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渔网价格虚拟社区

30年前,这里150万亩湖泊水库推广围网养殖;30年后全部拆完了!

水产养殖网2018-06-15 15:19:53


    咸宁坐拥斧头湖、西凉湖、黄盖湖以及富水、陆水等大型水库,水域面积达150万亩,是湖北省重要的水产大市。

    30年前,为解决“千湖之省”吃鱼难,咸宁开始推行湖泊、水库围网养殖。如今,为保护生态,咸宁痛下决心,终结围网养殖。

    按计划,咸宁将于今年内拆除所有湖泊水库围网。拆围进展如何?近日,湖北日报全媒记者实地踏访。

    为水面松绑

    在不少沿湖乡镇,当地干部介绍,以前水面围网密布,行船要十分小心。记者看到,如今,绝大部分水面视野开阔,少数库汊、偏僻角落,还有少量围网待拆。

    12月6日,赤壁市余家桥乡丛林村的黄盖湖畔,岸边的尼龙渔网堆积如山,渔民们正将渔网整理打捆,准备撤离。咸宁市水产局局长陈胜翔带队,对拆围成效清查督办,一班人已在赤壁市待了15天。

    陈胜翔一行从丛林村下湖,坐快艇绕水面面积12万亩的黄盖湖一圈,历时3个多小时。湖面上有的地方散落着竹竿,有的还撒着捕鱼的丝网,快艇的螺旋桨不时被丝网缠住,船老大不得不停船用镰刀割开。

    “竹竿要清理干净,水面不能有丝网。”临别时,陈胜翔嘱咐余家桥乡党委书记王春林。

    湖北省湖库水面大面积围网养殖,始于上世纪80年代后期。据省水产局人士介绍,当时我省还处在“吃鱼难”阶段,而江苏省正大举向太湖进军,发展围网、围栏养殖。湖北省立即前往取经。随后开始大规模推广湖泊围网、围栏养殖。一些湖泊水库大市相继出台补贴政策,鼓励发展。

    然而,在巨大经济利益驱使下,很多地方水面围网比例远超制度规定的10%以内,导致水质恶化,群众反响强烈。2012年,我省出台《湖北省湖泊保护条例》规定:禁止在湖泊水域围网、围栏养殖。全省湖库水面大拆围由此拉开序幕。

    让鱼儿休养生息

    此次拆围,咸宁市水产局副局长伍淑军发现一些陋习难改。

    在黄盖湖,有渔民用地笼捕鱼,所捕的鱼有的长不盈寸,他马上上前制止:“不能再用地笼捕鱼了。”

    因过度捕捞,偌大的湖面,几乎无野生鱼可捕。伍淑军介绍,每年增殖放流的鱼苗,禁渔期过后没等长大就被捕光了。百姓吃的鱼,绝大多数是围网里养殖的。而传统的青、草、鲢、鳙等鱼类,需要生长四五年才能繁殖。因为人工养殖密度高,围网内几乎寸草不生。“现在拆围禁捕,除了保护水质,也是为了给鱼儿等水生生物休养生息的时间,让生物种群达到能自己繁育的规模。”

    拆围禁捕,意味着湖库供应的水产品大幅减少。但经过休养生息,湖库的鱼类种群数量扩大,未来再吃湖库里的鱼,会品尝到更多大自然的味道。

    为渔民解困

    11月30日,记者来到通山县富水水库。该县燕厦乡党委书记方声果身着救生衣,正指挥乡、村干部、村民拆除湖泊上的临时渔棚,并用机船将网箱拖向岸边。

    咸宁市湖库拆围指挥部办公室介绍,该市共有围栏围网网箱18.7万亩,涉及渔民1634户,各级政府筹措1.6亿元用于拆围渔民补偿。

    拆围后,渔民如何安置?从现场采访及相关资料看,渔业资源集中在大户,渔民中贫困人口较少。据通山县相关人士介绍,不少养殖大户的围栏围网网箱面积达数万平方米,有的获补偿资金260余万元。

