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渔网价格虚拟社区

文汇报:“河长制”让“河长治”——平阳爱水护水,水乡华丽转身

美丽平阳水乡2018-12-15 16:29:17

在平阳县万全镇,河流面积占了全镇总面积的五分之一。

(除署名外,均本报资料照片)

苍南县萧江塘河正在“洗澡”。

乐清县虹桥镇河滨公园,村民悠闲钓鱼。

本报记者 付鑫鑫摄

三洞桥村,周顺良和郝三英一起观看净水植物的长势。本报记者 付鑫鑫摄


本报记者 付鑫鑫

12月11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公布《关于全面推行河长制的意见》,提出到2018年年底前,在全国全面建立省、市、县、乡四级河长体系。目前,北京、天津、江苏、浙江、安徽、福建、江西、海南8省市已全境推行“河长制”,16个省区市部分实行“河长制”。


“河长制”滥觞于江苏省无锡市。2007年夏,太湖地区蓝藻疯长,无锡市自来水水源遭受污染。同年8月,无锡市委办公室和市政府办公室印发《无锡市河(湖、库、荡、氿)断面水质控制目标及考核办法(试行)》,将河流断面水质检测结果“纳入各市(县)、区党政主要负责人政绩考核内容”。这份文件的出台,被认为是“河长制”的起源。


2013年5月,浙江省副省长邀请苍南县环保局长两年后一起下池浦河游泳的微博传遍大江南北。民间悬赏游泳事件迭出。

“河长制”能否切实改变“九龙治水”的乱局、终结“北方有河皆干,南方有水皆污”的乱象? 日前,记者从浙江省苍南县出发,一路向北,经平阳县、乐清市,最后抵达江苏省宜兴市,采访多位基层河长,希冀从中管窥“河长制”给河长治带来的实效。


苍南  “五张清单一张表”精准发力


温州市苍南县,位于浙江省的最南端,北部龙港镇与平阳县鳌江镇仅一江之隔———鳌江,浙江八大水系之一,浙江省直流入海河。


旭日东升,龙港镇池浦河街心花园里,老者晨练、孩童嬉戏,河水悠悠、荡波而行,两岸绿树夹道、曲径通幽。现任龙港镇镇长、河长的陈显宏自豪地说:“池浦河早就不是以前那条‘臭名远扬’的垃圾河、黑臭河了,现在,它是池浦河公园的一部分,人们可以在这里游玩垂钓!”


上月刚结束的“温州百名优秀河长点赞”活动中,人气最旺的要数陈显宏,共获90536个赞。原来,本月调任龙港镇之前,他是钱库镇的书记、河长。“你到钱库镇的项东村玩,可以像乌镇一样,划船逛。时不时还有鱼儿跳出来,说明生态恢复得相当好。”陈显宏喜不自禁。


苍南县水利局河长制办公室主任林立谨介绍说,全县“五水共治”今年以来成就突出,主要得益于县领导率先垂范,高频次深入挂钩联系河道开展督查指导,坚持水陆联动、水岸同治,深入排查河岸重点污染源和整治难点,找出问题症结,注重精准发力,全面推进各项针对性治理工程,河道水质得到明显改善。


县委书记黄荣定担任县长时就是萧江塘河的县级河长,经过深入排查重点污染源和整治难点,他明确10方面问题清单,逐一制定整治方案,定时定人定任务,集中力量实施系统整治。上月底,萧江塘河水系 (城区段) 综合治理工程荣获浙江省首批河道生态建设最佳示范工程 (全省仅四条)。目前,全县32条市县级河道已有28条消除劣五类水质,赤溪大溪、新开河、五垟河等河道获评省级生态河道治理示范工程。最新统计显示,今年1到11月,苍南全县15个县控以上地表水站位氨氮、总磷平均浓度分别比上年同期下降30.8%和11.2%,水质提升显著。


