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渔网价格虚拟社区

烦恼的善事:农民企业家建62栋别墅免费赠村民,却遭质疑陷入困境

公益慈善论坛2018-02-12 16:38:10

来源:湘声报 记者 陈彬

62栋别墅建在家乡,叫好之外,质疑从未消失。一位农民企业家的理想遭遇了怎样的现实?

耒阳市永济镇柏马村第8组梅子冲,是一个多山、贫穷的地方,人均只有8分耕地。但现在这个村庄,正发生着前所未有的改变。

44栋已建好的联排别墅引人注目,还有18栋正在建设之中,每套面积300平方米。村里还配套着篮球场、水池,栽着桂花树等。将来,梅子冲的居民无需付任何费用,就可以住进去,免费享受这里的一切。

这跟一个人有关——今年62岁的蒋从军,从梅子冲走出去的房产商人。因为他的一个梦想,要为冲子里每一位村民免费建上一套房子,并且打造出一条产业链,让村民们在家门口就能赚钱生活,他称之为建设“湘南第一村”。“我想实现儿时的梦想,改变村庄贫穷的模样。”

然而,践行梦想之路,往往充满崎岖。他的一揽子计划非常宏大,除了建房以外,他还根据当地状况准备开发建设七大项目,有些项目已经建成。这些项目总投资将超过数亿元。

对于他的行为,叫好和质疑之声兼而有之。有人觉得他是报效桑梓的大善举,但也有人质疑其背后的商业利益。

不论如何,现实的尴尬是,他的建设资金目前已经出现断裂,许多项目被迫停止。蒋从军希望有人能帮助他,“无论怎样都会坚持下去”。

小山村的别墅群

梅子冲的许多村民并不富裕,拥有一套不错的房子,对他们而言,是一种奢望。但现在,他们将拥有一套300平方米的别墅。

8月20日上午,梅子冲一片安静,少有人影。在一栋别墅里,村民熊冬梅正在用缝纫机把一片一片的海绵串连起来,这是熊冬梅在玩具厂找的一份临时工作,用于补贴家用。

别墅还未装修,甚至连楼梯的扶手也没有安装,但熊冬梅已经相当满意了。300平方米的面积,上下两层,共有6间卧室,一个厨房,两个卫生间。

熊冬梅说自己家境不好,以前的房子是三室的平房,已经破旧不堪,每逢大雨,屋里就会下小雨。自己的丈夫在几年前因为得过一场大病,不能干粗重活。

梅子冲多山少田,共有56户人家,194人,除了一些年轻人外出打工外,大多靠种田为生。跟熊冬梅家一样,许多村民并不富裕,能在农村建上一栋房子安身立命,这是大部分世代耕种为生的农民们最远大的“理想”。

2011年,当蒋从军向自己的乡邻宣布要免费建别墅时,大部分村民满心欢喜。

蒋从军说,这个想法早在70年代就开始萌生,经历过那个年代的贫穷与饥饿的他,立志希望有朝一日能够改变村庄的模样。

之后,这个被村里人评价为大胆、具有商业头脑的人外出闯荡,几经商海浮沉。80年代初前往广东,赚得过人生的第一桶金。又曾因为“投机倒把罪”入狱6年。90年代初,他再次出发,在郴州等地从事房地产开发,由于房地产市场的兴旺,他赚了不少钱。

2000年后,蒋从军的事业已经稳步发展,他开始有意回报家乡。每年春节,蒋从军都会为当地五保户以及老人送上几百元的红包;村里遇上大的困难,他也会设法解决。“去年,村里的变压器和抽水机被偷了,为此,蒋从军花了十多万元为村上添置了新设备。”一位村民说。

对于给村民建房子,蒋从军的妻子谢耒湘很支持,这一设想从提出到落实也经历了几次反复,起初蒋从军打算象征性地向每户收7万元建设费,但后来考虑到一部分村民交不起,最终还是决定不要他们出一分钱。

2012年底,先期建设的44套别墅主体工程完工,每套花费成本约35万元,共计1500多万元。别墅建在村民原有的宅基地上,基本上不占用耕地。在蒋从军的计划里,那些五保户室内装修和家具也将由他来买单。

从宣布到建成别墅,实实在在的行动也打动了那些曾经迁往外地的村民。村主任蒋后棋说,“有8户搬出去的村民,看到这里有房子分,都希望能回来住。”

