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渔网价格虚拟社区

异物山:李意奴新作《丙申端午访虹口鲁迅墓过黄浦江》等三首

异物山2018-06-10 08:40:47

摄影:Vincent Sheridan




比喻的声音,总令我欣喜若狂  




丙申端午访虹口鲁迅墓过黄浦江

 

怀疑自遂古之初,直至百物之琐末。

——鲁迅 

 

在我面前,是白象般的新娘,后面则是海运大厦

和彩虹写字楼。潮水涌上来,它们像渔夫和金鱼

游出了我的身体。午后,友人与我会合。风起时

移动国家或集装箱,点漆浮雕复刻大航海时代的

锈云。男童被父母拧紧了发条,蹦蹦跳跳。我们

沿货运中心围网曲折南行,时而举目望江,夜鹭

动如一枚陈年邮票,缓缓自水中脱胶。而江对岸

东方明珠亦于雾中省略了一部分肉身。我们尾随

善于辨识红绿灯的小白犬,终于消失在东大名路

 

的公交中。站内换乘后,革命的放射性元素发生

炉火纯青的衰变,似乎我们已然经历了双重朝圣

还不自知。剩下两站时,手持一枝仿真花的老人

也登上了工人先锋号,他精瘦,但车间的清爽与

他的道骨仙风毫无瓜葛。我看到他的体内无间断

生产着胜朝留声机,里头那句戏文眼看就要挣脱

出来:咿呀呀浑忘却天下兴亡,唯记取山中荣枯

然后锚于不出售野鹤的鲁迅公园站,我们就仿佛

两颗无用的螺丝钉被掷出,旋不进人形火。可是

 

我们会蹚水啊,我们日夜兼程地蹚水,坚信凡未

安排的即为神的一次小型淹没。鲁迅和屈原之间

隔着曾灌醉星群的酢浆草,他们都不如极凶猛的

食材,比如方先生,会念《尝试集》。冒失的猫(1)

从墓前的草坪钻出,一只黑猫复踅入。此处甚佳

松柏间有丰饶的风,上釉后,便可折叠为环形山

胖女孩蹲靠树脚,衣襟被吹开,双手环膝如绣墩

难道不是软弱在催熟我们吗?积雨云萎缩成瞳仁

正预备花八十年的时光慢放英勇的日落。八十年

 

足以平复一切必死的爱。现在我们所坐的石凳下

假寐着地铁八号线。列车三五分钟一趟,地上的

事物,定期荡漾波纹般的迷宫。条条幽径通出口

出口恰是迷宫的宿疾,永远无法治愈。一种命运

我开始学会承受,你也不必怀疑在最好的视线中

虚空开阔于全部正确。人流随悠扬的黄昏萨克斯

飘至梧桐旁实践口述史,像一团坚持直立的落叶

这个时节不允许有落叶,而开败的灵魂比艾草更

适合泡雄黄。雄黄是什么黄,恨只恨,我无大杓

 

泻鹅黄,但见小舟浮鸭绿。我用空空妙手,摄走(2)

所有的水:公园的水,黄浦江的水,“脑海波起

通于汨罗”——都是同样的水。返回时,远远地(3)

我们瞥一眼插满旗帜的万国建筑群,它们像极了

刮自深空的沥青。是夜,小朝廷的将军跃马归来

尚不知君王动了杀机。惟有鸟鸣友善地扑空我们

我知道日子还年轻,还来不及失败,来不及等待

一场枯涸的起源。我要默默歆享你黑暗的心,却

羞于望江。江底有他们残缺的脸,从未被鱼啃光

 

注:

(1)化用鲁迅短篇小说《端午节》:“方玄绰也没有说完话,将腰一伸,咿咿呜呜的就念《尝试集》。”

(2)引用东坡诗《乘舟过贾收水阁收不在见其子三首》(之二):“小舟浮鸭绿,大杓泻鹅黄。”

(3)引用鲁迅《摩罗诗力说》:“灵均将逝,脑海波起,通于汨罗,返顾高丘,哀其无女。”

 


南柯记


那时还年幼,尘世的麋鹿

指引我去众生的重瞳。王

鹄立树杪,静候末日废黜

饥兽吞吃了太久的隔夜光

 

怀着死胎吐出烂柯看戏人

风涣散,驸马狙击檀梦国

黑、白蚁取代左、右门神

化身无常架空我。我与我

 

枯坐藕花深处,我所守卫

之物渺小于它们所守卫的

洞外,青雀疾飞啄食雨水

雨痕如余恨,喜阴而无遮

 

昔有小沙弥,剃度于秋千

荡起前作恶,落定后为善


 

晚归吴泾


月升已有好些时辰,我们从锦江出租车

下来,置身剑川路。听起来像一箭穿鹿

后视镜内的偶蹄印尚未消散,平面饮者

便脱落了。你的出神,是伪装成有的无

 

试探夜荒芜的重。起吊机搁浅于晚雾中

杳如非对称十字架,街衢荡如凶年米缸

清减的楼群不再合身,遂召唤蛙声疏通

逼仄之梦。梦献给孩子,孩子献给魔王

 

而你堕入空想,练习提气,屈臂向后划

摹拟杈头的微醺合欢,轻轻一嘘,人间

退无可退。镇人民政府左右反弹,统辖

白日里两旁的水果摊。现在轮到我瞥见

 

花圃店窗牖洞开,月光师傅正培育肉体

斫桂一般,无止境地攀折着我们的影子


 





李意奴本名李阳,1993年出生于福建平潭,现为华东师范大学人文社会科学学院中国语言文学系中国现当代文学2015级硕士研究生。曾获第六届“光华诗歌奖”。诗作散见《黄河文学》,评论作品散见《汉语言文学研究》《青海湖》。








异物山:肖水与他的朋友们











绘图:叶潮

设计:陈汐

编辑:肖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