    咸宁市组织人社、农业、民政、水产等部门,对渔民进行职业技能培训,引导渔民向种植业、休闲农业及转产转业务工等多渠道转型发展。在通山县大畈镇板桥村,刘正红、吴德敬等11名养鱼的贫困户,已与通山协力绿色果业科技公司签订了互助协议。公司每年支付每个贫困户6000元帮扶资金。

    咸宁市联合江夏区组织编制了《斧头湖、西凉湖及鲁湖保护规划》,预计近期报省政府批复。富水水库所在地的通山县规划,将水库打造成一个大的旅游景区、养老聚集地,带动当地更多人就业。(来源:湖北日报)


拆围倒逼水产转型升级 湖北咸宁嘉鱼渔业“游”进新航道


湖北日报全媒记者 张文龙 通讯员 龙钰 聂夏云


今年初,咸宁“两湖”(斧头湖、西凉湖)率先完成围网拆除,邻湖的嘉鱼县大湖养殖面积减少7.5万亩,水产品产量同比减少43.5%。然而,该县渔业总产值今年却预计比上年增加0.69亿元,达到23.17亿元。


名特优唱主角


嘉鱼县渡普镇的斧头湖一碧万顷,再不见林立“竹竿阵”。而在田野里,大棚、网箱星罗棋布,各种水产品在此安了新家。“两湖拆围,逼出了水产转型升级的机遇。”嘉鱼县水产局局长危红霞说。以前,两湖围网主要养殖四大家鱼。如今,该县大力推广稻田综合种养,鳝鱼、 鱼、龟鳖、南美白对虾、泥鳅等特色养殖在多个乡镇蓬勃发展,名特优水产品取代四大家鱼唱起主角。


品种升级了,还要向精细化养殖要效益。在高铁岭镇高效养殖示范场,财鱼的亩产已高达8000多斤。


延长产业链条


在渡普镇大路铺村,斧头湖畔生态农业有限公司董事长陈高峰正在谋划来年扩大莲虾共生种养面积。


该公司基地占地1000多亩,分餐饮娱乐、垂钓健身、田园果蔬、度假休养、特种养殖等区域。他说:“公司产的藕带、龙虾、螃蟹、鲜鱼直销武汉,每年还要接待2万多游客,利润200多万元。”


危红霞说:“拆围之前,就有渔民上岸,做起渔业休闲生意。目前该县渔业经营主体163家。”


用工业的理念延长农业链条。湖北助民食品有限公司依托簰洲湾鱼圆名小吃,生产速冻鱼圆、鱼糕等水产品。鱼圆产能从以前日产两三吨增长至如今的20吨。


全国鱼苗基地


经过多年发展,嘉鱼县年繁育鱼苗10亿尾,占全国市场八成以上份额。


三湖渔业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阮志文介绍,公司采取“统一采购亲本、统一药品管理、卵块集中孵化、鱼苗统一销售”的模式,把200多个养殖大户整合起来,建立全国有影响力的大型鱼苗繁育中心。


尝到甜头的嘉鱼大踏步向斑点叉尾 、匙吻鲟、胭脂鱼、泥鳅、龟鳖等全国水产品苗种繁育基地进军。



为民永收箱 湖北咸宁通山县拆除富水湖网箱围汊工作纪实



驻村干部帮养殖户拆除网箱

4月1日,通山县委书记石玉华到库区乡镇实地察看网箱拆除进展。

拖船拉网箱上岸

起鱼拆网

拆除上岸的铁桶堆成小山

拆除上岸的鱼网  



  站在白岩山上俯瞰富水湖,满目翠绿,烟波浩瀚,青峰翠影映照湖面,似洞庭之坦荡,赛漓江之奇美。富水湖,一座承载了太多记忆、太多牵挂和太多梦想的年轻湖泊,经过54年的势能蓄积,造就出两个国级品牌:国家水利风景区、国家湿地公园。几十年来,随着两岸基础设施的日益改善、核电前期工程建设、隐水洞景区的成功开发,富水湖“群峰倒影山浮水,无水无山不入神”的仙景也同时进入世人的视野。

