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渔网价格虚拟社区

你一直在我伤口幽居.苏依依郑秉臣.txt下载.全文阅读.完结文

初夏书屋2018-12-01 10:31:23

《你一直在我的伤口幽居 》作者:棉小溪

第一章 出去之后好好做人

    栾城监狱。

    吱嘎吱嘎的铁门,慢悠悠的分开。

    苏依依本能的抬手挡住刺眼的阳光,她,被关在里面已经半年。

    “走吧,出去之后好好做人。”身后狱警的声音响起。

    苏依依应了声嗯,抬腿跨出了大门。

    好好做人……

    是啊,应该要好好做人,她这样声名狼藉的女人,必须要好好做人!

    “姐姐,你终于出来了。”

    苏依依抬眸,前面两三米远的位置站着一个年轻的女人,女人单手扶着自己隆起的小腹,眉眼弯弯的看着自己,好似……非常的欣喜和期待。

    “姐姐,我知道姐夫亲手把你送进监狱,你一定气急了,但,你也不能怪他,你撞成植物人的是他的亲妈,你的婆婆!”女人见苏依依不应声,几步走到她面前。

    “太太。”身后的保姆紧张的要跟着,女人挥挥手,示意保姆等在原地。

    她看着苏依依一步一步的走着,好像每一步都踩在苏依依的心尖上,这种得意的感觉让她整个人都轻飘飘的。

    “姐姐。”女人压低了声音,“监狱的滋味怎么样?”

    苏依依凉凉的看着女人,刺骨的寒意,让女人全身都不适。

    “渍渍,强撑吧,苏依依,你除了能强撑还能做什么?哦,对了,我来是为了告诉你两件事,知道我现在是谁的太太吗?”

    苏依依淡漠的看着女人。

    “秉辰的。”女人好看的唇瓣残忍的吐出三个字。

    苏依依以为自己听到早就想到的结果,心不会痛,但那一刻还是有一把锋利的刀生猛的扎了自己的胸口里,她甚至,听到了刀子没入皮肉的声音。

    有点血腥,有点残忍。

    郑秉臣,她爱了十年,结婚一年的丈夫,在她被送进监狱前,跟她签了离婚协议,如今,娶了她的亲妹妹,苏叶叶。

    “我肚子里的孩子,是,正常受孕,不像姐姐拼来拼去,还是个人工受孕,呵。”苏叶叶笑起来,眸底满是冷嘲的光。

    苏依依转身,她并没什么话跟苏叶叶说,连寒暄都懒得做。

    “姐姐,其实你那个肉球生出来的时候,是有气的。”苏叶叶气急,话脱口而出,她厌恶苏依依什么事都一脸无所谓的样子,好似,她什么都没经历过,永远用那副高高在上的姿态俯视所有人。

    她,苏依依有什么资格!

    她,苏依依算什么东西!

    苏依依的脚步顿住,“你说什么?”

    “那个东西,是秉辰亲手掐死的。”苏叶叶看着苏依依,笑的如沐春风。

    苏依依的心口被剧痛团团围住,呼吸急促,身体克制不住的开始颤栗,她,她的孩子,也是他的孩子,他怎么能!

    怎么可以!

    “姐姐,其实,秉辰,也不是什么都没留给你,至少你肚子上有道疤,算是终身纪念。”苏叶叶笑起来,“姐姐,我带你回家吧。”

    苏依依反手一巴掌打在苏叶叶的脸上。

    “啊!”苏叶叶惊呼出声。

    身后的保姆保镖一堆人急吼吼的冲了上来,苏叶叶被保姆扶住,几个保镖立刻上前按住了苏依依。

第二章 我孩子是被你们杀死的

    苏依依被保镖按在地上,脸被压在地面上,眸底是狰狞的恨意。

    “姐姐……”苏叶叶一脸的委屈,“我和秉辰是真心相爱的。”

    苏依依吃力的启唇,“我的孩子是被你们杀死的!”

    “姐姐你是不是糊涂了,你的孩子是人工受孕,本来就不结实生下来就死了。”苏叶叶一脸同情的说道。

    “太太,您跟这个恶毒的女人说什么!别让她伤了您肚子里的小少爷,咱们回去。”苏叶叶的保姆周芹关心的说道,一脸鄙夷的看着苏依依。

    苏依依看着以前跟在自己身边嘘寒问暖的中年女人,忽然觉得,自己真是有眼无珠!

    “哎,姐姐。”苏叶叶一脸无奈的看着苏依依,被周芹扶着往车子的方向走去。

    见她走远,保镖们才松开苏依依。

    “太太,对不住。”走在最后面的保镖岳戚,有些愧疚的说道,苏依依在郑家的时候,对他们都不错,只是后来……他其实是不太相信苏依依会做那件事,但,事实摆在眼前,那么多人亲眼看着苏依依开着车子直接撞向了郑夫人。

    苏依依没应声,从地上爬起来,她现在没有任何的空隙去想自己受到的屈辱,脑子里转的都是苏叶叶的那句,秉辰亲手掐死的。

    她不信,不相信那么温润如玉的郑秉辰会那么残忍的掐死自己的孩子!

    苏依依踉跄的朝市区的方向走去。

    路边不远处的黑色商务车车窗慢慢的升起。

    *

    栾城,郑信集团,总裁办公室。

    “郑总,今天的日程安排基本就是这些。”特助郁城合上文件夹说道。

    “嗯。”郑秉辰淡漠的应声。

    “还有……”郁城顿了一下。

    “说。”

    “今天是太太出狱的日子。”

    太太……

    郑秉辰握着钢笔的手微微收紧。

    “出去吧。”

    “是,郑总。”郁城转身出了办公室,微微吐了一口气。

    苏依依不是栾城名媛,却比那些捧起来的名媛长得都好,心底也算是纯良,只是,郑总想要的从来就不是一个可以为他洗手作羹汤的女人。

    他有他的野心,支配野心不仅仅需要能力,还需要相应的势力支持。

    七月的天,早上还是阳光明媚,不过十点就下起了瓢泼大雨。

    郑秉辰忽然心里没来由的烦躁,有个声音总在他脑子里面转,秉辰你回来了,秉辰我很想你,秉辰……

    吧嗒,郑秉辰手里的钢笔被他扔在桌子上,钢笔帽上有两个清秀的字,秉辰。

    郑秉辰的心口像是被什么刺到,有点疼。

    十点钟,郁城敲开了办公室的门,“郑总,跟城建王局约的十一点,雨下的很大,咱们是不是提前出发。”

    “嗯。”郑秉辰应声,起身拎着衣服往外走。

    郁城带着文件跟在后面。

    郑秉辰出门一般只带郁城,郁城是他的特助兼保镖司机。

    车子慢悠悠的驶出了郑信集团的地下停车场。

    呲!