早在2012年,苍南就在全县实行了“三级河长制”:一级乡镇长、二级社区主任、三级村主任。“虽说本来乡镇长就要管理辖区内的事务,但专设‘河长’头衔,是为突显河道水环境长效管理与综合整治的重要性,以引起重视。”林立谨说。2013年底,浙江全省推行“河长制”,各级河长以“五水共治”为抓手,着力推动水环境综合治理。目前,苍南县共配置县级河长32位,镇级河长654位,村级河长1986位,实现全县2327公里河道“河长”管理全覆盖。


为加强部门间联动交流,苍南各乡镇、河长工作团队还相继建立了工作微信群。截至目前,全县共建立河长制工作微信群31个,其中乡镇、建设平台21个、县级河长团队10个,实时掌握整治工作进度,实现信息沟通无缝对接。

林立谨说,苍南县“河长制”的最大亮点在于“两会一表”。首先是河长联席会议。联席会议以总河长为召集人,每月一会。会上,河长们汇报当月工作及履职中遇到的困难,提请联席会议协调解决。“水无常势。比如说,镇级河长只能管好自己的一段,上下游、左右岸怎么弄,还得请总河长来协调调度。总河长督察促进河长履职,这就是河长联席会议的作用。”其次是河长工作例会。公示牌上的镇级河长配有团队,包括河道警长、巡查员、保洁员,以及村级河长等,团队每月召开一次例会。最后是“五个清单一张表”。治河中遇到的问题可以列上清单,并写上计划采取的措施、预期目标、工程的时间进度和各级河长在其中担负的责任。“问题、措施、目标、时间、责任等五项清单汇总成一个表格,解决一个问题打个勾。到了年底,这张表就是河长的‘成绩单’,干得好坏一目了然。”


平阳  爱水护水,水乡华丽转身


苍南往北,过鳌江,即是平阳。从地图上看,平阳县万全镇的河道如蛛网般密布,驱车穿行其间,几乎每5分钟就能遇上一条河道。现任平阳县万全镇党委书记林宝宽,近三年有了个新称呼———平宋塘河万全段的河长。今年下半年,他还被评为浙江省首批优秀基层河长。


说起治水经历,林宝宽很谦逊,“唯经验尔。”据平阳县委宣传部外宣办副主任叶小宝介绍,林宝宽曾任县治水办主任数年,对县境水域十分熟悉。就万全镇来说,总河流236条,占全镇总面积的五分之一,其中市级河道1条、县级河道5条、镇级河道230条。如今,每条河都落实了镇、村领导任河长,一对一或者一对多地包干到位,蓝色的河长牌上还标注了手机号码,便于社会监督。


“我们镇级河长还建了微信群,邀请县治水办的同志加入。治水不怕晒丑,有什么问题都在微信群里及时反映,协力整改。”林宝宽坦诚地说,有了河长微信群,镇级、村级河长的积极性都被调动起来了。每个周末,他都会去巡河,拍下照片,上传微信群,“看我发了图片,同事们也都不甘落后,自动自发去巡河看水。”在平宋塘河边,记者还遇上休憩的白鹭悠闲踱步觅食。


去年,万全镇栏杆桥村书记林文武、村主任冯方源在治河中发现,以传统的人工“拔河泥”的方法清淤费时费力,效率低下;绞吸式清淤,又无法清除沉积河底的垃圾、石头;围堰排水清淤虽然彻底,但“休克疗法”极易破坏岸边建筑的地基,造成塌方。


“林文武特意去湖南、山东、广东取经,自己捣鼓技术。后来,临近的章桥村、宋桥村和下桥村的村书记、村委会主任也加入进来。今年6月,耗资50多万元、经历无数次锤炼的第一台链斗式清淤船终于诞生,取名源杰1号。”林宝宽兴奋地介绍,源杰1号装有一连串带有挖斗的斗链,挖斗可以在水下挖泥并提升至水面以上。在上升过程中,河泥一边脱水,一边被传至斗塔顶部,倒入泥槽再转进运泥船。源杰1号一天可清淤500立方米,运行至今已清淤8万多方。现在,还有改进版的源杰2号,申请的技术发明专利也已获批。


