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渔网价格虚拟社区

【军事荐读】血性!嘴被长矛刺穿瞬间击毙暴恐分子

聊辽边防2018-07-10 14:57:20

 这两天,“被长矛刺进嘴里的瞬间开枪击毙暴恐分子”的武警英雄火了,新疆武警的爆表战斗力让网友震惊敬佩。英雄本人刘志军,他来自被誉为“反恐尖刀”的武警新疆总队四支队特勤中队,战斗立功竟然是他人生中第一次实弹出任务!

新兵小刘的第一次实弹任务

  在一次战斗前夜,夜里约10点半,22岁的刘志军正和战友一起洗漱。突然,紧急集合号响彻营地!


  刘志军和战友毫不犹豫,立刻熟练地穿上装备,集合登车。“刚开始还以为这也是一次训练。”他在电话里回忆说。


  在此之前,这个来自北方农村的小伙还都没有执行过真枪实弹的战斗任务。


  2004年12月,他在16岁时入伍,在新兵连集训3个月后,被考核抽选到了要求严格的特勤中队。


  “在新兵连时,我跑5公里的成绩在20多分钟,还觉得自己是个佼佼者,自满心理很浓。来了特勤中队,不比不知道,一比吓一跳!一训练,我们都跟不上步伐,老兵跑5公里都是17、18分钟。我的压力也特大,因为新兵跟不上就要被淘汰回去。每天吃过饭半小时后,我就自己穿上钢盔、防弹衣跑步去,一直跑到吹号洗漱。”


  “如果想要立足,就必须自己努力。”花了三个月左右,2005年6月,“菜鸟新兵”们跟上了老兵的节奏。


  曾任武警新疆总队四支队特勤中队队长的王刚,在处突过程中荣立二等功,是新兵们第一个膜拜崇拜的人。“觉得他特别神圣,总期待着自己也能有这样的机会。”


  他们津津乐道的是有一次,王刚执行任务把门踹开,暴恐分子直接把手榴弹扔到了他脚下。王刚一瞬间把手榴弹踢飞,一个滚翻冲进屋内消灭暴徒。同时,手榴弹就在不远处轰然爆炸!


  新兵刘志军特别渴望实战。“感觉自己当回兵,除了打靶没打过实弹,军旅生涯就不完整!看新闻中武警解救了人质立功,我都特别向往。”


  入夜,刘志军登车后,听到对讲机里嘈杂地传达任务,分辨出来对讲机里的语气和演习时不一样!


生死一瞬间:“我只知道我必须把他制服!”

  刘志军没想到,实战任务并不是影视剧里演的那样速战速决。


  他们连夜急行军的第一个任务是在道路设卡,防止暴徒外逃。第二天早上,他们又直接向搜索地开拔。


  从那时起,他们持续搜索了两天两夜,全部徒步。


  当时正值盛夏,刘志军和战友们都穿着钢盔、防弹衣,背着枪和水壶挎包等装备,共20多公斤。“我们搜索的时候一直在走、跑,衣服就没干过。”


  大多数时间,他们在高温的艰苦环境下搜索,精神高度紧绷,却暂无所获。


  任务第三天的下午,根据收到的新线索,所有的力量都集中到了一片可疑的目标地区。这里十分偏僻,他们开始一字排开“拉网式”搜索。


  “因为整个地区形状并不规则,我们的队伍也不够长,第一趟搜过去留了个角没有搜到。指挥员下令,返回去再搜。”刘志军回忆说。当时他还不知道,致命性的危险正在逼近。


  他至今都记得,“两边棉花地,中间玉米地”,总长50米,宽30米左右。“内地玉米都是整整齐齐的,但新疆的玉米地都是乱撒种子种的,特别茂密。当时正值玉米成熟,有2米多高,人相隔两三米就看不见了,我们只能扒开玉米叶往前走。


  他左侧突然有一个黑影举着东西扎了过来!


  “现在回想起来,我们在明,暴徒在暗,他们一直潜伏着观察我们搜索。因为对面是条河,如果我们撤走,他们就可以渡河脱逃。”


  在生死搏斗的那一秒,刘志军是闭着嘴的,锋利的长矛刺进了他的嘴里,门牙碎裂,鲜血喷涌。


  同一秒钟,刘志军下意识地仰面后倒,向敌人开枪射击,并迅速站起来与赶来的战友一起制服暴徒!


  战斗结束,刘志军才感到嘴里像含着刀子般疼痛,他吐出一口鲜血,还有被长矛刺落的6颗牙齿。


  他直接被战友送进医院,嘴唇缝了5针,舌头缝了6针,喉咙处也被扎了一个较深的三角口。现在,他拥有6颗洁白烤瓷牙。


  他回忆说:“一切都是一瞬间,根本来不及多想。我只知道我必须把他制服!战斗的时候没有发现自己受伤,也没有疼的感觉。”


“作为军人,如果你不上,就会有更多人牺牲”

  在武警新疆总队四支队特勤中队,刘志军不是个例。


  5年来,该中队官兵们担负20余次跨区反恐作战,成功处置数十起暴恐事件,击毙、抓获一批暴恐分子,排除爆炸物200多枚。


  在中队,有个专门培训排爆手的“排爆专修室”。里面摆满了烧焦的爆炸碎片、手绘的电子原理图、模拟爆炸物。甘文杰和高凯就是从这里走出去的优秀代表。甘文杰在中队服役12年,临别,他留下的两本专著,如今已是新疆武警总队的专业培训教科书。


  中队荣立集体一等功1次,17名官兵荣立一、二等功,136人荣立三等功。


  现任该中队副中队长、2009年荣获“中国武警十大忠诚卫士”刘志军也曾经是个调皮好动的娃娃,爷爷奶奶是地地道道的山里农民。“小时候喜欢军人,感觉特别威武,附近有演习部队经过,我就追出好远去看。”


  征兵时,他选择了离家遥远的新疆。“我爸想我去近一些的地方,大伯说去哪当兵都一样,就来了新疆。来了才知道训练那么这么累,但我当兵从来没有后悔过。”


  一次次胜利的背后,是官兵超常的付出。每天一个10公里武装越野,每周一起反恐实战对抗,每月一次“魔鬼训练周”,每人每年要打完500发子弹。目前,中队有各类反恐装备千余件,人均会熟练操作50多种新型反恐装备,10余种战法被上级推广。


  “可以说一年365天,几乎每天都在战备,随时都可能出去打实战。”刘志军说,他今年2月刚领结婚证。嫂子在喀什工作,没有任务的话一周能见两次。


  面对穷凶极恶的恐怖分子,武警英雄们有没有想到过退缩和放弃?


  刘志军坦率地说:“面对真正生与死的时候,正常人谁都害怕,但如果你不上,后面就可能有更多人会牺牲!我参加过好几次实战任务,我知道很危险,但如果再遇上这样的情况,我还是得上,没有任何折扣可打!”


  他当兵十几年,只有今年办婚礼时,爸妈来了新疆。他走不开,还是嫂子带叔叔阿姨来了营区。


  面对社会上一些同龄人的致富发达,武警英雄们的内心有没有动摇和挣扎?


  刘志军说:“也会有羡慕,但我们作为军人,也有独有的自豪。穿上我们这身军装,担负的职责任务都不一样了。如果谁都不来当兵,那大家就没有安全可言。当了兵可能后悔一两年,不当兵可能后悔一辈子!”



血性军人!

来源:长安剑;军报记者