    刺耳的刹车声让郑秉辰眉心紧蹙,他抬眸,车子前站着一个被雨水淋的透透的女人。

第三章 告诉她,我赶时间


    时间像是凝固住。

    苏依依隔着雨帘看着稳稳坐在车子里的男人。

    那张脸和半年前一模一样。

    郁城下意识的看向郑秉辰,“郑总……”

    “告诉她,我赶时间。”郑秉辰菲薄的唇,一张一合,话说的风轻云淡,似乎,眼前站在暴雨中的女人,跟他毫无干系。

    “郑总……”郁城有些不忍心。

    郑秉辰凉凉的看了郁城一眼。

    郁城急忙颔首,“我这就去。”

    他撑着伞下车,走到苏依依面前,大半的伞落在苏依依的头顶,“太太,郑总赶时间,您是不是……”

    苏依依一把推开郁城,直接冲到车门边,拉开整个人直接坐了进去。

    郁城显然没想到一向温顺的苏依依会忽然冲过去,急忙跟了过去。

    郑秉辰抬手,郁城的动作停住,站在车子外面,慢慢退后。

    “我赶时间,五分钟。”郑秉辰看了一眼腕表,淡淡的开口。

    苏依依看着郑秉辰,她想质问,想声嘶力竭的质问,但,所有的勇气似乎就那么被他风轻云淡的话戳破,她在他面前,只剩下不知所措。

    “四分钟。”郑秉辰缓缓的出声。

    苏依依抬眸,眼泪一颗一颗的从眼眶里掉出来,她费了好的力气才发出声音,“我的孩子,是,是不是,你,你掐死的。”

    郑秉辰眸光微微顿了一下,“杀人犯法,我从来不做犯法的事。”

    没正面承认,也没否认。

    “我会查,如果真的是你,郑秉辰,我不会放过你!”苏依依瞪大了眼睛,想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狼狈。

    但对方是郑秉辰,从小看着苏依依长大的郑秉辰,他了解她多过她,“郁城安排你住下。”

    “不用!”苏依依声音打着颤,拉开车门,逃也似的跑了出去。

    郁城看着苏依依离开的方向,拧眉,转头看向郑秉辰,郑秉辰眸光低垂,右手的食指轻轻的滑过左手的,“开车。”

    “是,郑总。”郁城上车,很快车子消失在路上。

    苏依依漫无目的的狂奔,雨水泪水模糊了她的双眼,苏依依脚下一滑整个人摔了出去,接着耳边响起刺耳的刹车声,她的意识消失前想,死了就不疼了吧。

    *

    苏依依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蹙眉醒过来的时候,在一间装修精致的卧房里。

    苏依依撑着胳膊起身。

    “苏小姐你醒了。”一个和蔼的声音响起。

    苏依依看过去。

    门口站着一个五十岁左右的女人,女人脸上挂着和善的笑。

    “请问你是?”苏依依开口,声音沙哑。

    “先把药吃了,这大雨天淋了雨又摔倒了头,可要当心养着。”女人拿着药上前,送到苏依依的面前,神色关心。

    苏依依顿了一下,伸手接过,顺从的吃了药,喝了水,“您是?”

    “呦,关顾着让你吃药,都忘记回答你了。”女人笑的和蔼,“我是这的管家,他们都叫我李妈,你也一样叫吧。”

    “李妈,我,怎么会在这?”苏依依问道。

    “你是被少爷捡回来的。”李妈笑着说道。

    少爷?

第四章 声音温柔,却手忙脚乱


    “少爷从来都不多管闲事的,难得拔刀相助一把。”李妈笑着说道。

    “李妈。”门口响起一个年轻男子的声音。

    “少爷,您回来了。”李妈起身。

    苏依依抬眸朝门口看去,愣怔,她从未见过长得这么精致的一张脸,一直以来,苏依依觉得郑秉辰的脸就是这世上最好看的,可以用作整形模板,但,眼前的男人让她否定自己多年的想法。

