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渔网价格虚拟社区

路桥在建商城搁浅 业主众筹6亿自救

浙江在线台州频道2018-12-12 17:13:56

  没有想到,没有想到。

  这四个字,林美丽(化名)连说了两遍。

  第一个“没有想到”,也许是指这样一个3300个摊位的大商城项目,说要搁浅就搁浅。

  第二个“没有想到”,肯定是说如果要把这艘“搁浅航母”重新推回大海的主要力量,居然是上千个买了摊位的小业主——他们正在自筹资金,要让项目顽强继续。

  这件事情,发生在台州。

  在建的“航母”级市场

  说搁浅就搁浅了

  大多台州人对黄氏控股集团肯定不陌生。在当地,这个集团旗下产业众多,汽摩配市场、数码城,建材广场,乃至中学……

  不过谁又能想到,这样风生水起的大企业,会在一夜之间变故,出现了资金危机。

  陈磊(化名)是黄氏控股集团的员工,在他的印象中,危机的起源来自于房地产项目,投资失利了,然后,就是银行抽贷,然后,就是拆东墙补西墙的借钱补救,然后,就是各种流言四起,然后就是更多银行的介入……

  终于,轮到了建筑装饰城二期。

  位于路桥的建筑装饰城,是个18年的老市场。多年经营,市场生意红火。前些年,黄氏集团就规划开建二期。

  相比老市场600个摊位,二期要大许多,3300个摊位,在当地,也算是一个航空母舰级别的市场了。黄氏集团的牌子,老市场的红火,让很多人都对在建的新市场很是看好,纷纷出手。

  但现在,集团没有钱了,连老市场都可能被评估之后打包拍卖,哪里还有钱来喂养这个嗷嗷待哺的在建项目。

  市场建了一半要停

  业主们自发开会求自救

  市场二期建设搁浅,消息开始疯传。

  因为长期在这做生意,老市场里一半业主都在新市场预购了摊位,投入都是百万起步。

  罗菊清和罗菊芬姐妹在老市场开店17年,二期商铺一预售,两个人就投入300多万买了两个商铺,准备大干一场。

  市场里,很多人都和罗家姐妹一样,懵了。

  “当时,老市场里有人提出来,我们自己开个会商量一下。”林美丽(化名)告诉记者,妹妹在这里开店,她退休之后就在店里帮忙。

  开会,是林美丽去的。大家苦水怨气吐得差不多了,有人就说,能不能想想办法?

  有人比较熟悉这个项目,给大家算了一笔账:装饰城二期,已经投入4亿元,还需3.5亿元能结顶,再花2.5亿能装修好让商户们进场经营。建设工期是一年半。

  还差6亿!这数字,的确吓了许多人一跳。

  第一次会议,所幸有个好结果:自发成立一个小组,不管以后是起诉维权,还是想办法自救,大家讨论决定。

  林美丽也被推举进了小组,此外,还有五金、卫浴等各个经营区块推选出来的代表。

  渐渐的,大家终于把一个很模糊的想法,变成了一个共同的决定:还是得自救。

  资金缺6亿

  但大家仍决定搏一搏

  自救,说说容易做做难。二期市场建成后有3300个摊位,当时已经售出1000个左右,除了老装饰城的商户外,还有不少新进来的业主。很快,自救小组进行了一次民意调查。

  “最后的结果统计下来,八成业主不愿意市场就这么倒掉,大家愿意自筹资金努力自救。”林美丽告诉记者。

  “当然,很多人也担心,万一自救不成,自救投下去的钱,更是打了水漂,不是损失更大了吗?”林美丽说,最初,的确疑虑重重,不过,后来大家也想通了,不自救,必死,铁定亏本,自救了,还有生机:“与其坐以待毙,不如奋力一搏。”

  怎么自救呢?按照预购商铺资金的30%,出自救款。一旦自救成功,款项由黄氏集团还给业主,并且还有其他补偿。

  比如罗氏姐妹,还要拿出上百万的资金,“现在大家都决定一起自救,我们支持,这段时间都在到处筹钱。”

  开着“雅登五金“的江海清也花了500多万预购商铺,他也正在凑150万的自救款,“我打算抵押个人房产,通过贷款来凑。”

  记者问他压力会不会很大,他笑笑说:还好:“你去上访去打官司,都解决不了根本问题,只会让事情更糟糕。有这精力闹事,不如协力共渡难关。”

  自救困难重重

  但做了才有希望

  经营户老余,是自救小组里年纪最大的代表。也许是经历的事情多,他有几分慎重:大多数人都支持,但目前资金募集还是困难不少。“风险肯定是有的,况且就我们十几个经营户组织这个自救小组,社会公信力明显不足。”

  现在,自救小组已经向当地路桥区政府及各级银行求助。

  “对于政府部门,我们希望他们能够介入协调,以政府的公信力提高经营户的凝聚力,在各方工作上给予协调联系,从政府的宏观层面给于引导;对于各级银行,我们只求他们能够暂停对黄氏集团的各种动作,缓解压力,给2年的时间自救。”老余说的条理分明。

  记者在昨天下午也了解到,路桥区政府、新城管委会,还有其他相关部门,已经抽调人员组成协调小组进驻装饰城。当地的一家银行也已经向自救小组表态,他们将暂停对老市场进行“打包拍卖“的进程,稳定情绪。

  当然,更多的工作还需进一步协调讨论。但正如自救小组中的一个工作人员说:的确困难重重,但做下去,才有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