  渔民生存之困

  长期以来,富水库区的7万余老百姓一直“靠水吃水”,除了外出打工,就只能以捕鱼和养殖为生,渔业生产成为库区渔民的主导产业。80年代以前,家家户户还只以捕鱼为生,80年代末才出现水产养殖,此后慢慢开始发展。90年代末,养殖户还不到400户。

  2009年以后,库区人民为了摆脱贫困,解决生存之计,纷纷把致富目光投向这一波绿水。随着水产市场的火热,加之网箱养鱼的巨大经济效益,养殖业得到迅猛发展。

  据记者调查,以2012年为准,一口单口4m×4m×2m的竹制小网箱,可产成鱼300斤,产值2100元,净收益在1400元以上,钢架大网箱每口纯利在2500元以上,一般的养殖户网箱数量均在百口以上。记者另悉,2012年,大畈镇和平村村民徐唐然一家3口人养殖网箱300余口,收入达到20余万元,人均纯收入5万余元。

  从那时起,网箱养鱼已成为部分库区人民盖楼房、上学、娶媳妇的主要经济来源,也是脱贫致富最好门路。

  到了2015年,富水湖网箱养殖规模已达4.34万口,养殖户达1024户,年产量在3000万斤以上,产值超2亿,养鱼的普及同时也解决了库区2万人的生计问题。特别是近两年,不少外地养殖户也相继转移到富水湖参与养殖,助推了发展之势。

  30年的养鱼历史,给库区人民带来了巨大的财富,同时也给秀美的富水湖带来了生态隐患。

  水上养殖之痛

  过度养殖必然带来水体污染,这是湖北科技学院一位环保专家的断言。

  长期以来,富水湖上的网箱布局、养殖方式(投饵和不投饵)、材料选择一直处于随意放任状态。近几年,随着网箱总量不断增加,其弊端日益突显。站在岸边看湖面,网箱纵横交错无序,由近岸向河心肆意延展,特别是大畈河、燕厦河水域最甚,船行其上迂回曲折,来回蛇行,给库区群众出行带来不便。据科学测算,养殖1吨淡水鱼,产生的粪便相当于20头肥猪的粪便量。

  特别是近几年来,随着隐水洞景区的成功开发、核电站前期工程的上马、国家水利风景区品牌落户和环湖公路逐年逐段推进,富水湖旅游开发已具天时地利之势。湖岛观光、滨湖休闲度假、水上运动娱乐将是富水湖开发的新亮点。然而,网箱养鱼占用了大量宽阔优质的水面,影响了旅游的整体开发,更不利于富水湖水上娱乐项目的发展。许多客商慕名前来投资考察,面对富水湖纵横交错的网箱都是望而却步,知难而返,令人惋惜。

  通山富水湖网箱养鱼主要以鲢鱼、胖头雄、鲴鱼、翘嘴鲌等种类为主。造成水体污染来源于投饵,鲢鱼、胖头鱼只吃水浮水生物,有净化水体的作用,但过量,排出的粪便也多。特别是鮰鱼、翘嘴鲌等鱼,全靠投饵养殖,投饵量大则造成水体中的总氮、总磷、化学耗氧量、非离子氨等严重超标,局部水域甚至还会出现蓝藻繁殖蔓延,外加两岸居民生活垃圾污染,目前富水湖水体已严重恶化,影响了下游几十万人的饮水安全和水生态保护。

  去年夏天,记者在燕厦乡采访时发现,整个水面密密布满了网箱,乡政府周边的水面变成了黑褐色,微风吹来,还有一股怪怪的臭味。连当地村民都痛心地说,现在洗菜都不敢下河了。

  坚定拆围之举

  2016年9月2日,省农业厅、省水利厅联合下发《关于规范整治湖库养殖行为的通知》,随后市政府办公室印发了《咸宁市西凉湖、斧头湖养殖围网围栏拆除工作实施方案》。9月20日,省环境保护委员会办公室公布《突出环境问题整治督办通知单》,富水水库网箱养鱼污染名列其中,省、市高度重视,并相继召开会议进行部署督办。

  通山县委县政府也高度重视,把富水湖拆围当重中之重工作来抓。2016年9月28日,通山县人民政府办公室就印发了《关于印发通山县富水水库网箱围汊养殖取缔工作实施方案的通知》。