    “头还疼吗?”男人问道。

    “不疼了,谢谢。”苏依依应声,急忙收回自己的目光,一直盯着一个初次见面的异性看,很不礼貌。

    “医生说你还需要休息几天才能恢复。”男人淡淡的说道。

    “谢谢你救了我。”苏依依开口说道。

    “我撞了你,自然不会肇事逃逸。”男人扔下一句话转身离开。

    苏依依眨眨眼,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她觉得这个男人对自己有敌意。

    “苏小姐你不要介意,少爷就是这个脾气,这么多年我还是第一次见他带女人回来……”李妈有些兴奋的说道。

    “李妈,做饭。”门外传来男人的声音。

    “哎,少爷害羞了,我先去做饭,有空再来陪你聊天。”李妈笑眯眯的说着,转身出了房间。

    苏依依能感觉到李妈的善意,接着就是迟疑,她曾经也觉得周芹对她有善意,结果,那个女人是苏叶叶放在她身边的人。

    苏依依唇角勾起一抹冷嘲的弧度,她的人生大写的失败。

    她必须要查到孩子到底是不是生下来就死了,那是她的骨肉,她在监狱半年,每一天都在懊悔,懊悔自己没能保住孩子。

    眼前一片猩红。

    心头是刺痛。

    哇哇……

    苏依依全身的神经一下紧绷起来,是孩子的哭声,她听见孩子的哭声,苏依依起身,脚步有些悬空,踉跄的顺着哭声走过去。

    “别哭了……”被称为少爷的男人站在摇篮边,声音温柔,却手忙脚乱。

    “我帮你。”苏依依上前,利落的从男人手中抢过尿不湿,打开,抽出湿巾轻轻帮小不点擦了擦屁股,拍上痱子粉,穿好尿不湿,所有的动作一气呵成。

    小家伙舒服了之后,哼了两声,裂开嘴露出没有牙的小牙床。

    苏依依的心都化了,她怀孕的时候学了很多育婴的知识,她那么努力的想要做一个好母亲,结果,她却连孩子的命都没保住。

    “谢谢。”男人的声音响起,打断了苏依依的思绪,也让她从悲伤中慢慢的抽神出来。

    “不,不用谢……”苏依依应声。

    “小包子的保姆家里出了变故,你能不能接替她的工作。”男人说道,一点都不觉得自己唐突。

    “我。”苏依依知道自己应该拒绝,但小包子朝着她大声啊了两下,小眼神满满的都是期待和喜爱。

    “工资随你要。”男人说道。

    “不,不是钱的问题,是,是我还有些事情要处理,不能全天陪着孩子。”苏依依顿了一下说道。

    “白天有李妈,你有事可以短时间出去,晚上必须照顾小包子睡觉。”

第五章 目的相同算不算理由


    苏依依抿唇,小包子啊啊的叫了两声。

    “好。”

    男人唇角微微放松,“唐言琛。”

    苏依依眨眨眼,回过神来,男人在做自我介绍,“苏依依。”

    “少爷,小少爷是不是哭了?”李妈循声走了进来。

    “已经没事了,她以后照顾小包子。”唐言琛扔下一句话转身离开。

    李妈看着苏依依愣了好一会,才出声,“苏小姐,真、真是辛苦你了。”

    “不辛苦。”苏依依应声,迟疑了一下压低了声音问道,“李妈,我,我想问你孩子的妈妈呢?”

    “哎,苏小姐这件事是忌讳,不能问也不能说。”李妈感慨了一下,眼眶微微有些泛红。

    “抱歉。”苏依依急忙开口。

    “没事,你好奇也正常,我去继续做饭,你能照顾小少爷吗?”

    “可以的。”苏依依应声。

    李妈转身出门。

    苏依依坐在小家伙的旁边,“刚刚唐先生叫你小包子,你的名字是叫小包子吗?”

    小家伙张着嘴,也不知道自己懂还是没懂,一双肉嘟嘟的小手不停的挥舞,可爱极了。

    苏依依眸底满是温柔,心里却抑制不住,痛的尖锐。

    苏依依陪小包子玩了一会,小包子抱着自己的小脚丫睡着,苏依依心都化了,伸手轻轻的把他的小脚丫抽了出来,慢慢的放下,所有的动作都极尽温柔。

    唐言琛站在门口,眸光微顿。

    苏依依转身看见唐言琛站在门口,唇角微微扬起,礼貌的一笑。

    唐言琛示意苏依依出门。

    苏依依跟了过去。

    “唐先生,有事?”

    唐言琛没应声,始终走在前面,一直到书房。

    苏依依微微抿唇。

    “还会什么?”

    苏依依愣怔……

    “除了哄孩子还会什么?”唐言琛好脾气的解释了一句。

    “我,我是经济管理专业毕业的。”苏依依答道。

    “我缺个助理。”唐言琛看着苏依依,一字一顿。

    助理?

    保姆?

    苏依依一头雾水。

    “苏依依,苏菱集团总裁的私生女,郑信集团总裁郑秉辰的前妻,半年前因危险驾驶入狱半年,后证据不足被释放,我遇见你的时候,你刚刚出狱。”

    唐言琛看着苏依依,话说干净利落,字字戳心。

    苏依依长睫轻颤,口鼻像是被人用粗劣的毛巾捂住,呼吸困难又扎的生疼。

    唐言琛看着身侧手指不断收卷的苏依依,继续开口,“这样的简历,除了我不会有人收留你。”

    苏依依咬着牙,“唐先生,为什么收留我。”

    “目的相同算不算理由。”唐言琛开口,他始终都看着苏依依,只是苏依依并不敢直视他的双眼,唐言琛的眸底深邃的能吞没一个人。

    苏依依对过分美丽的东西,都避而远之。

    “你,和他们有仇。”

    “这些你不必知道,只要知道我们的目标一致就可以,你想报仇,我想做我的事,如果你同意,签了这份协议。”唐言琛拿出一份协议,扔到桌子上。

    苏依依眸光凝注,跟唐言琛合作无异于与虎谋皮,自己对他完全透明,他对自己完全模糊。

    这样的合作本来就不公平,但,她一个人拿什么去查出真相!

    苏依依慢慢的抬起自己的右手……

第六章 你挺会哄孩子


    苏依依目光落在合约上,一字一句都看的仔细,她经历了人生巨变,本能的怀疑所有。

    唐言琛坐在苏依依对面,薄唇轻抿,看不出喜怒。

    “这条……”苏依依愣了一下,把合约转到唐言琛那面,“这条是不是有点过了……”

    唐言琛眸光落在,“怎么了?”