对于房屋的质量,蒋从军特别苛求。这从当地镇政府一位工作人员口中得到证实,“材质他都要求用好的,一扇大门就花了两千多元,少一根钢筋,他都不允许。”

目前,除了已经建成的44套外,尚有18套别墅正在兴建。接下来,房子将作一次分配,年底,村民搬入新家。

如何分配新房,蒋从军和村民还是采取了比较传统的标准,那就是一户如果有一个15周岁以上的男孩,则安排一套;对于全是女儿的家庭,则最多只享受一套。对于这个分配标准,有村民曾质疑其带有歧视色彩。

不过,现在对于梅子冲的村民们而言,能够搬进新房,已不是唯一的期待。

他们更多的希望是蒋从军能够把在村里已经动工的项目早日建起来,家里的人再不用外出打工。

打造“湘南第一村”

2011年5月,耒阳市党政门户网站上显示,梅园新村采取了以“政府引导、政策扶持、民间资本运作、老板投资”的模式,欲打造成集休闲旅游和生态旅游为一体的湘南第一村。

除了免费建别墅赠乡邻外,蒋从军还在梅子冲作出一系列宏大的规划,那就是要建立一条集工业、农业、旅游业为一体的产业链,称之为“湘南第一村”计划。

产生这一宏大的计划,与建房子的想法基本同步。蒋从军说,2011年时任耒阳市委主要领导提醒他,为老百姓建房子是好事,但最好要考虑能否找到梅子冲新的经济发展模式。

其时,作为能源城市的耒阳市煤炭资源逐步减少,经济后续发展面临严峻形势。为此,耒阳市作出加快转型、实现“绿色崛起”的发展战略。离梅子冲只有几分钟车程的耒水国家湿地公园,成为耒阳市精心打造的一个景点,规划面积5万多亩。同时,耒阳市拟在公园建设湿地公园生态保护区、湿地植物观赏区、垂钓俱乐部、鸟类博物馆等系列项目。

这一“地利”环境,给了蒋从军很大的启发。

“在梅子冲建立一个与耒水国家湿地公园相匹配的新农村景点,既改变家乡面貌,又能给当地带来收益。”一位村民说这应该是蒋从军的初衷。

蒋从军规划了7个项目,涵盖了工业、农业、旅游业等。这个新的设想被冠以“梅园新村”称谓。2011年5月,梅园新村开工。耒阳市党政门户网尚有当时的新闻报道。开工典礼上,市领导对蒋从军投资梅园新村给予了肯定,认为其有眼光、有魄力、有爱心;并认为梅园新村的建设,将极大地推动耒水国家湿地公园的建设,带动当地农民发展观光休闲农业。报道称,梅园新村采取了以“政府引导、政策扶持、民间资本运作、老板投资”的模式,欲打造成集休闲旅游和生态旅游为一体的湘南第一村。

对于当时市领导的重视,蒋从军至今仍觉得感动,“2011年的一段时间里,市领导在耒阳与衡阳间往返时,都会到我这里来坐一坐。”

蒋从军的7大项目包括:一个2万平方米的标准化厂房,厂房内包括职工食堂、职工宿舍、休闲场所等,目前该项目已全面完工。

第二个项目是“梅园国际药材大市场”,规划占地面积478亩,定位为全国性的综合中药材市场,概算总投资2亿元,一期工程2012年6月已经破土动工。

作为耒水国家湿地公园旅游开发的补充,蒋从军还规划了梅园旅游景点仿古建筑群、度假山庄、水上乐园。

为了缓解梅子冲的经济状况,蒋从军还建了一个50亩的绿色枣园,目前枣树长势不错。“以后结果子了,每年可能有三四十万元收入。”

对于上述项目,蒋从军也有过美好的设想,“项目要是赚了钱,我每年从利润中拿出10%给集体,用来做公益事业。”

陷入困境

耒阳市新农办的一名工作人员称,蒋从军的资金很难支撑“湘南第一村”这个庞大的计划;与之相匹配的耒水国家湿地公园名气不大,二者很难形成产业链。

别墅基本建成,项目也多数开工,蒋从军称自己目前总投入已超过上亿元。

但是,现实的情况是,他开始感受到方方面面的压力与日俱增。首先,政府的态度较之以前有所改变,他说近一年来,市里的态度由之前的积极推进已经变成“不支持也不反对”。

在他的眼里,没有当地政府的强力支持,很多问题就难以解决。譬如通往厂房的道路有一部分属于邻村,“但村民既不愿意卖也不肯转让”,道路难以拉通。新建的宾馆前有一个猪场,但猪场主人不愿意搬迁,影响形象。