“此外,我们还积极发动群众,开展‘十进宣传’,潜移默化地推广‘五水共治’理念。比如,在农村文化礼堂排演越剧 《燕山春曲》。”林宝宽举例说,现在河水清了,有的妇女不自觉地想在河里洗衣服,省点水费,但家中孩子在学校听了老师的宣讲,就会主动劝长辈爱水护水。“河长常治河,相信江南水乡华丽转身为美丽新农村指日可待。”


乐清  由治心实现治水的目的


“哇,有鱼儿上钩了。”在乐清市虹桥镇,记者跟随镇治水办主任王兴建前往东排河观察水质,正赶上连师傅在钓鱼。


连师傅说,他在河边2小时,已经钓了十多条鱼。“以前,河水都发臭的,谁会来钓鱼?现在,河水变清了,鱼虾也多了。你看,这条鲫鱼有10多厘米长吧。”他乐呵呵地说。


从东排河到门前头河,从埭川公园到河滨公园,从溪西村到瑶南村……虹桥镇处处可见清流潺潺,盛开的美人蕉、茂密的狐尾藻与倒映水中的粉墙黛瓦,相映成趣。


今年下半年,虹桥镇党委书记连正坚也被评为浙江省首批基层优秀河长。他打比方说,治水好比治病,水出了问题就像人体的血液生了毛病;血液有毛病,根源在岸上。河长不应是只会打针的护士,更应承担起医生的责任,对自己负责的河道进行专家会诊,既要观察河道有没有漂浮物、沿岸有没有垃圾,又要深入去看河道有几个排污口、雨水口,里面是否有污水在排,从哪里排出来,能不能整治,怎么整治。“作为河长,河道就是我的责任田,必须在这一亩三分地上发挥主人翁的作用,用工匠精神,从心出发,由治心实现治水的目的。”


如何治心呢? 必须做四场手术———拆除违建、截污纳管、生态治水、水岸同治。“生态治水是我们自己摸索出来的。”连正坚谈起,前两年,埭下村提出,清淤过后,需培育水生植物改善臭水沟、黑水河的水质,于是邀请了一家园林公司来试点。“效果不错,但公司开价400元一平方米,如果全镇推广,成本太高了。我们果断网购,发动各个村委自己培育美人蕉、狐尾藻、水河莲等水生植物,这样,每平方米的单价压缩到180元。既节约了成本,又提高了水质。”


在埭川公园,记者巧遇埭下村书记吴乐本。他说,门前头河边的埭川公园占地40亩,投资700万元,专门聘请美国设计师设计。如今,家门口有了网球场、健身器材和绿地迷宫,享受到治水成果的村民们,也逐渐意识到爱护水环境的重要性,并立下了 《爱河护河公约》。“东排河边的长寿林,种的都是老人们自己认捐的树,200元一棵,一个月最起码要过去看一次呢。”


现在,虹桥镇正大力修建东排河绿色长廊,河道全长7.8公里,两旁种的也是网上众筹来的树。“年底,我当河长的硐河,启动了滨水公园一期建设。届时,东排河绿色长廊与硐河滨水公园连成一线,岸上绿树成荫,水中鱼虾成群,肯定会成为一大亮点,让大家重温美丽乡愁。”连正坚憧憬着。


宜兴  守好入太湖“最后一公里”


江苏省水利厅官网发布,截至今年11月,江苏省727条省骨干河道、1212个河段的河长已落实到位,其中,太湖15条主要入湖河流实行了由省级领导和市级领导共同担任河长的双河长制。