    合约的内容其实很简单,总结起来几点,苏依依一周跟在唐言琛身边三天做特助的工作,其余四天负责照顾小包子,白天有事可以离开,每天晚上六点钟之前必须回家陪小包子睡觉。

    苏依依指的是附加条款,帮唐言琛挡住所有试图靠近他的女人。

    “我……”

    “你刚刚离婚出狱短时间内也没心情找下家,而且你要照顾小包子,不可能有时间约会,这条的意思,就是你做我的假女朋友。”唐言琛淡淡的说道,似乎,这件事非常普通,根本不值一提。

    “可是……”苏依依有些为难。

    “苏依依,签字。”唐言琛直接把笔扔了过去,“作为我的女朋友,你可以适当的用我的权利、我的人。”

    苏依依眸光顿住,唐言琛的话让她心动,虽然苏依依不知道唐言琛的身世,但,他能调查清楚自己的身世之后还要求自己留下,不难判断,他不简单。

    在唐言琛的目光注视下,苏依依拿起笔在乙方位置签下自己的名字。

    唐言琛唇角勾起一个几不可见的弧度,拿过合同,自己签了两份,一份给了苏依依,另一份直接锁在了保险柜里。

    “我去看看小包子。”苏依依起身,跟唐言琛独处,她全身不自在。

    “嗯。”唐言琛给出一个单音节。

    苏依依如蒙大赦,快步出了房间,去了婴儿房。

    小包子刚刚睡醒,看见苏依依,撇了撇小嘴,一副要哭的模样,“小包子是不是饿了,等一下,阿姨去冲奶粉。”

    小包子着急要吃,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苏依依急忙放下奶瓶,伸手把小包子抱了起来,“小包子乖,不要哭了哦。”

    唐言琛推门走了进来,“怎么了?”

    “应该是饿了。”苏依依答道。

    唐言琛没说话上前,利落的给奶瓶消毒,倒入温水加奶粉,所有的动作一起合成。

    苏依依还在震惊中,小包子的嘴里已经多了一个奶嘴。

    唐言琛站在苏依依身边举着奶瓶,小包子满意的两只小爪子抱着奶瓶,葡萄一样黝黑的眼睛瞪得圆圆的,皮肤白嫩白嫩,小嘴唇粉盈盈,那模样真的把人暖化了。

    “小包子好可爱。”苏依依感慨道,心里某处柔软的一塌糊涂。

    “嗯。”唐言琛很给面子的应声,又是一个单音节。

    吃饱之后,小包子吐出奶嘴,吧嗒小脑袋靠在苏依依胸前,抬着头好奇的打量着她,时不时的啊一声。

    苏依依把小包子竖起来趴在自己的肩上,轻轻的拍着他的后背。

    没多久小包子就打了两个嗝。

    苏依依才把他横抱,她侧眸,唐言琛正看着她。

    苏依依眨眨眼,有些不适应陌生异性的凝视。

    唐言琛迎上苏依依的目光,淡淡的开口,“你挺会哄孩子。”

第七章 郑信集团总裁坐牢的前妻


    苏依依神色有些不自然,唐言琛的话让她想到自己失去的孩子。

    “少爷,苏小姐,吃饭了。”李妈的声音响起,打破了微微有些异样的气氛。

    “嗯。”唐言琛应声。

    “啊。”刚刚吃饱的小包子,靠在苏依依怀里舒服的很,根本不想回到自己的小床上。

    苏依依的注意力被小包子吸引过去,唇角微微含笑,“你还不能吃东西。”

    “啊。”小包子不明所以叫的欢快。

    “你们先去吃,我陪他,等李妈吃过我再去。”苏依依说道。

    唐言琛没应声,转身出了婴儿房。

    三十分钟后,李妈进门。

    “苏小姐,您去吃饭吧,我好了。”李妈出声道。

    苏依依点点头,小包子已经睡着。

    餐厅。

    苏依依看见坐在餐桌前没动筷的唐言琛微愣。

    “快点,吃过之后,带你出去。”唐言琛淡淡的出声。

    “哦。”苏依依回过神应声,拿起筷子,小口的吃着饭,她几乎不怎么夹菜,跟陌生人在一起她会本能的不自在,尤其,这个男人气场强大。

    唐言琛扫了苏依依一眼,唇角微抿没出声。

    十五分钟后,苏依依放下筷子,安静的等在那,她低垂着眉眼,无害的像是一只小白兔。

    唐言琛跟着放下筷子,起身。

    苏依依识趣的跟上,两个人前后到了车库。

    唐言琛没叫司机,自己开车。

    苏依依伸手拉开后排车门。

    “坐前面。”唐言琛低沉的声音响起。

    苏依依手指微卷,停顿片刻,顺从的关了车门,坐在副驾的位置上。

    “苏依依,记住附加条款。”唐言琛凉凉的扫了苏依依一眼,显然对她的疏远很是不满。

    苏依依绯色的唇微微抿了抿,“我知道。”

    唐言琛利落的发动车子,一路上二人再无交流。

    半个小时后,车子停在栾城最热闹的商场,鼎盛百货地下停车场。

    唐言琛下车,苏依依也跟着下车。

    苏依依正准备问,要做什么,唐言琛几步走到她面前,伸手握住她的手。

    忽然而来的触感让苏依依身体僵硬,本能的想要抽出自己的手,却被唐言琛牢牢的抓住!

    苏依依拧眉,神色微愠,“你!”

    “附加条款。”唐言琛薄唇吐出四个字。

    苏依依拧眉,就听见身后传来清脆的脚步声。

    “唐先生,好久不见了。”一道悦耳的女声响起。

    苏依依扑闪了几下眼睛,刚刚紧绷的身体慢慢放松,“言琛。”

    唐言琛眸光慢慢的放柔,“嗯,一个熟人,打个招呼,不介意吧?”

    “不介意。”苏依依应声,心中暗骂了句,老狐狸。

    唐言琛拉着苏依依的手,迎上刚刚说话的女人。

    “周小姐,好久不见。”

    女人一双明媚的眸子,写满了惊愕,“是,是啊,这位是?”

    “我女朋友苏依依。”唐言琛有几分郑重的介绍道。

    “女朋友!”女人惊呼出声。

    苏依依微微蹙眉。

    “是的,失陪。”唐言琛拉着苏依依,直接上了电梯。

    女人半晌才从震惊中抽神出来,苏依依不是郑信集团总裁坐牢的前妻吗?

第八章 她从来不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


    电梯里。

    苏依依蹙眉抽出自己的手。

    唐言琛淡淡的看了苏依依一眼,神色仍旧淡漠,似乎不觉得自己做的有任何不妥。

    苏依依抿唇,“唐先生……”

    唐言琛侧眸,看着苏依依,示意她继续说下去。

    苏依依声音却哽住,她跟唐言琛有协议,她现在的身份就是他的冒名女友……她有什么资格要求他跟自己在外人面前保持距离?