  从去年11月20日起,正式打响富水水库“拆围”大战,倒计时挂牌督办,明确今年6月30日前全部拆完。

  2016年8月,通山县召开专题会议,联合湖北富水水库管理局就取缔富水水库养殖网箱、富水湖水域突出环境问题整治工作进行了安排部署。

  2016年12月14日,通山县委县政府召开富水湖网箱围汊拆除工作推进会,并成立通山县富水水库网箱围汊养殖取缔工作指挥部,县委县政府主要领导分别担任政委和指挥长。县政府还与库区各乡镇签订了《富水水库网箱、围汊养殖取缔工作责任状》。

  2016年12月26日,通山县再次召开富水湖网箱围汊拆除协调会,县委办公室还派出三个工作组,深入各乡镇,重点督查各乡镇宣传发动、干部包保、审核登记、张榜公示、协议签订等工作。各乡镇及相关部门也迅速行动,组成行动专班,挨家挨户上门做工作。印发了2万份网箱拆除通告,给每一名养殖户送达公开信,在沿湖每个村庄制作宣传标语……

  合力拆除之艰

  通山县富水水库网箱围汊涉及5个乡镇(慈口乡、大畈镇、燕厦乡、通羊镇、九宫山镇),共有1024个养殖户、4.34万口网箱,养殖面积高达215万平方米,占据11万亩湖面的1/4还要多。

  3月21日,小雨朦朦,记者再次来到燕厦乡、慈口乡、大畈镇三地采访,只见湖面上拆除网箱的拖船穿梭其中,各村水域上到处是包保干部和督办小组干部帮村民忙前忙后的身影。

  在燕厦乡港口村,记者看到,村民们正在用拖船把网箱拖离湖面,村头岸边到处是堆放的铁桶、钢架及干楠竹。养殖户徐良文说,他家共有6个钢架网箱(每个钢架网箱32个孔,每个孔是24x12米),已上岸4个,除存网7斤以上胖头鱼的那个箱等有好价钱时出售外,另一个箱计划两天内拆完。徐良文还说“拆围是国家大政策,保护生态也是造福子孙的好事,我虽不是党员,但不拖后腿,先上岸再说。”

  港口村的女养殖户张秋香有2口网箱,她两个儿子,前年去世一个,另一个是残疾,丈夫去年又因病去世,是个特困户。接到拆围通知后,她二话没说,签了协议,市水产局驻村督办组干部得知她家没有劳力、又无力支付工钱请人拆网(每人每天要150元)后,与村干部一起帮她把2口网箱拖上了岸,事后她还买来几包烟表示感谢,被干部们婉拒。

  燕厦乡党委书记方声果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为确保拆围工作进度,全乡是党员带头、干部下河、专班巡查,从3月1日起,乡、村干部8小时全部“漂在水上”,30多天,已有八成网箱拆除上岸。

  记者在大畈镇高坑村拆围现场看到,镇党委书记程刚带领镇干部冒雨督办,过去布满网箱的湖面已畅通了许多。养殖户袁观虎说,他家的网箱养殖规模在当地算是比较大的,已有9年历史,年收入在70万以上,这次拆围他是鼎力支持。他说,他从小在河边长大,看到如今水质变坏,现在连下河游泳都不敢了,内心也十分痛惜,还原碧水蓝天也是他的梦想。

  高坑村村支书袁知才告诉记者,目前为止,全村21户、1900多口网箱已经拆了1400多口,为了打消养殖户的顾虑,大畈镇在县委奖补措施的基础上,为鼓励养殖户拆除网箱围汊,又出台了相应的奖补措施。凡1.2斤以下的鱼苗,购进价是4.6元,现在售价仅4.3元,为尽量减少养殖户损失,采取村委会补贴0.1元,驻村单位补贴0.1元的办法,养殖户普遍都能接受,且陆续在抓紧自拆。

  走进慈口乡,乡党委书记徐志诚就向记者报料,慈口村的村支书邓伏陆20多天连续奋战在拆围一线,累病躺进了医院。徐志诚说,3月20日那天,慈口村派出8艘拖船全线作业,当天上岸300口网箱,创下单日拆围之最。