在这15条入湖河流中,无锡宜兴市占9条,乌溪港是其中一条。宜兴市河湖管理所提供的数据显示,今年1-11月,乌溪港水质已达三类标准。


宜兴市丁蜀镇三洞桥村的莲花荡属乌溪港上游,莲花荡下一公里即是太湖。村书记周顺良说,三洞桥村村子不大、人口不少,有1300多户4000多人,71家企业,全村河道23条总长13.8公里,管好“入湖最后一公里”着实不易。


“我们是最小一级的河长,事无巨细,啥都得管。五小化工关停并转,归河长管;农业面源污染,也是河长管;村民生活污水直排,还是河长管……”周顺良说,这三年,全村投入两百多万元,河道清淤完毕,拆除河坝6条,围网养殖16户,鱼簖6个,还复耕鱼塘10户310亩,新建生态氮磷拦截河道5条1800米。


作为小有名气的水产村,没了鱼塘、围网养殖,渔民怎么讨生活? 周顺良解释说,这正是村级河长难当的地方。曾有一户沐姓的鱼塘塘主,养了大半辈子的鱼,拥有11亩鱼塘。鱼饲料容易增加水质的富营养化,村书记、村主任轮流劝他改行。


“这是要端人家饭碗的事,哪那么容易? 他一开始要养老价300万元。后来,我们天天去他家谈话。白天找不到人,傍晚饭点去;谈到深夜两点,也不是一回两回了。”说起当河长这些年的酸甜苦辣,村主任郝三英满肚子有说不完的故事。“找他本人不行,我们又发动他的亲戚朋友一起劝他。前前后后谈了两年,他自己都被谈烦了,终于按补偿标准5万元成交。”


周顺良说,他生于斯长于斯,对村中河道“门清”,当河长管事也要讲技巧。比如,关鱼塘冬季最合适,成鱼收得差不多了,鱼苗也方便转手;若是夏季鱼旺,关鱼塘就是断人财路,使不得。鱼塘复耕以后,塘主再就业也是问题,安排他们转行手工业,或者就职河道保洁员也是一种选择。


“建第一个生活污水纳管处理点时,特别费劲。在农村,老年人很忌讳家门口插根电线桩、种棵树或者立个碑。要建处理点,不得装配电箱吗? 干墩生产组的陈老太太,年过八十,怎么都不同意在自家门口建处理点,说是配电箱像墓碑,晦气!”郝三英还原当时的情形说,“不得已,我们就去做陈老太太儿子的工作。幸好,她儿子也是村里干部,通过他来发动家人,并带他们去附近村里考察,让他们知道污水处理点没有异味,绿化装饰过后也不难看……这才慢慢落实了第一个处理点。”


现在,三洞桥村全村已建成7个污水纳管处理点。明年,全村企业将全面完成污水纳管;到2020年,农户生活污水纳管也将落实到位,大幅减少洗衣洗浴、厨房洗洁带来的磷类污染。


“你看,这片稻田出的单季稻9月上长春,参加第十七届中国绿色食品博览会,捧了个金奖回来,可把我们高兴坏了。莲花荡出的稻子能得奖,还是水质改善得好呀!”朴实的周顺良开怀地笑着。


站在莲花荡眺望,左边是静谧的稻田,圆圆的稻草垛子星罗棋布,远处有农舍升起袅袅炊烟;右边,夕阳西下,水鸟掠过天际,芦苇随风摇曳,一泓清水载着粼粼波光,缓缓驶入太湖……


专家访谈

河长业绩应由鱼鸟判定


未来两年内,“河长制”将在全国推开,为更多河流的污染治理带来新期待。为此,记者采访了南京水利科学研究院副院长孙金华、上海市水务规划设计研究院副总工程师赵敏华。


政府主导才能统筹调配


孙金华说,我国传统的治水模式相对被动,比如抗洪、内涝之后的“灾后治理”,大力兴建现代水利工程。现在推行“河长制”,理念上有了转变,改被动为主动,而且,坚持问题导向、因地制宜,统筹上下游、左右岸,实行一河一策、一湖一策,能够有效解决河湖管理保护中的突出问题,对症下药。