对于目前已经处于闲置状态的2万平方米厂房,他希望政府能够出面加大招商引资的力度,否则还会继续闲置。

“为了柏马村、永济镇,乃至耒阳市的发展,政府都应该出面协调,解决这些问题。”蒋从军说。

这些困难,还不算。对于蒋从军来说,资金才是最头疼的问题,每一个项目都需要真金白银去砸,但他确确实实出现了资金断裂。

原来,蒋从军在梅子冲以外还有两个房产项目,这些项目未能实现预期盈利。

妻子谢耒湘曾劝过蒋从军,希望他能对梅园新村的建设慢一点,等那两个房地产项目赚到钱后,再对梅园新村进行建设。但蒋从军认为,“做事情,一定得一炮打响,快速全面推进,否则难以进行。”

目前,蒋从军规划的大部分项目还未完工——梅园国际药材大市场才破土动工,宾馆还是毛坯,步行街也才只建一部分……

对于蒋从军的异议也从未停止,他身边的几位朋友都曾对其举动不可思议,他们认为蒋的举动,有多个因素存在,这既与当时党政支持分不开,又与建设梅园新村本身可能蕴藏的商机有关系,但更重要的应该是蒋从军的个人性格使然。

实际上,大部分村民对蒋从军的举动发自内心的支持和感谢,但也有很少一部分村民认为其主要是因为商业目的,甚至以此套取国家的钱。异议多了,导致一些村民甚至提出如搬进新别墅,蒋从军必须给他们一定的经济补偿等条件。在项目建设过程中,因为各种利益,村民有时还会认为蒋从军有私心,对他抱怨。为此,给村子带来变化的蒋从军,回到家乡并不是那么风光无限,而是顾忌重重。他说自己每次到梅子冲,从来不到村民家吃饭。“到了你家,没去他家,人家就会以为你得了他家什么好处,会猜疑。”

对于蒋从军的计划,耒阳市新农办一名工作人员表示,2012年,耒阳市政府曾召集耒阳市一批老板到梅子冲考察过,但没有多大成效。他认为,“除开仓库能有点实用外,其他的项目暂时还不能产生多大价值,因为与之匹配的耒水国家湿地公园名气还不够大,两者很难形成产业链。而他却把摊子铺得这么大,能否做到长期发展确实是一个问题。”

这名工作人员称,所谓蒋从军套取国家资金完全不属实。事实上,政府确实给蒋从军安排过资金88万元。2011年柏马村被确定为耒阳市新农村示范点。“根据相关政策,耒阳市给新农村示范点的新建房屋每户2万元补贴。但这些钱,相较蒋从军的建设资金而言仅是杯水车薪。

在耒阳我根本不算有钱人

年已花甲的蒋从军给人的第一印象是,高大,穿着朴素,脸上充满沧桑感。他称自己这一辈子都很苦。在天马行空讲述自己人生时,他几次停顿下来,问记者,“没打断你的采访思路吧?”

为老家带来翻天覆地的变化,让他有着强烈的成就感。他对名誉有好感,但又相当矛盾。他抱怨此前在给村民免费建房子时,省内没有一家媒体采访他,“有点心寒”。同时,他对主动找媒体宣传这种事又极为鄙夷。

谈及自己的财富,他不认为自己是个有钱人,交谈中,他不时批评此前媒体措辞不当,“我怎么是个富商呢?在耒阳,我根本不算有钱人。”

多年商海的打拼造就了蒋从军敢于冒险的精神,他认准的事情很难改变。针对建设梅园新村面临的困境,记者认为此事应该更稳妥一点进行,但立马遭到他的驳斥,“如果什么事情都准备好了,让你去做干嘛?还有什么意义?”

闲暇之余,蒋从军很少看报和电视,“平常就和朋友们聚在一起喝喝茶,谈谈事”。妻子谢耒湘说,“如果不是建设梅园新村,我们两个人可以好好享受生活了。”但蒋从军很少想这些,他说,“事情既然做了,就不谈那些,就要做好。”

他眼下的燃眉之急是,“如果政府能帮助给我贷到款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