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渔网价格虚拟社区

创业?听听我身边唯一一个成功的人怎么说

心灵兽spiritbeasts2018-09-23 16:19:17


10个故事,鸡汤浓度0%

 “这年头挣大钱的方法都写在刑法里面,创业?挣点小钱,糊口而已,走点捷径又有何妨呢?”


口述:创业仙人孙鹏


笔者:小京


“这座城里面,十几岁的人在学校里谈恋爱,二十几岁的在网吧里打游戏,三四十岁的在茶馆里打麻将,五十岁的在餐馆里洗碗,六十岁的在街上捡塑料瓶。我连工作都找不着,只能选择创业。”


孙鹏的家乡是一座十八线小县城,这里靠创业富起来的人有两拨,前一波开黑网吧,后一波开麻将馆,几年红火之后,均被公安局截了胡。撤得早的人及时转移到房地产,转型成功。撤的晚的人,只得转移到附近的十九线小县城继续躲猫猫。



孙鹏23岁之前没有离开过这座城市,大学毕业之后,他觉得如果留在家乡做一个组装电视机的工人,实在对不起他姥爷特意给他取得名和字——孙鹏,字中山。被当做反动派知识分子斗死的他姥爷唯一自豪的事情就是给他取了这套名字,他不想让他姥爷蒙羞。


北漂的日子依然不好过,从服务生开始干起,一直到领班,大堂经理,三年的时间,孙鹏曾经觉得他能成就一番事业,对得起自己的名字。他读过一些创业故事,其中最令他感兴趣的就是莫瑞辉的故事,当年的酒店门童,因为机灵,可靠,通过帮大老板们泊车积攒了人脉资源,在他决定卖橱柜的时候,当年的那些大老板便你50万,我20万的给他凑齐了资金,也是因为这些老板,他的业务一路绿灯,飞黄腾达。


我问他,那你最后怎么还是回来了?他意味深长的说,


“我生的太晚,当年那些大老板都已不在,剩下的都是所谓投资人。”


我表示不懂,他说,你看,吴宇森在香港拍电影的时候拍了一部《喋血街头》大手笔投资,结果赔了,吴宇森跟他的电影投资人去道歉,说这部片子拍砸了,人家说没有,这是一部好片。这是大老板。吴宇森感动的泪流满面,后来才有了纵横四海和英雄本色。国内也有一个导演,特大一导,也是拍砸了一部片子,完了投资人大发雷霆,把这位大导堵在房间里6个小时,直到助手送来了钱,赔了这位投资人的损失,大导才得以脱身,这是投资人。



所以当他自认为和经常来往酒店的几个中意的投资人相熟了之后,他带着自己的想法去了他们的办公室。回来的时候,收获满满。


他收到了许多投资人给他“关于做人”的经验教训。


刚开始,他还能陪着笑脸听人家趾高气昂的“传授经验”,一个多月后,他丢了工作——因为一个酒店长期租客的投诉。三天前,他见过这位职业投资人,并在他的办公室发生了“一点点争执”。


在他的面馆,孙鹏兴致勃勃的跟我传授跟投资人交流的经验。


“走一般常规流程的话,见投资人当然从自我介绍开始,虽然说天使轮投的是人,但依照我的经验,如果自我介绍超过5分钟,人家八成要开始刷朋友圈了,那你等于已经失败了一半。”


“项目演示的时候最尴尬,随时会被打断,随时会被DISS,这个时候是最考验个人修养和脾气的时候,另外特别要注意去之前得充分调查你要见的这个人的背景,万一你在DISS竞争对手的时候说的太过,而这家公司又恰好是他投的,那你就失败了另一半。”


“讲数据的时候最尴尬,像我们这样找天使轮的,初期能做的就是拉起一个团队,做好充分的市调,走通商业模式,你问我现有客户多少?我能怎么说?告诉你产品没钱推吗?我只能说市场潜在容量,说预计UV,每次说到这里,投资人都是一副风好大,我听不清的样子。”


“剩下的就简单多了,一般会跟你把盏长谈人生事业,告诉你项目很不错,要你不要放弃,努力去做,严肃一点的会说,不要光坐在办公室里空想,要深入市场去跑,总而言之就是:你先做吧,等你做的差不多了我一定投你——我这么看好你,你上市前一晚一定记得给我打电话。”


孙鹏做了总结:“只有锦上添花,没有雪中送炭。”


“我们都受到了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怂恿、马佳佳,于文佳他们的号召,但后来我明白,他们根本就不是创业者,他们只是网红而已,他们走红,他们融到钱,是因为他们是第一批,最新鲜。但你看现在他们在哪?”


孙鹏身上自带一股“恨晚生500年”的愤慨气息,或许他选择回老家来开面馆正是他的机智之处——如果晚于时代,那就把时钟回调,十八线小县城不就是那个你期望能大展宏图的“许多年前”吗?


城市西边繁华的万达广场已经建起来,然而东边最高楼依然是过去15年的模样


孙鹏,字中山,是我认识的人当中,唯一一个创业成功的90后。

他用当年投资人教给他的那些知识开了一家面馆。


面馆正对正在拆迁当中的“沙市第一棉纺厂”,背靠的生活区是过去三十年因为这个厂而兴盛的最大社区。面馆的隔壁紧贴着另一家面馆,它已经开了十年以上,每天早上从六点半开始排长队。


孙鹏的面馆叫做“大学生面馆”SOLGEN是“不求八拜,只需一面”。


湖北人早餐称为“过早”,过早一般吃面条或者米粉


仿原木的桌椅板凳干干净净,从一线城市连锁快餐品牌的那照搬的餐厅格局设计,还有门口挂的“每周一清洁工免费吃面”的公益广告,出于当地人对大学生“操持贱业”的好奇,以及对装修和干净程度的好感,孙鹏的面馆在强势隔壁老王的威压下生意红火,他目前正谋划着在属于同样区位的荆棉生活区开设分店。


孙鹏狡猾的笑着告诉我说,这叫“升维思考”——这种小店要是在一线城市做,坟头草已经两米高了,但是在这里,“大学生”招牌仿佛变成了护身符——不仅没有地痞流氓上门收保护费,而且隔壁的竞争对手也似乎不太好意思和一群“讨生活的大学生斤斤计较”,最重要的是,人们喜欢来这里吃面——看,大学生怎么样,还不是给老子下面吃。


得益于当年轰动全国的1024长江人链事件,县城居民对大学生颇具好感


我觉得不明觉厉,他说他还有第二招,叫“降唯打击”,核心是他的汤底配方。他当然不肯细讲,随着中午吃面的人逐渐排起了长队,而隔壁的面馆秉承“面是早餐”的传统,已经早早关张。他去招呼客人。我点了一碗牛肉面。


恩,这一招确实厉害——这种汤底小孩喜欢吃,中年人和老人吃不出来,而像我这样的年轻人根本不会出现在他面馆方圆十里内。而且成本低,操作方便。


但看看亲热的如一家人的食客和孙鹏,老太太笑成一朵菊花指天指地发誓天天都带孙子来吃早餐,我想除非等到他孙子吃成个大胖子,或者自己吃成血栓住院,否则应该不会有人发现汤底的神秘配方用的是方便面调料包。



 SpiritBeats


聊一个严肃的话题:


你有没有算过,
这辈子你要花多少钱?

你又算过没有,

这辈子,你能挣多少钱?


我算过了

所以我选择创业



 下期预告

第11个故事

关注

使我快乐

点赞

保持双数

I

一个强迫症和他最后的倔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