另一方面,“河长制”杜绝了政出多门,“九龙治水”或者“一龙治水”分头治理的现象有望改观。“从国家角度看,治水涉及层面太广,住建部搞海绵城市、环保部搞水十条、水利部搞水功能区达标……实际上,‘九龙治水’或者‘一龙治水’都是伪命题,不符合实情。一条河流经哪些区域,本身就不可分割,加上降雨、降雪、地下水等水文情况。一条河谁都来管,肯定谁都管不好。”孙金华认为,治水必须“政府主导、多龙协同、多规合一、一功多能、科学治理、精准施策”。


他解释说,绿水青山是公益性产品,自然资源本身就是有价值的资本,所以说,绿水青山也是金山银山。光靠住建、环保、水利、绿化等部门分头行动很难协调,在当前体制下,只有各级党委、政府首长负责,政府主导才能统筹调度水资源。多规合一,则是需要对各方规划做整体考量,不能各出各的规划,“要么互不相干,要么彼此掐架,这就难办了”。一功多能的“功”,既包括工程问题,又包括非工程问题,比如,一个地方水闸什么时候放水调水,蓄水量几何,能发挥多大的能量,需要兼顾上下游、水量、水质。科学治理、精准施策则是强调不能再以GDP为导向来治理水污染,而是要科学分析计算,找出产生问题的真正原因,再采取针对性的工程、非工程措施,确保有限的资金高效发挥作用。“举例来说,一条河流被污染,除了清淤、解决内源污染,还要考虑控制点源污染入河排放、控制面源污染随降雨径流进入河道,增强水体的流动性,采取必要的生态修复措施,增加水体的纳污能力和环境容量,只有这样,治水效果才不会浮在表面。”


污水受害者也是加害者


赵敏华说,设立河长制,每条河都有第一责任人,这是好事。“未来出现污染事件,有河长出来负责了,值得高兴。对于那些垃圾河、黑臭河,我们每个人都是受害者,但同时,每个人又都是加害者。通过政府主导,发动各个部门、社会公众参与,这就是河长制的意义。河长制是对当前污水治理行之有效的一剂猛药。”


然而,一个地方的河长是不是只要管好这条河就够了呢? 以什么标准来判定河长干得好坏? 赵敏华认为,“‘河长制’能否带来‘河长治’?不是你河长认为这条河治理了,水质达标了就是真的好了,关键是鱼来不来、鸟来不来。我们强调以人为本,但又不能舍弃自然,人与水应该是共生关系,以水为邻。从长远来看,河道治理好了,生态慢慢修复,生态文明制度体系逐步形成,‘河长制’这样的行政干预会越来越少,就像国外,并没有河长制,只有流域管理委员会或者流域管理局。”


法治、素质提升是长久之计


孙金华说,我国的流域管理部门都制定了相应的流域管理条例,但除干流以外,还有许多与干流、湖泊相通的支流治理以及干支流的具体治理行动,仍需与当地政府协调。比如,太湖流域管理局就需与江浙皖沪三省一市联合行动,涉及到多方主体。“在欧洲,莱茵河流经奥地利、法国、德国和荷兰等多个国家。多国共管一条长河,保护莱茵河国际管理委员会和沿岸各国都设有细致严密的法律,且可操作性强。一旦哪个国家没有依法执行,那委员会和其他各国就会站出来,采取相应的处罚措施。”


同时,对于河流、水源等公益性产品,公众参与程度有待提高。孙金华继续说道:“过去,我们的经济发展主要是粗放型,对水域生态环境的关注度不高。现在,我们不管是推广‘河长制’也好,还是开展‘五水共治’也好,其中重要的一环都是提高全民素质,让普通人真正意识到水资源的重要性、保护水的迫切性。”


(来源:文汇报 原题:“河长制”让“河长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