  记者在慈口码头再看湖面,昔日的繁星网阵已是一片碧波,大部分网箱已不见了踪影。

  4月1日,通山县委书记石玉华带领相关部门、乡镇负责人,到大畈、慈口、燕厦三个库区乡镇实地察看网箱拆除进展情况,并现场进行督办,要求各部门破除万难,加快进度,确保6月30日之前全部拆完。

  后续发展之盼

  谈到网箱拆除后,渔民怎么转产转业,通山县副县长柯振华受访时说:“我们坚持无情拆除,有情操作,对配合工作的养殖户不但进行适当奖励,还给予政策扶持。养殖户在规定期限内自行拆除竹木结构网箱,可享受精准扶贫贷款贴息,同时对接渔船燃油补贴、移民避险解困项目等政策。通山县政府在财政十分困难的情况下,不等不靠,自筹几千万元奖补资金,截止目前,已发放3000余万元。”

  大畈镇高坑村的袁观虎说,他准备利用家门口的有利地形,建一个大型码头,另外还准备购买一艘豪华游轮,向旅游业发展。大畈镇长滩村的陈喜迪在谈到今后该如何为生时,十分坦然,他觉得拆围并非死路一条,只要环境改善了,山上有桃花,湖边有农庄,不愁赚不到钱。富水湖的旅游发展好了,土鸡蛋、无污染的蔬菜、土特产等都可以卖钱,比养鱼还轻松。燕厦乡港口村的徐良文还把目光瞄准了屋后的大片荒山,他计划在山上放养黑山猪,目前只是缺启动资金,驻村工作队正计划扶持。

  通山县水产局局长成忠兴告诉记者,像这样主动拆围,找准后路的养殖户有很多,但大多数养殖户还是盲然状态,没有明确的目标。都希望政府尽快拿出规划,出台产业扶持政策,早日谋上好出路。

  成忠兴说,目前,困扰养殖户的最大难题是存鱼销售及季节差价问题,目前,全县还剩700万斤待售。仅鮰鱼就有90万斤还存在网箱不能上岸,加之现在售价比旺季出售每斤至少亏2元以上,养殖户难以承受。3-6斤重的胖头鱼目前的售价也只在5.2元-5.6元之间。最难销的是1.2斤以下的鱼苗,基本无人收购,如果卖不出,养殖户的损失还会加大。当务之急,是各部门通力合作,帮渔民找销路。从近期的销售形势来看,比较乐观,每天都有十几辆来自江西、浙江、山东、广东、武汉、阳新收购鱼的车辆,慈口乡最高一天销售突破了10万斤。

  记者手记>>

  在库区,两天采访三个乡镇,面对拆围,面向渔民,记者被老百姓那种质朴、理解、支持、包容所感动;被党员干部那种不怕苦、不怕累,心系群众、不忘本职的精神所感染。

  50多年前,库区人民为富水水库建设作出了巨大牺牲,如今又要面对“靠水吃水”的渔业生计之本,又一次忍痛割爱,为还原这方生他养他的热土作出让步。他们经历了“政府扶持推广、要求限制养殖和出现取缔呼声”三个不同时期,他们这种无怨无悔的质朴情怀,是值得我们尊敬的。

  取缔网箱养殖,还原碧水蓝天是造福子孙的大事,但取缔后渔民的生存发展计,也应是政府关注的头等大事,不能一拆了之。群众为国家作出了牺牲,国家就应该予以政策扶持,库区的根本出路仍然是自然生态,加快招商引资和旅游开发是当务之急。旅游产业发展起来了是解决富水湖贫困落后最近、最快的有效途径。

  这次拆围,作为省级贫困县的通山,不等不靠,讲政治、顾大局,在财政十分困难的情况下,勒紧裤腰带,自我加压,自筹6000万元以上的奖补资金,实属不易。拆围之后,又面临库区人民整体脱贫的严峻形式,还要合理引导养殖户转产转业。正是如此,仅靠通山一级政府的能力是远远不够的,还应引起上级或更高一级政府的重视和支持。(记者 刘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