兄把守。岸边全是及膝的淤泥,找个稍微硬点的地方,就算是好钓点了。

大师兄负责阻截上游来犯之鱼,我卡在了中间,准备对付固守的家伙。三人摆好了一个典型的围点打援的阵势。这支3。6米的海竿大概抛出有20米,对它,我今天是很有感情的,有句诗说得好,“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好似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说真的,我最喜欢看它低头的样子了,光是想想,心头都痒痒得紧。不时的再瞅瞅它稍头夹着的铃铛,听着MP3播放的ENRIQUE  IGLESIAS的“RING  MY BELLS”,嗯,好歌,“摇我的铃铛”!听到没有,鲤鱼MM,都来摇我的铃铛啊!

摇铃第一尾,开门一看,呵,真漂亮!欢迎欢迎,包房有请!

你都算了嘛,身小力单的,也学着别人在那里摇我的竿竿。唉,将就,聊胜于无。

手竿的窝点很远,且深,四米有余,没见到鲤鱼,尽是些这,很干净很干净的鲫鱼。

在这里用蚯蚓钓,有个很大的麻烦,那就是白条,厉害得很。我把铅坠都加了两次了,它们照样冒着被敲晕的危险,抢个不休。真的,只要能顺利穿过白条的包围圈,用不了两分钟,就有鲫鱼上钩。


白条闹得太凶,心里就有点泼烦,一般是先骂完,然后往身后扔。一会儿,嘿,来了鸡两口,那儿都不走了,守在我背后。尤其是那只肥鸡母,脸皮之厚,前所未见,看我上鱼,还在钩上蹦呢,就“咯咯咯”的涎着脸蹭过来了。那鸡公还算绅士,一般就站远点,大声警告我:“莫想歪了哈!那是我马子!”

下午,包河的人打鱼来了,他们用的是围网,还好,不象有人黑心肠的,用通电的围网。


一般来说,他们不会在有人钓鱼的地方打,这不,过了我们这段,就在网箱那里下网了。

说到他们,这里还有个小故事。曾几何时,包河的人不准私自钓鱼,要钓,好,只能买年票,不然,没收你的竿竿。这下就惹恼了当地人,要得嘛,不准我钓嘛,那你打鱼也不准在河边起网!为什么?那是我屋头的自留地!大家都晓得,围网是要一大群人站在边边上,喊起号子拉的,这下子傻眼了。同时,当地人还提出了个要求:管好你屋头的河哟,喊它莫涨水哦,淹到我屋头的菜瑟,赔钱哦!这下对了,没过几天,还是你钓你的鱼,我拉我的网了事。每每想到此,我不得不由衷的佩服,人民的智慧是无穷的!

  

鱼钓够了,晒得也差不多了,早上偷懒,不想拿伞,落了个黢黑的下场。收获:


小鲤就放掉,同时大声叮嘱:记到哈,长大了莫搞忘了来吃我的钩钩哦!

                 


                                      钓渝
                                 2008年10月1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