    想着,苏依依的小脸垮垮的。

    唐言琛见她不出声,眸光慢慢的移开。

    电梯停在五楼。

    两个人前后下了电梯。

    “给小包子买衣服。”唐言琛开口道。

    “哦。”苏依依应声,跟着唐言琛进了一家孕婴店。

    门口,苏依依看到了最不想见到的人,苏叶叶,以及她的前夫郑秉辰。

    苏依依手指微卷,她刚刚怀孕的时候,不是没找过郑秉辰陪她一起给孩子准备东西,但,郑秉辰以忙为理由拒绝了。

    那时候苏依依想男人忙事业自然没时间分给自己,现在她终于明白,男人再忙也会有时间,只是他愿不愿意把时间留给你。

    “我们,换一家好吗?”苏依依拉住唐言琛的衣角,压着心痛小声的说道。

    唐言琛的手落在苏依依的手上,轻轻一带,“小包子一直穿这家的衣服。”

    苏依依没来得及再反对,被唐言琛带进了店里。

    苏叶叶一抬头正看见苏依依,以及她身边的唐言琛。

    唐言琛栾城新贵,苏叶叶和郑秉辰自然都知道,郑秉辰曾经想过要结识唐言琛但一直没有机会。

    苏叶叶眸底闪过一抹狰狞的光,苏依依怎么随便就能遇见这么极品的男人!不对,苏叶叶顿住,唐言琛这么有身份的男人怎么可能跟苏依依这么声名狼藉的女人在一起,一定是苏依依毫无生存本事,就去做了那种见不得人的勾当。

    苏依依虽然下贱但长得不错,有钱男人养个宠还不是正常。

    想着,苏叶叶的神色缓和,笑盈盈的上前,“姐姐,这么巧,那天你出狱我和秉辰都没来及给你洗尘。”

    苏依依抬眸看着苏叶叶,苏叶叶的‘用心良苦’苏依依怎么可能不懂,她想拆穿自己的过去,殊不知,唐言琛比她知道的都清楚。

    郑秉辰站在原来的位置没动,目光越过苏叶叶落在苏依依的小脸上,她清瘦了一些,但看起来精神不错,不像是萎靡不振,心口莫名的发闷。

    “多谢你的好意,我没什么兴趣跟变成妹夫的前夫和抢了丈夫的小三一起吃饭。”苏依依看着苏叶叶缓缓的说道,一字一顿,掷地有声,她不愿意面对他们,并不代表她会容忍他们。

    苏叶叶的脸色一阵青红白,郑秉辰的脸上也一片阴沉。

    唐言琛唇角勾起一个几不可见的弧度,苏依依比他想象中有潜质的多。

    “依依,过来。”

    “嗯。”苏依依应声,挽住唐言琛的手。

    在这段感情中,她从来不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如果说错就是错在有眼无珠上,她那时候怎么就从来没想过,苏叶叶那么积极的在郑秉辰公司工作是为了什么,也从来没想过,自己的丈夫一直不愿意跟自己同床是为了什么?

    等到她恍然大悟的时候,现实已经给了她数计响亮的巴掌。

第九章 阿琛,好闷


    郑秉辰的目光最终落在牵在一起的两只手上,眉心几不可见的蹙了一下。

    “秉辰,你看姐姐,怎么那么说话,明明是她当初逼着爷爷让你娶她拆散了我们,现在倒成了我们不对。”苏叶叶环着郑秉辰的胳膊,委屈的说道。

    郑秉辰淡淡的看着苏依依。

    苏依依唇角勾起一个冷嘲的弧度,抬眸看向唐言琛,“阿琛,好闷。”

    她的声音不大,没有刻意的撒娇,却让人不忍拒绝。

    “空气确实不太好,换个地方。”唐言琛宠溺的看了苏依依一眼,带着她出了孕婴店,两个人上了扶梯,唐言琛的手很自然的落在苏依依的腰间。

    苏依依有些不适应,正准备要挣开,唐言琛的脸探了过来,惊得苏依依差点从扶梯上掉下去……

    唐言琛顺势一用力,将苏依依整个人抱在他怀里。

    “喂!”苏依依小脸娇红,瞪大了眼睛气嘟嘟的看着唐言琛,唐言琛轻笑出声,唇落在她的额头上,远远的看着像是两个人在打情骂俏。

    郑秉辰眸底一片深沉。

    苏叶叶一脸的鄙夷,皮肉买卖的女人有什么骄傲的!

    七楼女装。

    苏依依闷闷的瞪着唐言琛。

    “进去,买。”唐言琛霸气的扔出三个字,把苏依依带进了一间女装店。

    “我不需要……”苏依依话没说完,唐言琛已经招呼了导购员。

    “她。”唐言琛坐在沙发上,两个导购一左一右的带着苏依依进了更衣室,大有要帮她换衣服的架势,苏依依哪里受得了这样,当即表示自己会换,两个人才出了更衣室。

    苏依依只记得自己在第一家店里试了十身衣服,之后的几家店换了多少衣服,她完全忘记了……脱脱穿穿,其实非常耗费体力,以至于到后来苏依依连自己正在跟唐言琛生气都给忘了。

    唐言琛觉得可以的衣服都让人送去了唐公馆。

    苏依依坐在商场的长椅上,喘着粗气,累死,真的累死的累。

    “腿有点疼,等等再走好吗?”

    唐言琛看着苏依依慢慢的蹲在她身边,伸手托起她的小腿大手轻轻的捏了捏两下。

    “痛……轻一点。”她的声音像是沾了水一样,有点委屈有点意外,听起来让人觉得娇媚柔软的不得了。

    郑秉辰和苏叶叶正走到附近,听见苏依依的声音,二人看过去都是一愣,唐言琛纡尊降贵的在帮苏依依捏腿?

