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渔网价格虚拟社区

没有了围网养殖,以湖为生的渔民,该如何生活?

水产动态2019-06-22 11:10:02

水产人都会关注的十大微信公众号

添加小编微信,拉您进入虾蟹养殖交流群


洗脚上岸,

人往何处去?

靠山吃山,

靠水吃水,

没有了围网养殖,

以湖为生的渔民,

该如何生活?

养育了周边25万人的洪湖,

未来将走上一条怎样的发展之路?

连续报道:《洪湖拆围》下篇

2017年6月14日,天空飘着细雨,洪湖中通速递的仓库里一片繁忙的景象。42岁的赵其东身穿工作服,进行快件扫描、分拣,一件件包裹像一条条鱼从他手上飞快地滑过,动作麻利得完全不像新手。

两个多月,这是他到这里工作的时间。而此前的40多年里,他一直漂在洪湖的水面上,双脚极少离开过船,就连在岸上过夜的日子,都数得出来。生命的轨迹,一如他的父辈们,周而复始。现在他的爱人在餐馆打工,孩子在镇里上小学,一家三口在岸上安顿下来。

“劳动强度目前还不算蛮大,收入2200块钱一个月。原来我做渔民,收入不稳定,有时候一天几百块,有时候一天一分钱都赚不到。”


洪湖里以船为家的四五十岁以上的渔民,大多没上过学,文化程度有限。给他们找到一份合适的工作,是件棘手的事。翻看着手机里一长串渔民朋友的电话号码,洪湖市劳动就业管理局副局长梁曙光笑着跟我们说,最近这半年,他就是一个“中介”。


“按照市里要求,6月30号之前,我们的渔民每人要保证有一份工作,这是目标。下一步,还有两场专场招聘会。”

在政府小额担保贷款政策的扶持下,去年,30岁的吴光远开了一家“湖畔渔家”农家乐,紧邻洪湖,总面积七八十亩,坡上是生态养殖的鸡鸭,李子树、苹果树,池子里是荷花、鱼虾。

“收入还行,有个淡旺季,去年国庆的时候生意比较好一点,旅游的比较多。”

吴光远是以船为家的渔民中少有的大学生。回忆小时候在湖里上学的经历,吴光远说,提起来都是泪。

“那时候一个手缝的救生衣缝在身上,上学也是背着它,放学也是背着它。那时候我读书的时候没有中饭,家隔得比较远,买北京方便面,就用袋子把面捏碎了,倒开水,就这么吃。”

就在6月12日,吴光远的第二个孩子出生了。他说,上岸了,孩子再也不用受自己受过的苦了。吴光远还憧憬着,拆围之后的洪湖能早日回到小时候记忆中的模样,遍地野鸭和菱藕,青草荷叶扑鼻香。到时候来旅游的人就多了,他的农家乐生意肯定会越来越好。

截至2017年6月30日,洪湖市建档立卡离湖上岸渔民1007户,已上岸建房、购房881户,接近九成;上岸渔民应就业人数1700人,已就业1300多人。“大湖拆围”即将画上句号,但人们的思考并没有结束。


靠山吃山,

靠水吃水。

是掠夺性地吃,

还是科学地吃,

这是一个很大的课题。


湖北洪湖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局长朱俊华说,今天看来,人工围网养殖的确是一种短视的经济发展模式,但不可否认的是,围网也确实起到了“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的巨大作用。


现如今,洪湖是全国淡水水产品第一县市,荆州是全国淡水水产品第一地市,这里面洪湖贡献的水产品功不可没,而围网养殖的贡献又毋庸置疑。

(洪湖的小龙虾畅销全球)





(洪湖的生鲜水产品通过快递运往全国各地)



(洪湖市第一小学是国际湿地组织授牌的湿地保护学校)



(从2005年起,保护洪湖成为这个学校五年级学生的必修课)



来源:湖北之声 记者:向秀、王超、赵欢、温少海、刘征,洪湖台 杨学军


点击文章左下角“阅读原文”可进入帮邦商城了解“帮邦小黑”、“帮邦魔盒”等水产智能设备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