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渔网价格虚拟社区

草埠湖将建博物馆纪念第一代知青曾经燃烧的芳华

临沮论坛2019-10-08 16:30:43

    三峡晚报讯 1958年上海知青参加草埠湖农场建设,出发前的欢送合影照片。 10名上海知青抵达草埠湖的第二年,站在一排茅草屋前合影。

    12月20日上午,冬日暖阳轻罩着沮漳河边的草埠湖,集镇上人来人往。
    在镇文化站前,我们见到了31岁的彭书亭,他是草埠湖镇文化站的员工。
    我们怎么也不相信,眼前这位“80后”居然沉迷于当地知青文化无法自拔。当我们把这个疑问说出来的时候,他给我们的答案却出人意料:“最初是工作需要来整理资料、收集物品的,慢慢的开始主动接触,到现在一发不可收拾。”
    彭书亭口中的工作需要,是2016年草埠湖镇领导班子换届后,当地政府决定大力挖掘农垦文化、筹建农垦博物馆,他作为年轻的力量被抽调到工作组。


  站在草埠湖镇主干道农垦路上,草埠湖镇宣传委员李铭告诉我们,草埠湖农场从成立之日起,就注定了它具备了独特的农垦文化,连主干道都是以“农垦”命名,“曾有无数的退伍军人、下放知识分子、知青和外来移民、职工在这里挥洒青春、奉献力量,在一片芦苇荡中开垦出农场,这些都是不可多得的精神财富。”
    建博物馆,首先就是资料收集和物品收集,这就是彭书亭从去年9月开始的主要工作,而他第一个目标就是收集知青的资料和物品。“这段时间电影院正在放《芳华》这部电影,勾起了很多人的回忆,我看到朋友圈里,很多人都在发知青时的回忆。”他说,“我虽然没有经历过这些,但是这一年多来接触了10多位知青,看了很多知青回忆的文章,非常有感触。”
    草埠场农场是宜昌最大的知青点之一,里面有近一半的知青都是1958年从上海来的中国第一代知青。
    1958年5月14日,465名来自上海的知青乘坐“江明号”到武汉,然后转乘小客轮到枝江江口,再步行到草埠湖。当时最大的知青25岁,最小的16岁,今年77岁的吴琳娣就是最小的知青之一。“1958年4月,我们在上海文化广场听到动员后,心情激动,都决定去农村广阔天地驰骋青春,就报了名。”她说,“不过也有例外的,比如比我大一岁的钱柏年,他报名就是为了去武汉看下新中国第一座长江大桥——武汉长江大桥。”
    除了上海知青外,草埠湖还有441名宜昌知青和96名武汉知青先后来插队,而在这些知青来之前的1957年,还有华中师范学院200名教职工被下放至此。
    “知青人数多,信息相对好找,所以博物馆资料物品收集的第一步就集中在他们身上。”彭书亭说,“我从对知青一无所知,到现在基本了解,就是不断跟知青们接触,最大的感叹就是他们的芳华全部在草埠湖绽放了。”
    60年光阴划过,彭书亭和草埠湖政府的努力却跑不过时间。
    “这批465名上海知青,最大的现在都已经80多岁,很多都已经不在了。”彭书亭说,“很多人我们打听到联系方式,结果打过去之后却被告知老人去世了,他们生前的遗物都已不在。”  所幸,还有一些知青健在,分居在上海、无锡、宜昌、当阳和草埠湖等地。仅上海和无锡,草埠湖的工作人员就跑了好几趟,拿到不少珍贵的第一手资料。