    现在的金主都流行对宠儿这么好了吗?苏叶叶拧眉。

    “可以了,不疼了。”苏依依急忙出声。

    唐言琛这才起身,“我去下洗手间,你在这等我,别走远。”

    “嗯。”苏依依点点头,唐言琛转身离开。

    见他走远,苏依依吐了一口气,很多年之后苏依依想,自己遇见唐言琛是幸还是不幸?他带给自己翻天覆地的改变也带给自己毁天灭地的灾难。

    苏叶叶扶着肚子朝苏依依走过去。

    郑秉辰看着苏叶叶,神色淡漠的很。

    “秉辰,我,我姐对我可能有什么误会,我跟她说两句话就过来。”苏叶叶想起郑秉辰顿住脚步,回身说道,好似自己素来贤惠温顺。

第十章 对不起,在我的字典里是最没用的三个字


    苏叶叶缓步走到苏依依面前,手扶着肚子,一脸上位者的骄傲,“姐姐,我可以坐一会吗?”

    苏依依淡漠的抬眸,“不可以。”

    “你!”苏叶叶抓狂,“又不是你的地方,你凭什么不许我坐!”

    “既然你一开始就觉得我没资格管你坐还是不坐,为什么要多此一举的问我?假装温柔贤惠?呵。”苏依依淡漠的反问,似乎,苏叶叶是个白痴。

    苏叶叶气结,她从来没想过一向温顺的苏依依会变成全身是刺,专扎自己。

    “苏依依你就是嫉妒我怀了秉辰的孩子!”

    苏依依看着苏叶叶,单手伸进口袋里,“怀了又怎么样,能生下来?生下来能养得活?他能掐死一个,就能掐死第二个。”

    “不一样,不一样的,你生的那个是什么东西,秉辰根本就不喜欢,才会掐死,我的宝宝是我们恩爱的结晶,他当然会要。”

    “真的是郑秉辰掐死了我的孩子,不是你因为嫉妒胡说的。”苏依依看着苏叶叶一字一顿的问道,她的手机现在是录音功能。

    “哼!苏依依我就知道你不死心,是秉辰掐死了那个孽种!”苏叶叶坚定的说道。

    苏依依口袋里捏着手机的手,猛地收紧,指尖泛白。

    苏依依抬眸看着站在电梯边上等着苏叶叶的郑秉辰,唇角勾起一个冷嘲的弧度,郑秉辰,真的是你吗?如果真的是你,我一定要你付出代价!

    “姐姐,是不是很想秉辰,我们每天睡在一起,他可是从来没有梦到过姐姐,梦里他叫的也是我的名字。”苏叶叶一脸幸福的抱着肚子。

    苏依依缓缓的收回自己的目光,心尖有被拉扯的痛,她现在恨或不恨都曾经那么真挚的爱过……

    “依依。”唐言琛的声音响起。

    苏依依起身,直接越过苏叶叶走到唐言琛身边,伸手环住他的腰身,直接把头埋在他的头口,一副很是亲昵的样子。

    只有苏依依自己清楚,她想把她红了的眼眶挡住,无论如何她都不想在苏叶叶面前脆弱,她不想在自己的自尊被他们无情的践踏之后,再给他们嘲笑自己的机会。

    唐言琛抬手双臂收紧了怀抱,眸底是情愫不明的光。

    苏叶叶拧眉,苏依依现在怎么那么不要脸。

    郑秉辰眸光落在唐言琛怀里的那个纤瘦的背影上,稍作停留,收回。

    苏叶叶讨了个没趣委屈巴拉的去找郑秉辰告状。

    郑秉辰没说什么,走在前面,苏叶叶急忙跟上,两个人一起离开。

    “真够没出息的。”唐言琛低沉的声音自上而下落在苏依依的耳朵里、心上。

    是,她现在都看不起自己,先不说孩子的事,就郑秉辰跟苏叶叶在一起这件事就是他们对不起自己。

    而,不敢抬头见人的竟然是她。

    苏依依轻轻的松开手臂,“对不起,我……”

    “对不起,在我的字典里是最没用的三个字,苏依依,有人对不起你该还回去,逆来顺受的不是圣母,是白痴。”唐言琛冷冷的说道。

    苏依依长睫轻颤,半晌点了点头。


第十一章 栾城现在已经是夏天


    “唐先生,我明天能出去一趟吗?”苏依依试探着问道。

    “随你。”唐言琛淡淡的出声。

    他们出门的时候没带司机,走到车子前面,唐言琛开口,“会开车吗?”

    “会。”苏依依应声。

    唐言琛直接把车钥匙扔了过去。

    苏依依接住,“我很久没……”

    “上车。”唐言琛打断了苏依依的话。

    苏依依只好硬着头皮发动车子,她之前会开车,但自从撞了郑夫人之后,苏依依对车子充满了恐惧。

    车子发动了好一会,苏依依仍旧没有踩油门。

    “腿短?”唐言琛淡淡的开口。

    “唐先生,我……”苏依依想说我害怕,但她清楚的知道她如果说害怕,唐言琛就会毫不客气的数落自己,话硬生生的咽了回去,一狠心,车子滑了出去,弧度自然利落,并没有想象中那么难。

    苏依依愣了一下。

    “你想面对的时候,就能面对,苏依依,别总是在心里否定自己,目前为止,你所有事情做的都很好。”唐言琛淡淡的开口,目光落在不远处的车子。

    前面的车子是郑秉辰的。

    苏依依显然也注意到了郑秉辰,下意识的降了车速。

    “唐先生,谢谢你的鼓励。”

    唐言琛没再出声,他和苏依依之间的交流似乎一直停留在精神层面上,有些疏远。

    前面红灯转绿,苏依依握着方向盘的手微微收紧,脚下一踩,车子滑了出去,她和郑秉辰在平行的车道上。

    郑秉辰看着苏依依开着车子驶过去,唐言琛在一旁又在的坐着,眸底有笑意,心里忽然生出几分烦躁。

    “秉辰你看姐姐在开车,她竟然还敢开车!”苏叶叶一脸不可置信的说道,她以为以苏依依的胆量,在开车撞人之后,会彻底的不敢碰车,结果,她不但敢,开的还不错。看来,她对这个姐姐根本不了解。

    “嗯。”郑秉辰淡漠的应声,加重了油门,车子直直的追了过去。

    苏依依从后视镜看见郑秉辰的车子,微微有些慌乱,方向盘有些不稳,就在苏依依手忙脚乱的时候,手边多了一个温度,一只大手落在她的手边,稳住了方向盘。

    “开车的时候注意力集中一点。”唐言琛淡淡的出声。

    “嗯。”苏依依应声,前方岔路,他们拐了弯,郑秉辰直行。

    回到唐公馆,两个人再没了交流,苏依依陪小包子,唐言琛回了书房。

    第二天,苏依依和唐言琛一起吃早饭。

    唐言琛扔给苏依依一把车钥匙,“昨天的车,给你用。”

    “谢谢你唐先生。”苏依依没拒绝,所有唐言琛给的东西,都不会给她拒绝的机会,所以她干脆听话。

    “手机,上面有我的号码。”唐言琛有推过去一个手机,粉色的。

    “谢谢。”

    唐言琛没再说什么,早饭后,一个人离开。

    苏依依喂小包子吃了奶,交给李妈,才开着车子出门。

    栾城现在已经是夏天,她被关起来的时候,是冬天,这会城市里处处都是绿色,看着就让人觉得生机盎然,不像冬天那么颓废。

    一个小时后,苏依依的车子停在栾城疗养院。

第十二章 我已经不是郑太太了


    栾城疗养院。

    苏依依站在门口抬头看了一眼牌匾,当初她把外婆送进来的时候,还是郑秉辰陪着的,他说,这里是栾城最好的疗养院……

    转眼已经过去许久,这里的一切似乎都没有变化,变得只是她这个人而已。

    苏依依按了门铃,很快,保安过来开门。

    “您是,郑太太。”保安姓王,以前苏依依常来他记得。

    “王叔,我来看外婆。”苏依依应声,对郑太太三个字,有些排斥,“我已经不是郑太太了。”

    “抱歉,抱歉。”王叔先是一愣,接着道歉,“苏小姐,您先进来。”

    “谢谢。”苏依依道谢跟着王叔进了疗养院。

    “老太太还是在原来的房间,您自己过去,我这边还有事。”王叔说道。

    “好。”苏依依应声,很快到了外婆的房间。

    苏依依在门口深吸了两口气,她有很久没来看过外婆……外婆会怪她吧。

    苏依依轻轻的敲了敲门,里面没人应声,她微微迟疑了一下,推门走了进去,“外婆……”

    房间里有一个人,但,不是外婆。

    “外婆呢?”苏依依拧眉,窗前站着的男人是郑秉辰。

    “苏依依,半年不见,本事见长。”郑秉辰凉凉的开口,缓步朝苏依依走过来,他的动作很慢,像是在刻意拉长这种姿态,高傲带着鄙夷的姿态。

    苏依依呼吸放缓,本能的错开郑秉辰的目光,谁让她那么深的爱过他,他的任何一个表情,她都能懂其中的意味深长。

    郑秉辰走到苏依依面前,仍旧脚步不停,整个人直接贴了上来。

    “你!”苏依依惊呼出声,她本能的伸手撑在胸前。

    “躲?呵。”一个字一个单音节,冷冷的砸在苏依依的心上。

    “郑秉辰,你起来!”苏依依咬着唇呼吸打着颤,却强硬的看着郑秉辰,她是人,是个有血有肉的人,她从来没有对不起他,即使是开车子撞了郑夫人,也是被陷害,她的刹车出了问题!

    不撞向郑夫人就会撞上郑秉辰。

    她心里有愧但不是愧疚。

    “苏依依,你以前不是想方设法要让我上你的床吗?怎么,现在有了唐言琛,不想了。”郑秉辰将苏依依整个人困在胸前,狠狠地扯下她的自尊,摔在地上。

    “郑秉辰!”苏依依死死地咬着唇瞪着郑秉辰,“我,是,是曾经那么在乎,但那个时候你是我的丈夫,我在意你怎么了!现在你是什么,你是我妹夫!你有什么资格数落我和唐言琛!”

    唔……

    苏依依惊愕的瞪着亲上自己的郑秉辰,他的气息,她熟悉,他的温度,她熟悉。

    但,此时却感觉不到温存,有的只是耻辱。

    苏依依狠狠地咬住郑秉辰的舌,郑秉辰闷哼一声,一把推开苏依依,苏依依跌坐在地上,吃力的喘着气。

    血腥的气息在唇齿间慢慢弥散,郑秉辰抬手擦了一把,眸底闪过狠厉的光。

    苏依依撑着地面起身,踉跄的往外走。

    “如果你再也不想见到外婆,就走!”

第十三章 离开唐言琛


    苏依依的手僵在门把手上。

    “郑秉辰,你要怎么样!”

    “过来。”郑秉辰坐在床上,眸底戾气闪烁。

    “我不,郑秉辰,你没权利这么对我!”苏依依警惕的瞪着郑秉辰。

    “过来。”郑秉辰看着苏依依,重复。

    苏依依脑子里两个小人吵得厉害,一个说过去,他要是敢碰你就使劲的踢他,一个说不能过去……

    没等苏依依斗争完,郑秉辰刷的起身一把抓住苏依依的手腕,直接把她拉到床边,用力的推到,整个人压了上去。

    “啊!郑秉辰,你混蛋!”苏依依尖叫出声。

    郑秉辰看着苏依依,她在自己身下,全身都在颤栗,她是有多排斥自己的亲近,以前她会跟着自己一遍一遍说,秉辰,你怎么还不休息,秉辰,你很久没抱过我了……

    郑秉辰有什么东西哽在喉咙里不上不下,他以为自己这么多年熬的已经处变不惊,偏偏在苏依依身上乱了分寸,他看见她跟唐言琛在一起的瞬间,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的愤怒!