    在上海的郊区,彭书亭找到了82岁的张晖老人,收集到了数十件资料,其中包括书信、照片和回忆录。“不看照片不知道,张晖老人和宋菊根、陈全根(音)老人是草埠湖教育的奠基人,在他们这批上海知青来草埠湖前,这里没有学校,是在这3位上海知青的带动下,草埠湖建立了小学和中学,最鼎盛时草埠湖有20多所中小学。”他说,“张老给我的照片中,就有学校第一批毕业生合影的照片,都是难得的珍贵资料,我甚至还在一张毕业生合影中找到了我的妈妈,她是张老的学生。”
    在上海的张金发老人家中,彭书亭还得到了一本知青报到证,上面明确标注了目的地“草埠湖”。“这也是我找到的唯一一本报到证。”他说,“上海知青或留在草埠湖,或搬去当阳、宜昌、上海等地,其间经历了多次搬家,很多物品都因此丢失。”
    到目前为止,彭书亭已经收集到了近400份资料和物品,有知青使用过的东西,有他们撰写的回忆录,还有大量珍贵的照片。在一张泛黄的照片中,也就是上海知青抵达草埠湖的第二年(1959年9月),10名知青站在一排茅草屋前合影,照片中的面庞青涩依然。“那茅草屋,我第一眼看到时就愣了,居然还有这样的房子,能住人吗?”吴琳娣说,“墙是秸秆和泥,屋顶是厚厚的茅草,晚上风一吹沙沙作响,记得第一夜我们很多女知青都哭了,其中就包括我。”
    就是在这样艰苦的条件下,最初的退伍军人和下放的华中师范学院教职工在草埠湖开荒,然后上海知青加入其中,在一望无垠的芦苇荡中,生生开辟了数千公顷的田地,让这片水患滋生的土地成为粮仓和棉仓。
    站在草埠湖集镇外的沮漳河大桥上,彭书亭指着下游一眼望不到边的耕地说:“草埠湖这里属于开生荒,把芦苇荡变成耕地,包括知青在内的农垦人,奉献青春,挥洒汗水,生生创造了一个奇迹。”
    当年为了垦荒和劳作,知青们来到这片土地燃烧自己的芳华,有些人甚至失去了生命。“来这第三天,有个叫许福道的知青下沮漳河洗澡被吞噬。”我们此前采访的宋菊根说。
    1958年7月18日,沮漳河孙家场河段决堤一百多米,草埠湖浊浪滔天,淹死6人,还有4人感染血吸虫病去世;1962年8月,上海女知青下工过河港时渡船沉了,3名女知青溺亡……
    冰冷的文字背后,是包括知青在内的几代农垦人燃烧芳华、奉献自己的伟大精神。“这也是我们建农垦博物馆的目的之一,通过纪录包括知青在内的芳华岁月,传承我们的草埠湖农垦精神,传承奉献精神,提升草埠湖的文化软实力,继续造福草埠湖一方百姓。”李铭说。
    沮漳河大桥是我们此行踏访的最后一站,桥的上游是当年草埠湖的码头渡口,无数上海知青回家探亲时,都是从这里坐船到河溶,然后搭乘班车到武汉,再乘船去上海。“路上就得好几天,大家都很珍惜这难得回家的机会。”吴琳娣说,“沮漳河畔现在的村都是当年的知青分厂,一起五个分厂,上游几公里开外的郑湖村就是我所在的二分厂。”
    夕阳西下,我们离开前,彭书亭特地嘱咐我们,如果有草埠湖的知青看到报道后联系报社时一定要通知他,“我目前已经走访了所有能联系到的知青,但还有很多人找不到联系方式,希望通过你们这个平台寻找到更多的老知青。”

发帖操作指南

如何通过论坛客户端注册账号及申请实名认证

网友如何在临沮论坛网站里自行删帖、关闭、标题加红、置顶等操作?

关注这个号后,您可以快捷进入论坛发帖!

使用临沮论坛app发帖的步骤

临沮论坛优秀广告文案

郑重声明

      本微信公众平台郑重声明:

      我们这里推送出来的曝光内容都是出自于临沮论坛官网(bbs.yalj.net)。都是网友实名认证后自己在官网发表的,我们只协助转发,从不帮人发布曝光内容,也从不转发未认证用户发布的内容。如需发布曝光内容,请自行在临沮论坛官网按要求注册账号、完成认证,再自行发表。

      注:在临沮论坛官网(可百度搜索“临沮论坛”后进入)注册、认证、发帖是不会收取任何费用的。

 

关注后及时曝光身边突发事

①复制“linjubbs”,在通讯录-公众号-“+”中粘贴搜索号码关注。

②直接下载论坛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