    “离开唐言琛。”

    “你放开我。”苏依依不答。

    “离开唐言琛。”

    “郑秉辰,你凭什么管我,你起来!”苏依依用力的推郑秉辰,但他稳如泰山,压得苏依依呼吸不畅。

    “离开唐言琛!”

    郑秉辰的声音比刚刚冷了三分,他不喜欢被拒绝,尤其是苏依依!

    “我不!”苏依依避无可避,咬着唇出声。

    “你不?”郑秉辰忽然笑起来,“你不!苏依依,你们到什么程度了你不!”

    没等苏依依应声,郑秉辰已经扯碎了她身上的衣服。

    “啊!郑秉辰你无……唔”苏依依的咒骂还没出口,就被郑秉辰封住了唇,有些事情,女人和男人存在着先天的力量,苏依依拼进全力反抗却阻挡不了郑秉辰的动作,她恨,恨得厉害,眼泪大颗大颗的滑落,落在郑秉辰的脸上。

    他的动作,猛地僵住。

    “依依……”

    “啊!”苏依依一把推开郑秉辰套上破烂的衣服冲了出去,她不知道自己要去哪,也不知道自己能去哪,她只想离开这里。

    郑秉辰抬手敲了敲自己的太阳穴,他在做什么?缓了一下,郑秉辰拨了郁城的电话。

    “郑总。”

    “苏依依跑出去了,拦住她,送到海棠湾。”

    “是。”郁城应声,抬头就看见苏依依衣衫不整的跑了出来。

    郁城先是一愣,接着回过神来上前,“太太……”

    “啊!你不要过来!”苏依依当然知道郁城是郑秉辰的人,她想从另一边离开,但郁城,是特种兵出身,他想抓人的时候,根本就没人逃得开。

    苏依依再挣扎,也还是被郁城推上了车子。

    “对不起,太太,郑总让您去海棠湾。”郁城有些愧疚的开口。

    “我不去,我要下车,我要下车!”苏依依尖叫出声,她不要跟郑秉辰在一起,她要离开!

    “对不起,太太……”郁城发动车,任凭苏依依怎么尖叫都没有减速的意思。

    苏依依全身都在颤抖,手摸进了包里,她只有一个号码在存……唐言琛。

第十四章 纯纯的路见不平一声吼


    “郁城,我跟郑秉辰已经离婚了,你们囚禁我是犯法。”苏依依确定电话通了之后,大声说道。

    郁城有些为难不应声。

    “我不去海棠湾!”

    郁城依旧不应声,苏依依也不确定唐言琛听到了她的求救信息,郁闷的抿唇,她现在大喊大叫对郁城而言完全不起作用。

    他只听郑秉辰的。

    苏依依手指不断地收卷,积攒力量,大脑在飞速运转。

    海棠湾是郑秉辰和苏依依的婚房,说来也讽刺,以前苏依依想法设法的希望郑秉辰回去,现在是郑秉辰硬要把她捆回去。

    人是不是都是这样犯贱,属于你的时候不珍惜,不是你的了又觉得就该是你的。

    苏依依咬牙切齿的想着。

    砰!

    郁城的车子被一亮红色的跑车追尾。

    郁城本能的急刹车。

    跑车上下来一个穿着红色雪纺连衣裙的窈窕女人。

    “对不起,对不起,有没有伤到人?”女人急吼吼的上前,伸手就去拉车门。

    郁城蹙眉,落下车窗。

    “没事。”

    “我叫了保险公司,你要是着急留个电话给我,我稍晚一点给你处理结果,要是不急就跟我一起等。”女人对郁城展颜一笑。

    郁城神色淡漠,“不用了。”

    “不用,怎么能不用呢?我撞了你是一定要赔的。”女人话说的一本正经。

    “你松开手。”郁城看着紧紧抓着自己胳膊不放的女人,眉心轻蹙。

    “这位先生,真的不能不管,这不符合我的原则。”女人说的认真,自然手是没松开。

    两个人正说着话,交警赶到。

    郁城眉心轻跳了两下,本能的觉得有些不对,但现在他也不能离开,只好下车配合调查。

    苏依依眸光流转,刚刚那个女人对自己打了一个手势。

    苏依依窜到车子另一边,拉了一下车门,竟然能打开,苏依依一喜,下了车子,郁城那边被女人缠着无暇回头,苏依依急忙弯着腰,窜到了女人的车子上,直接趴在后座下面。

    女人唇角轻挑,余光扫了一眼,确定苏依依已经上车,对郁城说道,“郁先生,我的名片,我刚想起一会还有活动,先走了。”

    郁城点点头,看着女人上了车子,车子从她身边经过的时候,女人落下车窗跟郁城挥挥手,接着扬长而去。

    郁城松了一口气,回到车上,猛地发现苏依依不见了!郁城急忙给郑秉辰打了电话。

    电话那边是良久的沉默,之后直接被挂断。

    *

    女人的车子开出去老远,开口,“出来吧。”

    苏依依爬出来,“谢谢你。”

    “不客气,路见不平一声吼,都是女人,互相帮助。”女人笑着说道。

    “是唐言琛让你过来的吗?”苏依依问道。

    “唐言琛,谁啊?”女人眨眨眼问道。

    苏依依一愣,“你不是?”

    “我就是看见你在车上一通暴跳,前面男的都不理你,觉得你应该是被困,顺便撞车救了你,就这么简单。”女人勾勾唇,说道。

    苏依依眨了眨眼,还真是纯纯的路见不平一声吼……

    “你叫什么名字?”

    “星诺玺。”

免费试读已结束,整理一部小说不是轻松的事情哦,一部连载小说,基本每天更新,少则服务几个月,多则服务一两年,我们在这里只收取3.88元/本的整理费用。能接受的加我们客服微信:w2959240269伸手党勿扰!也别怀疑我们的信誉,诚信经营,非诚勿扰!
也可以直接识别下方↓↓↓二维码快速添加我们的客服微信!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公众号不作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如不慎侵犯您的权益,请麻烦通知我及时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